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摘要

老爺是曹雪芹小說《紅樓夢》中的人物——書中未說,但雨村如此匆忙,又如此鄭重,足見不是尋常人。

2出場簡介

《紅樓夢》第七回,寫周瑞家的送宮花,來到惜春處,正遇惜春與水月庵的小姑子智能兒一處玩耍,遂問:「你師傅那禿歪喇往哪裡去了?」 智能兒答道:「我師傅見了太太,就往於老爺府內去了,叫我在這裡等他呢。」馮其庸在《瓜飯樓重校評批紅樓夢》中批道:「『於老爺』,隨筆之文也,不必真有其人。如首回之甄士隱邀賈雨村書房小坐,忽『嚴老爺』來之嚴老爺,亦此類也,讀者可以自明。」
於老爺、嚴老爺,在書中皆是一帶而過,沒有任何正面描寫。馮其庸說「不必真有其人」,是對的。但真的是「隨筆之文」嗎?肯定不是。
「嚴老爺」見於第一回:甄士隱邀賈雨村書房小坐,「方談得三五句話,忽家人飛報:『嚴老爺來拜』,士隱慌的忙起身謝罪道:『恕誑駕之罪,略坐,弟即來陪』。」嚴老爺的出現,是情節發展的需要,但也為甄士隱日後遭際作了重要暗示。嚴者,炎也。脂批說得明白:「炎既來,火將至。」 果然沒多久,甄府便被燒做一片白地。可見,「嚴老爺」並非「隨筆之文」。
同樣的,是這個「於老爺」。水月庵又名饅頭庵。「因他廟裡饅頭做得好,就起了這個渾號。」曹雪芹對於水月庵以及老尼凈虛絕無好感,十七回,先寫凈虛慫恿熙鳳破婚,后寫秦鍾饅頭庵得趣,皆屬大不堪之筆。庵名為「水」,所見老爺卻是姓「於」——於者,魚也。魚水相會,其意可知。作者狡獪而又不失幽默也。
《紅樓夢》 第四回,賈雨村與小門子談得正好,「忽聽傳點,人報:『王老爺來拜。』雨村聽說,忙具衣冠出去迎接」。這「王老爺」 何人,書中未說,但雨村如此匆忙,又如此鄭重,足見不是尋常人等。細味之,王老爺的到來,肯定是與薛蟠人命案相關。《紅樓夢》並未明寫四大家族「干涉司法公正」,但「王老爺」的出現,卻不經意間泄露了天機,此即脂批常說的「不寫之寫」也。
上一篇[苯琥胺]    下一篇 [貝克拉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