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瑪格麗特·杜拉斯

標籤: 暫無標籤

瑪格麗特·杜拉斯,生卒:1914 -1996。法國當代最著名的女小說家、劇作家和電影藝術家。籍貫:法國一個堪稱當代法國文化驕傲的作家,一個引導世界文學時尚的作家,一個坦蕩走入通俗讀者群體的嚴肅作家,一個與昆德拉、村上春樹和張愛玲並列小資讀者時尚標誌的女作家,一個富有傳奇人生經歷、驚世駭俗叛逆性格、五色斑斕愛情的藝術家。

1 瑪格麗特·杜拉斯 -個人概述

瑪格麗特·杜拉斯瑪格麗特·杜拉斯

瑪格麗特·杜拉(Marguerite Duras, 1914年4月4日-1996年3月3日),法國作家。 

1914年瑪格麗特·多納迪厄生於印度支那嘉定市(即後來越南的西貢/胡志明市)。她父親是數學教師,母親是當地人小學的教師。她有兩個哥哥。在印度支那度過的童年和青少年時代成了她創作靈感的源泉。

1943年她自己把自己的姓改成了父親故鄉的一條小河的名字 - Duras 杜拉斯。杜拉斯在大學里學過數學、法律和政治學。畢業后從1935年到1941年在法國政府殖民地部當秘書,後來參加過抵抗運動並加入共產黨;

1955年被共產黨開除黨籍。她的成名作是自傳體小說《抵擋太平洋的堤壩》(1950年)。後來作品中,她通常描寫一些試圖逃脫孤獨的人物。她早期的作品形式比較古典,後期的作品打破了傳統的敘事方式,並賦予心理分析新的內涵,給小說寫作帶來了革新,常被認為是新小說派的代表作家,但遭到作者本人的否定。

1984年,她的《情人》獲得龔古爾文學獎。杜拉斯的文學作品包括40多部小說和10多部劇本,多次被改編成電影,如《廣島之戀》(1959)《情人》(1992)。同時她本人也拍攝了幾部電影,包括《印度之歌》和《孩子們》。杜拉斯的一生,就是她不停創作的一部小說。這個故事充滿著酷熱、暴風雨、酒精和煩躁不安,對話和失語、閃電般的愛情等等。描述杜拉斯很難: 溫柔還是暴躁?天才還是自戀狂?(參看勞爾·阿德萊爾的杜拉斯傳《瑪格麗特·杜拉斯》)她自己寫到:"我是作家。其它的都盡可忘掉」。她在作品中敘述了「說」的需要、艱難和恐怖。「試著」寫作,就像「試著」去愛一樣,心裡明知道永遠也不可能達到。不可能的愛情和對愛情的追求,是她作品的重要主題。 她的小說經常圍繞著一個爆炸中心,通常由一個瞬間的暴力場面引起敘述。廣島與愛情,死亡和肉慾象徵地糅合在一起。「毀滅,她說」。這種語言又與音樂結合在一起——這是一種大海一樣的音樂,圍繞一個主題無窮的變幻,傾訴和歡慶,控制和失控。瑪格麗特·杜拉斯與1996年3月3日逝世,葬於蒙帕納斯公墓。

2 瑪格麗特·杜拉斯 -個人經歷

瑪格麗特·杜拉斯瑪格麗特·杜拉斯

瑪格麗特·杜拉斯(1914-1996)是法國當代最著名的女小說家、劇作家和電影藝術家。她於1914年4月4日出生在越南嘉定,父母都是小學教師。1914年生於法國統治越南時代西貢市北郊的朱登地方。18歲首次返回祖國法國。在巴黎在大學攻讀法律、數學、政治學。但卻立志要做小說家。

