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理查·施特勞斯

標籤: 暫無標籤

理查·施特勞斯(RichardStrauss,1864一1949),德國著名的作曲家及指揮家。理查·施特勞斯最初是在瓦利切爾(小提琴)和宮廷指揮馬耶爾(作曲)指導下接受音樂教育的。他五歲時就開始作曲,十歲前就寫出了《節日進行曲》和《木管小夜曲》。1882年,他進慕尼黑大學學習。十六歲時寫出第一部交響曲。1885年,他中輟學業,在梅寧根任宮廷合唱隊指揮。1885年至1889年任慕尼黑歌劇院指揮,並兩次去義大利旅行。1883一年至1894年任魏瑪宮廷指揮。1894年至1898年又任慕尼里宮廷指揮。1908年至1917年為柏林歌劇院音樂總指導。此後他又先後往柏林藝術大學作曲班教授、維也納歌尉院指導。1924年,理查·施特勞斯選擇慕尼黑附近的戈爾馬什為定居處,專事音樂創作,1933年納粹根據希特勒的指示任命理查·施特勞斯為音樂局總監,戰後他受審於慕尼黑特別法庭。1949年9月8日逝世。理查·施特勞斯的作品富於生命力,充溢熱情,配器精美,手法新穎,具有較大氣派。他的創作為音樂史上的交響音樂和歌劇篇章,增添了新的一頁。

1 理查·施特勞斯 -個人簡介

理查·施特勞斯理查·施特勞斯相關書籍
理查·施特勞斯1864年6月11日出生於慕尼黑。他的父親弗朗茨·施特勞斯(FranzStrauss)是慕尼黑宮廷樂隊圓號演奏員。他4歲學鋼琴,6歲開始作曲,8歲學小提琴。1875年從邁爾學理論,但未去音樂院上學,而接受普通的教育,畢業於慕尼黑大學。16歲寫了最早的交響曲與弦樂四重奏,兩曲均於1881年在慕尼黑演出。1882年他的管樂《小夜曲》在德累斯頓演奏,由此引起彪羅注意,委託他為邁寧根管弦樂團作曲。1884年第二交響曲在紐約公演。1885年在邁寧根管弦樂團任彪羅的助理指揮,一月後繼比格之後任指揮。在樂隊里,他受第二小提琴手、音樂哲學家裡特的影響,要求「以李斯特、柏遼茲及瓦格納的作品為榜樣來表達音樂」。從此,專註於交響詩的寫作,作有《唐璜》、《堂·吉訶德》、《死與變形》、《英雄生涯》以及《家庭交響曲》等九部交響詩及其他管弦樂曲。1900年後專心於歌劇創作,寫了《莎樂美》、《埃萊克特拉》、《玫瑰騎士》等十四部歌劇。1886年離開邁寧根,訪問義大利,隨後在慕尼黑歌劇院任第三指揮。1887年在慕尼黑公演他的交響幻想曲《義大利》(AusItalien)。1889年在拜羅伊特任萊維的助理指揮,並在魏瑪歌劇院任第三指揮。交響詩《唐璜》(DonJuan)演出的成功使他成為德國最重要的青年作曲家和瓦格納理所當然的繼承人,瓦格納的遺孀對他的前程也極為關注。
理查·施特勞斯理查·施特勞斯

1894年與女高音歌唱家保利娜·德·阿娜(PaulinedeAhna)結婚,為她寫了很多歌曲,並以伴奏家身份陪伴她演出。同年第一部歌劇《貢特拉姆》(Guntram)在魏瑪演出,卻未獲成功。1894年在慕尼黑歌劇院任助理指揮,1896~98年升為總指揮。1894~95年兼任柏林愛樂樂團指揮。1895~99年間,寫出了《蒂爾惡作劇》(TillEulenspiegel)、《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AlsosprachZarathustra)《唐·吉柯德》(DonQuixote)和《英雄生涯》(EinHeldenleben)一系列的音詩,進一步證實他的才幹堪稱為管弦樂大師。1901年與1902年,第二部歌劇《火荒》(Feuersnot)分別在德累斯頓和維也納兩地上演,均獲得成功。1903年訪問英國。1904年訪問美國,《家庭交響曲》(SymphoniaDomestica)在紐約首演。歌劇《莎樂美》(Salome,1905)和《埃萊克特拉》(Elektla,1909)相繼問世,兩劇對《聖經》和古典題材的處理被認為有傷風化,從而引起世人的轟動。

