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班諾克本戰役

標籤: 暫無標籤

早在公元1707年以前的900多年間,蘇格蘭一直都是主權獨立的王國,英格蘭不斷發動戰爭,最終兼并了蘇格蘭。但蘇格蘭人從未放棄自己的民族意識,直到14世紀,在班諾克本戰役中,羅伯特·布魯斯徹底改寫了蘇格蘭歷史。

1前言

最近,英國境內的蘇格蘭地區提高了「鬧獨立」的調門,大多數蘇格蘭人主張通過「全民公決」來解決是否從英國獨立出去的問題。如果真鬧到那一步,那麼英格蘭和蘇格蘭之間長達300年的「政治聯盟」即將不復存在。

2背景

1314年,蘇格蘭獨立戰爭到達了大決戰的時刻。蘇格蘭國王羅伯特·布魯斯(羅伯特一世)領導下多年積
班諾克本戰役
聚的力量,已足夠與英格蘭的佔領軍展開正面交鋒。同年三、四月開始,蘇格蘭軍隊開始對英格蘭在蘇格蘭境內最主要的據點斯特靈城堡展開包圍。斯特靈城堡的守軍與蘇格蘭軍隊達成協議,如果6月24日仲夏節(Midsummer Day)仍然沒有英格蘭援軍到達,將向蘇格蘭投降。英格蘭國王愛德華二世聞訊后,召集了龐大的軍隊,向北方進軍。6月17日,英軍完成聚集從邊境線北進時,大約有兩千至三千騎兵和一萬六千步兵。

3領導人

1274年,羅伯特·布魯斯生於蘇格蘭貴族世家。1305年8月3日,電影《勇敢的心》的原型、蘇格蘭英雄威廉·華萊士,被英王愛德華一世「五馬分屍」。愛德華一世希望這一舉動能震懾蘇格蘭人,卻沒想到羅伯特會在第二年3月25日自行加冕為蘇格蘭國王羅伯特一世。暴跳如雷的愛德華一世迅速派兵鎮壓,羅伯特隻身逃亡,才僥倖躲過愛德華一世的追殺。儘管處境艱難,羅伯特還是重新組織起大批游擊隊,與英格蘭統治者進行不屈的抗爭。

4戰役開始

1307年,紈絝子弟愛德華二世繼承英格蘭大統。他剛一上台,就與男寵整日鬼混,不理朝政。
羅伯特集團抓住了這個天賜良機。當時,英軍以城堡為鎖鏈,對蘇格蘭廣大鄉村實施控制,其中具有戰略意義的城堡有愛丁堡、伯維治、珀斯、斯特林以及林利斯哥。羅伯特要想趕走英格蘭人,就必須打下這些堡壘。
攻堡壘,必須要有攻城機械。但處於游擊戰狀態的羅伯特,顯然只能智取不能強攻。攻擊珀斯城堡時,羅伯特率軍圍城6周才發起攻擊,攻城不順便全軍撤退。城堡上的守軍,紛紛吹口哨諷刺蘇格蘭人。其實,羅伯特並未走遠。一天深夜,羅伯特率兵偷偷潛回珀斯城外,他一手持矛、一手持梯,第一個蹚入珀斯深可沒頸的冰冷的護城河中,將梯子悄悄靠到珀斯城牆上。在統帥的激勵下,蘇格蘭士兵們紛紛涉過護城河,當睡眼惺忪的守軍發現不妙時,大勢已去,只好在恐亂中潰逃。在攻擊林利斯哥時,蘇格蘭人用一車乾草塞住城堡吊門的升降機構,軍隊順利攻入。
至1313年夏,蘇格蘭軍奪回了除斯特林以外的其他被占城堡。斯特林城堡是控制蘇格蘭的關鍵,它建在陡峭的山頂上,易守難攻,蘇格蘭軍圍攻多日,戰事仍陷入僵持。

5英國軍備

兵臨城下,愛德華二世怕王位不保,於是,迅速集結了10萬大軍準備征討。今天,許多史學家認為:當時英軍可用兵力估計不超過2.5萬人,其他都是臨時徵募的農民。
1314年6月17日,愛德華二世御駕親征,擔任前鋒的是2500名重騎兵,後面是步兵,其中包括3000名令
英格蘭王國國旗

  英格蘭王國國旗

人生畏的威爾士長弓兵。這種長弓普遍在1.5米以上,弓的材質為紫杉木,弓腳頭用牛羊角雕刻,弓弦由大麻纖維搓制而成。射程遠、速度快、威力大,是當時英軍的殺手鐧武器。此外,還有500名輕騎兵擔任偵察和警戒等任務。值得一提的是,當時英軍還佔有心理優勢——除斯特林橋戰役外,他們在過去30年裡幾乎未在大會戰中失敗過。