1942年出版處女作《厚臉皮的人們》,接著又出版《靜靜的生活》、《太平洋的波堤》、《吉爾布達的水手》等小說。當法國掀起新潮熱潮后,法國文壇也隨而產生了新小說運動。他也因在1958年出版的小說《麾狄拉特干達畢業》而被譽為新小說代表作家之一。曾獲文學獎。1959年名導演亞蘭勒納請她為他的第一部劇情長片《廣島之戀》撰寫電影劇本。這部作品在法國大受歡迎,創下很高的票房紀錄,而她的名字也傳遍世界。之後她編劇的另一部片又獲大獎,她的名氣更響了,她的小說紛紛被改為電影。1966年她開始了導演生涯。 杜拉斯以小說《厚顏無恥之輩》(1943)開始她的文學天涯,她的作品不僅內容豐富,體裁多樣,而且尤其注重文體,具有新穎獨特的風格。她早期的小說《太平洋大堤》(1950)充分反映了童年時代的貧困生活,還有不少作品也是以印度支那的社會現實為題材的。《直布羅陀海峽的水手》(1952)等充滿了鏡頭般的畫面和口語式的對話,因此,大都被改編成影片;後來的小說如《塔吉尼亞的小馬》(1953),《琴聲如訴》(1958),《洛爾·V.斯坦的迷醉》(1964)等則善於打破傳統的敘述模式,把虛構與現實融為一體,因而使她一度被認為是新小說派作家,其實她的小說只是在手法上與新小說類似,重視文體的詩意和音樂性,但在構思方面卻大不相同,她在作品中描繪貧富對立和人的慾望,是在以獨特的方式揭露社會現實。杜拉斯在戲劇和電影方面同樣成就卓著,她分別在1965、1968和1984年出版了三部戲劇集,在1983年還獲得了法蘭西學院的戲劇大獎。

作為法國重要的電影流派「岸派」的成員,她不僅寫出了《廣島之戀》(1960)、《長別離》(1961)這樣出色的電影劇本,而且從1965年起親自擔任導演,從創作優秀影片《印度之歌》(1974)開始,每年都有一兩部影片問世,而且有不少獲得了國際大獎。 杜拉斯的六十餘種作品始終擁有廣泛的讀者和觀眾,其中最著名的是杜拉斯在七十歲時發表的小說《情人》(1984)。在這部十分通俗的、富有異國情調的作品里,她以驚人的坦率回憶了自己十六歲時在印度支那與一個中國情人的初戀,榮獲了當年的龔古爾文學獎,並且被譯成40多各種文字,至今已售出250萬冊以上,使她成為當今世界上最負盛名的法語作家。1996年3月3日,星期天。深受歡迎的法國當代女作家瑪格麗特·杜拉斯走完了81年的生命旅程。她生前的最後一部作品具有一個預言般的名字--《這是全部》。

