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認為人類的身心特徵、民族特性、社會組織、文化發展等人文現象受自然環境,特別是氣候條件支配的觀點,是人地關係論的一種理論。簡稱環境決定論。其意義在兒童教育和心理學領域也有不同的具體的延展。

1歷史概念

認為人類的身心特徵、民族特性、社會組織、文化發展等人文現象受自然環境,特別是氣候條件支配的觀點,是人地關係論的一種理論,簡稱決定論。古希臘時代的思想家已開始注意人與氣候的關係。希波克拉底、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等人都認為,人的性格和智慧由氣候決定。18世紀法國啟蒙思想家孟德斯鳩在《論法的精神》中接受了古希臘學者關於人與氣候關係的思想,以氣候的威力是世界上最高威力的觀點為指導,提出應根據氣
環境決定論與文化理論

  環境決定論與文化理論

候修改法律,以便使它適合氣候所造成的人們的性格。19世紀中葉,英國歷史學家H.T.巴克爾認為氣候是影響國家或民族文化發展的重要外部因素,並認定印度的貧窮落後是氣候的自然法則所決定的。
德國地理學家F.拉采爾在19世紀末葉發表的著作《人類地理學》中認為,人和動植物一樣是地理環境的產物,人的活動、發展和抱負受到地理環境的嚴格限制。他的學生,美國地理學家E.C.森普爾把拉采爾的觀點介紹到美國,誇大和突出了環境的決定作用。其後美國地理學家E.亨廷頓在他的《文明與氣候》一書中,特彆強調氣候對人類文明的決定性作用。
19世紀,人類改變地球面貌的作用幾乎未受注意。受達爾文進化論的影響,環境決定論取得了優勢。進入20
孟德斯鳩

  孟德斯鳩

世紀后,人們逐漸認識到,在人與環境的關係中,人是主動的,是環境變化的作用者。於是,陸續出現了各種不同的人地關係論學說,對環境決定論提出了異議或否定。然而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環境決定論並未消失。澳大利亞地理學家G.泰勒批評老式的決定論,認為孟德斯鳩和巴克爾等人把氣候對人類的影響說得過分了,但他提出一種決定行止論(又稱有限決定論),認為人類可以改變一個地區的發展進程,但如果不顧自然的限制,就一定會遭受災難。
環境決定論的代表主要有:華生和洛克。

