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瑞鶴仙·和丁基仲

標籤: 暫無標籤

1 瑞鶴仙·和丁基仲 -基本信息

【名稱】《瑞鶴仙·和丁基仲》   
【年代】南宋   
【作者】周氏   
【體裁】詞

2 瑞鶴仙·和丁基仲 -作品原文

瑞鶴仙   
和丁基仲   
畫樓簾卷翠。正柳約東風,搖蕩春霽。緗桃雨才洗,似妝臨寶鏡,脂凝鉛水。雲偏髻子,墜釵梁、羞看燕壘。最堪憐,錦繡香中,早有片紅飄砌。   
閑記。琴彈古調,曲按清商,舊年時事,屏山畫里。江南信,夢中寄。感春濃懷抱,午酲初解,淺酌依然又醉。傍闌干、猶怯余寒,倦和袖倚。

3 瑞鶴仙·和丁基仲 -作品鑒賞


這是一首和詞,表達了思夫的愁情。   
上片寫景。開頭「畫樓捲簾翠」一句,點出詞中人物所處的典型環境。全詞所描繪的春景,均在畫樓捲簾時所見。一個「卷」字,寫出女子在畫樓內的動作,也暗示了她的盼春、惜春之情。「翠」字是捲簾后所見春景的第一印象。「正柳約東風,搖蕩春霽」是人在畫樓內所見的春風駘蕩,楊柳依依的景色。這裡運用擬人手法,將「柳」與「東風」都賦予生命,似乎楊柳邀請徐徐東風,吹出了一個春的世界。「搖蕩春霽」是東風把春天搖蕩得雲消霧散,天和日麗。「霽」本指雨晴,后引申為風雨晴,雲霧散。「緗桃雨才洗」三句,寫春雨淋春花。那綿綿春雨洗滌著綠樹紅花,好像美女在寶鏡前巧梳妝勻黛粉。「緗桃雨」寫雨散在紅花綠葉上,分外鮮艷明麗。「緗」本為桑,引申為嫩葉的黃綠色。「雲偏髻子」三句,寫畫樓中女子仰看雙燕入巢的情態與內心活動。她仰看雙燕入巢,雲髻偏了,頭釵墜了,可見仰視梁燕時間久長而入神。「羞看燕壘」描寫女子內心情感:燕子尚且雙棲雙飛,而自己卻獨宿畫樓,這令人「羞」殺。「梁」是物居中而拱者,這裡指髮釵別棍。「最堪憐」三句,說在奼紫嫣紅的春天,台階上早有落紅片片。這既是寫春雨後紅花飄落的景色,更是自喻。詞人是丁宥小妾,另居別室,當然有紅粉自憐之嘆。   
下片「閑記」二字,引出回憶。當年他們一起「琴彈古調,曲按清商」過著歡樂的生活,而此時早已不復存在。「舊年時事」四句,詞人感慨說:過去美好的回憶,都成了屏風中的畫,可望而不可即;思念夫婿的錦書,也只能「夢中寄」了,這平淡的話語帶出多少寂寥憂鬱。眼前雖是一片濃郁的春色,然詞中人也只能感嘆不已了。「午酲初解」二句,寫畫樓女子只好以酒消愁,然而酒醉剛解,再淺淺一酌依然又醉了。「依然又醉」幾字,突出了內心憂悶。「酲」(讀chéng),酒醒后所感覺的困憊如病的狀態。結句與詞中人依傍闌干,怯寒倦懶的百無聊賴之狀,從而深刻地揭示了人物內心苦悶悵惘之情。   

《瑞鶴仙》有16體,雙調,有100字、101字、103字之別,前後段句數不等,押韻句不一。此首用102字,前段11句,7仄韻,後段11句,6仄韻體。全詞以鋪敘手法揭示主旨。上闋主要寫景,下闋寫人事。上闋以春風駘蕩,楊柳依依,春雨如醪,燕燕于飛的盛景,層層鋪墊,為詞中人物的孤寂、惆悵起了很好的反襯作用。而「片紅飄砌」的景象,又與詞中人物作了類比、映襯。下闋主要寫人事,既有往事的回憶,又有眼前飲酒消愁,醉倚闌乾的情狀描寫,這些鋪敘突出了人物,加深了主旨。[1]

4 瑞鶴仙·和丁基仲 -作者簡介


 周氏宋代女詞人。生平事迹不詳。號得趣居士,其夫丁宥(字基仲),錢塘人,與江湖詞人吳文英等交遊。周氏為其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