標籤: 暫無標籤

王炎午(1252-1324)初名應梅,字鼎翁,別號梅邊,江西安福舟湖(今洲湖)人。淳佑間,為太學上捨生。臨安陷,謁文天祥,竭家產助勤王軍餉,文天祥留置幕府,以母病歸。文天祥被執,特作生祭文以勵其死。入元,杜門卻掃,肆力詩文,更其名曰炎午,名其所著曰《吾汶稿》,以示不仕異代之意。泰定元年卒,年七十三。《南宋書》、《新元史》有傳。今存詞一首,見《元草堂詩餘》卷下。

1簡介

王炎午(1252--1342):本名王應梅,號鼎翁,又號梅邊,汶源人。
生於宋淳祜壬子(1252)年九月二十八日,歿於元泰定甲子(1324)年四月十五日,壽七十三。
炎午出身於書香世家,自幼刻苦讀書,曾從事《春秋》研究。咸淳甲戌(1274)年,補中大學上捨生。

2事迹

當時,正是宋朝危亡之秋,炎午跟隨丞相文天祥起兵勤王,頗多建樹,深受文丞相器重,本擬留軍重用,炎午因父死未葬,母又病危,是以辭謝而歸。
后,聞丞相兵敗被俘,炎午作生祭文以勵其死,既歷陳其有可死之義,又反覆闡述古今所以死節之道,激昂憤發,約千五百言,忠
王炎午
肝義膽,凜然如秋霜烈日。
及至文丞相英勇就義,炎午又痛苦撰文以祭。不久宋亡,世移運改,因痛國家敗亡,改名炎午,終身不仕。
奉母至孝,三十年如一日。母歿,守墓三年,不再遠出。所著有《吾汶稿》、《梅邊稿》。
明朝嘉靖年間,受祀大忠祠。

3墓地

炎午死後,葬於洲湖鄉汶源村西南約1公里處的六石湖邊,墓高2米,寬7.5米,長7米。
墓前緊臨六石湖,墓左右是曠野,丘陵起伏,墓后稍遠是高山。
整座墳墓及墓碑基本完好,墓碑上刻:「敕褒宋忠孝名賢梅邊王先生墓」。上款落銜是:「賜進士第特進光祿大夫上柱國少師兼太子太師吏部尚書華蓋殿大學士,纂修《大明會典》總裁」。下款是:貴溪夏言頓首更題。

4紀念

1983年,王炎午墓被列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

5作品

沁園春 
又是年時,杏紅欲臉,柳綠初芽。奈尋春步遠,馬嘶湖曲;賣花聲過,人唱窗紗。
暖日晴煙,輕衣羅扇,看遍王孫七寶車。誰知道,十年魂夢,風雨天涯!
休休何必傷嗟。謾贏得、青青兩鬢華!且不知門外,桃花何代;不知江左,燕子誰家。
世事無情,天公有意,歲歲東風歲歲花。拼一笑,且醒來杯酒,醉后杯茶。
【賞析】王炎午的詞,僅存這一首,初見於《元草堂詩餘》卷下。王炎午是文天祥的同鄉,臨安陷落後,他盡出家資,以助軍餉;文天祥被俘后,他作了「生祭文」。激勵文天祥死節,自己也成了南宋的遺民。
這首詞作於宋亡之後。全詞借傷春感懷,表達故國之痛。詞的上片從春景入筆。以較多文字寫春光駘蕩。遊人如醉;下片則轉寫感慨,抒發目前情懷。
詞的上片由三層內容組成。起三句為一層,總寫春色明媚。作者選取杏與柳作為描繪春光的代表。杏、柳都含有春的詩意。「臉」「芽」在這裡作動詞,是說杏花欲露臉。柳眼欲抽芽,正是新春景象。而作者在寫春光之前,先著一句「又是年時」。是寓有感慨之意,即這番景象,與往年一樣。尋春步遠「至」看遍王孫七寶車「共七句,是第二層。寫人們的游春、賞春活動。如果說前一層重在寫」自然「的話,那麼這一層就是側重寫」人事「了。這七句中有一條時間發展的暗線,包括了從早春到暮春的整個春天的遊樂活動。內容很豐富;遠郊的尋春,湖曲的馬嘶,穿街過巷的賣花聲,碧紗首里的唱歌人,暖暖的陽光,縹緲的晴煙,輕衣、羅扇以及王孫游春的七寶車,一句一景,目不暇接。這七句用一個」奈「字領起。意思是說對如此這般的春光。我該怎樣去領受呢?顯然,詞人面對一派昇平歡樂景象。深深地陶醉了,結處筆鋒急轉:」誰知道,風雨天涯!「從情景極妙處猛然跌入眼前凄風苦雨般的現實中。那十年之前的諸多美景化成了一場空夢,被歷史的風雨卷到了海角天涯。
下片緊承「誰知道」三句,抒發詞人十年來鬱結於心的悲傷感慨。但詞人卻正話反說:「休休何必傷嗟!」好像在作自我寬慰,但他寫上緊接著說:「謾贏得,青青兩鬢華!」從一個「贏字上,我們看到了詞人不可平復的悲憤。他為了挽救南宋危亡。傾家蕩產,親履戎行,出生入死,到頭來南宋仍歸於滅亡。盤盤皆輸,步步艱難,他主觀上想贏得的,全都落了空。他所」贏得「的,只有原來的黑髮換成了花白!
「且不知」四句有遁跡避世和憑弔亡宋之意。「拼一笑」三句,則緊承「歲歲」句意,交代作者在眼下春光之中極度悲苦的生活情態。這與上片回憶中的春光行樂圖形成了一個極強烈的對比。從這個對比中,表現了作者的思想立場。他對故國的魂縈夢繞之情和不知燕子誰家的亡國之痛,就不言而喻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