2區別介紹

孟德斯鳩、黑格爾和馬克思的「地理環境決定論」的區別不在於地理環境是否決定著人類的生活,而在於前者怎樣決定後者。
近代西方地理學派的代表人物孟德斯鳩認為,地理環境決定人們的氣質性格,人們的氣質性格又決定他們採用何種法律和政治制度。
黑格爾是繼孟德斯鳩之後另一位重要的「地理環境決定論」者。黑格爾視地理環境為「歷史的地理基礎」,他把世界上的地理環境劃分為三種類型:乾燥的高地,廣闊的草原和平原;巨川、大江所經過的平原流域;和海相連的海岸區域。他認為各種不同地理環境中的人們形成了不同類型的生活和性格。
黑格爾將某個人類共同體的制度上的特點、人們的性格,與其所從事的活動,特別是物質生產活動聯繫在一起。與孟德斯鳩相比,黑格爾對地理環境問題關注的範圍、角度更為廣闊,觀察更為深刻,對地理環境與人類社會生活關係的描述更符合歷史的實際。
如何認識地理環境因素在經濟關係中的具體作用和其所發揮的影響呢?馬克思、恩格斯將地理環境視為人類物質生產活動的參與者,是勞動過程的要素之一。恩格斯指出,「政治經濟學家說:勞動是一切財富的源泉。其實勞動和自然界一起才是一切財富的源泉,自然界為勞動提供材料,勞動把材料變為財富。」馬克思則進一步指明勞動過程所具有的三個要素:「有目的的活動或勞動本身、勞動對象和勞動資料。」馬克思、恩格斯這裡所說的勞動材料、勞動對象或勞動的自然物質,指的即是地理環境中的土地、森林、河流、礦藏等因素。作為物質生產活動要素的勞動材料或勞動對象的這些地理環境因素,當然會影響到人類的物質生產活動,並對社會經濟關係以至人類文明的其他方面產生影響。
地理環境對於人類社會的物質生產活動的影響能達到怎樣的程度呢?馬克思、恩格斯認為,在人類文明初期,某一地理環境對成長於其中的那個人類共同體的物質生產活動情況具有決定性的影響,並進而決定那個人類文明的類型及其發展進程。馬克思指出,在人類歷史初期,「不同的共同體在各自的自然環境中,找到不同的生產資料和不同的生活資料。因此,它們的生產方式、生活方式和產品,也就各不相同」。實際情況正是如此。人類從事物質生產活動以求得生存和發展,但人們不是隨心所欲地去從事物質生產活動的,特別是在人類文明初期,人們只能因其所生存的地理環境所提供的條件,形成自己的物質生產類型和具體的內容及方式,故有農業民族、游牧民族之別。而生活於地中海沿岸的古希臘人、腓尼基人,則因其自然條件,在主要從事農業的同時,手工業、商業也比較發達。恩格斯在對古代歐洲大陸與美洲大陸的自然條件和社會歷史發展情況進行比較時指出,歐洲大陸與美洲大陸在可供人類利用的動物、植物資源方面存在著很大的差異,歐洲大陸「差不多有著一切適於馴養的動物和除一種以外一切適於種植的穀物」;而在美洲大陸,在適於馴養的哺乳動物中,只有羊駝一種,並且只是在南部某些地方才有,在可種植的穀物中,也只有玉蜀黍。自然條件的這些差異,使這兩個大陸形成了不同類型的物質生產活動,「兩個半球上的居民,從此以後,便各自循著自己獨特的道路發展,而表示各個階段的界標在兩個半球也就各不相同了」。
馬克思、恩格斯的以上論述表明,他們認為,在人類文明初期,地理環境對於人類的物質生產活動和社會生活具有決定性的影響。這種影響主要是地理環境因素通過作為人類物質生產活動要素之一的勞動對象而實現的。作為勞動對象,地理環境因素決定著物質生產活動的類型、方式等,並通過決定人類的物質生產活動,進而影響到人類的社會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如此,世界各地區不同的地理環境就使不同地區的人類文明產生了許多差異,呈現出不同的面貌,形成了不同的類型。這些不同類型的文明,在其具體的、特定的社會內部矛盾運動的推動下,基本上是「各自循著自己獨特的道路發展」,這就不能不帶有其文明初期在不同的地理環境影響下形成的、具有各自特徵的社會生活所打上的深刻烙印。
如此,馬克思、恩格斯唯物史觀的地理環境學說就與孟德斯鳩等人的「地理環境決定論」形成了重大區別。在孟德斯鳩那裡,地理環境與人類社會的關係是這樣的:地理環境決定人的氣質性格,人的氣質和性格決定法律及政治制度。馬克思、恩格斯唯物史觀關於地理環境與人類社會的關係則是這樣的:地理環境決定人的物質生產活動方式,人的物質生產活動方式決定社會、政治及精神生活。
由此可見,二者的區別不在於地理環境是否決定著人類的生活,而在於前者怎樣決定後者。孟德斯鳩等人認識不到物質生產活動對於人類社會生活的極端重要性,而不適當地強調人的氣質性格及心理狀態的作用,使其「地理環境決定論」仍帶有濃厚的唯心主義色彩。馬克思、恩格斯的唯物史觀科學地揭示了物質生產活動在人類社會生活中的地位,從而為正確說明地理環境與人類社會的關係提供了必要的前提。
那麼,地理環境對於人們的心理狀態、氣質性格就沒有任何影響嗎?回答應該是否定的。在人類文明起源時期,某個人類共同體從事於何種物質生產活動,主要是由他們所生存於其中的某種地理環境所提供的自然條件決定的。如生活在高原、草原地帶的人們主要從事畜牧業,生活於大河流域的民族多過著農耕生活。而當人們在從事某種具體的物質生產活動,「作用於他身外的自然並改造自然時,也就同時改變他自身的自然」, 「通過生產而發展和改造著自身,造成新的力量和新的觀念,造成新的交往方式、新的需要和新的語言」。正是在這種由某種特定的地理環境的制約而形成的長期的物質生產實踐活動中,某個民族逐漸形成了具體的、具有某種特點的氣質性格和心理狀態。此外,一個民族的氣質性格的形成,還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受到社會、政治及精神生活的影響。但是,這些社會、政治及精神生活也是建立在這個人類共同體的物質生產活動的基礎之上的,「物質生活的生產方式制約著整個社會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過程」。
人們的某種氣質性格的形成,關鍵在於參加了在某種地理環境中形成的具體的物質生產活動以及在此基礎上形成的社會、政治和精神生活,才和自然界發生了聯繫,受到地理環境的影響。
馬克思、恩格斯關於地理環境與人類社會關係的學說,可以說也是一種「地理環境決定論」,但這是唯物史觀的「地理環境決定論」,與以孟德斯鳩為代表的「地理環境決定論」存在著重大區別。馬克思、恩格斯唯物史觀特彆強調,物質生產活動是人類社會最基本的實踐活動,正是在物質生產活動中,在與自然界進行物質變換的過程中,人類社會與地理環境發生了最直接、最主要的聯繫。地理環境因素作為生產過程之一的勞動對象,在人類文明初期,對人類的物質生產活動產生著直接的、決定性的影響,並通過對物質生產活動的影響,進而間接地影響到人類社會生活的其他方面及整個社會以後的發展進程。馬克思、恩格斯的這一學說是符合人類社會歷史發展的實際情況的,是其唯物史觀在地理環境與人類社會關係問題上的科學表述,這也為我們解釋為什麼不同地區的人類文明呈現出不同的特色,走著不同的發展道路,提供了重要啟示。

