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玩偶醫生指的是為玩偶「治病」的醫生。

1 玩偶醫生 -職業介紹

顧名思義,「玩偶醫生」就是為玩偶「治病」的醫生,家住紐約的歐文·謝是目前最為知名的「玩偶」醫生,他開設的「玩偶診所」專門「收治」肢體殘缺或頭面部「受傷」的各種玩偶。據說,「玩偶治療」的業務不僅深受孩子們的歡迎,許多大人或是玩偶收藏家也是這裡的常客。據專家預測,鑒於現代玩偶價格日趨昂貴和節約風潮的再次興起,玩偶醫生將會受到越來越多人的歡迎,目前國內尚無人從事「玩偶醫生」這種工作,但市場前景依舊為專家看好。

2 玩偶醫生 -知識技能

所需知識和技能

1.了解各種玩偶的基本構造,有良好的玩偶製造的專業知識和較強動手能力;

2.富有愛心和童趣,能夠真誠與孩子交流;

3.耐心和細心以及一定的鑽研精神。

3 玩偶醫生 -收入

依修復的複雜程度而定,最高收費摺合人民幣1000元左右,均價一般在80-100元。

4 玩偶醫生 -歐文·謝

最心愛的玩偶究竟價值幾何?也許,等它破損那一刻,主人才會意識到,它是「無價之寶」。 美國紐約市列剋星敦路上有一家醫院,專門收治受損玩偶。現年81歲的歐文·謝是這家醫院的第三代掌門人。 謝的「醫術」堪稱精湛。在他的修復下,玩偶和主人破碎的心都奇迹般完好如初。

另一個世界
「這裡是門診部,」一個身穿白大衣的男人接起電話:「是的,我們收到她了。她的一條腿和一隻胳膊都斷了,但是我們給她打了一針,她已經不疼了。哦,對了,她的包裝盒可不夠好。」

接電話的人是謝,紐約最著名的玩偶「醫生」之一。他正努力安慰「患者家屬」。 從1900年起,紐約玩偶醫院就收治來自世界各地的玩偶和動物玩具。玩偶們通過主人、主人的朋友和家人,甚至郵遞員找到這裡,期待重獲新生。

一進醫院大門,景象煞是「驚悚」。門口有一大堆玩偶,它們以殘缺不全的肢體「迎接」四面八方的訪客。零落的腿、胳膊和其他身體部位隨處可見。一堵牆上打滿架子,高高擺放著各式各樣的玩偶「頭顱」。

內間靠牆擺放著一排紙盒,盒上的標籤足以引起訪客的好奇心:「古董身體」、「德國四肢」、「塑料腦袋」、「法國眼睛」、「德國眼球」……似乎任何玩偶的各個部位,都可在這裡找到。

「一位女士曾感嘆,來到這裡,就好像進入另一個世界,」玩具專家伊雷妮·赫瑟說:「人們把四肢不全的玩偶帶到這裡,而謝把它們組合到一起。」

路易斯·卡薩斯「醫生」,謝的助手,正在一大堆紙盒和塑料袋裡翻找,為一個「病人」選配一隻合腳的鞋子。與此同時,謝把一個秀蘭·鄧波兒玩偶裝進盒子,玩偶的身高、體重與6歲女孩相仿。第二天早上,郵遞員就要把她接走,她將與「家人」團聚,完美如新。

焦急的「患者家屬」經常打電話詢問治療進度,好像這裡真是一家醫院。新近「痊癒」的「患者」則默默躺在鞋盒裡,等待出院。鞋盒由列剋星敦路上一家鞋店免費贈送。

與真正的醫院不同,「患者」並非乘坐救護車來到這裡,他們中有許多通過郵寄方式抵達。包裹里通常附上一封手寫的信函,解釋玩偶狀況,詢問「醫療費」。謝和卡薩斯把信件一一閱讀和回復。

修復一隻玩偶起價為25美元,僅限於修理假髮、縫合等簡單操作。醫院不接受保險。但只要能讓心愛的玩偶完好如初,主人往往出手大方。醫院曾收治一個1965年產的矮胖人小掛件。為恢復小人兒的衣料紋路和臉蛋上的紅暈,主人不惜支付865英鎊(約合1643.5美元)。「挽救心愛的玩偶,無法用金錢來標價」,「患者家屬」朱莉婭·萊昂納多說。

「不,這裡不是紐約醫院,是紐約玩偶醫院,」這次是卡薩斯接的電話,他稍適停頓,嚴肅重申:「是的,我沒開玩笑。對不起,我們不能給你看病。這裡是紐約玩偶醫院。」

「每個星期都有人犯同樣的錯誤,以為我們是紐約醫院,給我們打電話」,卡薩斯無奈地說。

從未失去一位『病人』
「謝可是個能工巧匠」,附近一家玩具店老闆馬蒂·哈伯說。哈伯經常向顧客提起謝,「他這樣的人可不多見」。

「只要是人做的,人就能修復」,謝說。他曾修復過公元前5000年前產的埃及玩偶,只有6英尺(1.83米)高,表層塗金。由於一些部位不協調,謝必須從玩偶內部開始修理,「這可是精細活」。

