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瓊·伍德沃德(Joan Woodward):英國女管理學家,權變理論學派代表人物,公司生產過程類型的技術型模式開創者。瓊·伍德沃德(Joan Woodward);權變理論學派代表人物,英國女管理學家。不列顛大學教授,組織設計權變理論主要代表人物之一,開創了公司生產過程類型的技術型模式,著有《經營管理和工藝技術》、《工業組織:理論和實踐》、《工業組織:行為和控制》。

1 瓊·伍德沃德 -學術研究

60年代初期,為了確定指揮統一和管理跨度這些傳統原則與公司成功的關係程度,瓊·伍德沃德對英國南部埃塞克斯郡的近100家小型製造企業進行了調查。去了解他們的組織能力。她與她的研究團隊成員親自拜訪每一個廠商,與管理者面談,查閱公司的記錄並觀察第一線作業員。 Woodward 試著尋找能解釋這些差異的原因,起初從

瓊·伍德沃德任何組織都需要採取某種技術,將投入轉換為產出
管理者、公司背景、公司規模、型態等方面著手,並不能找出其間的共通性。但當其從公司之生產技術來分類時則發現了生產技術與組織結構之關係。她根據製造程序的技術複雜度,來發展一個廠商的分類尺度,技術複雜度表示製造過程機械化的程度;高技術複雜度表示大部分的工作由機器執行,低技術複雜度則表示生產過程中,工人仍然扮演重要的角色。

Woodward將技術複雜度分為十種分類,然後又合併成三大基本技術群:

第一類,小批量與單位生產方式:由進行定製產品(如定製服裝或特定設備等)生產的單位或小批生產者組成。

第二類,大批量生產方式:包括大批和大量生產的製造商,它們提供諸如冰箱和汽車之類的產品。

第三類,連續生產方式:如煉油廠和化工廠這類連續流程的生產者。

利用這種分類技術,Woodward將研究發現整理如下,例如,在連續生產方式中,技術複雜度增加,管理階層數有明顯增加,管理人員與總公司人數也有增加,這表示愈複雜的技術,就愈需要管理。另一方面,隨這技術複雜度的增加,直接/間接的勞工比卻會降低,因為直接勞動的工作減少,而間接支持維修的勞工卻增加了。

伍德沃德發現

(1)在這些技術類型和相應的公司結構之間存在著明顯的相關性,即」結構因技術而變化」;

(2)組織的績效與技術和結構之間的「適應度」密切相關。

2 瓊·伍德沃德 -伍德沃德法則

任何組織都需要採取某種技術,將投入轉換為產出。為達到這一目標,組織要使用設備、材料、知識和富有經驗的員工。並將這些組合到一定類型和型式的話動之中。比如,高校的教授在給學生授課時就使用多種方法,包括

瓊·伍德沃德組織要使用設備、材料、知識和富有經驗的員工
課堂講授、小組討論、案例分析以及利用有習題解答的教科書進行自學等等。每一種方法都是一類技術。

20世紀60年代初期,不列顛大學的瓊·伍德沃德提出,組織的結構因技術而變化。今天不少組織設計的研究者不贊成技術是決定結構的唯一因素的說法,但伍德沃德的觀點仍不愧是一個重要的貢獻。讓我們先看看她的研究,再對其關於技術類型的分類作些修正和更新。

伍德沃德法則

最早對技術作為結構的一個決定因素的關注,可以追溯到瓊「伍德襖德」的研究。她為了確定指揮統一和管理跨度這些傳統原則與公司成功的關係程度,對英國南部的近100家小型製造企業進行了調查。她一直無法從所收集的數據中得出任何一種相關關係,直至她按生產規模將這些企業劃分為三種類型。這三種類型反映三種不同的技術,它們在技術複雜程度上依次提高。第一類,單件生產,由進行定製的產品(如定製服裝和水力渦輪發電機等)生產的單位或小批生產者組成。第二類,大量生產,包括大量生產的製造商.它們提供諸如冰箱和汽車之類的產品。第三類,也是技術最複雜的一類,是連續生產,如煉油廠和化工廠這類連續流程的生產者。

