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瑞典語是印歐語系日耳曼語族北日耳曼語(也稱為斯堪的那維亞語)的一個分支語,主要使用地區為瑞典全國、芬蘭(尤其是該國瑞典人自治的奧蘭島),並通行於移居他國的瑞典人族裔群體。該語言使用人數超過九百萬人,是瑞典和芬蘭的官方語言。它和斯堪的那維亞地區另外兩種語言丹麥語、挪威語是相通語言。和其它北日耳曼語一樣,瑞典語來源於古諾爾斯語(norsk)。古諾爾斯語是維京時期斯堪的那維亞地區通用語言。

1簡介

瑞典語屬於印歐語系日耳曼語族北日耳曼語支,分佈於瑞典和芬蘭,使用人口共約866萬,其中不到800萬在瑞典,移民人口(1,028,000)絕大多數通曉瑞典語。(資料來自2001年官方數字)。瑞典語是歐盟的官方語言之一。
在北歐國家之間移民很普遍,由於這些國家的語言和文化很相似,新入籍者很快就被同化,而不是孤立開來。根據美國戶籍統計,大約有67,000人是瑞典語使用者,瑞典語使用者在其它國家相對較少,如巴西和阿根廷有一些瑞典人的後代,保留了他們的語言和名字。在瑞典之外,大約有40,000人學習瑞典語。
瑞典語通行範圍

  瑞典語通行範圍

瑞典成人的識字率高達99%。標準瑞典語是瑞典官方語言,來源於19世紀瑞典中部的方言,並在20世紀初固定下來。標準瑞典語的口語和書面語是統一且標準化的。如今從一些古老的偏遠地區的方言演化下來的其它語言變體依舊存在,部分方言和標準瑞典語在語法和辭彙上有很大區別,已經不能稱為相同語言。這些方言只在很偏僻的地區使用,並且使用的人數很少,而這些人社會流動性很低。雖然目前沒有跡象這些語言將成為死語,有很多學者認真研究這些方言,並且當地政府也鼓勵人們使用這些方言,但是自上個世紀以來,使用這些方言的人數還是逐漸減少。
瑞典本土外的使用情況
瑞典語與芬蘭語同是芬蘭的官方語言,芬蘭本土只有6%芬蘭人操瑞典語。瑞典語是芬蘭瑞典人自治省奧蘭省的主要官方語言,但芬蘭語在該地並沒有正式地位,不是學校的必修語言,同時該地區居民受國際條約和芬蘭法律保障。芬籍瑞典人眾居在沿岸地區及芬蘭南部、西南部;亦有散居其他地區。在這些地區,瑞典語是主要語言,其中科什奈斯、奈而珀斯和拉什莫三個城市瑞典語是唯一的官方語言。
標有芬蘭語(上)和瑞典語(下)的雙語路牌

  標有芬蘭語(上)和瑞典語(下)的雙語路牌

芬蘭政府自10世紀末使用瑞典語,直至1892年,芬蘭語才取得同等地位。根據2002年統計,芬蘭約有290,000(5.6%人口)使用瑞典語。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的教育改革后,瑞典語和芬蘭語均為必修科,也就意味著所有芬蘭人都在學校里學習過瑞典語,但使用水平可能在脫離校園後退化,大部分人雖然不能熟練說瑞典語但是基本能夠聽懂。
18世紀初,俄羅斯吞併波羅的海區域,很多該地的瑞典語社區被迫遷到烏克蘭。倖存者在當地建立村落,直至俄國爆發革命,被趕回瑞典。這些人說的方言被稱為舊瑞典語(gammalsvenska,即Old Swedish)。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之間的這段時期,居住在愛沙尼亞的瑞典人受到良好對待。瑞典人占多數的城市裡瑞典語的合法地位被承認。二戰後愛沙尼亞被蘇聯佔領,居住當地的瑞典人逃回瑞典。其他地區有少量講瑞典語的人,如美國、巴西、阿根廷。

