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

標籤:第二次世界大戰經典電影薩拉熱窩

《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塞爾維亞語:Валтер Брани Сарајево,英語:Walter defends Sarajevo),前南斯拉夫電影名,1972年出品;1973年在中國上映;其主要情節為:1944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接近尾聲,為了能體面地結束戰爭,德國集結巴爾幹半島的A軍團北調,推出了「勞費爾計劃」,掠奪薩拉熱窩豐富的燃油資源供應裝甲部隊;黨衛軍上校被芬迪特里士派往薩拉熱窩,他令間諜假冒瓦爾特,誘殺了眾多抵抗組織成員;真正的瓦爾特憑藉個人出色的謀略與眾多英勇的游擊隊員終於讓間諜現出了原形后,成功地挫敗了敵人的陰謀。

1電影信息

電影名稱:
瓦爾特原型人物塑像

  瓦爾特原型人物塑像

《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
攝製:南斯拉夫波斯納電影製片廠
上映日期:1972年11月30日
對白語言:德語/ 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語
片長:2小時08分44秒
編劇:哈·克爾瓦瓦茨、薩沃·普列達、莫莫·卡波爾
導演:哈·克爾瓦瓦茨(Hajrudin·Krvavac,1926—1992)
攝影:米·迪克薩沃耶維奇
作曲/指揮:博·阿達米奇
主演:韋利米爾·巴塔·日沃伊諾維奇、留比沙·薩馬季奇、拉德·馬爾科維奇、斯洛普丹·迪米特里耶維奇、德拉哥米爾·保楊尼奇-基德拉、內達·斯帕索耶維奇、羅爾夫·羅麥爾、伊格爾·加洛

2電影譯制

配音演員
瓦爾特

電影《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海報集錦

電影《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海報集錦
(比勞特)——巴塔·日沃伊諾維奇(配音:魯非)
吉斯(照相館老闆)——留比沙·薩馬季奇(配音:雷明)
謝德(鐘錶匠)——拉德·馬爾科維奇(配音:馬爾路)
蘇里——斯洛普丹·迪米特里耶維奇(配音:侯冠群)
康德爾(假瓦爾特)——德拉哥米爾·保楊尼奇-基德拉(配音:葛存壯)
米爾娜(女叛徒)——內達·斯帕索耶維奇(配音:於藍)
馮·迪特里施——羅爾夫·羅麥爾(配音:胡曉光)
馬力什——伊格爾·加洛(配音:李連生)
醫生——斯特沃·齊岡(配音:畢鑒昌)
阿克瓦利斯(德國間諜)——雷利亞·巴希奇(配音:關長珠)
阿茲拉(謝德的女兒,游擊隊員)——配音:俞平
埃德勒(德軍中士,火車站站長的助手)——配音:李百萬
欽德勒(德軍中尉,監視手術的軍官)——配音:凌子風(譯制導演)
斯特里(警長)——關長珠
比紹夫——韓廷奇
火車站長——王炳彧
假聯絡員——勞力
哈根中校——關長珠
德國將軍——馬爾路

3劇情簡介

1944年,德國法西斯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蘇軍和盟軍越戰越勇,戰火正在向德國縱深蔓延。為遲滯同盟國的攻勢,德軍總參謀部決定撤回駐紮在巴爾幹的「A軍團」,集中兵力迎戰。但是貝爾格萊德的丟失,南斯拉夫的全國各地到處是游擊隊。致使德軍在戰略上處於游擊隊的重重包圍之中,處境很危急,而目前只有多瑙河以南的公路還在他們的控制之下,如果這條通道被切斷,那整個「A軍團」共20個師近百萬大軍就會被圍殲。用德軍的話說,目前保衛德國,就指望這20個師。
柏林命令「A兵團」從希臘和南斯拉夫火速撤退,可問題的關鍵是燃料只能讓龐大的裝甲部隊維持到維謝格拉特,現在只有從薩拉熱窩的燃料基地把油運送到維謝格拉特。
為此,德軍擬定了一個秘密的「勞費爾行動」計劃,薩拉熱窩拉於南斯拉夫中部,是一座英雄城市;人民抵抗運動沉重打擊了法西斯強盜。領導這個運動的是久經考驗、機智老練的游擊隊長瓦爾特。他的名字使敵人膽顫心驚。為逮捕瓦爾特,陰險的比肖夫上尉花了一年的時間,審訊了一百多名「犯人」,仍一無所獲——而且幾乎沒有幾個人知道瓦爾特的樣子和身份。
為了掃清這一障礙,黨衛軍馮·迪特里施上校被從挪威派遣到薩拉熱窩,負責燃料秘密運輸的「勞費爾行動」。德國人派黨衛軍上尉康德爾在游擊隊里的叛徒肖特的幫助下,以瓦爾特的身份打入抵抗運動組織內部,多次造成游擊隊和抵抗運動的重大損失,並幾乎抓捕到了瓦爾特。
游擊隊的皮勞特和戰友們剷除了叛徒和假瓦爾特,設計擒獲了試圖混入解放區的德國特工團伙,通過竊聽德軍的電話終於搞清了——德軍用火車把傷員運到油庫外卸車,同時派卡車接傷員,再把火車開到油庫裝運油料,最後把油運送到維謝格拉特去支援撤退中已經油料耗盡的「A兵團」的裝甲部隊就是所謂的「勞費爾行動」。
皮勞特和戰友吉斯、蘇裡帶隊化妝截住一輛去油庫運傷員的卡車,之後混進德軍,解決了火車司機后控制了機車。等火車裝完油料開出油庫,被打暈的德國火車司機蘇醒過來打開了水閥,驚動了守軍。德軍知道上當了,立即在沿途布置軍隊攔截火車,押車的德軍也發現了異常,向皮勞特等人進攻,均被擊退。當火車爬坡時,皮勞特摘掉了列車的通風管,提開車鉤,沒有機車牽引的列車快速倒退,德軍立即擰緊手閘剎車。但是皮勞特等人等到了安全區域,立即將機車換向倒車並跳下機車,無人駕駛的機車如脫韁野馬快速的下滑向軍列撞去。猛烈的碰撞引燃了油料,炸掉了運送燃料的火車;最後皮勞特的助手告訴一直想見到瓦爾特的抵抗運動成員吉斯,皮勞特就是瓦爾特。
馮·迪特里施因為「勞費爾行動」失敗被調走,臨走時他自嘲的說自己一來就在尋找瓦爾特,但找不到。現在即將離開總算知道了他。他身邊的蓋世太保不明所以問他誰是瓦爾特,他不屑的看了這個蓋世太保一眼、有氣無力的說:「Sehen Sie diese Stadt? Das ist Walter!(你看到這座城市了嗎?他,就是瓦爾特!)」

