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嵇康

嵇康的《琴賦》有一千九百餘字,另有賦首的序及賦未的亂。此賦開始是描寫樂器所生的環境:敘述椅梧生於崇山峻岭,吸取了天地純一之氣及日月精華。在《琴賦》的首段,即以寫地之勝,來烘托出椅梧的珍貴,即指出了琴的珍貴。

1基本信息

【名稱】《琴賦》
【年代】三國
【作者】嵇康
【體裁】賦

2作品原文

賦(並序)
余少好音聲,長而玩之。以為物有盛衰,而此無變;滋味有厭,而此不倦。可以導養神氣,宣和情志。處窮獨而不悶者,莫近於音聲也。是故復之而不足,則吟詠以肆志;吟詠之不足,則寄言以廣意。然八音之器,歌舞之象,歷世才士,並為之賦頌。其體制風流,莫不相襲。稱其才幹,則以危苦為上;賦其聲音,則以悲哀為主;美其感化,則以垂涕為貴。麗則麗矣,然未盡其理也。推其所由,似原不解音聲;覽其旨趣,亦未達禮樂之情也。眾器之中,琴德最優。故綴敘所懷,以為之賦。
其辭曰:
惟椅梧之所生兮,托峻岳之崇岡。披重壤以誕載兮,參辰極而高驤。含天地之醇和兮,吸日月之休光。郁紛紜以獨茂兮。飛英蕤於昊蒼。夕納景於吁虞淵兮,旦晞干於九陽。經千載以待價兮,寂神跱而永康。且其山川形勢,則盤紆隱深,磪嵬岑嵓。亘嶺巉岩,岞崿嶇崟。丹崖嶮巇,青壁萬尋。若乃重巘增起,偃蹇雲覆。邈隆崇以極壯,崛巍巍而特秀。蒸靈液以播雲,據神淵而吐溜。爾乃顛波奔突,狂赴爭流。觸岩抵隈,郁怒彪休。洶湧騰薄,奮沫揚濤。瀄汩澎湃,蜿蟺相糾。放肆大川,濟乎中州。安回徐邁,寂爾長浮。澹乎洋洋,縈抱山丘。詳觀其區土之所產毓,奧宇之所寶殖,珍怪琅玕,瑤瑾翕赩,叢集累積,奐衍於其側。若乃春蘭被其東,沙棠殖其西。涓子宅其陽,玉醴涌其前。玄雲蔭其上,翔鸞集其巔。清露潤其膚,惠風流其間。竦肅肅以靜謐,密微微其清閑。夫所以經營其左右者,固以自然神麗,而足思願愛樂矣。
於是遁世之士,榮期綺季之疇,乃相與登飛梁,越幽壑,援瓊枝,陟峻崿,以游乎其下。周旋永望,邈若凌飛,邪睨崑崙,俯闞海湄。指蒼梧之迢遞,臨回江之威夷。悟時俗之多累,仰箕山之餘輝。羨斯岳之弘敞,心慷慨以忘歸。情舒放而遠覽,接軒轅之遺音。慕老童於騩隅,欽泰容之高吟。顧茲梧而興慮,思假物以托心。乃斫孫枝,准量所任。至人攄思,製為雅琴。乃使離子督墨,匠石奮斤,夔襄薦法,般倕騁神。鎪會裛廁,朗密調均。華繪雕琢,布藻垂文。錯以犀象,籍以翠綠。弦以園客之絲,徽以鐘山之玉。爰有龍鳳之象,古人之形。伯牙揮手,鍾期聽聲。華容灼爚,發采揚明,何其麗也!伶倫比律,田連操張。進御君子,新聲憀亮,何其偉也!
及其初調,則角羽俱起,宮征相證,參發並趣,上下累應。踸踔磥硌,美聲將興,固以和昶而足耽矣。爾乃理正聲,奏妙曲,揚白雪,發清角。紛淋浪以流離,奐淫衍而優渥。粲奕奕而高逝,馳岌岌以相屬。沛騰遌而競趣,翕韡曄而繁縟。狀若崇山,又象流波。浩兮湯湯,郁兮峨峨。怫煩冤,紆餘婆娑。陵縱播逸,霍濩紛葩。檢容授節,應變合度。兢名擅業,安軌徐步。洋洋習習,聲烈遐布。含顯媚以送終,飄餘響乎泰素。