6黑雲壓城

英軍進展迅速,兵鋒直逼斯特林堡。羅伯特竭盡所能招募兵員,全蘇格蘭凡有武器和盔甲的人都被動員起來,儘管如此,他的兵力也只是英格蘭軍的三分之一。出乎意料的是,羅伯特卻不再像以往那樣搞游擊戰,而是決定與英格蘭軍打會戰。面對部下的疑慮,羅伯特解釋道:英格蘭軍雖兵多將廣,但統帥愛德華二世沒有其父的雄才大略,故「敵兵雖眾,吾不懼也。」「諸位都明白這是巨大的軍事冒險,但我認為值得。此戰如果獲勝,整個蘇格蘭將再不受英格蘭奴役。為了蘇格蘭美好的未來,請諸君務必幫助我取得這場決戰的勝利。」
當時,羅伯特最關心的是,選擇一個能最大程度限制對手發揮優勢的理想戰場。經過仔細分析,羅伯特鎖定了班諾克本。班諾克本,是斯特林堡以南3公里的一個小村子,得名於從村邊流過的班諾克溪。有意思的是,在英語中,burn是「燃燒」的意思,而在古蘇格蘭語中卻是「小溪」,看來這兩個民族的確水火不容。由班諾克本通向斯特林堡有兩條路,一條是羅馬古道,一條狹長而崎嶇的伯利德爾克小路,兩條道路的西面是山丘和森林,東面是福斯河畔的大片沼澤。羅伯特搶在英軍之前佔據班諾克本北岸、伯利德爾克小路以西的坡地,背靠考克斯泰特山和吉列斯山山麓的森林,右依班諾克本,並對穿行考克斯泰特山邊緣的羅馬古道設置大量障礙物,將其封死。為便於攻擊,羅伯特將部隊編成4個分隊一字排開,由南向北依次由羅伯特本人、羅伯特的弟弟愛德華、道格拉斯和蘭道夫統領。精心部署后,留給英格蘭軍的道路只剩下難以通行的沼澤。
斯特靈城堡的守軍建議英格蘭國王愛德華二世不要輕易從東面進攻蘇格蘭軍隊,因為英軍既然已經來到,他們與蘇格蘭的投降約定就已無效,英格蘭軍隊可以靜觀其變。但是這個建議已經到得有點晚。英格蘭的先鋒騎兵部隊為了爭功,擅自向蘇格蘭軍隊發起衝鋒。根據民間傳說,沖在第一的貴族騎士正好發現蘇格蘭國王羅伯特·布魯斯,直取元戎。布魯斯當時沒有穿盔甲,只拿了一柄戰斧,但是就在這騎士衝到面前時,向旁邊避讓了一步,然後一斧將他連盔帶頭劈為兩半。這一壯舉大肆激勵了蘇格蘭軍隊的士氣,而英格蘭騎兵在沒有弓箭手支援的情況下,對於蘇格蘭步兵的長矛陣無計可施,只能後退與愛德華二世的大部隊會合。另外一支英格蘭騎兵試圖繞過蘇格蘭守軍,向北進入斯特靈城堡,但是被布魯斯發現,派將領帶軍隊攔截。

7蘇格蘭軍

蘇格蘭軍中戰鬥力最強的是6000名使用長達4米長矛的步兵,他們都是蘇格蘭高地上的山民,作戰異常兇猛,此外還有700名重騎兵和少量短弓兵提供支援。與裝備精良的英格蘭軍相比,蘇格蘭長矛兵缺乏金屬鎧甲
蘇格蘭王國國旗