4電影故事

電影《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連環畫封面

  電影《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連環畫封面

1944年,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德國南方集團軍司令部地下掩蔽部。
深邃幽長的地下隧道里走來一名德軍將軍(中將)和一名高級軍官,沿途的士兵筆挺的站在各自的崗位上,向來者行注目禮。將軍目光陰沉,但精神很好,走在旁邊的是他的副官。
他們走到一間會議室外,把帽子和別有手槍的腰帶交給門口的士兵后,進入了會議室。裡面已經站著七名德國高級軍官。將軍和副官走到他們的位子上,但沒有坐下,將軍鎮靜地環顧了一下四周,清了清嗓子,開始作戰陳述。他講話的語速很快,但仍透著中氣不足。
將軍:「諸位!向你們宣布一項重要的消息:我們東南軍區司令萊爾上將已經接到了命令!A軍團今天晚上開始,按計劃從巴爾幹撤退。」這時,副官把椅子給將軍扶好,將軍坐了下來,說道:「請坐吧,先生們。」軍官們也坐了下來,翻開了桌上的戰報,副官也為將軍擺好戰報。
將軍繼續說:「貝爾格萊德的丟失,俄國軍隊從北方向我們推近,在南斯拉夫全國各地,到處都是游擊隊,我們在巴爾幹的處境很危急,現在我們只控制多瑙河以南的公路,如果在萊爾上將的部隊撤退之前,敵人佔領了這條公路的話,A軍團就會被包圍。這意味著,我們將要損失20個師,目前保衛德國,就指望這20個師了!這是當前的形勢。」
這時,將軍站了起來,往牆邊走去,邊走邊說:「再來看看我們的任務,必須保證我們的部隊從希臘和南斯拉夫迅速撤退,最重要的問題是,燃料!」將軍一邊說,一邊掀開了牆上掛著的一塊紅布,露出裡面的一張歐洲巴爾幹半島的作戰地圖。
將軍
電影《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連環畫封面

  電影《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連環畫封面

指著作戰地圖說:「解決的辦法在這,薩拉熱窩,這座城市在歷史上曾引起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現在它對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束,也將是很重要的。薩拉熱窩將成為我們向A軍團提供燃料的基地。」將軍回到座位上,邊走邊說:「現在請哈根中校向各位說明執行勞費爾行動計劃的目的,請吧,哈根。」
鬢髮斑白的國防軍510摩托化團團長哈根中校起身走到軍事地圖前,用指揮棒指向圖中別標紅的區域說道:「我們的裝甲部隊從薩洛尼卡出發,經過斯科普里、烏日策、維謝格拉特,到達薩拉熱窩,然後繼續向西北撤退。部隊的燃料只夠到達維謝格拉特,勞費爾行動計劃的目的,就是要把薩拉熱窩油庫中的燃料,設法運輸到維謝格拉特去。運輸燃料的鐵路線,是從薩拉熱窩到維謝格拉特。」哈根中校往座位走回去,邊走邊說:「我們必須要重兵保衛鐵路線,和嚴格保密,才能夠實行勞費爾行動計劃!」
將軍插話道:「哈根中校,你必須親自到那一帶去,布置鐵路沿線的保衛工作!」將軍問在座的軍官們:「有什麼問題嗎?」副官給將軍點上一支煙,有一位軍官說:「有個問題,現在有誰,能確保勞費爾行動計劃的機密不被泄漏呢?」
將軍回答道:「韋蘭德中校可以回答你提出的問題,請吧,韋蘭德。」
韋蘭德中校的雙手神經質的在玩一支鋼筆,貌似忠厚的臉上生著一雙鷹眼,花鏡後面的目光從在場的每個人臉上滑過。
「可以
電影《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連環畫封面

  電影《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連環畫封面

坦率的說嗎?」韋蘭德取下眼睛問道。
「可以,你談吧!」將軍回答。
韋蘭德:「目前薩拉熱窩的形勢,並不那麼適合進行勞費爾行動。這座城市裡抵抗運動的力量非常強大,是一條真正的秘密戰線。它的領導是個老練的游擊隊員,人們叫他『瓦爾特』。」
將軍插話道:「在執行勞費爾行動計劃之前,必須徹底摧毀這股力量!。」他的眼睛顯出兇狠的目光。
「來不及也辦不到了。」韋蘭德無奈地說。
「黨衛軍上校(旗隊長),馮·迪特里施也辦不到嗎?」將軍的眉毛向上一挑,目光咄咄逼人。
「馮·迪特里施?嗯,黨衛軍上校(旗隊長),如果他到那也許可能改變局面。可是聽說馮·迪特里施正在挪威執行一項重要的任務。」韋蘭德並不在意來自將軍的目光,他的回答有些自信。
將軍盯著中校,微微一笑,但目光仍然嚴肅:「你說錯了,上校馮·迪特里施已經到達,薩拉熱窩!」
薩拉熱窩,傍晚時分。
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
出身高貴血統的馮·迪特里施上校正由薩拉熱窩保安處長、黨衛軍二級突擊隊中隊長比肖夫上尉陪同著在高地上的指揮部外信步漫遊。
比肖夫

電影《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劇照集錦(1)

電影《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劇照集錦(1)
上尉畢業於慕尼黑軍事學院,戰前是一名刑事警察,經驗豐富、辦事老道,深得上司賞識。但對新來的上校卻懷著深深的崇敬,因為在中央保安總局裡,上校馮·迪特里施的殘暴盡人皆知!
馮·迪特里施:「啊,一座很美麗的城市!比肖夫。」
比肖夫:「是啊,可是並不平靜。該是讓它平靜的時候了!」
馮·迪特里施:「有一位波斯尼亞詩人曾經這樣寫過:『願上帝保佑追擊者!同時也保佑被追擊者。』」
比肖夫:「保佑被追擊者?我不明白,我喜歡追擊人,而不是被追擊。」
馮·迪特里施:「呵呵···這是個奇怪問題。你追捕『瓦爾特』多久了?」
比肖夫:「一年了,一年多了,上校先生。」
馮·迪特里施:「有什麼線索嗎?比肖夫。」二人走到圍欄邊上,俯視著薩拉熱窩這座美麗但不平靜的城市。
比肖夫:「沒有。」
馮·迪特里施:「我看也是這樣。」
比肖夫:「上校先生,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我審問了100多個人,可是一無所獲,沒有人知道他是誰,沒有,我可以發誓。瓦爾特簡直是一個幽靈!我開始懷疑他是不是真的存在。」
馮·迪特里施

電影《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劇照集錦(2)