3其他概念

教育心理學
心理學家華生[約翰.布魯德斯.華生(John.Broadus.Watson 1878-1958)美國心理學家,行為主義的創始人]等認為,個體的心理發展是環境影響或塑造的結果,有什麼樣的環境就有什麼樣的心理和行為。
環境決定論,又稱環境論。這種理論片面誇大環境和教育在兒童心理發展上的作用,認為兒童心理發展是由環境和教育所決定的,否認遺傳的作用,否認兒童心理年齡特徵的作用,否認兒童的主動性和能動性。
中國古代教育家孔子就強調後天環境影響對心理發展的作用,他說:「性相近也,習相遠也。」就是說,人的先天稟賦是差不多的,人的成就和習性不同則是後天學習的結果。而英國哲學家洛克(Loccke,1632—1704)則提出了著名的「白板說」。他認為,人腦開始只是一張「白紙,沒有特性也沒有觀念」。
人的一切觀念都來自(後天)經驗,兒童發展的原因在於後天,在於教育。而華生(1878—1958)則從其行為主義心理學思想出發,提出了兒童發展的環境決定論。其主要內容是:①否認遺傳在兒童發展中的作用。他明確指出「在心理學中再不需要本能的概念了」。在他看來,行為發生的公式是刺激—反應。行為的反應是由刺激所引起的,刺激來自於客觀而不是決定於遺傳,因此行為也不可能取決於遺傳。另外,他認為生理構造上的遺傳作用並不導致機能上的遺傳作用,由遺傳而來的構造,其未來的形式如何,要取決於所處的環境。因此,他否認了遺傳的作用。②片面誇大環境和教育的作用。華生從刺激—反應的公式出發,認為環境和教育是行為發展的唯一條件,並提出了他聞名於世的教育萬能論。他有一個著名的論斷:「請給我一打健康而沒有缺陷的嬰兒,讓我把他們放在特殊的環境中教養,那麼我可以保證,……把他們訓練為任何一方面的專家,……可以使他成為一名醫生,一名律師,一名藝術家,或者是商界首領,乞丐或竊賊。」我們認為,把遺傳和環境當作兒童發展中兩個獨立因素而進行非此即彼的二分選擇的做法是錯誤的、毫無意義的。
「遺傳和環境哪一個是兒童發展的決定因素?」此問毫無意義。因為事實上遺傳和環境始終交織在一起,二者不可分離。兒童的任何發展都有二者的作用,都有兩種成分參加。離開環境,遺傳不可能起作用;離開遺傳,環境也不可能起作用。
上一篇[銀光委陵菜]    下一篇 [失語]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