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瑪麗·艾倫·馬克

標籤: 暫無標籤

瑪麗·艾倫·馬克(MARY ELLEN MARK)被稱為紀實攝影家、社會紀實攝影家、人像紀實攝影家,甚至心理紀實攝影家。將近30年的攝影生涯中,她四處遊歷進行攝影創作,出版了大量攝影集,舉辦攝影展。其攝影故事和人像作品在許多雜誌刊登發表,包括《生活》、《紐約時報》、《紐約人》、《滾石》、美國版《時尚》、《倫敦星期日時報》等,被認為是當今國際攝影界最令人尊重和最具影響力的攝影家之一。

1 瑪麗·艾倫·馬克 -簡介

瑪麗·艾倫·馬克,美國著名女攝影家,在其將近30年的攝影生涯中,她四處遊歷進行攝影創作,出版了大量攝影集,舉辦攝影展。其攝影故事和人像作品在許多雜誌刊登發表,包括《生活》、《紐約時報》、《紐約人》、《滾石》、美國版《時尚》、《倫敦星期日時報》等。

2 瑪麗·艾倫·馬克 -影響

她被認為是當今國際攝影界最令人尊重和最具影響力的攝影家之一。她拍攝的有關世界多元化的照片已成為紀實攝影的里程碑。其拍攝的為世人熟知的特里薩修女、印度馬戲團、孟買妓院的照片,就是其在印度工作多年的結晶。

3 瑪麗·艾倫·馬克 -獲獎及作品

近年來,她還獲得國際攝影中心設立的新聞無限獎、哈蘇基金會獎,其名為《美國》的攝影集和展覽獲得沃特·安那柏格獎。其它獎項還有約翰·西蒙·古根海姆獎學金、 Matrix電影/攝影領域傑出女性獎、1994年德國攝影學會頒發的埃里克·索羅門博士新聞攝影傑出貢獻獎。

另外,其母校賓西法尼亞大學和藝術大學分別授與她藝術榮譽博士學位;3次國家藝術基金會獎學金;攝影之友出版社頒發的年度最佳攝影家;哈蘇報道獎;2次羅伯特·F·肯尼迪獎;傑出作品世界新聞獎;Brandeis大學攝影創造藝術獎。出版了11本攝影集:《護照》(1974);《81號病房》(1979);《弗克蘭德路》(1981);《加爾各答特里薩修女的慈善活動》(1985);《攝影故事:工作中的攝影家》(1992);
《Streetwisie 》(1992);《瑪麗·艾倫·馬克25年攝影集》(1991);《印度馬戲團》(1993);《人像》(1997);《求救的喊聲》(1996);《瑪麗·艾倫·馬克:美國奧德賽》(1999)。瑪麗的攝影作品在世界許多地方都曾展出。她還在其丈夫導演的電影《美國的心》(1992年),擔任副製片人。其名為《瑪麗·艾倫·馬克:美國奧德賽》的攝影集和巡迴展,收錄了過去35年來,在美國拍攝的照片,由光圈出版社發行。巡迴展已於2000年春季在賓西法尼亞藝術博物館舉辦首展,正在世界各地展出。除了為攝影集和雜誌拍攝照片外,她還拍攝廣告。

4 瑪麗·艾倫·馬克 -攝影生涯

美國女攝影家瑪麗·艾倫·馬克(1941-  )是瑪格南圖片社的重要成員之一,1964年畢業於賓夕法尼亞大學的通訊系統學校的攝影新聞專業。大學畢業后,她曾旅行到墨西哥,土耳其等國家,意在開闊眼界,鍛煉自己,同時尋找成功的機會。回到美國后,馬克移居紐約,繼續為以前的校友雜誌和一些不出名的雜誌拍照。一次,當她在為校友雜誌拍照時偶然遇上了後來《觀察》雜誌編輯帕特·卡拜恩,後者使她的作品很快出現在著名的《觀察》雜誌上。

然而,馬克的成功卻是艱難的,尤其是在一次拍攝了海洛因吸毒者的專題后,她對生活在邊緣上的小人物益發產生了巨大的同情心,從而在1966年起成為一位自由投稿攝影師,走上了一條數十年不變的社會紀實攝影的旅途。憑著對社會底層的關心和洞察力,35歲的馬克在1976年來到了俄勒岡州的精神病院,在其中唯一的女性禁閉室里「禁閉」了36天。儘管這個病室的女性患者是被認為對她們自己以及其他人具有危險性的,但馬克全然不顧,終於以被評為年度最佳攝影集的《81號病房》中的87張黑白照片,向社會展現了這些靈魂崩潰者的真實世界。
接著,在前後歷時十年之後,她終於在印度孟買的福克蘭路的「紅燈街」中完成了又一本影集《福克蘭路》,以那些被侮辱與被損害的下等妓女和變性人為知心朋友,通過鏡頭將人性的悲哀作了最透徹的揭露。1983年,馬克再以一組驚人之作――揭露西雅圖和華盛頓淪落街頭陰暗角落的青少年的生活報道成為美國每年大約100萬流浪青少年的縮影,贏得了年度攝影大獎。用她自己的話來說:「我的作品最關鍵的就是進入,其中沒有什麼秘密。我只是向人們解釋我在幹什麼,然後讓他們自己決定是否讓我進入。」今天,這位著名的美國女攝影家以其不可思議的膽略和勇氣將紀實攝影推上了一個令人目眩的高峰。人們在津津樂道她的成功之作《81號病房》,《福克蘭路》以後,又為她在1991年推出的影集《瑪麗·艾倫·馬克:25年》中對人類的同情心所感動。影集中不管是拍攝蘇丹拖著鼻涕的流浪兒童,在倫敦由政府救濟的海洛因吸食者,還是印度的馬戲團演員,她從不像一些差勁的攝影師那樣濫用那些主題中的怪誕的自然狀態,而是將這些主題恐怖的外表推向深的層次。她說這些人生活在邊緣上,她想接觸他們的愛和情,她希望照片能說出生活在不幸中的人們的某些東西。馬克說:「攝影完完全全地打開了我的人生,因為我能夠幸運地看到其他的文化和生活方式---看到世界上不同地方的人們如何生活,富人,窮人,好人,壞人。」

她在最近出版的一本畫冊中這樣說:「回顧我的美國攝影作品,這是一次漫長而神聖的旅程---這是一次跨世紀的旅程,讓我進入了無數人們的生活空間。從極端的貧窮到非常的富有,我作為一個目擊者使這個國家顯得如此特別。我拍攝了嬰兒美麗的慶典以及單身者的生活,從雙胞胎的聚會到三K黨的集會。我所跨越的歷程既有精彩的人物也有令人驚恐的人群。有一件事情是確切無疑的,這就是永遠處於難以置信的冒險之中。你可以在這個國家裡找到一切,任何在發展中的事情,任何可能發生的事情。我穿越美國的旅途,使我作為一個攝影家的目光變得更為清晰。」然而,在她的人生旅途中,所承受的精神壓力,也是不言而喻的,她看到的是更多的不幸和苦難,鏡頭中觸目驚心的是邊緣人的生活狀態,而不是大牌明星。也許世界就是這樣。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