他的創作以色彩艷麗、形象生動、手法新穎而著稱,常以音樂手段表現文學故事的內容和抽象的事物。他採用象徵性的主題和變奏手法對事物進行寫實性的描寫,與柏遼茲的「固定樂思」和瓦格納的「主導動機」相類似,但更為新穎和細緻入微。他被視為晚期浪漫主義音樂的代表性人物。

納粹統治時期這位大作曲家是支持希特勒政權的,戈培爾根據希特勒的指示任命理查·施特勞斯為帝國音樂局總監(即局長)。1936年8月,創作了《奧林匹克頌歌》,以迎接柏林奧運會。希特勒對他的這一合作深表滿意。戰後他受審於慕尼黑特別法庭。但沒有判刑。在西方音樂史上,一位大作曲家因世界政治問題受到公開的法律審判,這也是絕無僅有的。 以色列可沒有原諒施特勞斯。今天,他的作品仍然不許在這個國家上演。

理查·施特勞斯理查·施特勞斯作品
施特勞斯還是世界上最卓越的歌劇和交響樂指揮之一,先後擔任過慕尼黑歌劇院、柏林愛樂樂團、柏林皇家歌劇院、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等著名音樂團體的指揮,並且是瓦格納作品的權威註釋者。1949年9月8日,施特勞斯逝世於德國的加米施-帕滕基興(Garmisch-Partenkirchen)。

理查·施特勞斯的作品大都是歌劇或音詩。他的歌劇音樂不如歌劇劇詞、情節那樣吸引人,顯得有些蒼白、聲嘶力竭。浪漫主義和通俗主義藝術觀,似乎沒有在他的歌劇形式中找到一個理想的接合點。然而,他的音詩作品無論從藝術效果或藝術質量來說,都不亞於李斯特交響詩之後的其它同類樂曲。他發展了自己標題音樂中的「音樂中的詩意,音樂中的表現」,形成了自己真正的風格。理查·施特勞斯的詩歌,是十九世紀末大管弦樂隊豐富的音色、音響共同激發起作者創作靈感的詩歌、傳奇乃至哲言妥切地結合,造就了一個新的藝術奇境。在他的作品里,我們似乎聽到了一位用活生生的音樂語言來說話、作詩、繪畫的才的聲音。

2 理查·施特勞斯 -納粹統治時期


 

理查·施特勞斯 與 戈培爾(納粹宣傳部長)理查·施特勞斯 與 戈培爾(納粹宣傳部長)

    1933年11月15日,納粹在宣傳部的下面設置了一個官方機構:帝國音樂局。戈培爾根據希特勒的指示,特任命理查·施特勞斯為音樂局總監(即局長),偉大的指揮富特文格勒為音樂總指揮。

    1935年6月,施特勞斯創作了他的第Ⅱ部歌劇《沉默的女人》。這是根據著名奧地利猶太作家茨威格《後來亡命巴西並自殺》的書改寫為台本而創作的一部歌劇。因為施特勞斯同茨威格是好友,在許多地方他同情、支持茨威格。這下可激怒了希特勒的那根病態種族理論的惡神經。一道命令,摘掉了施特勞斯的帝國音樂總監的烏紗帽。理由是:「年邁」。其實是因為他同一個猶太作家合作!

      今天我們完全可以想象得到施特勞斯當時的尷尬和複雜心境!他一生不善於同政治打交道,可政治偏偏要找到他。早在20世紀初,施特勞斯的天才和偉大成就便被德國皇帝看中並利用。他被任命為威廉皇家音樂總監。他為德國軍國主義譜寫過許多曲子:專為普魯士軍隊閱兵用的四首進行曲;士兵的合唱……都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於1909年創作的。
     1933年6月,義大利指揮托斯卡尼尼為了抗議納粹大肆迫害猶太音樂家,公開拒絕赴德擔任拜羅特瓦格納音樂節指揮,博得了全世界的敬佩。那麼留下的這個空席由誰來填呢?希特勒德國將會怎麼辦?隨便讓個二三流的指揮登台顯然會丟新德國的臉。