3 瑪格麗特·杜拉斯 -文學作品

瑪格麗特·杜拉斯《情人》--瑪格麗特·杜拉斯
杜拉斯的作品
《厚顏無恥的人》 1943年/小說 布隆出版社,1992年伽利瑪出版社再版
《平靜的生活》 1944年/小說 伽利瑪出版社
《抵擋太平洋的堤壩》 1950年/小說 伽利瑪出版社
《直布羅陀的水手》 1952年/小說 伽利瑪出版社
《塔吉尼亞的小馬》 1953年/小說 伽利瑪出版社
《樹上的歲月》1954年/短篇小說集 伽利瑪,收有《蟒蛇》、《多丹夫人》、《工地》
《街心花園》 1955年/小說 伽利瑪出版社
《慢板如歌》 1958年/小說 子夜出版社
《塞納-瓦茲的高架橋》 1959年/戲劇 伽利瑪出版社
《夏日夜晚十點半》 1960年/小說 伽利瑪出版社
《廣島之戀》 1960年/電影腳本 伽利瑪出版社
《如此漫長的缺席》 1961年/電影腳本 與熱拉爾·雅爾羅合作,伽利瑪
《安德馬斯先生的下午》 1962年/短篇小說 伽利瑪出版社
《勞兒·維·斯坦茵的迷醉》 1964年/小說 伽利瑪出版社
《戲劇——卷一》 1965年/戲劇 伽利瑪出版社
《副領事》 1965年/小說 伽利瑪出版社
《音樂》 1966年/電影 與保爾·瑟邦合作執導
《英國情人》 1967年/小說 伽利瑪出版社
《英國情人》 1968年/戲劇 伽利瑪出版社
《戲劇——卷二》 1968, 伽利瑪出版社
瑪格麗特·杜拉斯瑪格麗特·杜拉斯
《毀滅,她說》 1969年 子夜
《毀滅,她說》 電影 伯努瓦·雅戈
《阿邦.薩芭娜和大衛》 1970年 伽利瑪出版社
《愛》 1971年/小說 伽利瑪出版社
《黃色太陽》 1971年/電影 伽利瑪出版社
《娜塔麗·格朗熱》 1972年/電影 伽利瑪出版社
《印度之歌》 1973年/戲劇,電影 伽利瑪出版社
《恆河女子》 1973年/電影 伯努瓦·雅戈發行
《娜塔麗·格朗熱》 1973年 伽利瑪出版社
《談話者》 1974年/與克薩維耶爾·高提埃的對談 子夜
《巴克斯泰爾,蔽拉·巴克斯泰爾》 1976年/電影 伽利瑪出版社
《加爾各答的荒漠里她的名字叫威尼斯》 1976年/電影 伯努瓦·雅戈發行
《樹上的歲月》 電影 伯努瓦·雅戈發行
《卡車》 1977年/電影
《卡車》1977年/劇本 子夜 收有與米歇爾·波爾特的對談
《瑪格麗特·杜拉斯的領地》1977年 子夜 與米歇爾·波爾特合作
《伊甸影院》 1977年/戲劇 商神出版社
《黑夜號輪船》 1978年/電影
《塞扎蕾》 1979年/電影
《墨爾本奧蕾里婭·斯坦納》 1979年/電影
《溫哥華奧蕾里婭·斯坦納》 1979年/電影
《薇拉·巴克斯泰爾或大西洋海灘》 1980年 阿爾巴特羅斯出版社
《坐在走廊上的男人》 1980年/短篇小說 子夜
瑪格麗特·杜拉斯瑪格麗特·杜拉斯
《80年夏》 1980年 子夜
《綠眼睛黑頭髮》 1980年 《電影日誌》
《阿伽達》 1981年 子夜
《阿伽達或無限閱讀》 1981年/電影
《外面的世界——卷一》 1981年 阿爾班·米歇爾出版社
《年輕姑娘和小孩》 1981年/錄音磁帶 揚·安德烈亞根據《80年夏》改編,瑪格麗特·杜拉斯朗讀
《羅馬對話》 1982年/電影
《大西洋人》 1981年/電影
《大西洋人》 1982年/短篇小說 子夜
《薩瓦納海灣》 第一版1982年,增補版1983年 子夜
《死亡的疾病》 1982年/短篇小說 伽利瑪
《戲劇——卷三 1984/戲劇 伽利瑪
《情人》 1984年/小說 子夜
《痛苦》 1985年 P.O.L.出版社
《音樂之二》 1985年 伽利瑪
《契河夫的海鷗》 1985年 伽利瑪
《孩子們》 1985年/電影 與讓·馬斯科羅和讓·馬克·圖裡納合作製片
《藍眼睛黑頭髮》 1986年/小說 子夜
《諾曼底海岸的妓女》 1986年 子夜
《物質生活》 1987年 P.O.L.出版社
《愛米莉·L.》 1987年/小說 子夜
《夏雨》 1990年/小說 P.O.L.出版社
《來自中國北方的情人》 1991年/小說 子夜
《揚·安德烈亞·斯坦納》 1992年 P.O.L.出版社
《寫作》 1993年 伽利瑪
《一切結束》 1995年 P.O.L.出版社
《小說,電影,戲劇,1943年一1993年回顧》 1997年 伽利瑪

