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甘比諾家族曾為美國紐約五大黑手黨家族中最大的一個家族,1923年有文森-曼加諾創建,在甘比諾的領導下,甘比諾家族一躍成為紐約最大的黑手黨家族,擁有成員250-300人,故所以人們稱其為甘比諾家族,不過後來在約翰-戈蒂的領導下,家族逐漸走向衰落,尤其為1991年紐約檢方對甘比諾家族的大規模起訴后,其家族成員銳減至100-150人。

1家族簡史

第一任教父卡洛·甘比諾——死在床上的教父
1976年,76歲的甘比諾即將走到生命的終點。他長長的臉已經消瘦得不像樣子,只剩下密布的皺紋,充滿血絲的眼睛以及一個碩大的鼻子。甘比諾常常被人們描述為像一個水果販子。
第一任教父卡洛
暴斃街頭似乎是黑手黨教父們的宿命,他們中只有最幸運及極具外交天賦的人,才可以享受到死在床上的奢侈。在甘比諾家族中,這個人就是第五任教父卡洛·甘比諾。在他的一生中,甘比諾始終以對內部分裂的默許為代價來換取和平。而由此產生的派系衝突正是後來困擾他的堂弟兼繼承人保羅·卡斯特蘭諾的一個根本問題。
從甘比諾的外表,你永遠猜不到他安靜的身上所具有的使他處於權力頂端的永不疲倦的冷酷。例如, 泄露了黑手黨秘密的喬·科倫博後來被擊中頭部致死,這成為令警方最為窘迫的事件。綽號「瘋狂的喬伊」的加洛蔑視甘比諾家族的規矩,偷了義大利人開的菲拉拉 糕點店的5萬美元,立即在大街不遠處的阿姆博特斯克拉姆大廈前被槍殺。
說話溫柔面帶微笑的甘比諾一直這麼干,他從不因為怨恨、煩躁或偏狹而妄動干戈。他以此樹立起了 個人的威信。但在臨終時,他選擇堂弟保羅·卡斯特蘭諾作繼承人卻令很多人感到疑惑不解。因為,家族的巨大財富幾乎都在「二老板」安尼羅·德拉克羅什(綽號 尼爾先生)的掌管下。德拉克羅什操縱著整個家族中也許是最大最難對付的街頭團伙。這一團伙後來由約翰·戈蒂繼承。如果因繼承問題而引發戰爭,勝利者只可能 是「尼爾先生」,卡斯特蘭諾註定將會失敗。
但幸運的是,甘比諾垂死的時候,他的這位副手正因敲詐而在監獄中服刑。他的入獄給甘比諾提供了 兩條選擇卡斯特蘭諾為繼承人的很有說服力的理由:第一,執法機關太熟悉德拉克羅什,而卡斯特蘭諾沒有案底,官方根本不知道他。第二,群龍不能無首,而被關 在監獄中的「尼爾先生」自然無法擔當此任。
第二任教父保羅-卡斯特拉諾
被自己人暗殺教父 
自1976年卡斯特蘭諾的堂兄兼姐夫卡洛·甘比諾死後,他在黑手黨權力機構的金字塔尖上盤踞了9個年頭。他統治期間是紐約黑幫相對繁榮和穩定的時期,他也因此而贏得了「巨頭保羅」的綽號。
但當卡斯特蘭諾進入他人生的第70個年頭時,早已患上了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等多種疾病的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來自警方和家族內部的雙重壓力。
卡斯特蘭諾感到一些年輕的副手,尤其是趾高氣揚、野心勃勃的約翰·戈蒂已不再懼怕他。卡斯特蘭 諾斃命前,正因操縱盜車集團和謀殺等罪行接受警方的調查。由於這兩樁案子的指控證據確鑿,因此一旦案子在1986年開審,勢必會揭開黑手黨整個領導機構的 老底。而卡斯特蘭諾作為一個70歲的老人,他不想進監獄,而想舒服地活下去。對於可能會因他的招供而受牽連的人來說,與其徹夜難眠,不如除掉他更少些麻 煩。於是,暗殺行動開始了。1985年12月16日,卡斯特蘭諾在紐約曼哈頓的繁華街道上被槍殺。
