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我們現在理解的「現代性」是指啟蒙時代以來的「新的」世界體系生成的時代。一種持續進步的、合目的性的、不可逆轉的發展的時間觀念。現代性推進了民族國家的歷史實踐,並且形成了民族國家的政治觀念與法的觀念,建立了高效率的社會組織機制,創建了一整套以自由民主平等政治義為核心的價值理念。

1概念

後現代性(或者較貶抑的稱呼為「後現代情境」)通常是指出現於現代性「之後」的人類社會之經濟和/或文化的狀態或情境。某些思想學派認為現代性結束於20世紀末,並由後現代性所取代;而其他學派則認為現代性一直延續至現在,並囊括了後現代性的所代表的發展內容。後現代性的特色包括了全球化、消費主義、權威的瓦解以及知識的商品化.

2歷程

第二階段
很顯然,我們現在理解的「現代性」是指啟蒙時代以來的「新的」世界體系生成的時代。一種持續進步的、合目的性的、不可逆轉的發展的時間觀念。正如汪暉所概括的那樣:「現代」概念是在與中世紀、古代的區分中呈現自己的意義的,「它體現了未來已經開始的信念。這是一個為未來而生存的時代,一個向未來的』新』敞開的時代。這種進化的、進步的、不可逆轉的時間觀不僅為我們提供了一個看待歷史與現實的方式,而且也把我們自己的生存與奮鬥的意義統統納入這個時間的軌道、時代的位置和未來的目標之中。
中世紀之後的現代
現代的普遍用法之一,就是指自從15世紀中期之後的西方歷史,或者粗略來講,是從歐洲發現活版印刷之後的歷史。這段時期的特色為:
民族國家的興起 工業化 資本主義的興起社會主義國家的出現 代議式民主的興起 科學技術重要性的增加 城市化 讀寫能力的大眾化 大眾媒體的激增 在這個脈絡下,我們目前的「現代性」是經過許多時代的發展之後形成的,並且受到許多重大歷史事件的影響。
這些時代有:
地理大發現文藝復興 宗教革命與反宗教革命 理性時代 啟蒙運動 浪漫主義維多利亞時代(參見工業革命) 現代 後現代(參見後現代性) 重大歷史事件有:
印刷術 清教徒革命美國獨立法國大革命 1848年的革命運動俄國革命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
現代化的優越性
現代化帶給人們彷彿無可置疑的好處。較低的嬰兒死亡率、因飢餓而死亡的數量、某些致命疾病的根除、對不同背景與收入的人們較為公平等等。對某些人來說,現代性雖然尚未完整實現,但這是一種可能性的表示。一般而言,對大部份人來說,以理性科學的態度探究問題並追求經濟富裕,似乎仍是理解何謂「好的社會發展」的合理方式。
現代性與當代社會
關於「現代性」與「當前社會」兩者間的關係,有著持續的爭論。這個爭論有兩個方向。首先是一個實證的問題:當前的某些社會是否能被看成是某種現代性的發展延續(參閱晚期現代主義);還是該被當成是現代性的變異(參閱超現代主義);又或者該被當成是一種獨立的類型(參閱後現代主義)。其次是,評判現代化是否已成為,且永遠是,對社會的想望。 表面上,全球化、冷戰結束、種族衝突、資訊科技增長等新現象,被某些學者當成是觀察社會發展時,採用新觀點的理由。然而當代社會大都同意,現代性有著自主決定的結構。

