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天寶年間,唐玄宗時期,太原祁縣(今屬山西)人,父親王晉。
公元745年,唐玄宗任命戶部郎中王鉷為戶口色役使,並下敕免除百姓當年租庸調。王鉷奏請徵收百姓的運費,誇大錢數,又讓用錢購買本地所產的貴重物品,這樣百姓所交納的比不免除租庸調時還多。按照過去所定的制度,戍守邊疆的士卒應該免除租庸,六年替換一次。但是守衛邊疆的將領都以戰敗為恥,對戰死的士卒都不向官府申報,所以這些士卒在家鄉的戶籍沒有註銷。王鉷一心聚斂財物,將有戶籍而沒有人的都當作逃避賦稅,按照戶籍登記,戍守邊疆六年以上者全部徵收租庸,有人被一次徵收三十年租庸,而民眾無處申訴。唐玄宗在位日久,用度日益奢侈,後宮賞賜沒有節制,不能隨心所欲到藏庫中去取。王鉷探聽到玄宗的心意,所以每年都上貢額外錢一百億緡,貯藏於國庫,以供玄宗在宮中宴飲揮霍,並說:「這些錢都是租庸調以外的,與國家的經費無關。」唐玄宗由此認為王鉷善於理財,能夠富國,更加喜歡他了。王鉷想方設法苛剝百姓以取悅玄宗,以致朝野內外怨聲載道。但是他卻又因此升任為御史中丞、京畿採訪使。
王鉷能進入御史台,主要是靠戶部侍郎兼御史中丞楊慎矜的引薦。楊慎矜與王鉷父親王晉是表兄弟,王鉷與楊慎矜少年時十分友好,到了王鉷成為御史中丞后,楊慎矜與他說話時仍然直呼他的姓名,但是王鉷自恃與李林甫關係密切,所以對於楊慎矜直呼他姓名的事情心中不快。
王鉷的母親出生低賤,楊慎矜曾經把這件事情告訴過別人,所以王鉷對楊慎矜更加懷恨在心,加之楊慎矜後來又奪了他的職田,所以王鉷對楊慎矜更存恨意,便開始有心報復楊慎矜。然而楊慎矜並不知情,仍然像過去一樣對待王鉷,並私底下與王鉷談論讖書。
楊慎矜得到唐玄宗的信任和賞識,這使得李林甫忌妒,當李林甫得知王鉷對楊慎矜不滿后,就引誘王鉷陷害楊慎矜。於是王鉷就讓手下人散布流言:「楊慎矜是隋煬帝的玄孫,經常與壞人來往,家裡還私藏讖書,陰謀復辟先祖的帝業。」唐玄宗聽說后大怒,逮捕了楊慎矜。最終引起了大冤案,牽連數十人。楊慎矜兄弟三人全部賜死。
上一篇[方小華]    下一篇 [畏葸不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