若乃高軒飛觀,廣夏閑房,冬夜肅清,朗月垂光,新衣翠粲,纓徽流芳。於是器冷弦調,心閑手敏。觸(媲去女加提手邊旁)如志,唯意所擬。初涉淥水,中奏清征。雅昶唐堯,終詠微子。寬明弘潤,優遊躇跱。拊弦安歌,新聲代起。歌曰:「凌扶搖兮憩瀛洲,要列子兮為好仇。餐沆瀣兮帶朝霞,眇翩翩兮薄天游。齊萬物兮超自得,委性命兮任去留。激清響以赴會,何弦歌之綢繆。」於是曲引向闌,眾音將歇,改韻易調,奇弄乃發。揚和顏,攘皓腕。飛纖指以馳騖,紛(澀去掉三點水加單人旁)譶以流漫。或徘徊顧慕,擁鬱抑按,盤桓毓養,從容秘玩。闥爾奮逸,風駭雲亂。牢落凌厲,布濩半散。豐融披離,斐韡奐爛。英聲發越,采采粲粲。或間聲錯糅,狀若詭赴。雙美並進,駢馳翼驅。初若將乖,后卒同趣。或曲而不屈,直而不倨。或相凌而不亂,或相離而不殊。時劫掎以慷慨,或怨(齇去皮在左邊加女)而躊躇。忽飄颻以輕邁,乍留聯而扶疏。或參譚繁促,(左示字旁右復)疊攢仄。縱橫駱驛,奔遁相逼。拊嗟累贊,間不容息。瑰艷奇偉,殫不可識。若乃閑舒都雅,洪纖有宜。清和條昶,案衍陸離。穆溫柔以怡懌,婉順敘而委蛇。或乘險投會,邀隙趨危。譻若離鵾鳴清池,翼若游鴻翔層崖。紛文斐尾,慊縿離纚。微風餘音,靡靡猗猗。或摟批攦捋,縹繚潎冽。輕行浮彈,明嫿(左目右祭)慧。疾而不速,留而不滯。翩綿飄邈,微音迅逝。遠而聽之,若鸞鳳和鳴戲雲中;迫而察之,若眾葩敷榮曜春風。既豐贍以多姿,又善始而令終。嗟姣妙以弘麗,何變態之無窮!
若夫三春之初,麗服以時。乃攜友生,以遨以嬉。涉蘭圃,登重基,背長林,翳華芝,臨清流,賦新詩。嘉魚龍之逸豫,樂百卉之榮滋。理重華之遺操,慨遠慕而長思。
若乃華堂曲宴,密友近賓,蘭餚兼御,旨酒清醇。進南荊,發西秦,紹陵陽,度巴人。變用雜而並起,竦眾聽而駭神。料殊功而比操,豈笙籥之能倫?
若次其曲引所宜,則廣陵止息,東武太山。飛龍鹿鳴,鵾雞游弦。更唱迭奏,聲若自然。流楚窈窕,懲躁雪煩。下逮謠俗,蔡氏五曲,王昭楚妃,千里別鶴。猶有一切,承間簉乏,亦有可觀者焉。
然非夫曠遠者,不能與之嬉遊;非夫淵靜者,不能與之閑止;非夫放達者,不能與之無(希去布加厷);非夫至精者,不能與之析理也。若論其體勢,詳其風聲,器和故響逸,張急故聲清,間遼故音庳,弦長故徽鳴。性潔靜以端理,含至德之和平。誠可以感盪心志,而發泄幽情矣!是故懷戚者聞之,莫不憯懍慘凄,愀愴傷心,含哀懊咿,不能自禁。其康樂者聞之,則欨愉歡釋,抃舞踴溢,留連瀾漫,嗢噱終日。若和平者聽之,則怡養悅愉,淑穆玄真,恬虛樂古,棄事遺身。是以伯夷以之廉,顏回以之仁,比干以之忠,尾生以之信,惠施以之辯給,萬石以之訥慎。其餘觸類而長,所致非一,同歸殊途。或文或質,總中和以統物,咸日用而不失。其感人動物,蓋亦弘矣。
於時也,金石寢聲,匏竹屏氣,王豹輟謳,狄牙喪味。天吳踴躍於重淵,王喬披雲而下墜。舞鸑鷟於庭階,游女飄焉而來萃。感天地以致和,況蚑行之眾類。嘉斯器之懿茂,詠茲文以自慰。永服御而不厭,信古今之所貴。
亂曰:愔愔琴德,不可測兮;體清心遠,邈難極兮;良質美手,遇今世兮;紛綸翕響,冠眾藝兮;識音者希,孰能珍兮;能盡雅琴,唯至人兮!