此次謀殺並非是甘比諾家族中某個幫派的叛亂,而是得到紐約五大黑手黨家族共同支持的決定。這是一個公開的行動只有他本人還蒙在鼓裡。
當天晚上,卡斯特蘭諾在常去的火花牛排館享用了一生中的最後一頓晚餐,品嘗了第三根肋條的上等牛肉。此時的他心情愉快,根本不知道好友弗蘭克德·西科已經背叛了他,泄露了他當晚的行動路線。
晚餐過後,托馬斯·比洛蒂開著教父的黑色林肯車駛入了第46大街,徑直把車停在一個「禁止停 車」的牌子前。他們一出現,埋伏著的3名殺手立即衝上前去,亮出風衣下的半自動步槍,近距離掃射,卡斯特蘭諾和比洛蒂各中了6槍。隨後,兇手們不慌不忙地 順著第46大街拐進第二條小巷,鑽進一輛早已等候在那裡的汽車,消失在了夜色中。
第三任教父約翰-戈蒂 …被副手出賣的教父
2000美元一套的筆挺西服,淡紅色的鑽戒,油光可鑒、紋絲不亂的假髮。約翰·戈蒂是紐約最高級俱樂部、賓館、餐廳的座上賓,和他接觸的人都被他極具魅力的微笑所感染,而忘記了微笑背後隱藏的是罪惡、欺騙、血腥和殺戮。
第三任教父戈蒂
如果說巨頭保羅之死還有另外的原因的話,那就是因為他的下屬兼對頭約翰·戈蒂希望他死。年幼時的約翰·戈蒂是紐約皇後區貧民窟里的小混混。10歲左右時,他就已經是當地略有名氣的混混頭目,顯露出不同尋常的領導能力。
就在戈蒂在甘比諾家族裡名聲鵲起的時候,當時的教父卡洛·甘比諾臨死前把教父之位傳給了卡斯特蘭諾,而不是他的老闆德拉克羅什,卡斯特蘭諾無疑成為他權力之路上的一個障礙。從那時起,戈蒂開始痛恨這位新教父。
由於卡斯特蘭諾固執地禁止家族中的任何人從事毒品買賣,他和沉醉於毒品暴利之中的戈蒂之間的危 機愈演愈烈。1985年德拉克羅什因癌症逝世,這意味者戈蒂在甘比諾家族裡失去了保護。於是,就有了前文的那起謀殺案。從巨頭保羅斃命的那天開始,約翰· 戈蒂當上了甘比諾家族的第七任教父。
然而好景不長,1991年,他的副手、甘比諾家族的二號人物「公牛沙米」違反了黑手黨的「緘默原則」,充當警方證人,泄盡了甘比諾家族的老底,把戈蒂送進了監獄。這一案件也是前任紐約市市長魯道夫·朱利安尼出任美國聯合檢察總長時所取得的最顯赫的戰績。
1992年,戈蒂被判處終身監禁,在伊利諾伊州服刑。在獄中,戈蒂企圖繼續遙控整個家族,但在1996年,他被迫將領導權轉交給了他弟弟彼得·戈蒂。後來,他因為患喉癌而在獄中接受治療,后因癌症擴散而死。
家族的「背叛者」
「我是甘比諾家族的二老板,」公牛沙米在證人席上侃侃而談,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個出賣老大的黑手黨二老板。「約翰·戈蒂是老大,我是老二,他咆哮,我就咬人。」
塞爾·瓦托·格瑞維諾,綽號「公牛沙米」。正是這個公牛沙米,在9年前製造了美國歷史上最有名 的黑幫內訌事件。公牛沙米在這個家族裡當了20年的職業殺手,最終成為了「二老板」。1991年,他突然做出驚人之舉:充當警方的證人,指證他的老大約 翰·戈蒂。這意味著他犯下了黑手黨「道德原則」里最不可饒恕的罪行--背叛。
