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王貅是 電視劇《東方朔》劇中人物,因謀害東方朔而遭斬首!歷史上的人物原形是田鼢。本詞條以虛構人物王貅為引子,講述大漢時期歷史人物田鼢的故事。

王貅
王貅 電視劇《東方朔》劇中人物
此劇中 因為與乾坤子串通一氣,欲迫使荊楚軍造反而謀害東方朔。剋扣犒軍物資,還在軍中打罵士卒,殺死哨長,被東方朔藉此機會利用皇帝御賜的寶劍斬首!
歷史上並沒有這個人物 他是虛構出來的 其原形是田鼢
田鼢(?~前131年),西漢內史長陵(今陝西咸陽市東北)人。由於他天資聰明,又很有口才,尤其是他的同母異父姐姐王娡後來成了漢景帝劉啟的皇后並生下了太子劉徹,所以他飛黃騰達。建元二年(前140年),劉徹登基,為漢武帝。同年,田鼢被封為武安侯;五年後,又當了丞相。
早在田鼢擔任郎官時,竇嬰已是大將軍,並因平定七國之亂戰功卓著,受封為魏其侯;又因廉潔自律、愛兵如子,而譽滿朝野。田鼢對竇嬰異常恭順,如對長輩一樣。有時陪侍竇嬰飲酒,還常常跪在地上,以示敬重。當竇嬰擔任丞相時,他升為太尉,儘管野心勃起,但表面上仍對竇嬰畢恭畢敬。而當他登上相位之後,卻很快不把竇嬰放在了眼裡,有時還甚至戲弄他。
竇嬰聽說田鼢要來宴敘,即囑廚夫多買牛羊,連夜宰烹;又命僕役洒掃庭院,備辦席面,足足忙活了一整夜。天剛亮,又令門下人在宅前伺候等待。然而,等來等去,一直等到中午,仍不見田鼢的蹤影。竇嬰焦急地問灌夫:難道是丞相忘了此事?灌夫不滿地說:我不嫌在服喪期間而請他踐約,他哪能不來呢!說罷,便駕車前去迎接他。出乎意料的是,當灌夫趕到
丞相府,田鼢還在高卧未起。灌夫人見田鼢,說:「您昨日應許去竇嬰家,竇嬰親自安排下酒席,已恭候多時了」。田鼢卻裝出困惑愕然的樣子說:也許,這是我昨天喝酒喝多了,忘記了向您說的話。
隨後,田鼢雖然也去了竇嬰家,但一路上磨磨蹭蹭,又拖延了不少時間。尤其是在宴會上,始終表現出一副居高臨下的樣子,致使灌夫實在忍不住,終於說出了一些冒犯他的話。竇嬰見情勢不對,連忙拉開灌夫,親自向田鼢致歉。
早在景帝卧病期間,田鼢便開始利用某些王侯的特殊心理,向他們索賄收賄。當他發現淮南王劉安野心勃勃,便私下對他說:皇上無太子,而您是高祖之孫,又最有才幹。一旦皇上駕崩,繼承皇位的一定是您 ,並表示在皇上、皇太后那兒,自己將儘力為他美言。直說得淮南王心花怒放,當即送他許多錢物,後來又將他引為自己謀反的內線。
田鼢擔任宰相后,利用自己手中的權力,營私舞弊、侵吞公款,還竟然賣官納賄,大飽私囊。對於一般屬僚或卸任舊臣的財產,田鼢明日張膽地去搶掠。一次,他得知老臣竇嬰在長安城南有一片良田,便派心腹籍福去遊說,勸竇嬰將田讓給他。竇嬰很惱火,當面對籍福說:我雖然年老體衰,已不為朝廷所用,但丞相也不該奪我的田地呀!在場的灌夫也為竇嬰抱不平,說田鼢不應該仗勢欺人。田鼢得知此情,從此,他對竇嬰和灌夫懷恨在心。
田鼢心胸狹窄,驕橫殘暴,常常因為一點小事而大開殺戒。灌夫一家和竇嬰本人,最終也慘死在他的手中。元光四年(前131年),田鼢娶燕王劉嘉之女為夫人,王太后詔令列侯及宗室都去祝賀。因竇嬰尚為侯,當去賀,遂邀灌夫前往。第二天,田鼢上書皇帝,彈劾灌夫,說他在宴席上辱罵賓客,侮辱詔令,犯下了大不敬之罪;還說他早在潁川主政時,就犯了種種罪行。要求皇帝抄其家,滅其族。竇嬰聞訊大驚,急忙上書皇帝,竭力為灌夫辯解。怎奈田鼢奸計叢生,說服王太后出面干預,結果不但沒有保住灌夫全家性命,竇嬰自己也被綁至渭城大街上斬首示眾。
然而,就在這年春天,田鼢患了一種怪病,吃不下,睡不著,常常大喊大叫,還對著門窗謝罪不止。許多名醫都治不好他的病,不得不求巫師前來消災。巫師經過一番觀察、了解,說是灌夫和竇嬰之魂一起纏著他,向他索命。他得知后更加膽戰心驚,坐卧不安,終於在惶恐和絕望中結束了自己罪惡的一生。
不久,淮南王謀反事敗露。武帝詔令追究,獲悉田鼢曾受了他的重金賄賂。武帝感慨萬千,當眾對人說:假若田鼢活到現在,他要受到滅族的懲處呢!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