電影《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劇照集錦(2)
:「我可不相信鬼,比肖夫!他確實存在,」馮·迪特里施指著薩拉熱窩說道,「就在附近,這一帶活動。」
入夜,軍用鐵路沿線一片靜寂。突然,橫亘在小河上方的一座鐵路橋亮起一道火光,緊接著傳來震耳欲聾的兩聲巨大的爆炸,碎石與扭曲的鋼軌伴著氣浪飛上半空。樹林深處,一群年輕人正興奮的望著遠處的火光,他們中的一位年齡稍長者果斷的命令著「小夥子們,快跑!」正在這時,不遠處傳來汽車馬達的轟鳴,年輕人們簇擁著年長者迅速折返朝密林深處散開。一輛過路的德軍巡邏車緊急停在路邊,20多名德國巡邏兵忙亂的跳下車,朝這邊抄過來。
毫無組織紀律性的年輕人們亂成一團,有的用手槍與端著機槍的鬼子對戰,結果命喪黃泉;更多的人遂四散逃命。混亂中,沒有左臂的小夥子布蘭克拚命保護著年長者朝相反方向奔跑,一名站在路基上的德國鬼子發現了他們,布蘭克急忙把長者按倒在地:「瓦爾特,快卧倒!」瓦爾特眼疾手快,操起MP40衝鋒槍就是一梭子,鬼子應聲倒地,另一名鬼子從對面的樹林里朝這邊放冷槍,又被瓦爾特一個漂亮的點射送回了老家。布蘭克非常崇敬的望著瓦爾特,在他單純幼稚的思想中,瓦爾特簡直就是神的化身!
鐵路盡頭拐彎處忽地亮起一盞黃燈,並且在不停的搖擺,瓦爾特兩人急忙朝那裡奔去。點燈的是養路工奧布倫,他非常同情游擊隊並經常幫助他們,此刻,他把瓦爾特和布蘭克讓到值班室,打開暗道門,目送他心目中的英雄們的身影遠去。
深夜,城市的大街上安靜得可怕。瓦爾特與布蘭克分手后,獨自走在空無一人的街上。在他身後不遠的黑暗處忽然亮起兩盞鬼火般的燈光,一輛賓士牌小轎車無聲無息的湊上來,瓦爾特見四周無人,急忙閃進車門,急促的指揮司機:「快!到蓋世太保那裡!」
保安處的大廳里燈火輝煌,馮·迪特里施滿面春風的坐在辦公室,迎接他精心調教的獵犬的凱旋。
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
瓦爾特,

電影《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劇照集錦(3)