1995年3月19日,公牛沙米出獄后立即就被列入聯邦證人保護系統的保護名單,有關專業人員 幫他建立了一個新的身份:傑米·莫倫,還給他做了整容手術。出獄一年後,公牛沙米認為限制太多而自動脫離了證人保護系統。此後,他在鳳凰城郊區修建了住 房。當然,干慣了黑道買賣的公牛沙米是絕不會甘於寂寞的。這回,他看中了新興的搖頭丸市場。他和兒子傑勒德以及當地的搖頭丸銷售商邁克·帕帕一起合作,經 過1年多的血腥殺戮,公牛沙米以暴力將鳳凰城的搖頭丸市場重新洗牌,建立了一個屬於他的獨立王國,成為了新一代的教父。
多行不義必自斃。2000年2月24日凌晨,沙米和他的妻子、女兒、兒子、帕帕等40多名該團伙成員同時被捕。55歲的沙米和他24歲的兒子被判處15年監禁。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與沙米當年指證約翰·戈蒂一樣,這次對沙米定罪的大多數證據都來自他的同夥。
第四任教父小約翰-戈蒂
100多輛轎車組成的送葬車隊,浩浩湯湯開向聖-約翰墓地。高蒂的鍍金棺材由八個人抬出了殯儀館。黑西服、紅雨傘是高蒂葬禮上的統一著裝標誌。每輛花車都頂著一個花環,上面畫有高蒂生前最喜歡的東西。高蒂迷們爭相觸摸殯車。
中國日報網站消息:八人抬的鍍金棺材、百餘輛豪華轎車的車隊、清一色黑西服和紅雨傘、上萬朵紅 白色康乃馨、如此隆重的私家葬禮在整個紐約都是罕見的。這是紐約最大黑幫甘比諾(Gambino)家族6月15日的送葬場面。棺材里躺著的,是作惡多端的 甘比諾前教父約翰·高蒂(John Gotti),他因喉癌於6月10日病死獄中,終年61歲。
美元鋪路的葬禮
約翰·高蒂1996年在獄中患喉癌且病情不斷惡化的消息傳出后,甘比諾家族的成員就開始精心籌劃這個隆重的葬禮。一架私人飛機靜靜地停在紐約皇後區的私家停機坪上,隨時等待飛往伊利諾斯州斯普林菲爾德監獄,接回高蒂的屍體。
6月11日,等了4年的飛機終於派上了用場。高蒂的屍體放置在為他量身定做的鍍金棺材中,搭乘加長豪華林肯回到了紐約的皇後區——高蒂自小生活的地方。按照義大利後裔的習俗,屍體在當地殯儀館中停放3天之後,才正式下葬。
整個紐約皇後區6月15日都瀰漫著葬禮的特殊氣氛,4架直升飛機一大早便開始在殯儀館上空盤 旋,通往甘比諾私家墓地聖-約翰墓場的幹道空空蕩蕩,不少過街天橋和沿街大樓上都懸挂起高蒂的巨幅畫像。送葬車隊一水的黑色,每輛車都頂著一個用鮮花紮成 的花環,拼成高蒂生前喜歡的圖案,有賽馬、拳擊手套等。數百名甘比諾成員穿著筆挺的黑西服、打著紅色雨傘,為高蒂送葬。
高蒂的弟弟、現任教父彼得·高蒂沒有出席此次葬禮,因為他不久前剛剛被警方逮捕。而高蒂的兒子也正在監獄中服刑。
紐約市民的偶像
高蒂或許是紐約歷史上最為特殊的一個黑幫老大,雖然他雙手沾滿鮮血,但是人緣極好,在紐約市有一班鐵杆崇拜者。1992年,當法庭宣布高蒂被判謀殺等13項罪名成立時,數以百計的紐約市民高舉橫幅,聲援高蒂。
時值今日,高蒂受歡迎的程度絲毫未減,專程趕往參加葬禮的紐約市民達到500人以上,他們將花 環放在殯儀館門口,手中捧著蠟燭、舉著標語「永遠的約翰·高蒂」、「我們愛你,約翰·高蒂」。這些高蒂的擁護者中,有十幾歲的孩子,也有白髮蒼蒼的老人。 當裝載高蒂棺材的殯車經過人群的時候,不少人淚流滿面,爭相伸手觸摸殯車。
高蒂生前很喜歡高高在上的感覺,當年的他光芒四射,不亞於好萊塢影星。他經常身穿2000美元一套的西裝,戴著淡紅色的鑽戒,出沒於紐約最高級俱樂部、賓館、餐廳……《時代》雜誌還曾經將高蒂作為封面人物,紐約人甚至將他視為紐約市的形象代表。