     文明世界在密切注意究竟由誰來接替托斯卡尼尼的指揮棒?居然是德高望重的施特勞斯!這使世界樂壇吃驚不小。人們認為,這是施特勞斯支持希特勒獨裁政權的信號和採取的行動。托斯卡尼尼的精神世界突然受到了一次沉重的、非常痛苦的打擊。後來,他遇見過施特勞斯。關於施特勞斯,托斯卡尼尼有句名言:在作曲家施特勞斯面前,我要脫帽,在作為一個人的施特勞斯面前,我要重新把帽子戴上。

在柏林舉行的德國作曲家大會上 理查德施特勞斯發表演說(1934年2月18日)在柏林舉行的德國作曲家大會上 理查德施特勞斯發表演說(1934年2月18日)



大藝術家很難適應複雜的政治環境。施特勞斯就是這樣。如他新創作的歌劇《沉默的女人》,他是堅決站在猶太朋友茨威格的一邊。以至於茨威格說道:「他在我面前表現出來的全是友好的情誼、正直和勇氣。」1935年6月,《沉默的女人》在德累斯頓首演。演出前,施特勞斯住旅館,突然想到要看看海報清樣。當他看到上面刪除了茨威格的名字,他立即憤慨了。他拿起筆,加進了茨威格的名字(原來底稿上有茨威格的名字,後來被蓋世太保偷偷刪掉了)。施特勞斯當即聲稱,除非貼出去的海報重新把茨威格的名字印上,否則他不會參加首次公演。 蓋世太保知道事關重大,立即直接向希特勒報告。
最高當局開了一連串的緊急會,權衡結果,希特勒只好撤消原計劃,他和戈培爾都不出席首場公演。希特勒召見施特勞斯,說他將破例允許歌劇上演,儘管它違背新德國的法律。那天音樂晚會,有許多衝鋒隊員坐在那裡。後來的報復是:從此以後全德國禁止上演歌劇《沉默的女人》。一部音樂作品竟成了一個重大政治事件,這便是希特勒同藝術的一層最本質的關係!!!全德國禁演《沉默的女人》一事,對施特勞斯無疑是個很大的打擊。

關於這部歌劇的首演,他熱情地(當然冒著一定的危險)寫信給茨威格:「你的腳本是完美無缺的,它是寫給21世紀的。」下面的內容便是對希特勒審美標準的不滿,尤其是對種族標準。施特勞斯繼續寫道:「你能想象莫扎特以雅利安人種的方式,事先經過慎重考慮,再去創作的嗎?對於我,只有兩類人:有才華的和沒有才華的。在我看來,只有普通老百姓成了台下的聽眾,他們才是最高的評判者。至於這些聽眾是中國人,還是巴伐利亞人,紐西蘭人或柏林人,都是無關緊要的。重要的是這些劇場中的聽眾是不是對演出的作品給予高度的評價。」(蓋世太保截獲了這封信,並轉交給了希特勒,希特勒大怒。)在當時,寫這樣的信寄往國外是要有勇氣的。書信的矛頭直指希特勒的反猶政策。從此,希特勒和施特勞斯的關係變得緊張起來。
施特勞斯始終留在第三帝國。他同希特勒的關係時好時壞,時冷時熱。應該承認,1935年6月以前,這位大作曲家還是支持希特勒政權的。比如1934年夏天,他在拜羅伊特指揮了瓦格納的《帕西發爾》。當時希特勒正坐在觀眾席上,兩眼炯炯發光。幕落,希特勒跑去後台同施特勞斯握手,問及他有什麼要求,以示「元首」的關懷。

理查·施特勞斯 在 1936年柏林奧運會上理查·施特勞斯 在 1936年柏林奧運會上

1936年8月,施特勞斯創作了《奧林匹克頌歌》,以迎接柏林奧運會。希特勒對作曲家的這一合作深表滿意。
1943年4月30日,美軍攻佔他的家鄉加米施。少校海爾去敲他的大門。年邁的老人出來用顫抖的手將門打開:「我正是理查·施特勞斯,《玫瑰騎士》的作曲家!」