2語言特點

語法特點
西約特蘭省

  西約特蘭省

瑞典語標準語序是主謂賓結構,語序比較有規律:陳述句通常是S-V-O(主語-動詞-受語),疑問句是V-S-O(動詞-主語-受語)。有時為了強調某些詞會更改語序,非主語開始的句子,主、謂語必須倒裝,但從句一般不使用倒裝語序。謂語部分始終處於第二位,這和德語類似。
瑞典語的構詞學和英語相近,詞形變化相對較少;有兩種詞性,分為中性和通性(亦稱非中性);單詞沒有語法上的格(以前的研究認為有兩種格,主格和屬格);單數和複數之間有區別;形容詞根據詞性、數量和限定範疇的不同發生改變。名詞的限定範疇(即肯定式和不定式)通過是否有特定後綴來表示,有時前面也加以定冠詞和不定冠詞。(可見下文辭彙部分)
方言
瑞典語多於一種口音(赫爾辛基、斯德哥爾摩/烏普薩拉、隆德和哥德堡)被認為地位較高。以瑞典語的使用人口只算中等來說,情況比較特殊。 瑞典詞語rikssvenska有不同解釋,難以翻譯。在芬蘭這詞指瑞典的(相對於芬蘭的)瑞典語,但在瑞典這詞則指地位比較高的斯德哥爾摩/烏普薩拉口音。有語言學家認為後者的定義太模糊。
(1) Traditional dialects
Sydsvenska mål
Götamål
Sveamål(斯韋蘭省方言)
Norrländska mål (諾爾蘭省方言)
Östvenska mål
Gotländska mål
(2)Standard Swedish (standardsvenska 標準瑞典語)
★Central Swedish (5-7 million speakers 中瑞典語 使用者500-700萬)
★South Swedish (2-4 million 南瑞典語 200-400萬)
★Finland Swedish (300 000 芬蘭瑞典語)
(3)Finland Swedish(芬蘭瑞典語)
(4)Rinkeby Swedish

3辭彙

瑞典語辭彙主要由三部分構成:即本族語辭彙、外來辭彙以及在兩者基礎上產生的新辭彙。近現代以來瑞典語受到英語影響較大,之前則有較多法語詞和德語詞。大多數瑞典語的辭彙源自日耳曼語族,如mus(mouse,鼠)、kung(king,國王)、gås(goose,鵝)。其他字借用自拉丁語、法語、 德語、英語等。新字通常用合併舊字的方法產生。有些名詞后加上-a可產生動詞,如disk(碗)→diska(洗碗)。
瑞典語新詞的組合方法很自由,如「solnedgång」表示日落,由「sol」(太陽)、「ned」(下)和「gång」(路徑)組成,再比如「fritid」意思是「業餘時間」,由「fri」(自由)和「tid"(時間)直接組合而成。在瑞典語中有大量類似的合成詞,有些單詞長度非常長,這和英語是不同的。但是並非所有合成詞都可以通過簡單詞直接拼接完成,這也是瑞典語學習者會碰到的學習難點。
瑞典語的名詞、形容詞、動語均會變形。
名詞可分為兩性:通性(非中性)及中性。一些古老的用語和儀式用語仍保留了古瑞典語通性名詞的陰陽之分。大多數名詞是通性。名詞的性沒有規則可循,要死記。名詞有性(中性、通性)和數的範疇,有肯定式與不定式,但除所有格須加s外。標準瑞典語名詞沒有格的詞尾。單、複數定冠詞加在名詞詞尾。
中部標準瑞典語的母音音位

