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王翠平(翠平)是30集電視連續劇《潛伏》的女主角,由中國演員姚晨扮演。性格潑辣率直、愛憎分明、粗中有細、有情有義。

  

  
王翠平王翠平
角色介紹

  電視劇《潛伏》中出場人物不算多,但每人的特點比較突出、性格比較鮮明、表演恰到好處、好壞人真實不虛。像吳站長的老練穩重、馬奎的耿直陰險、陸橋山的巧於心計、李涯的赤膽忠心、余則成的謀略心細、謝若林的金錢至上、官員太太的綠葉陪襯等均能深深的印在受眾腦海里,使人過目不忘。最感韻味無窮的,當屬對王翠萍性格刻劃。導演和演員以細膩的手法,開合自如的演技,讓一個潑辣率直、愛憎分明、粗中有細、有情有義對黨忠誠的王翠萍形象活靈活現的出現在大家面前。

  一個潑辣率直的王翠萍

  王翠萍在劇中和余則成結成名譽夫妻。是頂替出了事故的妹妹被黨組織臨時派來救場的,余則成根本不認識她,所以來接她時心裡也忐忑不安。誰知,她一出場亮相,就令人眼前一明,耳目一新:……手持長煙袋,穿一件小碎花上衣,側躺在馬車上的睡著了的姿勢……見到余則成后第一句話就大聲吵嚷,在鞋底上磕煙袋鍋的架勢……。令在場去探聽虛實的特務也忍俊不禁,余則成則虛驚一場,借坡下驢。這一亮相、幾句台詞,一個沒出過黃土高坡、沒見過世面、咋咋呼呼、沒有文化、沒有教養、懶散散、土得掉渣的女人猛然出現在大家面前。讓王翠萍村姑形象十分豐滿,頗具個性,也讓觀眾對以後劇情的發展充滿了期待,這樣一下子就抓住了觀眾的注意力。

  一個愛憎分明的王翠萍

  從一個村姑突然變成官太太,王翠萍的人生經歷了從人間到天堂的蛻變。看到上層人物的擺闊她有點不屑,看到社會的不公平心裡充滿了怨恨,發現闊太太們穿戴奢侈就不想為伍……。而一旦和她們結為朋友,就表現出純真、坦蕩、為朋友兩肋插刀的俠女性格。她和站長夫人去慰問孤單的馬奎媳婦,無意間撞見吳站長獨自進入,就認定吳站長和馬夫人有姦情,幫助吳夫人在馬家大打出手。知道打錯后,又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任由吳站長責罵。這歪打正著的幫朋友打人插曲,卻幫助余則成拉近了和站長的距離,也為余則成成為站長親信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這樣的「有點二」形象,更符合從農村裡來的女人性格。

  一個粗中有細的王翠萍

  憨憨的笑、一咧一張大嘴片、做事毛躁、快人快語。從一開始大家都對她能不能勝任做地下工作十分擔心,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她不會小聲說話,不會慢條斯理,不會撒嬌賣弄風情,讓整日在槍口上過日子的余則成心驚肉跳,也抱怨組織上咋給他配一個如此的助手,為了追一個小偷,她竟然把裝情報的毛筆給丟了……。余則成恨不得把她送走,以少惹麻煩。最後特務也確實利用了她的同情心和粗心,使她提前暴露,這也為她和余則成的夫妻訣別埋下了伏筆。但生活中同時也反映了王翠萍心細的一面,她為適應上層生活學會了打麻將,她練習接聽密碼,並能在緊急關頭暗藏一個「紅中」牌交給余則成,來暗示一個姓「洪」的人;她在院子里壘了個雞窩,這看似滑稽,沒想到平時真派上了大用場,裝情報、放金條,實在是出乎常人的意料。

  一個對黨忠誠的王翠萍

  夜深人靜的時候,她念念不忘手持駁殼槍、馳騁疆場殺鬼子,看到特務禍害進步人士、屠殺共產黨,就恨不得掂槍將他們殺光。在形勢如此嚴峻、整天提心弔膽過日子的時候,還不忘記給余則成做入黨介紹人。執行任務時的堅定,遇到壞人時的大義凜然,看到交通站被破壞時的揪心……,以致到最後將儲存的27塊金條,用自己的真實名字交了黨費,無不體現一個忠於黨、勇與殺敵、把自己的生命和黨的事業緊密聯繫在一起的革命者形象。

  一個有血有肉有情有義的王翠萍

  來到大城市,和別人裝扮夫妻,本身就是一個十分複雜的角色。況且她是一個性格魯莽、土裡土氣、不識一個字的村婦,不光幫不上「丈夫」的忙,還經常添亂、惹事,這些讓王翠萍懊惱不已。封建傳統的她,在家裡開始和余則成還保持著距離,隨著接觸的增多,感情的積累,余則成的人格魅力和才智,吸引了她,慢慢地愛上了余則成。她想睡覺時拉拉手、想擇機抱一抱、想撒嬌、想柔情,可豪爽的性格又裝不來,她吃醋,不讓余則成和女人交往,她鬧、她嚎……,她心存慾望還怕組織不允許,複雜的局勢讓她產生了對愛的渴望。真正結為夫妻后,她品嘗了做人妻的快樂,這是在艱苦卓絕的環境中品嘗歡快的人生美酒,這種快樂是革命的樂觀主義。她和余則成商定:生個女兒嘴不能大,生個兒子眼睛不能小。待生了女兒后,還不忘抱怨丈夫沒給孩子起名字,這些都表現出她的柔情,表現出她對余則成真摯的愛,這些都使王翠萍的個人形象更可人、更豐滿、更真實。

  一個可悲可嘆的王翠平

  翠平本是女游擊隊隊長,頂替妹妹秋平,被派到余則成身邊與他假扮夫妻。沒有文化的翠平到天津后鬧了不少笑話,抽旱煙、不會用洗手間、大嗓門、壞脾氣,粗魯的翠平讓搭檔余則成著實頭痛。

  該劇的笑點大部分都在翠平身上,然而,翠平不是一個喜劇人物,反而是全劇中最令人動容的悲劇人物。當翠平開始幫助余則成完成潛伏任務,當目不識丁的她勇敢機智地與敵人周旋,當她驕傲地回憶妹妹卻不知妹妹犧牲時,當她真正愛上余則成后,卻因身份暴露不得不與余則成永遠天各一方時,她的隱忍與犧牲和先前滑稽的莽撞形成鮮明對比時,這個人物的結局可以說比死亡更悲傷。
下一篇[季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