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話說班澤發兵三路,虎威將兵敗石磙島,還有兩路,單表其中一路,姬澹挂帥,領兵十二萬,去征討叛將李琰。姬澹與李琰本是世交,姬澹之父與李琰之父早年同在武晉王麾下為將,南征北戰,交情莫逆,兩家素有往來。姬澹與李琰甚是熟悉,這次班澤調嫉淡攻取峭隘關,姬淡心有不願,無奈王命在身,不能相違。

班澤班澤——水滸人物
.

1 班澤 -故事簡介

李琰在關中,早有探馬將姬淡來剿的消息報與了他,聽說是嫉澹挂帥,李琰一笑,吩咐手下,緊守關口,避而不戰。再私下命人,將十頭牛,三十擔酒安排在關外,命一心腹小卒等那嫉將軍到來,就說是大軍遠來,故人李琰不能親自相接,略備薄禮,特來犒軍。

那嫉澹在關下將人馬扎住,這時,兵卒來報,李琰命人牽牛十頭,酒三十擔,前來犒軍。嫉澹一聽,哭笑不得,吩咐手下,將原物收下,款待來使。之後,在大帳中左思右想,乃修書一封,派人送上關去。李琰接到書信,拆開一看,見上面寫著:

李琰兄台鑒:自景珂一別,不覺五年有餘,往日情景,如在眼前。李兄乃忠良之後,為何謀反叛逆,為弟實難想通。今朝庭大軍前來征剿,兄台還是就此伏法,免動刀兵,不負忠義之名,方為上策。人生本若長江水,誰能永佇無死生。何惜七尺求苟且,青竹卷底留罵名。

嫉澹敬呈
李琰讀罷,哈哈一笑。命人取過紙筆,撥亮案上紗燈,於白宣之上刷刷點點,作回書一封,命人送下關去。姬澹接過書信,拆開一看,見上面寫著:

伯仁兄台鑒:一別五載,日日思念,每恨閑雲無家字,常愁來雁不捎書。此情此意,難以言表。
不是李琰不懂忠義,實乃受那班澤奸相迫害,不得不暫避一隅,委屈活命。弟本無過,那班澤為排斥異己,將李琰羅織罪名,欲解上京去害我性命,然後派他自家侄兒接管峭隘關,為日後不軌之心鋪平道路。李琰既使枉死,也並非真正忠義之舉,卻正好中了奸人之計,暫避關中,實出無奈,非是不忠不義爾。況如今朝中妖孽作亂,社稷飄搖,大丈夫既懷忠義之心,就該求正道,匡正義,拯救蒼生,而非黑白不分,助紂為虐也。

李琰敬呈嫉澹讀過書信,沉吟良久,知道再說無益,命人馬明日關前叫陣。第二天,嫉澹率兵在關前擺好陣勢,高聲叫陣。關內李琰,只是不應,免戰牌高掛。嫉澹叫陣,一連幾日都是如此,佯攻了幾回,空折了少許人馬,一來峭隘關雄奇險要,固若金湯,二來姬澹並非真的有心征討,不過是作個樣子,掩人耳目,否則回朝交待不了。時值臘月,峭隘關又臨近北方,嫉澹在此耽擱了一月有餘,天氣漸涼,見李琰堅守不戰,嫉澹知道在此也是空耗糧餉,只好拔寨回朝。

回到朝中,剛進自家府門,右司馬張景斌便派人送來消息,虎威將軍單田庚兵敗石磙島,班澤奏明聖上,降下罪來,已用剁曝之刑,給害死了。平南將軍尚思毅,兵敗武威寨,回朝後,已被下在牢中,正在羅織罪名。姬澹吃了一驚,這時,家丁來報,班澤之侄班向陽已帶兵將府第包圍,說是緺王有旨,拿嫉澹問罪。正說著,般向陽領著兵丁闖了進來,口稱緺王有旨,要嫉澹接旨。嫉澹急忙跪倒,三呼萬歲,一太監宣道:

「神龍將軍嫉澹,率軍十二萬前去征討叛將李琰,因念與賊之舊情,致使大軍無功而返,空耗糧餉,循私枉法,誤國害民。現著景珂兵馬總督班向陽前去,拿嫉澹入朝問罪。」說罷,就將嫉澹披枷戴鎖,拿到天牢之中。

昊皋宮朝陽殿上,文武兩廂站好,班澤一臉怒氣,站在丹墀之上。

2 班澤 -相關詞條

夏侯成史太公秦玉蘭寇鎮遠
姚約祝彪狄太公祖士遠
周豹寶密聖褚堅張真人
錢老兒衛亨葉春吳升

 

 

 

3 班澤 -相關鏈接

1、http://www.readnovel.com/novel/24229/12.html
上一篇[蒙古靴]    下一篇 [搏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