  中部標準瑞典語的母音音位

形容詞有性、數範疇和肯定、不定形式。形容詞定冠詞置於形容詞之前。類似地,人稱代詞也有性、數的變化。
動詞無人稱變化,有時、態、式等語法範疇。動詞根據不同類型的變化可大致分為四類,但變形特例仍有不少。
以下是一些歸納不完全的辭彙變形特點。
瑞典語的定冠詞連接詞尾,不定冠詞放在詞前。冠詞依名詞性別變化。
名詞眾數變形習慣上名詞可分為5類:-or、-ar、-er、-n及不變名詞。
所有字尾是a的通性名詞眾數時加-r,該a轉做o。例如,女孩:flicka(單數);flickor(複數)。
大多數字尾不是a的通性名詞眾數時加-ar、-er或-r(無特別規律)。
所有字尾為母音的中性名詞加-n,如蘋果:äpple(單數);äpplen(複數)。
所有字尾為子音的中性名詞單、複數不變,如小孩:barn(單數、複數)。
有部分常用名詞的眾數變形是不規則的。
動詞有4類。大多數動詞詞尾的變化有規律:原型是-a、現在式是-r、過去式則是-de、-te或-dde。人稱和單眾數通常不會影響動詞。除規則變化外仍有不少常用動詞是不規則變化,要死記。

4歷史

瑞典語

  瑞典語

瑞典語形成於9世紀前後(600~1000),經歷了古瑞典語(800~1526)和近代瑞典語兩個時期。古瑞典語受拉丁語和德語影響很大。14~15世紀期間,瑞典語的語音和語法有很大變化:雙母音變成單母音,單、雙重音在這個時期形成;動詞、名詞、形容詞和代詞的形式趨於簡化。1526年《新約全書》的瑞典文譯本出版,通常被看為近代瑞典語的開始。近代瑞典語又分早期(1526~1732)和晚期(1732以後)瑞典語。標準語開始於17世紀,它以斯德哥爾摩和梅拉倫湖地區的斯維亞諾方言為基礎,也吸收了約特諸方言的某些成分。
瑞典語與丹麥語及挪威語關係密切,互通性頗高。這三種語言均源自一千年前的古北歐語(Old Norse),受下日耳曼語(Low German)影響。瑞典語、丹麥語、挪威Bokmål語均屬東斯堪地那維亞語。對於瑞典人,挪威語比丹麥語容易明白。 8世紀,斯堪的那維亞的日耳曼語族經歷了一些改變,演化成古諾爾斯語。這種語言也經歷了一些新的變化,然而並沒有在整個斯堪的那維亞地區流傳起來,這樣就形成了兩種相似的語言,古西諾爾斯語(挪威和冰島)與古東諾爾斯語(瑞典和丹麥)。
古諾爾斯語
10世紀古諾爾斯語和其它相近語言的分佈
8世紀,斯堪的那維亞的日耳曼語族經歷了一些改變,演化成古諾爾斯語。這種語言也經歷了一些新的變化,然而並沒有在整個斯堪的那維亞地區流傳起來,這樣就形成了兩種相似的語言,古西諾爾斯語(挪威和冰島)與古東諾爾斯語(瑞典和丹麥)。
10世紀古諾爾斯語和其它相近語言的分佈

  10世紀古諾爾斯語和其它相近語言的分佈

古東諾爾斯語的次方言在瑞典被稱作古北歐瑞典語,在丹麥則稱作古北歐丹麥語。在12世紀之前,除了一個古北歐丹麥語單母音化外(見下文),兩個國家的方言還是基本相同的,這些方言被稱作古代北歐文字的主要原因是這些語言使用古北歐字母書寫。
從1100年開始,丹麥的方言和瑞典開始有所不同。由於丹麥各地語言改革的不均衡而導致一系列小方言的產生,同言線從南方的西蘭島一直分佈到北方諾爾蘭、東博騰以及芬蘭的東南部。
古北歐丹麥語中將雙母音「æi」單母音化為「é」,如「stæinn」轉化成「sténn」(意為石頭),這也是古北歐丹麥語和其它古東諾爾斯語的一個主要區別。另外「au」轉化成長開口音「ø」,如「dauör」轉成「døör」(意為死亡)。而且,雙母音「øy」轉成長閉口音「ø」。這些革新影響了除了瑞典北部和梅拉倫地區東部以大部分使用古北歐瑞典語的地區。
當代瑞典語
1
瑞典語