然後施特勞斯便被美軍護送到瑞士。他被收容審查,因為他曾經一度是納粹德國的高級文化官員——音樂總監。後來他又受審於慕尼黑特別法庭。當然沒有判刑,要反省自己的道德和良心罪責。
1945-1949這最後四五年,施特勞斯的生命是痛苦的、黑暗的、悲慘的。他的祖國已成了一片廢墟,他自己的精神世界也是一堆瓦礫,一堆正在冒煙的瓦礫。

在西方音樂史上,一位大作曲家因世界政治問題受到公開的法律審判,這也是絕無僅有的。 在巴伐利亞,今天四五十歲的一代德國人都不太會唱古老的德國民歌?有許多民歌在國外流行,而他們反而不知道。其中有個原因,二戰後有段時期德國人深刻進行反省,結果把德意志民族的一切(包括古老民歌)都看成是戰爭的罪惡根源。因為「嬌枉過正」,造成兩代人的「古老德國民歌空白」。

以色列可沒有原諒施特勞斯。今天,他的作品仍然不許在這個國家上演。





3 理查·施特勞斯 -個人作品

理查·施特勞斯理查·施特勞斯
歌 劇:《莎樂美》、《玫瑰騎士》、《埃萊克特拉》
交響曲:《家庭交響曲》、《阿爾卑斯山交響曲》
交響詩:《麥克白》、《唐璜》、《死與凈化》、《蒂爾惡作劇》、《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唐·吉訶德》、《英雄生涯》
配 樂:《阿里阿德涅在納克索斯》
歌 曲:《最後的四首歌》

4 理查·施特勞斯 -代表作

理查·施特勞斯理查·施特勞斯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交響詩,作於1896年,當年初演於德國的法蘭克福,是他最為著名的交響詩,這部作品是根據尼採的同名作品自由創作。理查·施特勞斯這樣解說:「我的意圖並非是寫哲學性音樂,也不打算用音樂來描繪尼採的偉大著作,我的想法是以音樂為手段來表達人類的發展這一思想,從人類的起源,通過各個不同的發展階段,宗教的和科學的,直到尼采關於超人的想法。」查拉圖斯特拉即瑣羅亞斯德(約公元前七世紀至公元前六世紀),古代波斯宗教改革者,瑣羅亞斯德教的創始人。

在這部作品首演的節目單中,施特勞斯自己撰寫的說明是:「第一樂章:日出,人類感覺到上帝的威力,但人類仍然在渴望,他陷入激情(第二樂章),心神不寧。他轉向科學,試圖用一首賦格(第三樂章)來解答人生的問題,然而徒勞無益。接著響起了悅耳的舞曲曲調,他變成了個別的人,他的靈魂直上雲霄,而世界在他之下深深下沉。」這部作品在引子《日出》之後,包括連續不斷的八段,各用一個尼采原著中的章節標題:1.來世之人,2.渴望,3.歡樂與激情。4.輓歌,5.學術,6.康復,7.舞曲,8.夢遊者之歌。

5 理查·施特勞斯 -個人軼事

理查·施特勞斯理查·施特勞斯
鉛華退盡的終曲之歌

作曲家理查·施特勞斯與大多數作曲家的人生之旅是不同的。他的前半生可以說是享盡了功成名就、高官厚祿的榮華富貴生活。然而,隨著硝煙的散盡,他的一切名利轉眼化為煙雲。風燭殘年的理查·施特勞斯面對不可逆轉的現實,坦然地選擇了淡泊與孤寂。二戰後幾年,他與他的妻子安娜一直隱居於加米施別墅,過著閑雲隱士般的生活。恰在這時,他讀到了艾森朵夫的詩《薄暮時分》。他感於詩中的語句,回顧起往日盛景,滄海桑田,不勝唏噓,一時樂思如泉湧。幾經雕琢,他在生命終結的前兩年,完成了《在夕陽中》、《春天》、《九月》、《入睡》四首歌曲。這幾首歌,完全洗盡了往日技法的浮華,顯露出純真的自我。如果說60年前,他創作的《死與凈化》是一襲華美的空洞之作,那麼這四首終曲之歌,則是《死與凈化》的內涵所在。這四首歌,不僅為他自己的生命畫下圓滿的休止符,也為浪漫派藝術歌曲畫上了美麗的句號。