電影《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劇照集錦(3)
不,應該換個稱呼了。這個冒充游擊隊長的傢伙的真名叫康德爾,是從德國秘密派來的黨衛軍頂級特工之一,軍銜和比肖夫一樣,也是上尉。
康德爾(敬禮):「嗨爾!希特勒!」
馮·迪特里施(回禮)
康德爾:「報告上校,任務完成了,已經把橋給炸了。」
馮·迪特里施十分讚許的望著自己的學生,高興的說:「你幹得很好!」
康德爾:「可是,遇到了意外的情況。」康德爾瞟了一眼旁邊的比肖夫上尉繼續說道:「真沒想到會碰上了巡邏隊。」
馮·迪特里施把眼睛轉向比肖夫,康德爾轉身,盯著比肖夫,說道:「比肖夫,你是答應過的,不會碰到任何情況的?!」
比肖夫辯解:「上尉先生!請你聽我… …」沒等他說完,康德爾就氣急敗壞地說道:「看在上帝的面上,別稱呼我的軍銜!你怎麼還不習慣叫我康德爾?」
比肖夫:「康德爾!我已經命令巡邏隊停止巡邏。你們碰上的部隊是偶然過路的部隊,純屬意外!」
康德爾:「正是這種『偶然』,使得五名德國士兵送了命!更不用說由於你的無能,我也差點完蛋!」
「康德爾!」比肖夫大喊一聲,他和康德爾的眼睛像兩隻撒開束縛的鬥雞一樣頂在一起。
馮·迪特里施急忙勸開二人:「好了,不要說了,不要說了,雙方都不要再提此事了。」馮·迪特里施站了起來,一邊說一邊往門外的客廳走去:「都不要說了。」康德爾和比肖夫相互瞪了一眼。
馮·迪特里施招呼二人:「請過來吧。」「這個意外對我們很有好處,」馮·迪特里施說著,倒了三杯酒,「你像一個真的游擊隊員一樣打死了德國士兵,你的委員會裡還有誰懷疑你不是瓦爾特呢?」
康德爾很自信:「沒有人懷疑,他們認為我就是瓦爾特。」
馮·迪特里施:「好極了。」馮·迪特里施說著,拿起了剛才倒的酒,比肖夫和康德爾也端起了酒杯,似乎是在慶祝這個成功,三人一飲而盡。
馮·迪特里施:「進行得很順利,啊,你已經在三天之內變成了『瓦爾特』,並組織了一個非法委員會,這是個巨大的成功。」馮·迪特里施說著,往牆邊的一張桌子走去。
這時一旁的比肖夫插了一句話:「康德爾是通過肖特和游擊隊聯繫的,這可沒那麼簡單。」原來,肖特是比肖夫安插在游擊隊內部的一個特務。康德爾看出了他的意思,比肖夫是要把功勞攬到他自己的身上,就回敬道:「據我所知,你的那位肖特到現在還和游擊隊有來往。」
比肖夫:「肖特是給我們工作的,是我們要他這樣做的!」
康德爾:「我不喜歡這樣的合作者!」
馮·迪特里施從牆邊的桌子上拿來一盒煙,走了過來,對康德爾說:「你留在委員會裡,你有多少人?」
康德爾:「五個,一個是叛徒,其餘都是真正的游擊隊員。」
馮·迪特里施:「很好,請坐。」(馮·迪特里施讓康德爾和比肖夫坐下來)
馮·迪特里施對康德爾說:「讓他們去發展組織,你要模仿瓦爾特的工作作風,盡量的模仿他,模仿得越像越好。」
康德爾:「我會做得比真瓦爾特還像瓦爾特。」
馮·迪特里施:「不要想得那麼容易,我看你還沒有接受過這樣艱巨的任務。不要忘記,勞費爾行動七天之內就要開始了!要用足夠的兵力保護鐵路線,而且要絕對保密才能夠為裝甲部隊按計劃運送燃料。要想盡辦法讓瓦爾特的組織陷入混亂,讓他只顧保存他的組織,別的什麼都顧不上。最重要的是不要讓他想到勞費爾行動!」
康德爾:「是,上校,我想法搞到游擊隊的名單、密碼和聯絡渠道,在他們內部製造混亂,其他的事情可以叫比肖夫去做。」
馮·迪特里施:「比肖夫馬上可以行動。」
馮·迪特里施對比肖夫說道:「比肖夫上尉,你馬上採取行動,把昨天晚上炸橋的,瓦爾特那伙人幹掉!他們打死了五名德國士兵,絕不能饒了他們!」
比肖夫:「是,上校。」
康德爾:「比肖夫,有個鐵路工人,現在我們先不要驚動他。」
馮·迪特里施:「他是誰?」
康德爾:「叫奧布倫,養路工。在我們被追擊的時候,掩護了我們。」
馮·迪特里施:「好極了,這個人一定跟瓦爾特有聯繫,我們要監視他。」
車站外站滿了沉默的市民,德國人把20多名參與炸橋的游擊隊員絞死在站前廣場上。很多死者的家人也站在那裡,悲憤與怒火在人群中默默的蔓延著。
站長值班室外走來一名身材魁梧的黨衛軍保安警察軍官,身後跟著一名目光機警的黨衛軍士兵,他們徑直走進值班室,坐在門口的陸軍中士慌忙立正站好,啪地行了一個軍禮!
陸軍中士機械的向軍官做簡單彙報:「長官!中士埃德勒在值班。」
軍官敷衍了事的還禮並自我介紹:「保安警察別動隊、黨衛軍少尉沙士!昨天晚上炸橋的時候你到什麼地方去了?」
中士惶恐的看著這位殺氣騰騰的少尉,回答道:「我… …哪兒也沒有去… …」
少尉看了一眼旁邊的值班員,又問中士:「你向值班人員調查過嗎?」
中士:「沒有,我認為這不是我的職責。」
黨衛軍少尉:「你這樣做很對!我要問問他,不許任何人來打擾我,你懂嗎!」
中士:「是,隊長先生!」中士敬禮后,出門離開了。和少尉一起來的黨衛軍士兵也退出了門。值班員是一位年事已高的老人,名叫蘭克斯。
「沙士」,不應該換個稱呼,這個冒充黨衛軍少尉的人真名實姓叫「皮勞特」,游擊隊圈子裡面的人幾乎都知道皮勞特的大名,傳說他與瓦爾特走得很近,人們可以從他那裡知道很多瓦爾特的事情。這是一位身經百戰的老游擊隊員,但歲數卻不大,只是顯得有些滄桑。皮勞特從衣服口袋裡掏出香煙盒,隨手遞給蘭克斯,蘭克斯拿了一支。
皮勞特:「多拿幾支。」蘭克斯又拿走了幾支煙。
蘭克斯:「哪搞到的,皮勞特?」
皮勞特:借來的,和軍裝一起借的。」
「這個人是誰?」蘭克斯看著門外的「黨衛軍士兵」問道。
皮勞特:「他是蘇里。」
蘭克斯:「蘇里?聽說蘇里常和瓦爾特在一起。」
皮勞特:「好像是。」
蘭克斯:「他會來嗎?」
皮勞特:「可能。」
蘭克斯(盯著皮勞特):「我非常想見瓦爾特!」
皮勞特:「為什麼?」
蘭克斯:「我要親自告訴他,對這次流血襲擊的看法!」
皮勞特:「我可以替你轉告給他。」
蘭克斯:「請你替我轉告瓦爾特,他犯了一個錯誤,不該炸掉那座鐵路橋!付出了多麼大的代價!盲目的行動,二十個鐵路工人啊!哼,死得毫無價值!」
皮勞特目光嚴肅的看著蘭克斯,說道:「這絕不是瓦爾特讓這麼乾的!」
值班員似乎余怒未平:「不是瓦爾特,是誰呢?誰?」
皮勞特胸有成竹的安慰對方:「這正是我要追查的,你知道些什麼?」
蘭克斯:「不知道,昨天晚上不是我值班。」
皮勞特:「你們應該知道,蘭克斯。」
蘭克斯:「誰呢?奧布倫應該知道,他是那一段的養路工。」
皮勞特:「給他掛個電話。」
電話接通了,然而奧布倫的聲音似乎有些不大對勁,規定的暗號對方沒有回答。皮勞特立刻明白了:出事了!
皮勞特和蘇里馬上往奧布倫的值班室走去。
皮勞特和蘇里走進奧布倫的值班室,看見奧布倫跟前站著兩名秘密警察。
皮勞特問奧布倫:「你是奧布倫嗎?」
奧布倫:「是我。」
皮勞特上下打量了奧布倫一眼,然後不由分說,就扇了奧布倫兩個耳光,驕橫的喝道:「跟我走!快!」
兩名秘密警察馬上湊了上來。
秘密警察(甲):「我們是警察局的,對不起,隊長先生,他得留在這兒。」
皮勞特:「我要帶走!」
秘密警察(乙):「對不起,應該說是個錯誤。」
皮勞特:「錯誤?不在我們保安機關,犯錯誤是你們的習慣!」
秘密警察(甲):「我們是在執行命令,如果你願意問一問,可以給比肖夫上尉掛電話。」
秘密警察(乙)準備掛電話。
「先等一等!」皮勞特急忙制止,「把證件拿出來,快拿出來!」兩名秘密警察立即拿自己的證件。
與此同時,一列火車鳴笛駛過,皮勞特看了看窗外的火車,「檢查」了兩名秘密警察的證件。微笑著敬了一個軍禮。
突然敏捷的一側身,後面的蘇里利用火車笛聲的掩護,端起手裡的MP40衝鋒槍,手起槍響,結果了兩個秘密警察。三個人匆匆追出門去,跳上前來接應的火車。
吉斯照相館的門被推開,康德爾走了進來。
道貌岸然的康德爾是來與他拼湊的所謂「委員會」成員接頭的,接頭地點就設在吉斯的照相館。在暗房裡,委員會成員見到了「大名鼎鼎」的游擊之神,很多人還是頭一次見到「瓦爾特」,成員中有服裝個體戶、無業游民和大學生,沒有左手的布蘭克是貝爾格萊德的大學教師,左手是在配製炸彈時被炸斷的。
康德爾假惺惺的安慰有些垂頭喪氣的大家:「同志們,現在形勢非常嚴峻,德國間諜已經混入我們的組織,以後大家要更加謹慎小心。」
「很清楚,我們是等著德國鬼子打入我們內部,還是先跟他們干?」吉斯激動地說。
「以後再說吧,吉斯。對了,布蘭克,你不是打算向解放區轉移十七個人嗎?」
布蘭克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紙交給康德爾「妮達交給我一份名單,就是這些人,全都在這裡。」
康德爾接過名單,故意讓所有在場的人都看了一遍,然後告訴布蘭克:「讓大家看看,可能還會有些變動。」但是很快,這份名單就交到了比肖夫手裡,十七名愛國青年就這樣被殺害了。
城裡鐘錶店老闆謝德是一位很受尊敬的人,他的住宅也說明了這一點。他的女兒阿茲拉是醫院的護士,這天回家時意外的遇到到了前來拜訪的兩位神秘的客人,其中一位就是皮勞特的夥伴、年輕的中士蘇里。阿茲拉對父親的朋友一向充滿敬意,她明白,父親從事著很崇高的事業,但自己也在努力,這一點父親卻渾然不知。
名單事件以後,游擊隊開始對內部進行調查,秘密聯絡員伊萬在咖啡館約見了布蘭克,並告訴他,他的瓦爾特是德國間諜,布蘭克大為震驚!敵人也監視了他們,就在布蘭克拖著沉重的腳步離開咖啡館時,躲藏在陰暗角落的康德爾開槍打中了他……伊萬的後面拉著一串尾巴,他決定儘快擺脫,於是走進接頭的博物館,在博物館里,被前來營救的學生領袖馬利施領著的大學生們護送到後門,特務們在混亂的人群中被推來搡去,等到追出來時,馬利施已經帶著伊萬駕駛摩托車跑遠。