4 瑪格麗特·杜拉斯 -寫作風格

瑪格麗特·杜拉斯瑪格麗特·杜拉斯

杜拉斯的文筆與獨特風格使許多當代女作家為之著迷。她們拜倒在杜拉斯的腳下,把她的作品當作《聖經》,她們因為有一些令人心碎的感情經歷與生活痛苦而自以為在杜拉斯的作品中找到了一種源於女性的姐妹般的共鳴,她們寫作時把杜拉斯的作品放在工作的桌子上,她們刻意模仿杜拉斯式的優美、絕對而神秘的句子:「我已經老了,有一天,在一處公共場所的大廳里,有一個男人向我走來。他主動介紹自己,他對我說:『我認識你,永遠記得你。那時候,你還很年輕,人人都說你美,現在,我是特為來告訴你,對我來說,我覺得現在你比年輕的時候更美,那時你是年輕女人,與你那時的面貌相比,我更愛你現在備受摧殘的面容。』」「這個形象,我是時常想到的,這個形象,只有我一個能看到,這個形象,我卻從來不曾說起。」「我的生命的歷史並不存在。那是不存在的,沒有的。並沒有什麼中心。也沒有什麼道路,線索。」 她們模仿的諸如此類的句子與腔調,事實上只是王道乾的譯筆。一個作家與另一個作家有足夠的距離,語言的障礙更成距離。自始至終,杜拉斯是一個法語作家,一個典型的感性而又不可捉摸的法蘭西女性。在閱讀那些拙劣的杜拉斯文本的仿製品時,不由自主感嘆:讀懂她才是真正的敬佩。法國的評論家米雷爾·卡勒一格魯貝爾稱「承認或者隱而不說,是形成杜拉斯作品風格的魅力之所在:意指的震顫波動。」「意指的震顫波動」,它來源於靈魂的力量,而靈魂附屬於一個特定的肉體,老天,它怎麼可以被隨意模仿。

1984年瑪格麗特·杜拉斯寫出了自傳體性質的小說《情人》並憑此獲法國著名的龔古爾文學獎,其時,她已70歲了。對於15歲半在印度支那湄公河的渡船上與中國情人相識相愛的那段經歷,70歲的女作家仍寫得飽含激情。因為時間的塵封、記憶的積壓以及作家對歷史俯瞰式的洞察力,這激情被表現得豐富深邃、充滿張力。這種非線型的、把故事寓於情緒之中的如泣如訴的寫法對傳統的文學閱讀是當頭一棒,全世界的讀者都驚奇於這種杜拉斯式的寫法。愛情故事之中交織著在殖民地家族創業失敗的背景、對母親與兄弟的愛與恨,青春的希望與絕望。所有的這些形象這些感情都以極端而慘痛的語言來表現,悲愴而低沉。它們使人想到當作家年輕時,或者盛年時,未必能獲有如此表達悲劇的力量。一個女人在她白髮蒼蒼時回首她的青年時代,對愛的恨的可能都付之平靜而溫厚的一笑,時間打磨、削平了一切極端化的情緒。如果是一位女作家就不一樣了。愛的更愛,恨的更恨。瑪格麗特·杜拉斯的寫法其實就是詩。半個多世紀的時間使這詩顯出一種隧道般的幽深與霹靂般的亮度來,簡直能殺人。

5 瑪格麗特·杜拉斯 -大事年表

瑪格麗特·杜拉斯瑪格麗特·杜拉斯

1914年瑪格麗特·多納迪厄生於交趾支那(現為越南南部)嘉定市。她父親是數學教師,母親是當地人小學的教師。她有兩個哥哥。1921年她父親去世。
1924年她住在金邊、永隆、沙瀝。她母親在波雷諾(柬埔寨)買了一塊不能耕種的土地。

1939年她同羅貝爾·昂泰爾姆結婚。

1940年-1942年她同菲利普·羅克合作,在伽利瑪出版社出版《法蘭西帝國》。在書業俱樂部工作,《塔納朗一家》遭到伽里瑪出版社的拒絕。她第一個孩子夭亡。她的小哥哥在中國抗日戰爭期間去世。同迪奧尼斯·馬斯科洛相識。