3 瓊·伍德沃德 -區別

查爾斯·佩羅法則

瓊·伍德沃德成員在工作遲到的例外的數目
伍德沃德的技術分類法的一個主要缺陷是,它僅限於製造業組織。由於製造業企業只代表所有組織的不足一半數.如果要使技術與結構關係的思想適用於所有的組織,就必須以一種更一般化的方式對技術作可操作性的研究。查爾斯·佩羅提供了這樣一種研究方案。

佩羅將他的注意力放在知識技術而不是生產技術上。從下兩個方面對技術進行考察:

①成員在工作遲到的例外的數目。

②為找到妥當解決例外問題的有效方法所採用的探索過程。

他將第一個因素稱作任務多變性;第二個因素稱作問題可分析性。

當任務多變性中的例外情況較少時,工作就是高度常規化的。(在日常活動中通常具有較少例外情況的工作,包括生產裝配線上的工人以及麥當勞店中的焙制廚師等。)這一光譜線上的另一個極端是,當工作具有許多變化時,它就會有大量的例外惰況。這可以就高層管理職位、諮詢工作以及海上油井滅火工作等作為典型的例子。

第二類因素,問題可分析性是對探索過程的一種評估、一個極端,探索可以說成是高度確定的,人們可使用邏輯和推理分析來尋找問題的答案。如果一個學生平常得分都在良,突然在一門課程的頭一回測試中得了個不及格,這時你可以對該問題作一理性的分折,找到克服的辦法。比如,你是否花了足夠的時間準備這次測驗?你是否使用適當的教材?這次測試難度合理嗎?其他好學生表現如何?循著這樣的邏輯,你可以找到問題的根源,然後糾正它。另一個極端,是不確定性的問題。假如你是位建築設計師,你接到的一項任務是,按照你以往從未採用過或聽說過的標準和限定要求你設計一幢建築,這時你就沒有任何正規的探索方法可供使用。你將根據先前的經驗、判斷和直覺找到答案。通過猜測和嘗試失誤,你可能會找到一個可接受方案。

佩羅使用這兩維變數——任務多變性和問題可分析性,構建了一個2x 2矩陣,如圖8—6所示。該矩陣的四個象限代表四類技術:常規的、工程的、手藝的和非常規的。

常規技術(象限1)只有少量的例外,問題易於分析。用來生產鋼鐵和護車或者提鍊石油的大量生產過程.就屑於這一類。工程技術(象限Ⅱ)有大量的例外,但可用一種理性的、系統的分析進行處理。橋樑建造屬於這一類。手藝技術(象限圓)處理的是相對複雜、但少量例外的問題,傢具修補屬於這一類。最後,非常規技術(象限Ⅳ),以諸多例外和問題難以分析為特徵,這類技術可代表許多航天業務,比如羅克韋爾國際公司太空梭的開發就採用了這類技術。

總之,佩羅認為,如果問題是可進行系統分析的,則適宜採用象限I和Ⅱ的技術;如果問題只能以直覺、猜測和不能加以分析的經驗來處理的,則需要採取象限Ⅲ和IV的技術。同理,如果經常出現新的、不平常的、不熟悉的問題,它們可能在象限Ⅱ和IV;而如果問題是熟悉的,則象限I或Ⅲ更為合適。

這些結論對「技術——結構關係」意味著什麼呢?佩羅主張,控制和協調方法必須因技術類型而異。越是常規的技術,越需要高度結構化的組織。反之,非常規的技術,要求更大的結構靈活性。這樣,按照佩羅的觀點,最常規的技術(象限1)可以通過標準他的協調和控制來實現,這些技術應該配之以同時高度正規化和集權化的結構。另一個極端是,非常規的技術(象限Ⅳ)要求具有靈活性。一般地,組織應該是分權化的,所有成員間有頻繁的相互作用,並以保持很低程度的正規化作為特徵。介於兩者之間的,如手藝技術(象限Ⅲ)要求問題以員工豐富的知識和經驗加以解決,這意味著組織需要分權化。而工程技術(象限Ⅱ),雖有許多例外情況,但具有可分析的探索過程,因此應當分散決策許可權,並以低正規化來保持組織的靈活性。

4 瓊·伍德沃德 -個人作品

著有《經營管理和工藝技術》、《工業組織:理論和實踐》、《工業組織:行為和控制》

上一篇[黃白膏]    下一篇 [遙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