  蘇格蘭王國國旗

,只有皮質夾克式短鎧,和手工織造的護膝短裙,頭戴一頂圓錐形鐵頭盔。多數人沒有鞋子,只能打赤腳。少數長矛兵還在夾克短鎧上縫上細鐵鏈,防備對方用劍砍。除長矛外,長矛兵還攜帶劍或長刀。作戰時,蘇格蘭長矛兵通常排成一種名為「斯奇爾綽恩」的方陣,輔之以少量短弓兵和重騎兵掩護,短弓兵一般放在戰鬥隊形之間或長矛兵隊形的翼側,少量重騎兵一般放在步兵隊形的后側。這種方陣的優點是隊形密集、長矛如林,很適合在防禦作戰中對付快速衝擊的重騎兵,缺點是機動性極差,只能被動等待對手攻擊,經不起來自側翼和背後的打擊,更無法抵禦對方弓箭手射來的箭雨。
「斯奇爾綽恩」方陣的弱點,曾被愛德華一世在福爾柯克會戰中抓住。當時,愛德華一世先用長弓兵的遠程連續攢射,撕裂陣形,再用重騎兵衝垮殘破的方陣,使華萊士慘敗。羅伯特雖然沒有親身遭遇,但他從華萊士的教訓中深知長弓的厲害。為消除隱患,羅伯特花大量時間訓練自己的長矛兵,努力提高方陣的機動性和協調性,使之在攻擊時也能像防禦時一樣強大有力。 在4個分隊中,羅伯特親率的分隊為預備隊,其他3人率領的分隊為前方分隊,每個分隊下轄2個「斯奇爾綽恩」方陣。
愛德華的大軍行動迅速,19日即通過愛丁堡,22日到達弗爾柯克,距離斯特靈僅有二十多公里之遙。於此同時,羅伯特·布魯斯的軍隊在斯特靈以南的班諾克本附近嚴陣以待。布魯斯將軍隊主要布置在樹木茂密處,一是為了隱蔽自己的行動,二是為了撤退時避免英軍騎兵等的追擊。蘇格蘭軍隊的人數估計從6000至9000不等,一般認為是6500人左右。軍隊基本全部是步兵,只有少量弓箭手,而且其中人員成分相差巨大,全蘇格蘭從貴族到平民,只要能找到武器的盔甲的人都參與其中。
布魯斯在戰前曾多次考慮過撤退,但是班諾克本地區的地利和英軍的行進方向最終促使他決定在此決戰。布魯斯軍隊的西面是森林,南面的古羅馬道路被布魯斯設置了大量阻礙行軍的障礙物,東面河網密集,而且有一大片河流沖積的低洼地(Cares)。

8力斬波鴻

1314年6月23日晨,斯特林英格蘭軍守將莫佈雷,溜出城堡去見增援而來的愛德華二世,求得了500名重騎兵先行解圍。當天下午,這支重騎兵部隊先行抵達班諾克本。他們原想從蘇格蘭軍陣前潛行通過,但被警覺的蘇格蘭軍哨兵發現。羅伯特立即下令讓勇將蘭道夫阻擊。蘭道夫指揮長矛兵列好方陣,封鎖伯利德爾克小路北端,不給英格蘭軍重騎兵留下迂迴的空間,迫使他們只能沿狹窄崎嶇的小路進攻。
看到攔道的蘇格蘭軍人數不多,自恃武勇的英格蘭重騎兵發起衝鋒。但由於戰場狹窄且地面鬆軟,重騎兵一次投入衝鋒的人馬數量很少,衝擊速度提不起來,形成的衝擊力非常有限。結果,重騎兵在陣形嚴整的蘇格蘭長矛方陣前損兵折將。眼見重騎兵士氣受挫,羅伯特果斷派道格拉斯率軍支援蘭道夫,英軍旋即大敗,不少重騎兵陷入沼澤。
這場前哨戰,共打死100多名英格蘭重騎兵,而蘇格蘭軍僅付出6人陣亡的微小代價。當得勝的蘭道夫和道格拉斯興高采烈地返回各自陣位時,忽然聽到南面的蘇格蘭軍騷動起來。兩人急問怎麼回事,有人報「羅伯特國王陣前遇險!」
班諾克本戰役
原來,就在兩人攔截英格蘭重騎兵時,羅伯特在大營里悶得慌,便單人獨騎到前沿巡視。由於羅伯特頭戴金冠,身穿精緻的短鎧,坐騎又披著紅色罩甲,所以英軍立刻判斷出他的身份,迅速圍了上來。
騎乘寶馬的英格蘭爵士亨利·德·波鴻沖在最前面,把大隊人馬甩在後面。蘇格蘭士兵見狀,紛紛大聲向羅伯特報警,無奈距離太遠,馳援不及,只有干著急的份兒。此時,羅伯特想跑已經來不及了。久經戰陣的羅伯特並不慌張,他騎的是一匹反應靈敏的矮種馬。只見他手提戰斧,勒馬不動,凝神注視著飛奔而來的波鴻。直到波鴻手中的長矛快刺到自己胸前時,羅伯特才提馬閃避,順勢揮起戰斧,將搶過身前、來不及變招的波鴻連盔帶頭劈為兩半。眼見自己的國王如此神勇,上萬蘇格蘭軍爆發出震天的歡呼。而波鴻身後趕來的英格蘭騎兵則不禁心生寒意,速度也隨之慢下來。趁此當口,羅伯特撥馬轉身,從容不迫地回歸本陣。羅伯特力斬波鴻的勇武,極大鼓舞了蘇格蘭將士的士氣,堅定了他們戰勝英格蘭軍的信心。