十幾年來,高蒂無論出現在哪裡,都成為媒體閃光燈追逐的焦點。這次的葬禮上,紐約市各大煤體均派出陣容強大的報道隊伍。擠在人群中的攝影記者們踩著矮梯,搶拍著葬禮的每一個細枝末節。
神父不願作彌撒
在高蒂的葬禮上,沒有天主教的彌撒。雖然高蒂家屬多次懇求布魯克林的主教湯姆斯·達理,但得到的答案卻是NO。達理主教認為,高蒂生前的所作所為,與天主教教義中要求的相去甚遠,天主教不能夠給這樣的人做彌撒。
聖-約翰墓場的地下陵地是高蒂的棲身之所。那裡埋葬著甘比諾家族的歷任教父。同他們相比,高蒂 算是幸運的。雖然被手下出賣而被判終身監禁,但他安詳的死在監獄的病榻上。而甘比諾歷史上的教父們,大多都是被繼任者殺死的。高蒂也是殺死自己的前任保羅 后,才登上甘比諾權力頂峰的。
按照高蒂的遺囑,他將躺在自己12歲的兒子弗蘭克的旁邊。十幾年前,弗蘭克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喪 生,肇事者是高蒂家的一個鄰居。不久后,這個鄰居就失蹤了,至今警方也沒有找到他。高蒂十分懷念弗蘭克,他的桌子上只擺過兩張照片,一張是他在《時代》雜 志的封面照,另一個就是兒子弗蘭克。
紐約警方認為,高蒂的這次葬禮之後,甘比諾家族將走向衰落,並迅速瓦解。本月早些時候,美國聯邦調查局逮捕了甘比諾家族的17名高級成員,包括現任教父彼得·高蒂。隨著精神領袖高蒂的逝世,甘比諾群龍無首,已經有不少人打算洗手不幹,或者加入其它黑幫
現任教父彼得·高蒂
2002年6月6日紐約市「黑幫五大家族」之首、甘比諾(Gam?bino)家族中的17名成員落網,其中包括該組織的現任教父彼得·高蒂。紐約州法院將以敲詐、勒索、洗錢、賄賂、放高利貸等68項罪名起訴他們。
控制紐約船舶運輸操縱股價牟取暴利
法官阿蘭·維內格拉德當天表示,彼得·高蒂是1992年落網的甘比諾黑幫教父約翰·高蒂的弟弟。彼得繼任甘比諾教父之位以後,試圖通過黑社會手段,控制紐約的船舶運輸業,並操縱紐約碼頭海員工會,對工人進行勒索和敲詐。
20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甘比諾黑幫家族控制了代表著北美地區6.5萬名海員利益的國際海員 聯合會。他們通過使用暴力和賄賂等手段,將黑幫成員安插進該聯合會的重要位置。不久后,在甘比諾的要挾下,國際海員聯合會動用海員的醫療基金簽署了一項巨 額醫藥合同,甘比諾在其中收取了至少40萬美元的好處費。
除此之外,甘比諾還長期強行徵收紐約港小商家、海員和碼頭工人的保護費,並使用非法手段干預紐約布魯克林區和斯塔島區的商業活動。
2000年,甘比諾家族還夥同其它紐約黑幫組織,滲透或控制多家華爾街經紀公司,對19家公司的股價進行非法操縱,並強行銷售給投資者,從中牟取非法暴利。
甘比諾家族 - 紐約五大黑幫之首上任教父遙控家族 在紐約市五大黑幫家族———甘比諾家族、吉諾維斯家族、盧凱塞家族、博南諾家族和科洛博家族 中,甘比諾的勢力和影響最大。該組織的創始人甘比諾出生於義大利西西里島,1921年乘船偷渡到美國,在紐約布魯克林區定居,然後進入黑社會。甘比諾的活 動包括非法開設賭場、放高利貸、綁架、販運毒品,最大的特點是通過對海員工會的控制,對勞工進行勒索。
