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王粲字仲宣,山陽高平人也。獻帝西遷,粲徙長安,左中郎將蔡邕見而奇之。時邕才學顯著,貴重朝廷,常車騎填巷,賓客盈坐。聞粲在門,倒屣迎之。粲至,年既幼弱,容狀短小。一坐皆驚。邕曰:「此王公孫也,有異才,吾不如也。吾家書籍文章盡當與之。」……初,粲與人共行,讀到邊碑,人問曰:「卿能暗誦乎?」曰:「能。」因使背而誦之,不失一字。……其強記默識如此。性善算,做算術,略盡其理。善屬文,舉筆能成,無所改定,時人常以為宿構;然正復精意覃思,亦不能加也。

1 王粲字仲宣 -原文

  王粲字仲宣,山陽高平人也。獻帝西遷,粲徙長安,左中郎將蔡邕見而奇之。時邕才學顯著,貴重朝廷,常車騎填巷,賓客盈坐。聞粲在門,倒屣迎之。粲至,年既幼弱,容狀短小。一坐皆驚。邕曰:「此王公孫也,有異才,吾不如也。吾家書籍文章盡當與之。」初,粲與人共行,讀到邊碑,人問曰:「卿能暗誦乎?」曰:「能。」因使背而誦之,不失一字。其強記默識如此。性善算,做算術,略盡其理。善屬文,舉筆能成,無所改定,時人常以為宿構;然正復精意覃思,亦不能加也。

2 王粲字仲宣 -翻譯

  王粲字仲宣,是山陽郡高平縣人。漢獻帝西遷,王粲也遷到長安,左中郎將蔡邕見到王粲,認為他不同常人。當時蔡邕才學非常有名,在朝廷位尊權重,經常到他家的人很多,車和馬都把路給堵住了。聽說王粲在門外求見,沒有來得及穿好鞋子就出去迎接他。王粲進來,年齡很小,身材又矮,滿座的賓客都很吃驚。蔡邕說:「這是王公後代,有非凡的才學,我比不上他。我家裡的書籍文章,全部都要送給他。」先前,王粲跟人一起走,閱讀路邊的碑文。別人問他說:「你能夠背誦出來嗎?」王粲說:「能。」於是大家讓他背對著碑文背誦碑文,一字不差。他的記憶力就是這樣的好。他還擅長計算,做算術,能大致通曉道理 。王粲擅長寫文章,一下筆就成篇,不用修改,當時的人常常以為他是事先寫好的;但就是再精心深思,也不能超過了。

3 王粲字仲宣 -出處

  本文節選自《三國志·魏書·王粲傳》原文如下:

  王粲,字仲宣,山陽高平人也。曾祖父龔,祖父暢,皆為漢三公;父謙為大將軍何進長史。進以謙名公之胄,欲與為婚。見其二女,使擇焉。謙弗許。以疾免,卒於家。 獻帝西遷,粲徙長安,左中郎將蔡邕見而奇之。時邕才學顯著,貴重朝廷,常車騎填巷,賓客盈坐。聞粲在門,倒屣迎之。粲至,年既幼弱,容狀短小,一坐盡驚。邕曰:「此王公孫也,有異才,吾不如也。吾家書籍文章盡當與之。」

  年十七,司徒辟,詔除黃門侍郎,以西京擾亂,皆不就。乃之荊州依劉表。表以粲貌寢而體弱通侻,不甚重也。表卒。粲勸表子琮令歸太祖。太祖闢為丞相掾,賜爵關內侯。太祖置酒漢濱,粲奉觴賀曰:「方今袁紹起河北,仗大眾,志兼天下,然好賢而不能用,故奇士去之。劉表雍容荊楚,坐觀時變,自以為西伯可規。士之避亂荊州者,皆海內之俊傑也。表不知所任,故國危而無輔。明公定冀州之日,下車即繕其甲卒,收其豪傑而用之,以橫行天下。及平江漢,引其賢俊而置之列位。使海內回心,望風而願治,文武並用,英雄畢力,此三王之舉也。」后遷軍謀祭酒。