特務們的汽車在後面窮追,情況萬分危急,馬利施雖然靈活,但終因路線不熟悉,被特務們堵在急轉彎處,伊萬被擊中掉下車子,而馬利施則借空逃走。
傷勢嚴重的伊萬被送進室醫院,馮·迪特里施和比肖夫親自到醫院命令必須救活伊萬,留下部下辛德勒帶兵監視搶救,醫院內外到處是黨衛軍的遊動哨。但是,儘管敵人在狡猾,也沒有算計過瓦爾特,利用人為的停電,醫生們支開德國人後緊急把伊萬和一具屍體調了包,居然瞞過了老奸巨猾的馮·迪特里施。
伊萬蘇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向組織報告了敵人混進組織外圍這一重要情況,於是,紅色的電波立刻飛向解放區:「德國間諜假瓦爾特打入我組織,510團進入薩拉熱窩。」
在高地上的指揮部外,馮·迪特里施正在眺望薩拉熱窩,510摩托化團團長哈根中校走過來報到。
哈根(敬禮)
馮·迪特里施(回禮)
哈根:「第510摩托化團團長哈根中校,奉命接受你的指揮。」
馮·迪特里施很熱情的與哈根握手寒暄,並說明任務:「啊,哈根先生,你的團部就設在火車站吧,警戒好鐵路線東段,安全區共130公里,直到維謝格拉特。」
薩拉熱窩的火車站附近,德國第510摩托化團的車隊開始沿鐵路線布防。
潛伏在偽警察局的斯特里透露給皮勞特一個重要情況,「非法委員會」當中有一個人是叛徒。接頭地點在吉斯的照相館,莫非吉斯是······為了搞清情況,皮勞特決定立即前往吉斯的照相館,考察吉斯。
且說吉斯正在和「非法委員會」的幾個成員,包括康德爾在內,正在開會。只聽游擊隊員布爾吉帶著無比的悲憤說道:「很明顯,我們被出賣了!布蘭克名單上的那些人全都被捕了,妮達被殺害了,布蘭克也被打死了!」康德爾心虛地說:「布蘭克有錯誤!我不是早就和你們說過了嗎?誰和你們接頭,都要告訴我。布蘭克不聽從我的命令,擅自去和伊萬接頭。你們知道伊萬是什麼人?他是德國間諜!」「不可能,伊萬是游擊隊員,他死在了一個姑娘工作的醫院裡!那個姑娘親自告訴我的!」布爾吉反駁道。「如果她騙你怎麼辦?」另一個游擊隊員帕夫爾反問道。「她是你的女朋友?」吉斯不等帕夫爾說完就搶著問。「是的。那又怎麼樣?我們總不能懷疑任何人吧!」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吉斯以為德國鬼子來了,連忙讓大家從暗室逃走。然後自己去開門。
門打開了,進來的是皮勞特。
「幹什麼,沒看見關門啊?」吉斯不認識他,沒好氣地說道。
「我看是開著的。」皮勞特微笑著說。
吉斯:「你要幹嗎?」
皮勞特:「我要放大我表妹的一張照片。」
吉斯:「有底片嗎?」
皮勞特:「有,放在大衣的口袋裡。」
吉斯:「好吧,你等一會再來!」
皮勞特:「我從蒙斯大街來,後面有人追我。」
吉斯這才放下心來,把他讓進屋裡。「你真討厭,偏這個時候來!」吉斯抱怨道。
皮勞特:「布蘭克叫我來的!」
吉斯:「你叫什麼名字?」
皮勞特:「皮勞特。我得找個地方住一晚上。」
這個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刺耳的敲門聲:「快開門,我們是巡邏隊!」一個聲音蠻橫地說道。「來了!」吉斯恨透了這些殺人不眨眼的強盜,所以他十分生氣的回答道。同時,他小聲吩咐皮勞特:「坐下,擺一個姿勢!」然後,他才去開門。
門開了,進來四個氣勢洶洶的德國士兵。為首的一個首先盤問吉斯是否在附近發現一個德國士兵被打死,然後搜查了吉斯的照相館。皮勞特因此被他們發現,並且被他們搜去了身上的手槍。他們還藉機搜去了一支被吉斯稱作「放大機」的MP40衝鋒槍,吉斯和皮勞特兩人因此被德國兵押走。半路上,皮勞特問吉斯:「知道旁邊的小道嗎?」吉斯立刻會意,兩人同時動手襲擊德國鬼子,然後沿著旁邊的小道逃跑了。「德國鬼子」們撿起滾得老遠的帽子,抱怨道:「哎呀!真打呀!巴克,皮勞特踢得我真疼啊!」「下巴都快打掉了,回去一定要找他算賬。」哈!原來這群「德國士兵」是游擊隊員巴克等游擊隊員化裝的,為的是配合皮勞特「考察」吉斯。
皮勞特讓吉斯把自己帶到了服裝個體戶米爾娜的住處。身材嬌小的裁縫米爾娜是吉斯的女朋友,30出頭,生著一雙懷疑的大眼睛。她的丈夫死於戰場,寡居的她不甘寂寞,也加入到委員會中。
皮勞特借口要餓,讓寡婦給他們做飯,趁寡婦去廚房的空子開始在屋裡搜尋,最後,目光鎖定在一架人體模特上。正在這時,寡婦端著晚餐回來了。
皮勞特心不在焉地啃著麵包,聽吉斯說:「布蘭克被打死了!」,不由得一驚,但他的臉上仍舊保持鎮靜。米爾娜陰森地對他說:「你並不感到驚奇。」皮勞特一語雙關地回答道:「我驚奇的是,我們隊伍中有些人居然還好好的活著!」「你最後什麼時候見到布蘭克的?」米爾娜逼問一句。「這不成審問了嗎?你們要考察我,看我的行動好了!我發現,你們好像要幹什麼!」皮勞特答道。吉斯很衝動的反駁道:「別以為我們什麼都沒有做,你可以看到,我們的人正在戰鬥!」
深夜,一群年輕的大學生正貓著腰向停在廣場上的德軍車隊圍過去。城裡鐘錶店老闆的女兒阿茲拉也在裡面,與自己的未婚夫布爾吉一道朝著他們認為的「輝煌」邁進。死神正獰笑著展開黑色的斗篷,而年輕人們卻毫無察覺。突然,廣場上亮起無數的探照燈,明晃晃的光刺得人們睜不開眼,所有汽車的蓬布被向上捲起,子彈好像暴雨般潑向猝不及防的襲擊者們!年輕的大學生們甚至來不及拿出武器就被掃倒在地,少數走在最後的人開始往回跑,阿茲拉已經跑出敵人的射擊範圍,但當她看到自己心愛的人被擊中時,竟又跑回來,結果倒在了已經氣絕的愛人的身邊……
清晨,廣場上堆滿屍體。就在幾小時前還是生龍活虎的年輕的軀體卻儻在這冷冰冰的水泥地上。面色陰沉的比肖夫站在屍堆前,陰險的目光掃視著不遠處黑壓壓的人群。一旁的翻譯在不厭其煩的重複著廣播:「薩拉熱窩公民們,德軍司令部向你們發布最後通告,死者父母或親友快來認領屍體。」
人們沉默著,有人正欲上前,卻被混在人群中的游擊隊員勸住。
比肖夫惡毒的小聲命令身邊的黨衛軍中士欣德勒「注意,誰過來,就打死他!」欣德勒面目猙獰地拉開了MP40衝鋒槍的拉機柄,槍口指向眾人。
所有人當中,最傷心欲絕的莫過於謝德了。看著自己唯一的孩子躺在那裡,他心如刀絞,潸然淚下。
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
第一個走出人群的是謝德,欣德勒緊張地抬高了槍口,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人走上來,敵人開始慌了,欣德勒色厲內荏的問他的長官「怎麼辦?上尉。」比肖夫無可奈何的下了撤走的命令,德國人開始退去,人民再次顯示了他們的力量。
薩拉熱窩郊外,比肖夫開車帶著上校與康德爾在兜圈子。
康德爾向上校介紹了最新竊得的游擊隊聯絡暗語,上校對兩個部下部署了一個絕密的計劃,旨在活捉瓦爾特。
謝德鐘錶店的門被推開,走進來一個中等個頭的男人,這人長著連心眉,面目凶煞,他走到櫃檯前,見四下無人,便不動聲色的對謝德說出了聯絡暗語:「空氣在顫抖,彷彿天空在燃燒。」謝德抬頭看了看來人,漫不經心的回答道:「是啊,暴風雨來了。」
來人立刻露出難看的笑容「我是游擊隊聯絡員,有重要情報要交給瓦爾特。」
謝德有些吃驚的望著對方。連日來沉浸在喪女悲痛中的謝德竟沒有仔細打量這個人,只是向他伸出右手「交給我吧,我負責轉交。」「不,命令我一定要交給瓦爾特!你轉告他,1小時后我在清真寺等他,暗號不變。」謝德也沒有細想就同意了他的要求。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走著,突然,門開了,警察局代號「喬斯特」的斯特利匆忙闖進來,他滿頭大汗地告訴謝德,德國人在清真寺密布暗哨和機槍,好像有什麼大行動。謝德心中凜然一驚!他仍不動聲色的告訴斯特利不用慌張,打發他離開,然後,步履沉重地走到櫃檯後面,從一隻精美的17世紀木製掛鐘的下面摸出一支轉輪手槍。徒弟在後面擔心的望著師傅,謝德囑咐徒弟要記得還一些欠帳,臨走語重心長的對徒弟再三叮囑「要好好乾,好好學手藝,一輩子都用得著的,不要虛度自己的一生。」
走在大街上,謝德反而坦然了。他明白,由於自己的大意和疏忽將給組織帶來災難性的後果,現在,唯一能夠彌補這個過失的只有自己,想到自己心愛女兒的死,想到無數無辜百姓的死和國土的淪喪,謝德更加堅定了自己的信念。來往的人們在不斷的向他脫帽致敬,這位受到人們尊敬的老人邁著堅定穩健的步伐迎著死亡走去。
清真寺,上校得意洋洋地對上尉誇口「這下他可跑不了啦!」清真寺的鐘樓最高處架設了一挺MG42機槍,附近的屋頂也埋伏了眾多的黨衛軍狙擊手,看來,上校此番志在必得。
距離清真寺不遠的街上,皮勞特和蘇里、巴克分別呈戰鬥隊形也在接近,原來瓦爾特接到謝德的口信后,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立即派皮勞特等人前往配合謝德,他不希望自己的長輩、親密戰友再受到傷害。這時,謝德已經走進清真寺,他一眼就看到了那個所謂的聯絡員正東張西望地到處看呢。謝德思索片刻,信步朝他走去,那特務迫不及待地問「瓦爾特在哪?」「他叫我帶來個信。」「什麼信?」「對你我都是最後一次!」話音未落,謝德當機立斷抽槍射擊,
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劇照