在過去的80年中,甘比諾家族勢力急劇膨脹,對紐約市乃至美國很多地區的經濟和社會發展都造成不良影響。五大黑幫家族還劃分有管轄區域,其中,甘比諾家族的轄區是富裕的紐約市和新澤西大部分碼頭。
甘比諾的上一任教父約翰·高蒂1992年6月被判終身監禁,罪名是謀殺、勒索、干預司法公正 等。在監獄中,約翰·高蒂仍繼續遙控整個家族,1996年因為患上喉癌才被迫讓位。目前,他正在等待著死神的降臨,甘比諾家族還安排了一家私人飛機,準備 隨時接走約翰·高蒂的屍體。
1999年開始,美國聯邦調查局(FBI)開始搜集黑幫的犯罪證據,準備將其逐個擊破。2001年12月,一名紐約警探經過2年的卧底,掌握了足夠的情報,幫助警方一舉搗毀了吉諾維斯家族。

2歷任教父

文森-曼加諾
艾伯特-阿納斯塔西亞
第一任教父卡洛·甘比諾——死在床上的教父
1976年,76歲的甘比諾即將走到生命的終點。他長長的臉已經消瘦得不像樣子,只剩下密布的皺紋,充滿血絲的眼睛以及一個碩大的鼻子,甘比諾常常被人們描述為像一個水果販子。
暴斃街頭似乎是黑手黨教父們的宿命,他們中只有最幸運及極具外交天賦的人
甘比諾

  甘比諾

,才可以享受到死在床上的奢侈。在甘比諾家族中,這個人就是第五任教父卡洛·甘比諾。在他的一生中,甘比諾始終以對內部分裂的默許為代價來換取和平。而由此產生的派系衝突正是後來困擾他的堂弟兼繼承人保羅·卡斯特蘭諾的一個根本問題。
從甘比諾的外表,你永遠猜不到他安靜的身上所具有的使他處於權力頂端的永不疲倦的冷酷。例如,泄露了黑手黨秘密的喬·科倫博後來被擊中頭部致死,這成為令警方最為窘迫的事件。綽號「瘋狂的喬伊」的加洛蔑視甘比諾家族的規矩,偷了義大利人開的菲拉拉糕點店的5萬美元,立即在大街不遠處的阿姆博特斯克拉姆大廈前被槍殺。
說話溫柔面帶微笑的甘比諾一直這麼干,他從不因為怨恨、煩躁或偏狹而妄動干戈。他以此樹立起了個人的威信。但在臨終時,他選擇堂弟保羅·卡斯特蘭諾作繼承人卻令很多人感到疑惑不解。因為,家族的巨大財富幾乎都在「二老板」安尼羅·德拉克羅什(綽號尼爾先生)的掌管下。德拉克羅什操縱著整個家族中也許是最大最難對付的街頭團伙。這一團伙後來由約翰·戈蒂繼承。如果因繼承問題而引發戰爭,勝利者只可能是「尼爾先生」,卡斯特蘭諾註定將會失敗。
但幸運的是,甘比諾垂死的時候,他的這位副手正因敲詐而在監獄中服刑。他的入獄給甘比諾提供了兩條選擇卡斯特蘭諾為繼承人的很有說服力的理由:第一,執法機關太熟悉德拉克羅什,而卡斯特蘭諾沒有案底,官方根本不知道他。第二,群龍不能無首,而被關在監獄中的「尼爾先生」自然無法擔當此任。第二任教父保羅-卡斯特拉諾 …被自己人暗殺教父 自1976年卡斯特蘭諾的堂兄兼姐夫卡洛·甘比諾死後,他在黑手黨權力機構
卡斯特蘭諾

  卡斯特蘭諾

的金字塔尖上盤踞了9個年頭。他統治期間是紐約黑幫相對繁榮和穩定的時期,他也因此而贏得了「巨頭保羅」的綽號。
但當卡斯特蘭諾進入他人生的第70個年頭時,早已患上了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等多種疾病的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來自警方和家族內部的雙重壓力。