  魏國既建,拜侍中。博物多識,問無不對。時舊儀廢弛,興造制度,粲恆典之。 初,粲與人共行,讀道邊碑。人問曰:「卿能暗誦乎?」曰:「能。」因使背而誦之,不失一字。觀人圍棋,局壞,粲為覆之。棋者不信,以帊蓋局,使更以他局為之。用相比校,不誤一道。其強記默識如此。性善算,作算術,略盡其理。善屬文,舉筆便成,無所改定,時人常以為宿構;然正復精意覃思,亦不能加也。著詩、賦、論、議垂六十篇。 建安二十一年,從征吳。二十二年春,道病卒,時年四十一。粲二子,為魏諷所引,誅。后絕。

4 王粲字仲宣 -原文翻譯

  王粲,字仲宣,是山陽高平人。曾祖父王龔,祖父王暢,都位列漢代的三公。父親王謙是大將軍何進的長史。何進因為王謙是名公的後代,想要(讓自己的女兒)與王謙結成婚姻關係,叫兩個女兒出來拜見王謙,讓他從二人中選擇一個。王謙沒有答應。因病免了官職,最後在家中死去。

  漢獻帝向西遷都,王粲也遷居到長安,左中郎將蔡邕看到了他感到很吃驚。當時蔡邕的才學都很出色,在朝中位尊權重,受到重視,常常車馬充塞了住宅前的巷子,賓客滿坐。蔡邕聽說王粲在門外來訪,倒穿著鞋就跑去迎接他。王粲到了之後,看到他年紀輕,體貌短小,所有座客都很吃驚。蔡邕說:「這是王暢的孫子,有奇異的才能,我比不上。我家的文章書籍應當全部送給他。」

  十七歲時,司徒召用,皇帝命令授予黃門侍郎的官職,因為西京擾亂,都沒有去接受官職。於是到荊州投靠劉表。劉表因為王粲身材短小、相貌不揚並且隨隨便便、不拘小節,不太重視他。劉表死了后,王粲勸劉表的兒子劉琮,讓他歸附了曹操。曹操召用王粲為丞相掾,並且賞給關內侯的爵位。曹操在漢水之濱設酒宴,王粲雙手捧杯敬賀說:「當今袁紹在黃河以北起兵,仗著人多,立志吞併全國,然而他愛賢才卻不能使用賢才,所以有特殊才能的人都離開了他。劉表在荊州一帶從容不迫,安閑自在,暫時不動,觀察等待時機,自認為自己可以效法周文王(慢慢壓倒商朝)。在荊州躲避戰亂的人,都是天下才能出眾的人,劉表不知重用他們,所以國家危急卻沒有輔佐的人。您打下冀州的時候,剛到那裡就整頓武器裝備,招攬豪傑而重用他們,而縱橫馳騁天下;等到平定了長江、漢水,招納有才能的人而安置他們的職位。讓天下人歸心,遠遠看到(您的善政)而希望天下太平,文臣武將都被任用,英雄竭盡全力,這是夏、商、周三代開國之君的措施啊。」後來王粲被調動官職任軍謀祭酒。

  魏國建立以後,曹操授予他侍中的官職。他廣泛認識事物,知識豐富,有問必能對答。當時昔日的法度荒廢、鬆弛,需要創立新的規章制度,王粲經常主持這件事。 當初,王粲和別人一起走路,讀路邊的碑文,那人問:「你能背誦嗎?」王粲說:「能。」那人就讓他背誦碑文,一個字也不錯。曾經觀看人下圍棋,擺在棋盤上的棋子被攪亂了,王粲替他們照原樣恢復,把棋子再擺上。下棋的不相信,用頭巾把棋局蓋上,讓他再用其他的棋盤把棋子照原樣擺上。擺好後用來互相核對比較,棋子的位置一個也不錯。他的很強的記憶力就像這樣好。他還擅長計算,作算術,能大致通曉道理。他擅長寫文章,提筆就能寫成,沒有需要改動的地方,當時的人常常認為他是事先寫好的;然而即使正式再去精心深思,也不能超過提筆寫成的文章。他寫下的詩、賦、論、議流傳下來將近六十篇。 建安二十一年,王粲隨曹操軍隊伐征東吳。二十二年春天,在行軍路上病死,當時四十一歲。王粲有兩個兒子,受魏諷的牽連,都被殺了。後代斷絕。

上一篇[額哲]    下一篇 [郁方]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