9二次交鋒

戰場短暫平靜了一會兒后,羅伯特;克利夫德和亨利;德;博蒙特爵士率700名英格蘭重騎兵,向蘇格蘭軍右翼發起攻擊,企圖在斯特林堡和蘇格蘭軍之間打進一個楔子。在英格蘭軍看來,右翼似乎是蘇格蘭軍整個陣線最薄弱之處,實際上這是羅伯特為英格蘭人故意設下的圈套。
當英格蘭重騎兵衝過來后,羅伯特率伏兵突然躍起,向英格蘭軍發起圍殲。按軍事常識,克利夫德在中伏后應下令撤退才對,但他卻像頭看見紅布的公牛般狂暴,下令部隊繼續沖向如林的長矛陣。
交戰場面呈現出單方面的慘烈——沒有長弓兵掩護的英格蘭重騎兵,儘管一波波衝擊,但這種衝擊就像海浪拍打海岸一樣徒勞無功,反而把自己撞得粉碎。戰至傍晚,克利夫德本人戰死,倖存的重騎兵開始潰散,一部分隨博蒙特逃回英格蘭軍本陣,一部分則奪路逃進斯特林堡,而包括托馬斯·格雷爵士在內的另一部分則成為蘇格蘭軍俘虜。
黑夜降臨時,戰場沉寂下來。失利的英格蘭軍後撤至班諾克本東南的沖積平原,面敵背水紮下營盤;蘇格蘭軍則藉助森林的掩護抓緊休息。

10機動方陣

6月24日一早,無知而又傲慢的愛德華二世就騎馬出營,在山坡上下令:全軍進攻。這是一道愚蠢的命令。首先,愛德華二世沒有考慮地形因素,英軍如果要衝擊蘇格蘭的軍陣,必須要先穿越沼澤地帶。再者,他沒有採用愛德華一世在福爾柯克會戰中所使用過的成功戰術,而是運用了被證明是錯誤的重騎兵率先突擊的戰術。
地形上看,英格蘭軍不僅要穿過沼澤,還必須通過班諾克本邊上的一條峽谷,它雖然不深,卻陡峭而狹窄,猶如一個瓶頸,極大限制了英格蘭軍兵力展開。而羅伯特也改變了從前坐等英格蘭軍攻擊的戰術,下令蘇格蘭士兵排成龐大而密集的「斯奇爾綽恩」方陣,從容有序地向山坡下推進。各個方陣沒有任何間隙,始終保持著戰鬥隊形,如林的長矛閃著懾人的光芒。
布魯斯於是命令軍隊出擊,從側面攔截進軍中的英格蘭軍隊。愛德華二世看到突然出現的蘇格蘭大軍全部下跪祈禱,很吃驚的對手下說:「他們在祈求寬恕?」手下回答:「是。不過是向上帝,不是向你。」
剛剛穿過峽谷的英格蘭重騎兵,發現蘇格蘭步兵方陣竟然可以機動,心裡很是驚訝。由於組織混亂,英格蘭重騎兵因缺乏長弓兵的配合,在蘇格蘭長矛方陣前死傷累累,他們的衝擊也一波比一波弱,並在蘇格蘭長矛方陣壓迫下步步後退。
蘇格蘭軍隊全力衝鋒下,愛德華的大軍開始顯示其人數眾多的劣勢。不但大軍指揮不便,而且由於在低洼難行的區域,軍隊過於集中,很難組織陣形迎戰。蘇格蘭軍隊中為數很少的弓箭手卻能對高度密集的敵軍造成極大
班諾克本戰役
殺傷。亂軍中,一不小心摔倒的人都很容易被自己軍隊踩死。不久英格蘭軍中的部分騎士開始掉頭撤退。愛德華二世本人相當勇敢,仍然希望堅持作戰,但是被他的護衛強行阻止。很快英格蘭大軍崩潰,從迎戰變成回撤,然後索性是各自逃命。英格蘭兩萬大軍中當天唯一沒有潰散的部隊是威爾士弓箭手。
就在雙方步騎對抗之際,威爾士長弓兵則在蘇格蘭軍右翼完成集結。眼看英格蘭重騎兵往後逃,他們便馬上向蘇格蘭軍方陣射出可怖的箭雨。成排的蘇格蘭軍步兵被射死,方陣出現騷動,如果再這樣下去,英格蘭軍就有可能撕裂方陣。羅伯特臨危不亂,他一聲令下,埋伏在蘇格蘭軍左翼的700名重騎兵迅速衝下山坡,轉眼間將防護能力極差的威爾士長弓兵沖得七零八落,使英格蘭軍最後取勝的希望破滅了。

