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王閎(?—30年),王莽叔父王譚之子更始帝劉玄入主洛陽,派王閎(hóng)為琅邪太守,前來收取郡縣。王閎是琅邪名士,卻是罪臣之後。他是王莽的叔父平阿侯王譚之子,王去疾之弟。他雖是魏郡人,祖籍卻是琅邪郡。王閎的岳父是中郎將蕭咸,蕭咸是漢宣帝劉恂、漢元帝劉奭時期的名臣―――前將軍蕭望之子,也是一位當朝名士。王閎生性聰明,胸有謀略,有節操風骨,是王莽家族的異類。

1琅邪太守王閎

漢哀帝劉欣在位時,為了扶植祖母傅太后、母親丁太后等外戚,對於長期輔政的王鳯、王莽家族施加嚴厲打擊,致使王氏家族幾乎一蹶不振。後來,在太皇太后王政君的哀求之下,漢哀帝劉欣才同意部分王氏子弟入朝任職。王閎擔任中常侍,多有匡諫。寵眷董賢,任命其為大司馬,權傾朝野,人人側目,劉欣甚至想禪讓給他。王閎堅決反對,告誡劉欣萬萬不可如此,他說:「天下乃高皇帝天下,非陛下之有也!陛下承宗廟,當傳子孫於亡窮,統業至重,天子無戲言!」劉欣默然不說,禪位之議就此作罷。不過,他從此之後就被劉欣冷落,被貶謫外,回到郎署任職。
很久之後,王政君向再次為王閎向劉欣表示道歉,劉欣這才勉強同意召回王閎。王閎一回京就上書規諫,引經據典,指斥董賢為大司馬純粹是「亂政禍國」之舉,用詞全無顧忌。劉欣雖然派人召回被貶謫在外的王莽,在控制誅了軍隊之後,董賢即日自殺。應該說,王閎為王氏奪回輔政大權立下了功勞。
王莽篡位之後,卻對王閎極為忌憚,將其外放為東郡太守。王閎擔心被其斬殺,隨身自備毒藥,隨時準備自殺,以求一個全屍。不知為何,王莽卻一直沒有動手,王閎提心弔膽地苟活了十六、七年。王莽覆滅之後,更始系漢軍攻破長安。惟獨王閎因禍得福,保住了宗族老小的性命。
從王閎的行事來看,他是個很有風骨的忠臣。劉玄讓王閎前來招撫,是想讓他「現身說法」,撫定青州。顯然,從邏輯上說,這是一個高明的任命。再也沒有什麼比敵人的親屬為自己說好話起的作用大了。王閎以劉玄朝廷的名義,廣發檄文,四處招兵買馬,準備討伐張步。他又曉諭周邊的官吏軍民,號召他們前來歸附。當時,劉玄這塊「金字招牌」還真管用,王閎很快就招徠到了數千人,接連拿下了贛榆等六縣。東漢光武帝建武五年冬,王閎投奔劉秀,從而保住了性命和家族的地位。
王磐字子石( ? ~ 47年),是馬援的侄婿,王莽堂兄王仁之子。王莽事敗,王磐仍住在原地,擁有巨額資財。他為人任俠尚氣,愛士好施,在江淮間大有聲望。後來,又遊歷京都,與衛尉陰興、大司空朱浮、齊王劉章結為朋友,日與往來。馬援對外甥曹訓說:「王氏,廢姓也。子石當屏居自守,而反游京師長者,用氣自行,多所陵折,其敗必也」(《後漢書·馬援列傳》)。不出所料,過了一年多,王磐果然受司隸校尉蘇鄴、丁鴻一案的牽連,死在洛陽獄中。王磐的兒子王肅不知檢束,又出入北宮和王侯府第。馬援對呂種說:「建武之元,名為天下重開。自今以往,海內日當安耳。但憂國家諸子並壯,而舊防未立,若多通賓客,則大獄起矣。卿曹戒慎之」(《後漢書·馬援列傳》)!後來,郭皇後去世,有人上書,認為王肅等人出於被廢黜的人家,恐怕借事生亂,引起像貫高、任章那樣的變故。皇帝大怒,下詔命令郡縣收捕各位王子的賓客,互相牽引,誅死千人以上。呂種也在處死之列。臨死,他嘆息說:「馬將軍誠神人也」(《後漢書·馬援列傳》)!

