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中國古代思想家關於歷史哲學的範疇。王夫之用以說明歷史發展的規律和趨勢。唐代劉知幾曾提出:「古今不同,勢使之然」;柳宗元認為分封制的興廢取決於歷史之「勢」,初步形成概括歷史發展趨向的「勢」概念。朱熹等也以「理勢之當然」說明「天理」對社會歷史的支配作用。王夫之繼承和發展這些先行思想,首次把「勢」與「理」對舉作為歷史觀的中心範疇。

1 理與勢 -理與勢

 

2 理與勢 -正文

 
  在王夫之的歷史觀中,「勢」標誌歷史發展的客觀趨向。「理」與「勢」相對舉,則標誌歷史客觀進程中所表現的規律性。他認為,現實的歷史進程,其「勢之必然」就體現了「理之當然」,「理勢不可以兩截溝分」,兩者是相成互涵的。
  王夫之認為,對理勢相成的關係可作兩方面分析:一方面,合理必然成勢。他指出:「理當然而然,則成乎勢矣」,「迨己得理,則自然成勢」,「勢之順者,即理之當然者也」。這就是說,人們的歷史活動形成了歷史的現實過程,歷史的必然規律也就體現在人們的歷史活動之中。例如,周文王「以百里而興」,宋太祖「統一天下」,他們的成功,正體現了「得理自然成勢」的歷史規律。另一方面,順勢自然合理。王夫之認為:「只在勢之必然處見理」,「勢既然而不得不然,則即此為理矣」,「時異而勢異,勢異而理亦異矣」。由此他說明,凡是現實的趨勢,總有其一定的合理性。歷史的必然之勢所表現的客觀規律性,並不以歷史人物的主觀意願為轉移。如秦始皇「以私天下之心而罷侯置守」,「郡縣之制垂二千年而弗能改」,表明了「勢之所趨,豈非理而能然哉?」又如曹操以權謀武力統一北中國,「乘勢以處乎尊」,似乎「非理」,但從旁曠觀,在當時的條件下曹操能「以戢其糜爛鼎沸之毒」,因而也是「合理」的。
  王夫之進一步把兩方面綜合起來,估計到理有「順逆」、事有「可否」等複雜情況,提出「理勢相成」的觀點,說:「順逆者理也,理所制者道也。可否者事也,事以成者勢也。以其順成其可,以其逆成其否,理成勢者也。循其可則順,用其否則逆,勢成理者也。」這裡,「順」指合理;「可」指可能。一定時期人們可以「順理」或「逆理」而行,順理而形成可行之勢,逆理而造成行不通之勢,這就是「理成勢」。反之,「勢」已形成,只得循之而行,「循其可」就合乎理,「用其否」就逆乎理,這就是「勢成理」。王夫之這種分析、考察,力圖全面闡明歷史是一個合規律的現實過程。
  由王夫之集其大成的「理勢相成」的歷史觀,拋棄了以往的神學史觀和天理史觀,達到了古代樸素形態的歷史辯證法的最高成就。這種「理勢相成」的歷史觀肯定歷史發展有其內在的必然性,但對這種必然性沒能作出充分的證明,未能擺脫唯心史觀的根本局限。

 

3 理與勢 -配圖

 

4 理與勢 -相關連接

上一篇[保羅·蘭伯特]    下一篇 [尊古卑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