1943年她用瑪格麗特·杜拉斯的筆名發表《無恥之徒》。參加莫爾朗(即弗朗索瓦·密特朗)領導的抵抗運動的活動。

1944年R.昂泰爾姆被捕並被放逐到布亨瓦爾德,然後放逐到達豪(參見《痛苦》)。她加入法國共產黨,任維斯孔蒂街黨支部書記,成立尋人處,出版《自由人報》,刊登戰俘和被放逐者的情況材料。發表《平靜的生活》。

1945年R.昂泰爾姆回來。同R.昂泰爾姆一起成立萬國出版社。1946年她夏天在義大利。同R.昂泰爾姆離婚。

1947年她的兒子讓·馬斯科洛出生。

1950年她發表《抵擋太平洋的堤壩》。被開除出法國共產黨。

1957年同D.馬斯科洛分居。1958年發表《琴聲如訴》。她從1955年起反對繼續進行阿爾及利亞戰爭,后又反對戴高樂政權。為各種周刊和雜誌撰稿。

1959年為阿蘭·雷內寫《廣島之戀》電影劇本。

1960年當選為美第奇獎評委,但於幾年後辭職。「如果存在一個否定的評委會,我就參加。」

1961年她為亨利·科爾皮的影片寫《長別離》,這個電影劇本是同1963年美第奇文學獎獲得者熱拉爾·雅爾洛合作的結果。

1968年她參加了五月風暴的那些事件。在《綠眼睛》中可讀到關於大學生和作家行動委員會誕生的政論文,該文被委員會否定,委員會也在不久后解散。

1975年,《印度之歌》在戛納電影節期間獲法國藝術片影院及實驗電影院協會獎。

1976年,《整天在樹木之中》獲讓·科克托獎。

1982年在納伊的美國醫院進行戒毒治療。1984年《情人》獲龔古爾獎。

1985年發表《痛苦》。7月17日在《解放報》上發表一篇文章,瑪格麗特·杜拉斯在"魏爾曼案件"中所持的立場引起一部分讀者的敵對情緒和好幾位女權主義者的論戰。

1986年《情人》獲里茨一巴黎一海明威獎,是「當年用英語發表的最佳小說」。

1988年-1989年嚴重昏迷。住院。1990年R.昂泰爾姆去世。1991年發表《華北情人》。
1996年,瑪格麗特·杜拉斯逝世。

6 瑪格麗特·杜拉斯 -愛情歷史

瑪格麗特·杜拉斯瑪格麗特·杜拉斯

包括少女時代在越南與30歲的中國情人為世界所共知的愛情故事在內,杜拉斯一生的每一段時間,都在慾望、愛情、激情和寫作這幾樣內容上迂迴、旋轉著上升。

1935年,21歲的杜拉斯在巴黎的法學院讀書時就浪漫史不斷,她當時正是個漂亮而放蕩的少女。

1939年,杜拉斯與羅貝爾·昂泰爾姆結婚,對方是她前一個情人的好朋友,也是她一生信賴的兄長和朋友。

1942年,她認識了迪奧尼·馬斯科洛,對他一見鍾情,覺得他是「美男子,非常美的美男子」。她施展全身魅力征服他。最後兩個人都愛上了對方。半年後,瑪格麗特引見迪奧尼認識了昂泰爾姆,三個人的關係明朗化,從此和平相處了段時間。

