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琵琶行並序,白居易作品,這是唐詩中寫音樂的名篇,與李頎《聽董大彈胡笳弄兼寄語房給事》、李白《聽蜀僧濬彈琴》、韓愈《聽穎師彈琴》、李賀《李憑箜篌引》等並受後人關注。此詩之音樂描寫、人物形象、語言詞藻,均優美動人,又情深意切,故頗能引起讀者共鳴。

1 琵琶行並序 -介紹

琵琶行並序琵琶行並序

作者:白居易

元和十年,予左遷九江郡司馬2。明年3秋,送客湓浦口4。聞舟中夜彈琵琶者,聽其音,錚錚然有京都

聲。問其人,本長安娼女,嘗學琵琶於穆、曹二善才5。年長色衰,委身為賈人6婦。遂命酒7,使快彈8數曲。

曲罷憫然,自敘少小時歡樂事,今漂淪憔悴,轉徙於江湖間。予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覺有

遷謫意。因為長句,歌以贈之。凡六百一十二言9,命曰《琵琶行》。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10。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弦11。

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忽聞水上琵琶聲,主人忘歸客不發。

尋聲暗問彈者誰,琵琶聲停欲語遲12。移船相近邀相見,添酒回燈重開宴。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轉軸撥弦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

弦弦掩抑聲聲思13,似訴平生不得志。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限事。

輕攏慢捻抹復挑,初為《霓裳》后《六幺》14。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15。

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16。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難17。

冰泉冷澀弦凝絕,凝絕不通聲漸歇18。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

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19。曲終收撥當心畫,四弦一聲如裂帛20。

東船西舫悄無言,唯見江心秋月白。

沉吟放撥插弦中,整頓衣裳起斂容21。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蝦蟆陵22下住。

十三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23。曲罷曾教善才伏,妝成每被秋娘妒24。

五陵年少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25。鈿頭雲篦擊節碎26,血色羅裙翻酒污。

今年歡笑復明年,秋月春風等閑度。弟走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顏色故27。

門前冷落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28。

去來江口守空船,繞船月明江水寒。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29。

我聞琵琶已嘆息,又聞此語重唧唧30。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我從去年辭帝京,謫居卧病潯陽城。潯陽地僻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

住近湓江地低濕,黃蘆苦竹繞宅生。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31猿哀鳴。

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還獨傾。豈無山歌與村笛,嘔啞嘲哳32難為聽。

今夜間君琵琶語,如聽仙樂耳暫明。莫辭更坐彈一曲,為君翻作33琵琶行。

感我此言良久立,卻坐34促弦弦轉急。凄凄不似向前聲,滿座重聞皆掩泣。

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35。

2 琵琶行並序 -全部註釋


1.行:古樂府詩的一種,與"歌"體相近,故常稱歌行體。此詩題又作《琵琶引》。

2.九江郡:即江州,州治所在九江。司馬:州刺史的副官,唐時常以謫官充之,有職無權。

3.明年:第二年。

4.湓浦口:湓水(今名龍開河)源出江西省瑞昌縣清湓山,東流經九江入長江,江口稱湓浦口。

5.善才:樂師。

6.賈人:商人。

7.命酒:吩咐擺酒。

8.快彈:痛痛快快地彈。

9.本詩共六一六字。"二"當為"六"字之誤。

10.潯陽江:長江流經潯陽郡境內的一段。荻花:荻是水生植物,秋天開草黃色花。11、管弦:管樂器與弦樂器,指音樂。

13.欲語遲:想回答又有些遲疑。

14.弦弦句:弦聲低沉優郁,樂聲深沉哀怨。

15.輕攏句:彈奏的各種手法。《霓裳》:即《霓裳羽衣曲》,據說是開元時從印度傳入的,原名《婆羅門》,經唐明皇潤色並改此名。作者還有《霓裳羽衣舞歌》,對此有較詳細的描寫。《六么》:琵琶曲名。也作"綠腰",原名"錄要",以樂工進曲錄其要點而得名,是當時流行的曲調。