卡斯特蘭諾感到一些年輕的副手,尤其是趾高氣揚、野心勃勃的約翰·戈蒂已不再懼怕他。卡斯特蘭諾斃命前,正因操縱盜車集團和謀殺等罪行接受警方的調查。由於這兩樁案子的指控證據確鑿,因此一旦案子在1986年開審,勢必會揭開黑手黨整個領導機構的老底。而卡斯特蘭諾作為一個70歲的老人,他不想進監獄,而想舒服地活下去。對於可能會因他的招供而受牽連的人來說,與其徹夜難眠,不如除掉他更少些麻煩。於是,暗殺行動開始了。1985年12月16日,卡斯特蘭諾在紐約曼哈頓的繁華街道上被槍殺。
此次謀殺並非是甘比諾家族中某個幫派的叛亂,而是得到紐約五大黑手黨家族共同支持的決定。這是一個公開的行動只有他本人還蒙在鼓裡。
當天晚上,卡斯特蘭諾在常去的火花牛排館享用了一生中的最後一頓晚餐,品嘗了第三根肋條的上等牛肉。此時的他心情愉快,根本不知道好友弗蘭克德·西科已經背叛了他,泄露了他當晚的行動路線。
晚餐過後,托馬斯·比洛蒂開著教父的黑色林肯車駛入了第46大街,徑直把車停在一個「禁止停車」的牌子前。他們一出現,埋伏著的3名殺手立即衝上前去,亮出風衣下的半自動步槍,近距離掃射,卡斯特蘭諾和比洛蒂各中了6槍。隨後,兇手們不慌不忙地順著第46大街拐進第二條小巷,鑽進一輛早已等候在那裡的汽車,消失在了夜色中。
第三任教父約翰-戈蒂 …被副手出賣的教父
2000美元一套的筆挺西服,淡紅色的鑽戒,油光可鑒、紋絲不亂的假髮。
戈蒂

  戈蒂

約翰·戈蒂是紐約最高級俱樂部、賓館、餐廳的座上賓,和他接觸的人都被他極具魅力的微笑所感染,而忘記了微笑背後隱藏的是罪惡、欺騙、血腥和殺戮。
如果說巨頭保羅之死還有另外的原因的話,那就是因為他的下屬兼對頭約翰·戈蒂希望他死。10歲左右時,他就已經是當地略有名氣的混混頭目,顯露出不同尋常的領導能力。
就在戈蒂在甘比諾家族裡名聲鵲起的時候,當時的教父卡洛·甘比諾臨死前把教父之位傳給了卡斯特蘭諾,而不是他的老闆德拉克羅什,卡斯特蘭諾無疑成為他權力之路上的一個障礙。從那時起,戈蒂開始痛恨這位新教父。
由於卡斯特蘭諾固執地禁止家族中的任何人從事毒品買賣,他和沉醉於毒品暴利之中的戈蒂之間的危機愈演愈烈。1985年德拉克羅什因癌症逝世,這意味者戈蒂在甘比諾家族裡失去了保護。於是,就有了前文的那起謀殺案。從巨頭保羅斃命的那天開始,約翰·戈蒂當上了甘比諾家族的第七任教父。
然而好景不長,1991年,他的副手、甘比諾家族的二號人物「公牛沙米」違反了黑手黨的「緘默原則」,充當警方證人,泄盡了甘比諾家族的老底,把戈蒂送進了監獄。這一案件也是前任紐約市市長魯道夫·朱利安尼出任美國聯合檢察總長時所取得的最顯赫的戰績。
1992年,戈蒂被判處終身監禁,在伊利諾伊州服刑。在獄中,戈蒂企圖繼續遙控整個家族,但在1996年,他被迫將領導權轉交給了他弟弟彼得·戈蒂。後來,他因為患喉癌而在獄中接受治療,后因癌症擴散而死。
家族的「背叛者」
「我是甘比諾家族的二老板,」公牛沙米在證人席上侃侃而談,成
格瑞維諾

  格瑞維諾

為美國歷史上第一個出賣老大的黑手黨二老板。「約翰·戈蒂是老大,我是老二,他咆哮,我就咬人。」
塞爾·瓦托·格瑞維諾,綽號「公牛沙米」。正是這個公牛沙米,在9年前製造了美國歷史上最有名的黑幫內訌事件。公牛沙米在這個家族裡當了20年的職業殺手,最終成為了「二老板」。1991年,他突然做出驚人之舉:充當警方的證人,指證他的老大約翰·戈蒂。這意味著他犯下了黑手黨「道德原則」里最不可饒恕的罪行--背叛。