3本體論

長期以來,學術界對「現代性」的理解雖然眾說紛紜,但其內涵卻是相對穩定且清晰的:從歷史學角度,現代性標誌著一種斷裂和連續的統一,是連續中的斷裂;從社會學角度,現代性標誌著現代化進程中非傳統因素的積累和充填(帕森斯),乃整個社會大文化系統的躍遷;從心理學角度,現代性乃現代人對現代(時間意義上的)變異的種種體驗與認同,由此,現代性就與主體性發生了糾葛,這種糾葛為越來越多的人津津樂道,幾乎構成現代性研究的主潮,「現代性」的學理學統合法性由此內化、深化、固化;這直接導致了哲學對於現代性的概括(哲學總是認為它有資格綜合抽象其他一切學科,這給它帶來了過多的榮譽,同時也給它帶來了過多的恥辱),現代性乃現代時空下的主客互補(相互映射與接受)變異與結構。但對現代性作出自然本體論之解釋者,實在鮮見甚至未見。讓—弗朗索瓦·利奧塔所著《非人——時間漫談》一書,恰恰就作了這一努力。自然本體論與現代性,差距實在甚遠,不管何種理解,現代性總是囿於人類及其社會的。但曾有數學家告訴我,要研究貌似最簡單的整數問題,需藉助與之相距甚遠的複變函數、泛函分析等理論作為解析工具,才能透徹地理解並把握整數的本質及規律,數論由此產生。讓—弗朗索瓦·利奧塔也許也是這樣想的,於是終於有了這一本從自然本體論透析現代性的睿智的著作。
《非人》首先回歸於附魅的自然本體,儘管這是人類一種古老的自然觀,即認為自然是有靈魂的。這自然地產生於先民們依賴自然並與自然融為一體的生存方式。「天人合一」可看作是這種自然觀在東方社會的具體理念,東方神秘主義由此生成。因為東方社會近代發展的遲滯,脫離這種生存方式相當遲緩與困難,東方神秘主義由此強化。但這一點也許在未來會拯救東方甚至整個世界,雖然需將其科學理念化。西方自近代科學發展和工業革命之後,人們自信自然已成為人類索取與可駕馭的對象,自然於是完全外化為人類的對象,祛魅的自然觀成為科學精神的主潮,人類因此忘記了自身正是被其狂妄駕馭、索取對象的一部分,自然的報復於是狂怒般地呈現出來。要學會與自然和諧相處,以更新的科學理念與自然融為一體的返魅的自然觀於是產生。這一點毫無疑問啟發了利奧塔。但他並不欣賞返魅,而是在內心深處認同附魅。「我們今天要說笛卡爾式的思維中沒有物質。」(P41)「這是一種非(傳統)物質的唯物論,如果說物質真的是能量,精神是蓄聚波的話。」(P49)基於這種理解,物質具有了記憶,信息因此始終呈幾何級數擴張,終於導致整個宇宙的複雜化進程。這種指向性的複雜化進程,就是時間,時間的本質正在於此。這倒符合克勞胥斯、麥克斯韋、霍金等等大自然科學家的觀點。儘管他們並不認為這是一個負熵化的過程,充其量認為這是一個有待探討的過程。但利奧塔比他們樂觀,也因此沒有他們嚴謹。
他斷言這是一個負熵化的過程,樂觀的態度構成他思想的基礎。「宇宙負熵化的複雜化這種思潮的蘊涵之一是,它有可能給我稱之為人類自戀癖的東西帶來一次新的打擊。弗洛伊德已經列舉了三大著名打擊:人不在宇宙的中心(哥白尼);人不是第一個生命(達爾文);人不是感覺的主宰(弗洛伊德本人)。通過當代技術科學,人懂得了自己不是精神的壟斷者,就是說不是複雜化的壟斷者,雖然這種複雜化不是註定錄入(記憶於)物質的,而是可能在物質中,它在有人類之前很久就已經發生了,偶然地發生了。但這種複雜化是能夠明確地表述的。人還特別地懂得了其自身及其科學也是一種物質的複雜化。可以說,在這種複雜化中,能量本身得到反映,但人並不必然地從中獲得特權。因此,人不應該自認為是一種原因,也不是一種結果,而應該將自己看作一種可靠的轉換器,一種由其技術科學、藝術、經濟發展、文化及其帶來的新的記憶方式,即宇宙中新增加的一種複雜性支持的轉換器」。(P49—50)人自身就是附魅宇宙的一部分,因此是複雜化進程的一部分。
「根據這種看法,人的大腦和言語就表明人性是這樣一個暫時的、很不可信的徵候群(應譯作標識集合)。那麼,這就有助於認為在當代社會中被人稱為研究的發展的東西更多的是『宇宙的』複雜化過程的結果,而不是試圖發現真和實現善的人類智慧的作品,儘管這些研究和發展結果正不斷地震撼著我們的環境。」(P67)這種附魅且具有現代自然科學、科學哲學色彩的典型的現代本體論,不僅是對主客互補學說(玻爾)的延伸,甚至是對較古老的「人是自然一部分」思想的繼承。所不同的是,利奧塔認為人在其中沒有什麼特殊之處,換言之,並無需突出人的主體性地位。
上一篇[塑造]    下一篇 [英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