16.大弦指琵琶四弦(或五弦)中最粗的弦,小弦指細弦。嘈嘈:形容低重之音。切切:形容輕細之音。

17.大珠句:形容琵琶聲清脆圓潤。

18.間關:鳥鳴聲。滑:形容樂聲宛轉流暢。冰下難:以泉水在冰下流動受阻形容樂聲艱澀低沉、嗚咽斷續。

19.銀瓶兩句:形容曲調暫歇之後,忽然急促高亢,又進入高潮。

20.曲終兩句:描寫演奏結束時,演奏者用拔子對著四弦的中心用力一劃,琵琶聲象猛然撕開布帛時發出的聲響。

21.沉吟:沉思回味。斂容:整理情緒,從音樂意境中收回心來,表現出嚴肅而又恭敬的神態。

22.蝦蟆陵:在長安城東南曲江附近,是歌女聚居的地方。舊說董仲舒葬此,門人經過這裡,都下馬步行,所以叫下馬陵。後人誤傳為蝦蟆陵。

23.教坊:唐高祖時設置的宮內教練歌舞的機構,唐玄宗又設內教坊和左教坊、右教坊。這位彈琵琶的娼女當是挂名教坊,臨時入宮供奉的。第一部:首席樂隊。

24.伏:通服,敬佩。秋娘:當時的一位名妓。

25.五陵年少:富貴人家子弟。五陵:指漢代的長陵、安陵、陽陵、茂陵、平陵,都在長安城北,是漢朝王公貴族的聚居處。纏頭:古代賞贈給歌人舞女的絲織品。爭纏頭:爭先恐後地送纏頭。紅綃:紅色綾緞。

26.鈿:用金玉珠寶等製成的花朵形的首飾。雲箆:雲狀的箆,也是一種首飾。雲一作銀。擊節碎:用貴重首飾打拍子,碎了也不可惜。

27.故:陳舊。

28.浮梁:唐天寶間改設的縣,治所在今江西景德鎮北浮梁。是個茶葉貿易中心。

29.妝淚:脂粉和眼淚混在一起。闌干:(淚水)縱橫。

30.重:更加。唧唧:嘆息。

31.杜鵑:又名子規,鳴聲凄切。相傳古蜀國的一位國君名叫杜宇,又稱望帝,死後魂化杜鵑,鳴聲凄切,常常啼叫得口角流血。

32.嘔啞嘲哳:形容樂聲雜亂難聽。

33.翻作:按曲填寫歌詞。

34.卻坐:重新坐下。

35.江州司馬:作者自指。

3 琵琶行並序 -內容敘述

前人或以為琵琶女之事未必真有。宋洪邁《容齋五筆·琵琶行海棠詩》條:"白樂天《琵琶行》一篇,讀者但羨其風致,敬其詞章,至形於樂府歌詠之不足,遂以謂真為長安故倡所作。予竊疑之。唐世法綱雖於此為寬,然樂天曾居禁密,且謫居未久,必不肯乘夜入獨處婦人船中,相從飲酒,至於極彈絲之樂,中夕方去,豈不虞商人者他日議其後乎?樂天之意,直欲抒寫天涯淪落之恨爾。"田雯《古歡堂集雜著》卷三:"余嘗謂白香山《琵琶行》一篇,從杜子美《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詩得來。'臨穎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揚揚。與余問答既有以,感時撫事增惋傷'。杜以四語,白成數行,所謂演法者也。"也有人認為真有琵琶女其人其事。陳寅恪《元白詩箋證稿》云:"作此詩之人與此詩所詠之人,二者為一體。真可謂能所雙亡,主賓俱化,專一而更專一,感慨復加感慨。"蘇仲翔《元白詩選注》云:"此詩本為長安故倡女感今傷昔而作,聯繫己身遷謫失路之懷"。

含義不論琵琶女真否,此詩所寫天涯淪落之悲實為真情。《唐宋詩醇》云:"滿腔遷謫之感,借商婦以發之,有同病相憐之意焉。比興相緯,寄託遙深,其意微以顯,其情哀以思,其辭麗以則。"白氏自編集時,將此詩歸入"感傷"類。

這是唐詩中寫音樂的名篇,與李頎《聽董大彈胡笳弄兼寄語房給事》、李白《聽蜀僧濬彈琴》、韓愈《聽穎師彈琴》、李賀《李憑箜篌引》等並受後人關注。此詩之音樂描寫、人物形象、語言詞藻,均優美動人,又情深意切,故頗能引起讀者共鳴。
上一篇[漢黃芩素]    下一篇 [丁丑]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