1995年3月19日,公牛沙米出獄后立即就被列入聯邦證人保護系統的保護名單,有關專業人員幫他建立了一個新的身份:傑米·莫倫,還給他做了整容手術。出獄一年後,公牛沙米認為限制太多而自動脫離了證人保護系統。此後,他在鳳凰城郊區修建了住房。當然,干慣了黑道買賣的公牛沙米是絕不會甘於寂寞的。這回,他看中了新興的搖頭丸市場。他和兒子傑勒德以及當地的搖頭丸銷售商邁克·帕帕一起合作,經過1年多的血腥殺戮,公牛沙米以暴力將鳳凰城的搖頭丸市場重新洗牌,建立了一個屬於他的獨立王國,成為了新一代的教父。
多行不義必自斃。2000年2月24日凌晨,沙米和他的妻子、女兒、兒子、帕帕等40多名該團伙成員同時被捕。55歲的沙米和他24歲的兒子被判處15年監禁。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與沙米當年指證約翰·戈蒂一樣,這次對沙米定罪的大多數證據都來自他的同夥。
第四任教父小約翰-戈蒂
100多輛轎車組成的送葬車隊,浩浩湯湯開向聖-約翰墓地。高蒂的鍍金棺材由八個人抬出了殯儀館。黑西服、紅雨傘是高蒂葬禮上的統一著裝標誌。每輛花車都頂著一個花環,上面畫有高蒂生前最喜歡的東西。高蒂迷們爭相觸摸殯車。
中國日報網站消息:八人抬的鍍金棺材、百餘輛豪華轎車的車隊、清一色黑西服和紅雨傘、上萬朵紅白色康乃馨、如此隆重的私家葬禮在整個紐約都是罕見的。這是紐約最大黑幫甘比諾(Gambino)家族6月15日的送葬場面。棺材里躺著的,是作惡多端的甘比諾前教父約翰·高蒂(John Gotti),他因喉癌於6月10日病死獄中,終年61歲。
***美元鋪路的葬禮
約翰·高蒂1996年在獄中患喉癌且病情不斷惡化的消息傳出后,甘比諾家族的成員就開始精心籌劃這個隆重的葬禮。一架私人飛機靜靜地停在紐約皇後區的私家停機坪上,隨時等待飛往伊利諾斯州斯普林菲爾德監獄,接回高蒂的屍體。
6月11日,等了4年的飛機終於派上了用場。高蒂的屍體放置在為他量身定做的鍍金棺材中,搭乘加長豪華林肯回到了紐約的皇後區——高蒂自小生活的地方。按照義大利後裔的習俗,屍體在當地殯儀館中停放3天之後,才正式下葬。
整個紐約皇後區6月15日都瀰漫著葬禮的特殊氣氛,4架直升飛機一大早便開始在殯儀館上空盤旋,通往甘比諾私家墓地聖-約翰墓場的幹道空空蕩蕩,不少過街天橋和沿街大樓上都懸挂起高蒂的巨幅畫像。送葬車隊一水的黑色,每輛車都頂著一個用鮮花紮成的花環,拼成高蒂生前喜歡的圖案,有賽馬、拳擊手套等。數百名甘比諾成員穿著筆挺的黑西服、打著紅色雨傘,為高蒂送葬。
高蒂的弟弟、現任教父彼得·高蒂沒有出席此次葬禮,因為他不久前剛剛被警方逮捕。而高蒂的兒子也正在監獄中服刑。
***紐約市民的偶像
高蒂或許是紐約歷史上最為特殊的一個黑幫老大,雖然他雙手沾滿鮮血,但是人緣極好,在紐約市有一班鐵杆崇拜者。1992年,當法庭宣布高蒂被判謀殺等13項罪名成立時,數以百計的紐約市民高舉橫幅,聲援高蒂。
時值今日,高蒂受歡迎的程度絲毫未減,專程趕往參加葬禮的紐約市民達到500人以上,他們將花環放在殯儀館門口,手中捧著蠟燭、舉著標語「永遠的約翰·高蒂」、「我們愛你,約翰·高蒂」。這些高蒂的擁護者中,有十幾歲的孩子,也有白髮蒼蒼的老人。當裝載高蒂棺材的殯車經過人群的時候,不少人淚流滿面,爭相伸手觸摸殯車。
高蒂生前很喜歡高高在上的感覺,當年的他光芒四射,不亞於好萊塢影星。他經常身穿2000美元一套的西裝,戴著淡紅色的鑽戒,出沒於紐約最高級俱樂部、賓館、餐廳……《時代》雜誌還曾經將高蒂作為封面人物,紐約人甚至將他視為紐約市的形象代表。