3作品鑒賞

枝葉茂盛,其花飛於上天。夕則與日同沒於虞淵之處,朝別暴其身於九天之涯。椅梧雖歷經千載,仍待價而沽,雖不見售,猶孤寂執守,樂天俟命。椅梧所生長的地方,群峰高而多,遠望高大雄偉,仰視則巍然秀出,府視則雲氣四布,神淵吐其流水,有狂濤奔騰咆哮,也有寂靜無聲,掙擁山丘之明顯對比。在這個地方盛產寶玉,清露滋潤,惠風吹拂,靜謐清閑,呈現了自然神麗的幽靜,令人羨慕喜樂。
在第二段敘述了制琴的始末及其音聲。先是敘述隱士慕此自然神麗之佳境而來游,眺望四周之景,山之峻偉,海之遼闊,皆足以洗滌浴慮,遂生長許由,長隱山林之志。這種因景生情,遙慕古人之遺音,目睹此山之格,思藉物以托志,於是就取此格以制琴。從這裡看來,琴音就是隱士之心聲,而隱士之心聲也就是嵇康的心聲。接下來敘述了制琴的過程,為強調此琴之不凡,到了幾位傳說中的名匠樂師參與了制琴的工作。琴音調和均勻,琴身雕滿花紋,鑲嵌了象牙、翡翠等名貴的寶玉。接著敘述初調琴音之時,各種音調此唱彼和,高低相應,發出共鳴之聲,在演奏白雲、清角等曲時,或紛紜如山泉之淋浪流離,或渙散如沼澤之漫衍滋潤,或鮮明如禽鳥之高飛,或賓士如駿馬之相追,或滂沛騰躍而爭流,或收斂明盛而繁細。以崇山、流波來形容琴音,且巧妙暗寓「伯牙鼓琴,志在登高。種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種子期曰:「洋洋兮若江河。」的典故,以添聯想之情趣。琴音有時郁滯如煩寬愁苦,有時開朗而舒展婆娑。琴音之四散播成,如水之霍濩而出,如花之紛葩盛開。琴音有時如斂容持節之官吏,變化有節,有時如功成業就之大員,舒徐不迫。琴音廣大和舒,甚以明媚之聲結束,而其餘音仍飄蕩於空中。
在第三段中,敘述了女子之彈琴處處有閨中女子之衣香鬢影、如子彈琴得心應手所奏之淥水、清征、雅暢、微子等諸曲,聲音寬和明朗,弘大潤澤,從容自得。撫弦而歌,新調迭出。接著是敘述了歌辭的內容,實際上是稽康的心聲,在這段歌辭中充滿了遊仙的思想及莊子齊萬物,一死生之思想。當樂曲要結束,而眾音將歇之時,改彈妙曲,引起了另一高潮。美人和悅之顏色與潔白之手,使得佳人妙曲相得益彰,接著是摹擬了彈琴的情況與琴音之多,琴音之離合,始則高下相雜糅,其狀似背道而馳,實則兩種不同之優美聲音同行,如雙馬並馳,比翼雙飛,終於同其歸趨。琴音有時相互漫駕而不亂,有時相互離異而不絕,有時偏激而慷慨,有時怨妒然不忍遠去。忽然飄然而輕快,忽然留連而四布,有時繁密急促,駱驛不絕。聽琴者拊掌讚歎,音聲之美令人無法喘息,琴音之美妙奇特,實記不勝記。在在這段中敘述了女子彈琴的出神入化,而其摹寫琴音之各種變化,以「巧構形似」來形容還無法盡意。
在第四段中,開始是形容琴音的各種變化,舒緩雅麗之琴音,大小得宜,清和條暢,參差有致。優美婉轉有序,委而自得,琴音有時乘空而高翔,其聲如離鶗悲鳴清池,又如游鴻飛翔於層崖之上。在文章中以寫 鴻的毛文手之美,兼喻琴音之美。接下來敘述了四種不同之指法彈出糾纏相激之音聲,疾徐中節,微音迅速消逝。彈琴女子明靜聰察,與優美之琴音相得益彰。琴音在遠近有不同之感覺,多彩多姿。