接下去的10年之內,這兩個男人先後離開了她,而她依舊過著自己渴望的、充滿愛情、慾望和激情的矛盾的生活。直到70歲依然如此。那一年她認識了不到30歲的大學生楊·安德烈亞,他很快成為她最後的一個情人,一直陪她走完了82歲人生。 杜拉斯當時年近古稀,昔日風韻蕩然無存,酗酒,怪癖,乖戾,當然也有可愛的時候,但人人都是敬而遠之。揚·安德烈亞,27歲,身材瘦高,同性戀,有種病態的羞澀,不聲不響。杜拉斯把他養在家裡,給他買聖羅蘭衣服,要他打字,洗碗,開車,陪她上電影院,到海邊兜風。兩個人在一起時,杜拉斯使用的也是杜拉斯式的語言,愛他的時候,她說:揚,你跟我一起走了吧;恨他的時候就說:我的東西你一點也得不到,別痴心想要什麼了。她反對他的一切交往,不許他多看一眼男人(揚是同性戀),也不許他多看女人一眼(因為是揚的異性),揚的母親到巴黎看揚,揚也是偷偷去見面,還要掐准了時間回去。揚一時在她身邊,一時宣告失蹤,不留一句話,不打一個電話,杜拉斯竟日輾轉不安。但每次揚還是回來了。就這樣,兩個人一起生活了16年。是愛情嗎?不是愛情嗎?至少像愛情吧,像一首法國歌曲唱的。當杜拉斯帶了揚·安德烈亞到處拋頭露面時,有一名記者提問:「這總是您最後一次愛情了吧?」她笑著回答:「我怎麼知道呢?」到了1996年3月,杜拉斯長眠在巴黎巴那斯公墓里,全世界知道杜拉斯的人終於可以說,這確實是杜拉斯的最後一次愛情了。

「她寫作,瑪格麗特·杜拉斯。瑪格麗特·杜拉斯,她寫作。她有的只是用來寫作的鉛筆和水筆。除此之外,她一無所有。」這是1988年瑪格麗特·杜拉斯接受呂斯·佩羅訪問時在題銘中所說的一段意味深遠的話。她曾經對最親密的女友說:「真奇怪,你考慮年齡,我從來不想它。年齡不重要。」每個人都可以說同樣的話,但那只是一句話罷了。對於杜拉斯來說卻不。她的說和做,會真的是同一回事。

7 瑪格麗特·杜拉斯 -個人語錄

瑪格麗特·杜拉斯《真相與傳奇——瑪格麗特·杜拉斯》

她是那種善於製造警句的作家,讀過杜拉斯的人印象中多是她的隻言片語,讀過杜拉斯的人都以會說幾句杜拉斯式的話為榮,形成一個高尚的交際語境,這導致越來越多的小資選擇這個作家來喜歡。

如果我不是一個作家,會是個妓女。

當我越寫,我就越不存在。我不能走出來,我迷失在文里。

寫作是走向死亡,身處死亡之中。

我生活的故事是不存在的。它是不存在的。它沒有中心,沒有路,沒有線。有大片地方,大家都以為那裡有個什麼人,其實什麼人也沒有。

對付男人的方法是必須非常非常愛他們,否則他們會變得令人難以忍受。我愛男人,我只愛男人。我可以一次有50個男人。

愛情並不存在,男女之間有的只是激情,在愛情中尋找安逸是絕對不合適的,甚至是可憐的,但她又認為,如果活著沒有愛,心中沒有愛的位置,沒有期待的位置,那是無法想像的。

任何一個女人都比男人神秘,比男人聰明、生動、清新,從來也不想做男人。

不喜歡那種讓所有的男人神魂顛倒的狐狸精式的女人,那種女人只有在製造悲劇時才可愛,在重罪法庭上她們才會令人敬仰。

夫妻之間最真實的東西是背叛;任何一對夫妻,哪怕是最美滿的夫妻,都不可能在愛情中相互激勵;在通姦中,女人因害怕和偷偷摸摸而興奮,男人則從中看到一個更能激起情慾的目標。

如果一個女人一輩子只同一個男人做愛,那是因為她不喜歡做愛。但發生一次愛情故事比上床四十五次更加重要、更有意義。

同性戀像癌症一樣是一種必死無疑的疾病。

我長得太矮了,太平庸了,大街上永遠也沒有人回頭看我了!

在酗酒之前我就有了這樣一副酗酒的面孔。

喜歡只寫過一部小說的作家。喜歡的作家和作品有:《聖經》、米什萊、夏多布里昂、盧梭、帕斯卡爾、勒南的《耶穌傳》、《克萊芙王妃》、拉辛、波德萊爾,覺得薩特和波伏瓦都不是作家。

作家是難以忍受的,他殺人、做壞事。

寫作是自殺性的,是可怕的,可人們仍在寫。

上一篇[潰瘍]    下一篇 [普拉蒂巴·帕蒂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