6 理查·施特勞斯 -個人評價

理查·施特勞斯理查·施特勞斯作品
理查·施特勞斯享有作曲家兼指揮家雙重巨大聲譽。他是一位從19世紀至20世紀罕見的跨世紀的德國多產作曲家,幾乎所有的音樂體裁他都涉獵過。但以其標題性的交響音樂和歌劇創作影響最大。他的交響作品,顯示了高超的作曲技術:完美的結構、大膽新穎的創作構思和色彩斑斕的配器風格。他使用對位技術具有很高的天賦,因此所有作品都很複雜,聲部相互交織,評論家批評他的音樂是「音符的紡織,是為紡織而紡織」。在這些作品中還體現了當時風靡於歐洲的、「世紀末」的哲學觀點,以及當時極端複雜矛盾的思想感情。

他寫的十五部歌劇雖然充滿瘋狂、頹廢的思想內容,但因其精湛的創作技藝、完美的音樂形象而有一半被列為各歌劇院經常演出的劇目。這些歌劇對發揮聲樂尤其各種女聲的魅力,提供了極好的場所。他還寫過許多第一流的歌曲,這些歌曲把旋律和歌詞的表情因素完美地交融在一起,其風格集中體現的是富有對話式旋律的宣敘調。他最後寫的供女高音與樂隊用的四首終曲之歌,為浪漫主義藝術歌曲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

7 理查·施特勞斯 -個人經典

理查·施特勞斯《莎樂美》
麥爾菲苔諾、特菲爾演唱
多納伊指揮維也納愛樂樂團
《莎樂美》是理查·施特勞斯歌劇作品的巔峰之作,1995年3月,英國德卡公司出品的這套由多納伊指揮維也納愛樂樂團錄製的《莎樂美》新版唱片,是繼卡拉揚與維也納愛樂(EMI7493582)、伯姆與維也納愛樂(DG072209-1)、索爾蒂與維也納愛樂(Decca414414-2)后的又一次大製作。面對眾多名版,要想在演繹上有所新的立意和突破,是需要有絕對的膽量、勇氣與深厚的藝術功力。指揮家多納伊早在1974年就曾於英國科文特花園皇家歌劇院執棒上演過這部歌劇,但當時觀眾的反應卻很一般。因此當時也就沒有考慮將其錄製。1992年在聖弗朗切斯卡、1993年在薩爾茨堡音樂節多納伊與維也納愛樂樂團合作再次演出了此劇,反響頗為熱烈。於是德卡公司便以原班人馬,出色的歌唱和整齊的陣容灌制唱片出版發行。這次的迪卡版,多納伊在錄音中啟用了近年來活躍在世界歌劇舞台上的新秀麥爾菲苔諾和特菲爾分別飾演莎樂美與先知約翰。因而在樂評界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儘管錄音前懷疑的議論多於信任,但當唱片出品后,聆聽者又都無不慨嘆兩位新秀確實是身手不凡。

理查·施特勞斯理查·施特勞斯作品
理查·施特勞斯《玫瑰騎士》
卡拉揚指揮柏林交響樂團
歌劇《玫瑰騎士》是由德國作家霍夫曼斯塔爾撰寫腳本,理查·施特勞斯作曲的一部三幕喜歌劇,1911年1月26日在德累斯頓歌劇院首演。《玫瑰騎士》是理查·施特勞斯歌劇創作中的重要作品之一。德國DG唱片公司於20世紀80年代錄製的這套《玫瑰騎士》被譽為是卡拉揚最後的一套唱片,因為卡拉揚一生曾無數次地指揮排演過該劇,所以說這次的錄音也是卡拉揚畢生心血的結晶。理查·施特勞斯的這部歌劇需要近3個小時才能演奏完,總譜長達519頁。儘管他不是世界上最長的歌劇,但是從樂譜和聲的紛繁變化和戲劇情節的曲折複雜程度上看,卻是難度最大的歌劇之一。就是這樣一部音樂巨作,卡拉揚在錄音時全部都是背譜指揮。為了使這次錄音更為精彩,卡拉揚彙集了當今世界上最具天賦和最有才華的一批歌唱家出演此劇,用卡拉揚自己的話說,他是用了65年的心血才使得《玫瑰騎士》達到今天這個水平。

