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瑪蓮娜·迪特里茜

標籤: 暫無標籤

瑪蓮娜·迪特里茜(Marlene Dietrich),著名美裔德國演員兼歌手。

1 瑪蓮娜·迪特里茜 -生平


瑪蓮娜·迪特里茜瑪蓮娜·迪特里茜 
瑪蓮娜·迪特里茜生於1901年的柏林,出生時名為瑪琳·瑪德蓮娜·黛德麗(Maria Magdalena Dietrich)。5歲時父親逝世,而後她的母親和名普魯士軍官結婚,1918年她在魏瑪的音樂學院學小提琴,並於1921年繼續在柏林學習,但因生病而中斷。一次在德國歌劇院的朗誦中被著名劇院導演馬格斯·安哈爾特選中后,她得到首次演出的機會。
1923年演出第一個角色,同年與助理製作魯道夫·任伯(Rudolf Sieber,1897-1976)結婚,並生下第一個女兒。1930年是迪特里茜於國內外成功的開始。根據海因里希·曼( Heinrich Mann)的小說《垃圾教授》(Professor Unrat)改編的電影《藍天使》(Der blaue Engel / the blue angle) 中,她飾演羅拉·羅拉,其中她演唱《我從頭到腳為愛而生》(Ich bin von Kopf bis Fuß auf Liebe eingestellt)紅遍全球,然後同導演約瑟夫·馮·斯登伯格(Josef von Sternberg)到美國派拉蒙影業,陸續拍攝六部電影。1935年她結束與斯登伯格的合作。
1936年,納粹德國宣傳部長約瑟夫·戈培爾(Joseph Goebbels)向她提出回到德國的邀請,並保證高薪、完全編劇與挑選同事的自由,但被迪特里茜拒絕。她接著在美國跟著亞弗列·希區考克(Hitchcock),恩斯特‧劉別謙(Lubitsch),奧森·威爾斯(Welles,電影「公民凱恩「的導演)和懷德(Wilder)拍電影。1937年的奧地利短暫之行后,開始了她的常年旅途。兩年後,她接受了美國國籍,儘管當時母親還生活在柏林。30年代中期,她和凱瑟琳·赫本(Katharine Hepburn),格麗泰·嘉寶(Greta Garbo),梅維斯特(Mae West),瓊·哈羅(Jean Harlow)等人一起成為了「票房毒藥「,沒有人再喜歡她們的「高藝術水準「的電影了。在這樣的絕境下,電影「大騙局「(The big bluff)的里新形象救了她:從不可接近的女神形象變到了為命運打拚,用低沉沙啞的嗓音歌唱淫詞艷語的酒吧女郎。接下來的時間裡,迪特里茜通過她的歌聲越加有名,儘管她承認這幾乎不算歌聲-更像是在說話。這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莉莉瑪蓮「(Lili Marleen) (儘管這本來是一首娜娜·安德生唱出名的歌)和 「花兒都在何方「(Sag mir, wo die Blumen sind /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她成為在非洲與歐洲美國軍隊慰問演出中最受歡迎的藝人,為此,她中斷了自己的正式職業。她一直積极參与並資助戰時的避難和流亡。
戰爭即將結束,她隨著最早進入德國的美軍部隊重新回到了德國,並且尋找自己的母親與姐妹。她的母親去逝於1945年11月。從50年代開始,她幾乎只唱歌並且得到了世界性的成就。她當時的音樂指導是伯特巴卡洛克 (Burt Bacharach)。
在1960年的一次歐洲巡迴演出中,她再次回到了德國,回到了柏林。與在波蘭,俄國或者以色列不一樣的是,在這裡,迎接她的不只是興奮的人們,還有另一部分敵視她的人群與報章,他們視她為「背叛祖國者」,甚至到對她進行 「炸彈恐嚇」。1961年,她拍攝后她的最後一部大片《紐倫堡的判決》(Das Urteil von Nürnberg)。這是一部關於法律工作者被捲入納粹非法體系的電影。
接下來,她的酒精問題越來越嚴重。1975年,在澳大利亞的一次登台演出中她股骨受傷,從此結束了舞台生涯。三年後,她最後一次在電影《漂亮的小白臉,可憐的小白臉》(Schöner Gigolo,armer Gigolo)(1979)。在這部電影中,她的角色完全是在輪椅上完成的。這次拍攝過後,她完全離開了公眾的視線,在巴黎蒙田大道的公寓中的床上度過餘生。
數年後,她接受了麥克西米倫•謝爾(Maximilian Schell)的請求,在紀錄電影《瑪蓮娜》中再次出現,不過這一次只是聲音。謝爾用老的電影片斷與圖片等做出這部電影。在這部紀錄電影中,謝爾與迪特里茜一直在爭論,一會用德語,一會用英語。電影用迪特里茜的預言結束:謝爾通過這部電影絕不可能在好萊塢成功。這部電影後來獲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片提名。
1962年,她的第一部自傳ABC出版。1987有了第二部自傳《我是,謝天謝地,柏林人》。
1992年,瑪蓮娜·迪特里茜逝世於巴黎。正式公開的死因是心臟與腎衰竭。但是她的秘書與女友諾瑪波克卻有不同說法,她認為真正的死因極可能是,迪特里茜在兩天中第二次中風后而過量服用安眠藥自己結束了生命。諾瑪波克在迪特里茜的最後數周里頻繁拜訪過她的巴黎公寓。根據瑪蓮娜·迪特里茜生前的願望,她被葬在柏林斯都本勞赫大街(Stubenrauchstrasse)43-45號的市立墓園中一座樸素的墓中。在她去逝后,仍然伴隨著有關「背叛祖國者」的爭論。有在讀者信件中發言的人及演員愛沃琳·庫內克(Evelyn Künneke)都譴責她,於是一個已經計劃好的紀念活動以「組織方面的原因」被取消了。1996年,在柏林甚至發生了關於一條街道以她的名字命名的爭議。

2 瑪蓮娜·迪特里茜 -影響

1997年,柏林市「動物園」城區在新建的波士坦廣場與柏林凱悅大酒店和歌劇院/賭場間的部分命名為「瑪蓮娜·迪特里茜廣場。紀念詞寫道「柏林的世界電影與音樂明星,為了自由與民主,為了柏林與德國」。2001年,在她的100歲誕辰之際,柏林市正式對對她的敵視作出了道歉。2002年5月16日,她被追認為柏林的榮譽市民。
迪特里茜通過她中性的氣質征服了公眾,她覺得男女平等。她經常穿著男裝,這在當時還是非常受到爭議的。這樣,她同時成為兩次世界大戰中婦女運動的偶像,以及同性戀的代表符號。
她在政治與社會方面投身反對希特勒的非人性的民族主義思想得到國際的有意義的讚揚,這個讚揚明顯早於她在她的祖國德國受到的讚揚。在1947年,她就獲得了「自由獎章」。這是美國最高的公民獎。1950年,法國政府授予她「榮譽軍團騎士」稱號(Chevalier de la Legion d`Honneur)。
上一篇[生物反饋]    下一篇 [虎尾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