2《漢書·王閎》

初,丞相孔光為御史大夫,時賢父恭為御史,事光。及賢為大司馬,與光並為三公,上故令賢私過光。光雅恭謹,知上欲尊寵賢,及聞賢當來也,光警戒衣冠出門待,望見賢車乃卻入。賢至中門,光入閣,既下車,乃出拜謁,送迎甚謹,不敢以賓客均敵之禮。賢歸,上聞之喜,立拜光兩兄子為諫大夫、常侍。賢由是權與人主侔矣。
是時,成帝外家王氏衰廢,唯平阿侯譚子去疾,哀帝為太子時為庶子得幸,及即位,為侍中、騎都尉。上以王氏亡在位者,遂用舊恩親近去疾,復進其弟閎為中常侍,閎妻父蕭咸,前將軍望之子也,久為郡守,病免,為中郎將。兄弟並列,賢父恭慕之,欲與結婚姻。閎為賢弟駙馬都尉寬信求咸女為婦,咸惶恐不敢當,私謂閎曰:「董公為大司馬,冊文言『允執其中』,此乃堯禪舜之文,非三公故事,長老見者,莫不心懼。此豈家人子所能堪邪!」閎性有知略,聞咸言,心亦悟,乃還報恭,深達咸自謙薄之意。恭嘆曰:「我家何用負天下,而為人所畏如是!」意不說。後上置酒麒麟殿,賢父子親屬宴飲,王閎兄弟侍中、中常侍皆在側。上有酒所,從容視賢笑,曰「吾欲法堯舜,何如?」閎進曰:「天下乃高皇帝天下,非陛下之有也。陛下承宗廟,當傳子孫於亡窮。統業至重,天子亡戲言!」上默然不說,左右皆恐。於是遣閎出,后不得復侍宴。
【翻譯】:
當初,丞相孔光擔任御史大夫,那時董賢的父親董恭是御史,為孔光辦事。等董賢擔任大司馬後,就與孔光同列為三公,哀帝因此叫董賢私下去探望孔光。孔光向來謙恭謹慎,知道哀帝打算尊寵董賢,他打聽到董賢正往他家來,於是就趕緊關照門客儒生到門外去等候,一望見董賢乘的車就退進來。董賢來到中門,孔光進入迎客的側門,董賢下車后,孔光立即出門拜見,迎來送往非常周到,不敢以賓客來訪平起平坐之禮相待。董賢回去后,哀帝聽了彙報很高興,當即任命孔光的兩個侄子擔任了諫大夫常侍。從此董賢的權力就與哀帝的差不多了。當時,成帝母親的娘家王氏已經衰落了,只有平阿侯王譚的兒子王去疾,在哀帝當太子時作為庶子受到成帝的寵愛,哀帝即位后,他被任命為侍中騎都尉。哀帝考慮到王氏在宮內沒有職位,就根據舊日的恩典親近信任去疾,不久又提拔去疾的弟弟王閎當中常侍。王閎的岳父蕭咸,是前將軍蕭望之的兒子,一直擔任郡太守,因病去職,轉任中郎將。王氏兄弟並列朝廷要職一事,引起董賢父親董恭的羨慕,準備與王家締結兒女婚姻。他托王閎代董賢的兄弟附馬都尉董寬信向蕭咸提出,想娶蕭咸之女為妻,蕭咸誠惶誠恐,表示實不敢當,他私下對王閎說:「董公身為大司馬,但是任命冊文所說的『允執其中』一語,卻是堯將帝位禪讓舜時說的話,並不是針對三公六卿說的,朝廷元老凡見到這封冊文的,無不感到害怕。這種婚姻怎麼是我們這樣的普通人家的子女所能承當的呢!」王閎天資聰慧,聽了蕭咸一番話,心中自然明白。於是他回去向董恭彙報,完整地轉達了蕭咸自我謙退和自我菲薄的意思。董恭長嘆一聲道:「我董家幹了什麼有愧天下之事,而叫別人害怕到這個程度!」心中很不高興。過了一段日子,哀帝在麒麟殿擺下酒席,請董賢父子和他們的親屬吃飯喝酒,王閎兄弟倆作為侍中和中常侍都在一邊作陪。哀帝已有了些酒意,不慌不忙神色坦然地看著董賢,笑著說:「我想仿效堯把帝位禪讓給舜的做法,你看怎麼樣?」王閎走上前說:「大漢的天下是高皇帝開創的,並不是陛下你自己所有的。陛下承襲劉氏宗廟,應該把劉氏香火傳給子孫,世世代代永不中斷。統續國家大業至關重要,天子不可以開玩笑!」哀帝無話可說,很不高興,左右眾人都驚恐不安。哀帝下令把王閎請回郎署休息,以後也不許他再侍宴。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