第五段敘述初春之時,若合時之麗服,與友明遊山玩水、賦詩彈琴之趣。
第六段開始,敘述華堂置酒聽曲之宴會,演奏南荊、西秦、陵陽、巴人等樂曲,正變相雜,聽者驚奇。而諸樂器以琴之功能最佳,非笙龠等可與匹放也。接著談到了琴所宜奏之曲,上自廣陵,止息等,下至蔡氏五曲等俗謠及承乏所奏之雜曲,皆有足觀者。琴曲雖多,苟非曠遠、淵靜、放達之士,實無法與之周旋居處而悟琴苗之妙。苟非至精之人,亦無法究明琴音之理。嵇康在這裡提到的曠遠、淵拜等之士,是嵇康心目中之理想人物,也是當時名士之典型,嵇康在此的幾句話,是有自喻的成份。  
第七段則是詳論琴的體勢風聲及其感人動物之深。琴身各部調和,故聲調高越。琴弦張緊,故聲音響亮。弦間距離遠,故發聲短促。琴弦長故有泛音。由於琴有潔靜端理之性,和平之至德,故能感動人心,導引人情。文章列舉伯夷、顏回、比干、尾生、惠施、萬石等,皆談琴聲之感化而完咸其廉、仁、忠、信、辯結、訥慎之德行。琴合於大逆以理萬物,可終日用之也。在這段中,嵇康主張音聲本身並無哀樂之情,例如先有康樂之心,則聞琴聲而歡愉,哀樂是在乎人心之固有,並不是聲音本身有哀樂。最後一段,讚美琴為樂器中之最珍貴的。彈琴時,金石匏竹諸樂器皆摒棄不用,善謳之王豹不敢出聲,善非辨五味的狄牙喪失了辨味能力,天吳、王喬等神仙亦因聞琴音而從深淵躍出,雲中墜落。讚美琴器之可貴,併兼敘作賦之動機。  
在結束的「亂」段,詠嘆和悅之琴德,無法探其深廣。其體則清明,其心則曠遠。其高邈實難企及也。優良之質性,得遇今世之美手,何其幸也。琴具備各種音質,為群樂之首,惜知音則少,不知珍惜,唯有至人能深究雅琴之理也。
嵇康在《琴賦》中從琴器之用材、至巧匠之制琴,琴的外在文余刻繪、琴的演奏情狀、琴曲的音樂發展,風格特色,以及琴曲之美感等,多方面地描述了琴整體之美,包括了琴的審美主體之形成、琴之美感功能、琴器自身之構造美等等,這種整體多元之美學界定,是從老莊之自然哲學所發展出來的琴美學,是由琴的審美活動來宣揚人的獨立、自由之本質。不同於阮籍的《樂論》的琴觀,可以說中國琴學理論離開了審美藝術的史前期,而邁向了審美與藝術的新的里程埤,從政治、宗教與倫理的附庸地位靜脫出來,走向審美與藝術的自覺之路。

4作者簡介

嵇康像

  嵇康像

嵇康
(223-263)三國時魏末文學家、思想家與音樂家,魏晉玄學的代表人物之一。「竹林七賢」之一。善於音律,創作有《長清》《短清》《長側》《短側》,合稱「嵇氏四弄」,與東漢的「蔡氏五弄」合稱「九弄」。其留下的「廣陵絕響」的典故被後世傳為佳話,《廣陵散》更是成為十大古琴曲之一。文學創作主要是詩歌和散文。詩今存50餘首,以四言詩為多,佔一半以上。散文《聲無哀樂論》《與山巨源絕交書》《琴賦》《養生論》等是千秋相傳的名篇。《隋書·經籍志》著錄有集13卷,已散失,僅存10卷本;明人刻有《嵇中散集》;魯迅輯校《嵇康集》,收入《魯迅全集》中。
上一篇[啟予]    下一篇 [弋不射宿]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