11勝利者

數量巨大的英格蘭步兵,在班諾克本戰役中基本沒發揮作用,因為戰場容量太小了,大片的沼澤地形又進一步限制了英格蘭步兵的運動。更糟糕的是,他們的機動速度太慢,當重騎兵和長弓兵已經戰敗後退的時候,他們還在向峽谷里行進。結果,敗退者與已進入峽谷的步兵擠作一團,互相踐踏,死傷枕藉。這時,緩緩推進的蘇格蘭軍步兵方陣,又逼至峽谷口,進一步加劇了峽谷里的混亂,而這種混亂引發的恐懼更如瘟疫一般,迅速傳染給峽谷另一端出口外的大隊英格蘭軍步兵,最終導致全線崩潰。
壓陣的愛德華二世看到:數以千計的英格蘭軍重騎兵為了逃命,不惜冒險往沼澤地帶狂奔,結果陷入裡面動彈不得,許多人馬被趕上來的蘇格蘭步兵殺死。潮水般的潰退步兵,有的被背後追來的蘇格蘭短弓兵射死,有的被同伴踩踏而死,有的陷入沼澤無望掙扎,有的淹死在福斯河中,而更多的人則艱難地穿越沼澤,沒命地往後逃。眼見大勢已去,愛德華二世也在少數親隨的保護下逃命。
在英格蘭軍潰逃后,羅伯特率蘇格蘭軍主力追擊。由於英格蘭軍已無任何隊形,蘇格蘭軍的方陣也無需保持,因此追擊速度很快。與此同時,許多得知己方軍隊勝利的蘇格蘭村民也拿出各樣家什,喊著「活捉愛德華二世」的口號,從四面八方趕來攻擊潰散的英格蘭軍。

12戰果

愛德華二世一路逃到東洛錫安的登巴城堡,然後從那裡乘船返回英格蘭的貝里克。群龍無首的英格蘭軍敗兵在蘇格蘭軍的追擊下,再次付出慘重傷亡。據史料記載,英格蘭軍在整個班諾克本戰役中,共傷亡重騎兵、長弓兵和步兵約9000餘人,是英格蘭700多年歷史上傷亡人數最慘重的一次。而在愛德華二世的增援大軍被擊敗后,絕望的斯特林堡守軍也不得不向羅伯特舉起白旗。

13後事影響

愛德華二世一路逃回東洛錫安的登巴城堡(Dunbar),然後坐船返回英格蘭。英格蘭在班諾克本的傷亡人數估計最多在9000人,於是成為整個英格蘭王國七百多年歷史上傷亡人數最多的一次戰役,而蘇格蘭方面則損失很小。
羅伯特·布魯斯本來並非毫無爭議的王位從此徹底鞏固。雖然英格蘭要到14年後,愛德華二世之子愛德華三世繼位后才正式承認蘇格蘭的獨立主權,實際上班諾克本后的十多年間,英格蘭已經無法組織起與此次規模可比的遠征軍。第一次蘇格蘭獨立戰爭的決定性勝利在這次戰役中由蘇格蘭贏得。獨立
班諾克本戰役,是蘇格蘭第一次獨立戰爭的決定性戰役。此戰之後的10餘年間,英格蘭再也無法組織起能與班諾克本戰役時規模相比的遠征軍。而對羅伯特·布魯斯來說,班諾克本戰役的勝利使他成為蘇格蘭新的民族英雄。從1296年國王約翰·巴里奧被逼退位后,蘇格蘭王國岌岌可危的地位,因這一場戰役而徹底穩固。
1314年11月,羅伯特在斯特林附近的坎布斯肯尼斯修道院主持召開議會,通過一項法案,要求立場尚未明確的土地所有者必須表態,是忠於自己還是忠於英格蘭,結果幾乎所有人都表示忠於他,這標誌著羅伯特·布魯斯在蘇格蘭的統治地位從此得到徹底鞏固。
1320年,羅馬教皇開始承認羅伯特的地位。1328年,愛德華二世的繼承者愛德華三世與羅伯特簽訂了《北安普敦條約》,正式承認了蘇格蘭王國的獨立主權。
上一篇[金口木舌]    下一篇 [拉格都水電站]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