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甄豐:(?一公元10年)西漢平帝時以定策功拜少傅,封廣陽侯(三世宿衛)。與劉歆。王舜同為王莽心腹,倡導居攝。王莽新朝中拜更始將軍,封廣新公。其子甄尋偽造符命,得王莽批准,以甄豐為右伯,當出西域。后王莽下令抓捕甄豐父子,甄豐自殺。甄豐善古文。東漢許慎《說文解字序》云:王莽時,使司空甄豐校文字部,改定古文,復有六書,一日古文,即孔子壁中書也;二日奇字,即古文而異者也;三日篆書,即秦篆書也;四曰佐書,即隸書也;五日繆篆,所以摹印也;六曰鳥書,所以書幡信也。」
甄豐本為大司空,資格地位不亞於王舜、劉歆,就連甄尋也被封為茂德侯,官居侍中,兼京兆大尹。到王莽分封功臣,依照金匱符命,只封甄豐為更始將軍,與賣餅兒王盛平級,不但與王舜、劉歆等人相差太遠,甚至連弟弟甄邯也比不上,甄豐父子當然悶悶不樂。之所以會這樣,實因甄豐生性剛強,平時難免會冒犯王莽,所以王莽借符命把甄豐貶下。甄豐的兒子甄尋垂涎王莽的女兒,錯以為王莽真相信符命之說,於是決定從符命上做文章。出於謹慎,他先借別的事試了一試。說新室應當在陝地設立二伯,甄豐為右伯,太傅平晏為左伯,仿效周公、召公的舊例。
這道符命呈進去,竟得到王莽的批准。甄尋見符命有效。就又寫了一篇,裡面說:」漢氏平帝的皇后。應當為甄尋的妻子。」滿心期望王莽再次批准,把黃皇室主下嫁過來,自己好做個乘龍快婿。哪知宮中卻傳出消息,說王莽怒氣沖沖地叫罵:」黃皇室主是天下之母,怎能做甄尋的妻子?」甄尋這才知道弄巧成拙了,就取了些金銀,一溜煙地逃出家門。不到半日,果然有許多吏卒來包圍甄府,抓捕甄尋。甄豐還不知甄尋所犯何罪,等問明情況,也嚇得魂飛天外,急忙尋找兒子,想綁兒子入朝,為自己免罪。偏偏找不到甄尋,又經朝使逼迫,一時無法對付,只好服毒自盡。朝使見甄豐已死,又人室搜捕,最終也沒有找到甄尋,於是回去復命。
王莽聽說甄尋逃走,下令通緝,並追究他的黨羽。查得國師劉歆的兒子侍中劉棻、劉棻的弟弟長水校尉劉泳以及劉歆的門人騎都尉丁隆、大司空王邑的弟弟左關將軍王奇等,都是甄尋的好友,就將他們一股腦兒全抓入獄中,逐一審問。幾人因甄尋在逃,無從對質,自然不肯承認。過了幾天,甄尋就被抓到了。
甄尋與劉棻等雖是好友,但這次全是甄尋一人做主,未曾與別人商議。一經到案,甄尋供認不諱,說與劉菜等並未通謀。偏偏審問的官吏有心除掉這些人,嚴刑逼供,將劉菜等人也牽扯在內。劉棻等人百口莫辯,都被定成死罪。還有劉棻的老師揚雄,也成了此案的嫌疑犯,遭到傳訊。揚雄,字子云,蜀郡成都人,素來口吃,卻才思兼備。漢成帝時,由大司馬王音舉薦,待詔宮廷,獻入《甘泉》、《河東》二賦,很受成帝賞識,授職郎官。哀、平兩朝未被提升,抑鬱無聊時,便借筆墨消遣,著成《太玄經》及《法言》,語句多難以理解。劉歆看完后,認為揚雄有才。特令兒子劉棻拜揚雄為師。此時揚雄正在天祿閣校書,忽然聽說自己被劉棻的案情牽連,暗想自己年過七十,何苦再去受刑,就從閣上跳下,摔了個半死不活。朝吏見他年紀老邁,又摔得鼻青臉腫,慌忙將他扶起,令人看守;然後去報告王莽,講述慘狀,說明揚雄並不知情。王莽這才下令將他免罪,只將甄尋、劉棻等一併處死。
王莽想效仿虞廷舊制。流放劉菜到幽州、甄尋到三危、殛丁隆到羽山,三人當時已經被殺死,就將他們的屍體載入驛車。輾轉運到那裡,稱為三凶。此外受到牽連的朝臣也不下數百人。
《漢書·辛慶忌傳》:「是時莽方立威柄,用甄豐、 甄邯以自助, 豐、邯新貴,威震朝廷。水衡都尉茂自見名臣子孫,兄弟並立,不甚詘事兩甄。」
上一篇[崔烈]    下一篇 [賈長頭]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