理查·施特勞斯《死與凈化》
卡拉揚指揮柏林愛樂樂團
交響詩《死與凈化》作於1889-1890年。這部作品的創作受瓦格納的《特里斯坦與伊索爾德》的影響,這部作品的兩個音樂會選段是前奏曲與《情死》,瓦格納指揮時曾稱它們為《死與凈化》。理查·施特勞斯說描寫一個追求崇高理想的人,可能是一位藝術家的最終彌留時刻。這張唱片,還收錄了理查·施特勞斯的交響詩《變形》,卡拉揚的詮釋,充滿了戲劇性的張力,在精確的節奏、力度的烘托下更顯露出樂曲獨特的個性,被《企鵝唱片指南》評為三星帶花名片。另外,日本《唱片藝術》評福爾特溫格勒指揮維也納愛樂樂團的演錄版為最佳名片。

理查·施特勞斯《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卡拉揚指揮柏林愛樂樂團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作於1896年,是理查·施特勞斯最著名的交響詩。他曾這樣解釋這部作品:「我的意圖並非是寫哲學性音樂,也不打算用音樂來描繪尼採的偉大著作,我的想法是以音樂為手段來表達人類的發展這一思想,從人類的起源,通過各個不同的發展階段,宗教的和科學的,直到尼採的關於超人的想法。」卡拉揚的這個版本,臨場感非常好,音場寬闊,動態效果傑出,被《企鵝唱片指南》評為三星帶花名片,也被日本《唱片藝術》評為最佳名片。另外,萊納指揮芝加哥交響樂團的演錄版是RCA製作的首張發燒原聲天碟,稱為音場、動態、聲像、定位、空氣、低頻等效果均達到發燒級。

理查·施特勞斯理查·施特勞斯作品
理查·施特勞斯 《蒂爾·艾倫施皮格爾的惡作劇》
卡拉揚指揮柏林愛樂樂團
交響詩《蒂爾·艾倫施皮格爾的惡作劇》作於1894-1895年,根據小說《蒂爾·艾倫施皮格爾在布倫瑞克》寫成。此書在歐洲非常流行,作者不詳。卡拉揚處理指揮演錄的這版CD,充滿幽默與機智,表現得非常細膩與生動,被日本《唱片藝術》評為最佳名片,同時還被《企鵝唱片指南》評為三星帶花名片。另外,肯佩指揮柏林愛樂樂團的演錄版也很不錯,值得一聽。

理查·施特勞斯《變形》
卡拉揚指揮柏林愛樂樂團
交響詩《變形》作於1945年,手稿上有「哀悼慕尼黑」的字樣。二戰中法蘭克福歌德故居被毀,理查·施特勞斯為此曾一度精神失常。此曲表現的是對這一瞬間的回憶,結尾段引用了貝多芬《英雄交響曲》中的葬禮進行曲,它哀悼的是美麗的德累斯頓-魏瑪-慕尼黑。這部作品為23件弦樂器(10把小提琴,5把中提琴,5把大提琴,3把低音提琴)而作,每件樂器都有自己的聲部,是一部較為沉鬱的作品。卡拉揚在80年代指揮演錄的這版CD,以更激烈的情感和速度白熱化地再現了《變形》的風采,被《企鵝唱片指南》評為三星帶花名片,唱片上另有交響詩《死與凈化》。這個曲目另外的版本,可考慮普萊文指揮維也納愛樂樂團的演錄版。

8 理查·施特勞斯 -相關條目

阿爾圖羅·托斯卡尼尼
阿諾爾德·勛伯格
埃克托·柏遼茲
安東·魯賓斯坦
本傑明·布里頓
彼得·柴科夫斯基
弗拉基米爾·阿什肯納齊
弗拉基米爾·霍洛維茨
古斯塔夫·馬勒

9 理查·施特勞斯 -參考資料

http://www.hongen.com/art/gdyy/bmrhc/gb530.htm

http://www.lotour.com/snapshot/2005-1-23/snapshot_12004.shtml

http://61.142.114.242/music/ZQJ/RICHAR.HTM

http://edu.21cnmc.com/NewsInfo.aspx?id=565&zid=158&sid=165

上一篇[博多爾]    下一篇 [博塔哈]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