  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劇照

特務痙攣著癱倒在地。站在暗處的比肖夫連忙狂吹軍哨,鐘樓頂端的MG42機槍瞬間灑下一陣彈雨,謝德,這位久經考驗的老戰士在驚飛的白鴿的鴿哨聲中走向他畢生追求的理想的終點。
皮勞特聽到槍聲,知道大勢不好,等跑到清真寺門口時,正好看到謝德倒在血泊中,他怒不可遏的拔出手槍擊斃了一名德軍,然後攀上鐘樓,擊斃了機槍手,抱起MG42機槍對著蜂擁而來的德國鬼子一通猛掃!
蘇里和巴克掃清了鐘樓附近的德寇以後與皮勞特匯合一處,三個人分別鑽進縱橫交錯的小巷子。這裡是薩拉熱窩最繁華的手工藝製品一條街,老藝人們用力敲擊著手中的器皿,用敲打聲掩護游擊隊員奔跑的腳步聲,使得德國鬼子暈頭轉向,不知所措。比肖夫站在街角,氣急敗壞的指揮著鬼子們進行搜查,忽然,他好像明白了什麼似的,如一個泄了氣的皮球一般,耳畔的敲擊聲讓他變得垂頭喪氣。
威榭格拉特近郊,A軍團裝甲部隊的前鋒部隊正緩慢的行進在公路上,指揮官汪施道夫上校問自己的副官休伯特「部隊的燃料還夠多長時間?」「只夠到達威榭格拉特。」「告訴馮·迪特里施,明天拂曉到達薩拉熱窩!」
皮勞特找到寡婦,告訴她假瓦爾特的情況,並叮囑她以後不要與吉斯來往太密切,寡婦疑惑不解的問他為什麼,皮勞特告訴她吉斯是叛徒。寡婦很傷心。皮勞特走後,寡婦馬上換了一副嘴臉,她打開衣服模特的外殼,裡面竟然是一架發報機。
德軍情報總部內,康德爾與柏林派來的特工學校同學阿克瓦里司少尉正在接收代號「肖特」的間諜發來的消息。阿克瓦里司少尉是德國法西斯豢養的克羅埃西亞偽政權「烏斯塔施」的一名軍官,1943年加入黨衛軍,上校從柏林總部調他過來是為了協助康德爾,此時,康德爾的間諜發來一份前往解放區游擊隊員的名單,上校派遣阿克瓦里司等5名德國間諜混在其中,企圖混入解放區進行破壞活動。上校對此顯得胸有成竹,他預祝他的得意門生成功。
吉斯的照相館被查封后,他暫時住在庫斯曼地球廳的樓上,這天,他從外面回來,
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

