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名稱】玩紙牌者


  【類別】油畫 、 名畫


  【年代】1890~1892年


  【作者】塞尚


  【規格】45×57厘米,


  【屬地】現藏巴黎盧浮宮


  【簡介】


  塞尚參加了印象派畫家們組織的從1874~1877年的幾次畫展,但共同展出沒有給他帶來什麼好處。儘管他與他們協調一致,但他受到的攻擊卻比其他人更多更猛烈。最後,他決定離開這個團體,離群索居,住在埃克斯家鄉畫風景。1880年,他解釋了他深居簡出的原因:"我決定悄悄地作畫,直到有一天我覺得我能從理論上論證自己的實際成果為止。"繪畫創作對於塞尚來說不是一件輕鬆愉快的事。他長時間地面對客觀對象,因無法體現他本人的意願和構圖,而深感苦惱。及至絕望的時候,他常常衝動地把畫毀掉。作畫,實際上是他的一根以無止境的探索、挫折和幻想相連接的鏈條,纏在他的人生之途上。


  法國小說家左拉原是印象派風格的積極辯護人,對塞尚也表示過理解和支持。後來由於在藝術見解上分歧,對他持冷淡態度。塞尚對此是極敏感的。1896年4月31日,他給朋友的一封信中沮喪地表示:"你沒看見我被處於一種可憐的境地嗎?沒有我自己的僱主。一個世所不容的人……然而我詛咒那些不知名的人和惡棍,或是兩個寫了一篇值五十法郎的評論而使我為之側目的人……確實,一個畫家千方百計想獲得成功,但他仍是無名之輩,希望,將為他展現於鑽研之中……在我有生之年,難道您仍然相信,對我還能有什麼期待嗎?我簡直是象死人一般了。" 從這段自述來看,塞尚的失意在於找不到一條可被人們接受和理解的途徑。他在色彩、光線感覺與形體之間,在向深度空間展現圖像與顏色的平面配製之間,遇到了麻煩,他未能滿足社會的審美要求。其實,塞尚已經抓住了他的藝術主題,只是他的基本形象還未放棄"自然的不規則性"。他所創造的平面形象,已經取得了深度感。1890~1892年完成的這一幅《玩紙牌者》是最好的證明。


  塞尚曾多次畫過這一主題,畫上的人數多寡不等。綜觀這同一主題的畫稿,就數這一幅算達到了他的目的:坐在左邊的玩牌者的上衣是紫藍色,右邊玩牌者的上衣是黃色的陰影,兩者形象相對比是十分和諧的,而膚色的肉紅調子,桌面的棕黃色調子也構成了一種和諧對比。這些對比造成了形象的立體感。人物刻畫是有力的,性格特徵十分明朗,構圖平穩而對稱。沒有一塊妨礙整體統一的色調。假如畫家再勾上幾條連貫的輪廓線,反而會導致人物形象的孤立。畫上所有遠近事物都用一片片色彩組成。塞尚是"變調"來代替"造型"的,即是說,色彩的各個色域的有節奏變換加強了形象的塑造。應該說,這幅畫是塞尚成功地找到了自己的藝術性格的例證。一次,他對拉爾蓋說:"畫畫--並不意味著盲目地去複製現實;它意味著尋求諸種關係的和諧。"畫上這兩個農民,簡直有肖像的個性。塞尚的成功處就在於真誠直率地再現了農民生活中的性格,而且是用色彩來構成的。


  那麼,塞尚因何總感到苦惱不堪呢?這恐怕和他受到的社會精神壓力有關。塞尚有句名言:"要用圓柱體、球體、圓錐體來處理自然界。"其實他不大吻合自己的"理論"。大多數理論家也都承認那是一種誤解。此幅《玩紙牌者》是他風格成熟的重要標誌,但幅面不大,僅45×57厘米,現藏巴黎盧浮宮。

上一篇[陳仲昆]    下一篇 [陳仲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