  瑞典語

9世紀末期,隨著瑞典工業化和城市化的發展,瑞典語也進入了一個新的時期。語言學術語將這個時期直至如今使用的瑞典語稱為當代瑞典語(Nusvenska)。很多作家、學者、政治家以及其它公共人物對新的國家語言影響很大,其中影響最大的是奧古斯特·斯特林堡(1849年-1912年)。
20世紀,標準通用的國家語言成型,全瑞典人開始使用。1906年,拼寫改革后,正字法終於穩定下來,除了一些細小的差別外,基本統一格式。與如今的瑞典語相比,僅僅是動詞複數形式和一些句法(主要是書面語)的不同。動詞的複數形式直到1950年才廢棄使用。
1960年,瑞典語有一個明顯的變化,被稱為「你改革」(du-reformen)。以前,稱呼一個與自己同等或高一些社會地位的人的正確方法是在姓前面加頭銜。只有在陌生人初次會話,不清楚對方的職業、學術頭銜或軍銜的時候才使用「herr」(先生)、「fru」(夫人)或「fröken」(小姐)。這樣在社團的談話中介紹給第三者時會變得較複雜。20世紀初期,曾經試圖用「ni」(你)來取代頭銜,類似法語里的「Vous」。「du」(第二人稱單數形式)用來稱呼比自己地位低的人,「ni」(第二人稱複數形式)則用來稱呼不熟悉的人。1950年代和1960年代,隨著瑞典社會自由主義化和激進化,社會階層的差別沒有以前那麼巨大,「du」開始成為標準,用於非正式和正式場合。這項改革不是一個政治法令,更多體現的是社會態度的變化,到1960年代末期和1970年代初期,改革完成。

5簡單語句

漢語
瑞典語
瑞典語
svenska
你好
hej
再見
hej då!
謝謝
tack
那個
den där,det där
……多少
Hur mycket....
英語
engelska
ja
不是、否
nej
方向
riktning
vänster
höger
一直
rakt fram
上(動態)
upp
下(動態)
ner
långt
nära
lång
kort
地圖
karta
旅遊問詢處
turistinformation
我愛你
jag iska dig

6管理機構

瑞典語言委員會(Språkrådet)是瑞典的瑞典語官方管理機構,但是並不控制語言的發展,這點與法蘭西學院主要修定法語,制定語言規則有所不同。然而,很多組織和機構要求在官方文件中遵循委員會頒布的《瑞典語書寫規範》(Svenskaskrivregler),該規範已經成為瑞典語正字法事實上的標準。在瑞典語言委員會很多成員組織中,1786年建立的瑞典學院是影響較大的一個機構,編撰並出版了《SvenskaAkademiensOrdlista》(瑞典學院字典,簡稱SAOL,目前已經出版了13版)、《SvenskaAkademiensOrdbok》(瑞典學院辭典)以及其它種類繁多的語法、拼寫方面的書籍。
芬蘭語言研究院是芬蘭的瑞典語官方管理機構,它最重要的任務是與瑞典使用的瑞典語保持互通性。該研究院出版了《Finlandssvenskordbok》(芬蘭瑞典語詞典),這是一本介紹芬蘭和瑞典使用的瑞典語區別的書。

7在中國學

中國大陸地區開設瑞典語言文學專業的大學有北京外國語大學德語系/瑞典語專業(每四年招生一次)、中國傳媒大學外國語學院(已停辦)、上海外國語大學德語系/瑞典語專業(每四年招生一次),另外復旦大學北歐中心提供選修課性質的瑞典語課程。社會上也有小部分瑞典語培訓班。
在香港,開設的有:香港大學現代語言及文化學院/瑞典語專業。

8在瑞典學

瑞典大學的課程
一些瑞典大學向沒有瑞典語基礎的學生提供全日制瑞典語課程,另一些則提供非全日制課程。而有一定瑞典語基礎的學生可以申請面向外國人的高級瑞典語課程。
參加交換項目(例如伊拉斯謨項目)的外國學生經常由接收院校安排與他們的常規學習相配套的瑞典語培訓。這裡就不做詳細介紹了。
上一篇[《地獄男爵》]    下一篇 [恐懼炸彈]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