  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

看到一些人正在打球,還沒等他說話,就感覺到有硬東西頂在了自己的腰上,面容冷峻的皮勞特當眾宣布吉斯是叛徒並不由分說地將指揮手下將他打昏扛走。原來這是一出「苦肉計」:庫茲曼其實是德國黨衛軍收買的特務,負責監視吉斯的行動。皮勞特此舉,正是要把吉斯從虎口中救出來,使他免遭德國鬼子的毒手。等皮勞特一走,庫茲曼這個狡猾的特務立刻給肖特打電話:「我是地球廳,貨已發出,一切都很正常。」肖特得到這個「喜訊」,立刻得意忘形地通知康德爾:「他們已經中了圈套,吉斯已被幹掉了。要晚上到森林裡去的人員名單!」康德爾接到這個「喜報」,也洋洋自得地說:「以後肖特就會更受他們信任了!瓦爾特,這一下你可完蛋了!」
深夜,大批愛國青年在馬利施等人的帶領下翻山越嶺朝解放區進發,途中遭遇到一群德國兵的圍捕,領頭的軍官態度強硬地要槍斃他們,混在人群中的阿克瓦里司沉不住氣了,他站出來亮出自己和同夥的身份。卻不料又一次中了瓦爾特的反間計:由游擊隊員化裝成的「德國士兵」從馬利施身上搜出了那份已經被康德爾改過的「名單」,誘使阿克瓦利斯指出了隱藏在游擊隊里的同夥。阿克瓦利斯對皮勞特說:「除了這五個,都是游擊隊員,你可以槍斃他們!」皮勞特冷笑著回答道:「黨衛軍上尉先生,我要做的正相反!」阿克瓦利斯知道自己已經當了俘虜,他也由衷地感嘆道:「是嗎?幹得真漂亮… …」
還是這個深夜,寡婦從睡夢中驚醒,卻看到吉斯微笑著站在自己的床邊。瓦爾特識破了
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

  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

敵人的奸計,並挖出了隱藏在組織內部真正的叛徒。這個叛徒,就是化名肖特的米爾娜!寡婦被逼與康德爾接頭,混亂中卻被自己的主子開槍打死,落得個悲慘的下場。
拂曉,在城外的破磚窯里,皮勞特等人與落荒逃竄的康德爾展開激戰,康德爾的手下悉數被擊斃,光桿司令康德爾逃到高高的礦渣山上,與隨後追來的皮勞特大戰了幾個回合便被皮勞特踢下山去,隨即被趕到的吉斯用MP40衝鋒槍打成了篩子,得到應有的下場。
皮勞特等人仔細研究了敵人的電話記錄並明確了敵人的卑鄙用心,他們派出精兵強將,混入敵人的隊伍,伺機控制了敵人用來運油的列車。
瓦爾特的扮演者:巴塔.日沃伊諾維奇

  瓦爾特的扮演者:巴塔.日沃伊諾維奇

馮·迪特里施自以為做得天衣無縫,還是被游擊隊包在了袋子里。當他自作聰明的用卡車隊運走了全部傷員后,塗有國際紅十字會標誌的列車便開始向油庫進發。當列車離開油庫時,馮·迪特里施躊躇滿志地囑咐比肖夫:「代我問候汪施道夫上校,明天,我在薩拉熱窩等他。」
被皮勞特等人設計打昏的火車司機蘇醒過來時,鐵路沿線頓時一片大亂!游擊隊控制的機車風馳電掣般衝過重重關卡,押車的100多名德國鬼子不斷地從車頂上向機車頑強挺進,都被英勇的游擊隊員們擊退,比肖夫躲在緊挨機車其後的成員車廂里,一面朝前面的機車掃射,一面呼叫後面車廂的部下上車頂並朝車頂上的鬼子們狂喊:「別把油打著!」火車開始爬坡,德軍的進攻變得遲緩,幾十節車廂的頂部堆滿屍體。皮勞特把控制權交給吉斯,縱身攀上機車,如同一尊天神般突然出現在敵人面前,手中的機槍噴射出憤怒的火焰,敵人哀號著紛紛被掃落車下。皮勞特扔掉槍,小心而老練的爬到機車與後面車廂的銜接處,摘掉了車鉤,擺脫了重負的機車快速地向山上駛去。而整列火車的車廂卻順著坡勢開始下滑,速度越來越快。比肖夫感覺不對,衝出車廂瘋狂的轉動手剎的輪把,並向後面殘餘的部下高喊「剎車!快剎車!」
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
皮勞特把機車開到最高坡后,將機車朝反向高速倒車,三個人跳下機車,居高臨下的看著無人駕駛的機車如脫韁野馬般朝還在下滑的車廂衝去。
比肖夫剛剛擰緊手剎,還未回過勁來,忽然聽到後面迫近的機械動靜,他伸頭一看,不禁大驚失聲:「趕快松閘!」然而,一切都太晚了!機車已經近在咫尺……比肖夫呆若木雞的看著死亡之神展開的巨大翅膀,無限悲哀的、絕望的閉上眼睛。
「轟隆!!!」巨大的爆炸聲響徹山谷,罪惡累累的劊子手也隨著滿載燃油的列車在剎那間灰飛煙滅,德國鬼子搶油的美夢落空了。

電影《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劇照集錦(4)