謝很少使用「醫療器械」,手是他最重要的工具。儘管他經常使用激光刀和鋸給玩偶做「移植手術」,但他的雙手光潔無痕,只在右手大拇指處有一個老繭。

謝說,「我還是小學生時,父親就教給我各種修理玩偶的方法」。這是一門藝術,需要經驗和能力,需要對產品了如指掌,還得知道處置辦法。

儘管大多數玩偶都得修理假髮和重新縫合,但每個玩偶的「硬傷」畢竟不盡相同。幾乎每個「病人」都需要一對一的、「重症監護」式關照。

謝曾修復一個中國京劇演員玩偶。入院時,玩偶的瓷腦袋碎成8片。把頭部復原后,謝在玩偶頭內放置一根金屬絲,把頭身牢牢固定。臉部也需要慢慢打磨,以恢復往日「妝容」。「打磨要循序漸進,不然會把臉弄破」,他解釋。打磨后,他還要往頭部塗抹黑漆,「漆幹得太快,你必須得懂得使用竅門」。

一次,醫院收治了一隻來自弗吉尼亞州的玩偶。這隻玩偶製作於19世紀中後期,由混凝紙漿製成,身體表層已龜裂並脫落,彷彿碎雞蛋殼。女主人希望給身體重新上漆,並拒絕更換新的身體:「我只要原來的身體,它的古香古色太罕有。花多少錢我不在乎。」她還希望給身體加固,以承受沉重的頭部。

一個星期過去,謝始終束手無策。一天晚上,他在淋浴時突獲靈感。「我把玩偶身體、胳膊和腿等每個部位鋸成兩半。因為液體環氧樹脂幹得比較慢,可以用它細細勾在各部位內層,然後用刷子抹勻。乾燥后,我把各個部位的兩部分對起來粘好,再把表層勾上環氧樹脂。乾燥24小時后,我用砂紙把環氧樹脂磨掉,之後再打磨七八次,直至表面光滑。我給它上了6層底漆,最後用結實的彈力細繩串起。」

修好的玩偶寄出幾天後,謝就接到玩偶主人的電話:「這就是我以前的那個玩偶?你真是太神奇了!」隨後,她給謝寄去一盒糖果和鮮花。

謝承認:「來自『患者家屬』的讚揚是莫大欣慰。」「家屬」接玩偶出院前,他會問每個人同樣的問題:「能看出來我們修理過這個漂亮傢伙嗎?他們說看不出來,你幹得太棒了。他們興高采烈,對你千恩萬謝……這讓我一整天心情愉快。」

「1900年醫院正式成立以來,我們從未失去一個『病人』。」謝深感自豪:「我們非常成功。因為我們懂得,要從「身體」和心理雙管齊下解決問題。這不是錢的問題。我們在用心做生意。」

第三代掌門人
謝當玩偶「醫生」已有61年,「我喜歡和人打交道,喜歡我的工作」。

可起初,謝沒打算干這行。1943年服役前,他只是給父母幫工。1946年結束服役時,他並不想像爺爺和父親那樣,當一名玩偶「醫生」。但由於父親染病,在母親的央求下,他只有去醫院幫忙。也許是具備心靈手巧的天賦,他很快得心應手,並於1951年正式接替父親劉易斯·謝,任紐約玩偶醫院院長。

紐約玩偶醫院的創始人是他的爺爺喬治·謝。喬治是德國移民,定居紐約后,開過一家美容院。那時,女人們做一個髮型通常要耗上好幾個鐘頭。所以,顧客常常帶女兒同來。小女孩們則帶上玩偶,打發等待母親做頭髮的漫長時間。精明的喬治很快推出給玩偶美容的新業務。他從德國訂購玩偶專用的小假髮,後來也修理玩偶的胳膊和腿。

1900年,美容院顧客開始以修理玩偶為主要目的,紐約玩偶醫院應運而生。從那時起,醫院就始終「賓客盈門」。

帶玩偶來醫院「看病」的,不乏有頭有臉的人物,包括搖滾巨星布魯斯·斯普林斯廷和好萊塢影星達斯汀·霍夫曼。謝對這些明星卻不怎麼感冒,「我知道霍夫曼,但我不看電影,我喜歡看書。」

每天早上9點半,謝準時來到醫院。例行第一件事,就是把《紐約時報》從頭讀到尾。「人必須要有知識,知識就是力量」,他說。

有人提著袋子走進醫院,玩偶的一隻胳膊從袋子伸出。謝可以馬上說出玩偶的名字、材質、製造商、生產年份和價格。人們經常感到詫異,問他是怎麼知道的。謝回答說:「如果我現在還不知道,等到何時再學習呢?300歲嗎?」

「有3件事可以表明,你已經老了。」謝說:「一件是記憶力減退,另外兩件我完全想不起來了。」

據《星期日泰晤士報》4月1日報道,謝如今身體硬朗。幾年前,他曾經歷一次大手術,但在女兒和前妻羅絲的精心照料下,他挺了過來。現在,下班后,他經常和羅絲共進晚餐,有時還陪孫子孫女玩耍。

雖然謝已經把手藝傳授給兩個女兒艾莉森和達娜,但由於捨不得離開「病人」,他目前沒有退休計劃。「等女兒找我談話,我再離開」,他說。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