電影《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劇照集錦(4)
薩拉熱窩指揮部,馮·迪特里施的辦公室,來自柏林的兩名德國黨衛軍軍官和一名蓋世太保先後走了進來;三人敬禮,馮·迪特里施回禮,馮·迪特里施非常的清楚,自己將得到什麼樣的結局。
為首的軍官自我介紹:「我是沃爾納德少校,奉命來接替你的職務。你接到柏林給你的指示了嗎?」
馮·迪特里施面無表情地回答:「是啊。」
沃爾納德:「很好,那就用不著我多解釋了。這是少尉馮·艾西斯,這是蓋世太保維爾德姆特先生,他們將『陪』你回去。」馮·迪特里施從馮·艾西斯手中接過帽子和腰帶,心情沉重地走出了辦公室。
此時此刻,在郊外的崇山峻岭之巔,卻有另外三個人心情甚是愉快。吉斯突然對皮勞特說:「皮勞特,你答應我的事還沒有辦呢。」皮勞特微笑著說:「我是守信用的。」
吉斯:「別哄我了,我今天就要見到『瓦爾特』!」
蘇里忽然很奇怪的看著他,指皮勞特說道:「這不是嗎?就在眼前。」
我的天!吉斯驚訝萬分地望著皮勞特,孩子般開心的笑了。原來,朝夕相處的這位老大哥竟然就是令鬼子聞風喪膽的游擊戰神瓦爾特啊!懷著無限崇敬之心的吉斯急忙向走在前面的偶像跑去,他有一肚子的話要對瓦爾特同志說呢……
那麼,敵人知道嗎?
馮·迪特里施走在高地上,邊走邊嘆息:「唉!太有意思了!我一來到薩拉熱窩就尋找瓦爾特,可是找不到,現在我要離開了,總算知道了他。」馮·迪特里施停下了腳步。
隨行的蓋世太保維爾德姆特很有興趣的湊過來問:「你說瓦爾特是誰?請告訴我他的真姓名。」
馮·迪特里施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有氣無力地說:「我會告訴你的,看,」馮·迪特里施指著薩拉熱窩對他說,「這座城市,它,就是瓦爾特!」

5精彩視點

《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是一部曾在中國風靡一時的南斯拉夫二戰戰爭影片,該片曾讓許多年輕人熱血沸騰,「空氣在顫抖,彷彿天空在燃燒」是片中耳熟能詳的一句台詞;電影放映之後,國內還出版了若干同名連環畫作品。
飾演瓦爾特的演員沃伊諾維奇是個大塊頭,被稱為南斯拉夫的「羅伯特·德尼羅」,他的另一部作品《橋》在中國也是一部膾炙人口的經典影片。

6經典台詞

1·「黨衛軍上校(旗隊長),馮·迪特里施也辦不到嗎?」
「馮·迪特里施?嗯,黨衛軍上校(旗隊長),如果他到那也許可能改變局面。可是聽說馮·迪特里施正在挪威執行一項重要的任務。」
「你說錯了,上校馮·迪特里施已經到了,薩拉熱窩!」
簡評:這是影片開頭,薩拉熱窩的德國德國南方集團軍司令部開會時主持會議的國防軍將軍(中將)對國防軍中校韋蘭德說的一句話。馮·迪特里施是黨衛軍上校,在圍剿游擊隊行動中名聲顯赫,屬於德軍清理佔領區游擊隊等抵抗力量的超級王牌。為了對付瓦爾特,德軍被迫召回在挪威的馮·迪特里施,由此可見納粹對以瓦爾特為首的游擊隊員的重視程度。這句話剛說完,電影「瓦爾特保衛薩熱拉窩」這九個大字便出線在屏幕正中,伴隨著激動人心的電影配樂,一場驚心動魄的鬥爭就這樣開始了。
2·「空氣在顫抖,彷彿天空在燃燒。」
「是啊,暴風雨就要來了。」
簡評:游擊隊接頭暗號之一。非常有詩意的一句對白,就連馮·迪特里施也這麼由衷地感慨。這句台詞的經典程度實在相當了得,在老一代革命電影熏陶下成長起來的我們父輩之中,這應該是能讓他們耳熟能詳的一句話。在電影中,這句話也極大地起到了渲染情緒的作用,彷彿暗示著一場大規模的行動即將上演。暴風雨來臨前,總是這樣的不得寧靜吧。
3·「我要放大一張表妹的照片。」
簡評: 游擊隊接頭暗號之一,極有趣味。
4·「游擊隊的聯絡暗號是『空氣在顫抖,彷彿天空在燃燒』。」。
「哼,還富有詩意呢。」
「暴風雨來了。」
簡評:假瓦爾特康德爾向上校介紹了最新竊得的游擊隊聯絡暗語,上校對兩個部下部署了一個絕密的計劃,旨在活捉瓦爾特。
5·「哈根算個什麼軍官,這麼感情用事。」
「真沒用,典型的國防軍!」
簡評:這幾句台詞是在油庫車站火車卸載傷員時,馮·迪特里施與比肖夫上尉的對話。關於德國國防軍和黨衛軍之間的爭鬥,也是個很有意思的話題。簡稱SS的黨衛軍,是效忠於希特勒的納粹特務和軍事組織。擁有最精良的裝備,屬於納粹的精銳部隊。SS與納粹所犯下的暴行無法脫離干係,大部分黨衛軍都參與過屠殺和迫害民主人士、共產黨、猶太人、戰俘甚至平民等暴行。至於兩者之間的立場與表現,有這麼個說法:在戰爭後期,德軍被迫轉為戰略防禦,國防軍投降比例大大高於黨衛軍,甚至出現大規模投降的現象,而頑強抵抗的往往都是黨衛軍。以至於有些國家的軍隊(比如蘇聯紅軍)只要黨衛軍被俘虜,往往不加任何審訊,當場就地槍決。
6·「看,這座城市,它,就是瓦爾特!」
簡評:殘忍的黨衛軍上校馮·迪特里施最終還是敗在了如幽靈般的瓦爾特手下。就在離開這座城市的時候,他突然若有所思地望著迷霧中的薩拉熱窩,說出了影片中流傳最久,最膾炙人口的一句台詞。毫無疑問,馮·迪特里施是個老練的、狡猾的、絕不肯輕易認輸的黨衛軍軍官。然而此刻,就如同他的言語中所表達出的無奈與虛弱,自負的他最終低下高貴的頭顱。我相信,他說出這樣一句徹底抹殺納粹信心的話語,絕非僅僅是因為對瓦爾特的不可戰勝表示出某種崇敬。而是他終於認清了他或者說納粹無法打敗這群人,無法打敗擁有堅定信仰和灑下熱血都義無返顧的這樣一群人。這是一群與納粹勢不兩立,決心戰鬥到底的人,他有一個名字,叫做薩拉熱窩!他,就矗立在瓦爾特身後。

7人物原型

瓦爾特·佩里奇(1919—1945年4月6日),塞爾維亞人,生於塞爾維亞,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薩拉熱窩(今屬波黑)的抵抗運動領導人。
他有經濟學學位,在1940年之前他在薩拉熱窩的一家銀行工作;在此期間加入了共產黨,一直到1942年從事地下工作;1942年轉移到解放區,作了營長;1943年奉命潛回薩拉熱窩領導遊擊隊。
1945年4月6日,在解放薩拉熱窩的戰鬥中被迫擊炮擊中犧牲,從此成了薩拉熱窩的英雄象徵。

在線觀看

  • 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
以上內容來自於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