十幾年來,高蒂無論出現在哪裡,都成為媒體閃光燈追逐的焦點。這次的葬禮上,紐約市各大煤體均派出陣容強大的報道隊伍。擠在人群中的攝影記者們踩著矮梯,搶拍著葬禮的每一個細枝末節。
***神父不願作彌撒
聖-約翰墓場的地下陵地是高蒂的棲身之所。那裡埋葬著甘比諾家族的歷任教父。同他們相比,高蒂算是幸運的。雖然被手下出賣而被判終身監禁,但他安詳的死在監獄的病榻上。而甘比諾歷史上的教父們,大多都是被繼任者殺死的。高蒂也是殺死自己的前任保羅后,才登上甘比諾權力頂峰的。
按照高蒂的遺囑,他將躺在自己12歲的兒子弗蘭克的旁邊。十幾年前,弗蘭克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喪生,肇事者是高蒂家的一個鄰居。不久后,這個鄰居就失蹤了,至今警方也沒有找到他。高蒂十分懷念弗蘭克,他的桌子上只擺過兩張照片,一張是他在《時代》雜誌的封面照,另一個就是兒子弗蘭克。
紐約警方認為,高蒂的這次葬禮之後,甘比諾家族將走向衰落,並迅速瓦解。本月早些時候,美國聯邦調查局逮捕了甘比諾家族的17名高級成員,包括現任教父彼得·高蒂。隨著精神領袖高蒂的逝世,甘比諾群龍無首,已經有不少人打算洗手不幹,或者加入其它黑幫
現任教父彼得·高蒂
2002年6月6日紐約市「黑幫五大家族」之首、甘比諾(Gam?bino)家族中的17名成員落網,其中包括該組織的現任教父彼得·高蒂。紐約州法院將以敲詐、勒索、洗錢、賄賂、放高利貸等68項罪名起訴他們。
控制紐約船舶運輸操縱股價牟取暴利
法官阿蘭·維內格拉德當天表示,彼得·高蒂是1992年落網的甘比諾黑幫教父約翰·高蒂的弟弟。彼得繼任甘比諾教父之位以後,試圖通過黑社會手段,控制紐約的船舶運輸業,並操縱紐約碼頭海員工會,對工人進行勒索和敲詐。
20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甘比諾黑幫家族控制了代表著北美地區6.5萬名海員利益的國際海員聯合會。他們通過使用暴力和賄賂等手段,將黑幫成員安插進該聯合會的重要位置。不久后,在甘比諾的要挾下,國際海員聯合會動用海員的醫療基金簽署了一項巨額醫藥合同,甘比諾在其中收取了至少40萬美元的好處費。
除此之外,甘比諾還長期強行徵收紐約港小商家、海員和碼頭工人的保護費,並使用非法手段干預紐約布魯克林區和斯塔島區的商業活動。
2000年,甘比諾家族還夥同其它紐約黑幫組織,滲透或控制多家華爾街經紀公司,對19家公司的股價進行非法操縱,並強行銷售給投資者,從中牟取非法暴利。
紐約五大黑幫之首上任教父遙控家族
在紐約市五大黑幫家族———甘比諾家族、吉諾維斯家族、盧凱塞家族、博南諾家族和科洛博家族中,甘比諾的勢力和影響最大。該組織的創始人甘比諾出生於義大利西西里島,1921年乘船偷渡到美國,在紐約布魯克林區定居,然後進入黑社會。甘比諾的活動包括非法開設賭場、放高利貸、綁架、販運毒品,最大的特點是通過對海員工會的控制,對勞工進行勒索。
在過去的80年中,甘比諾家族勢力急劇膨脹,對紐約市乃至美國很多地區的經濟和社會發展都造成不良影響。五大黑幫家族還劃分有管轄區域,其中,甘比諾家族的轄區是富裕的紐約市和新澤西大部分碼頭。
甘比諾的上一任教父約翰·高蒂1992年6月被判終身監禁,罪名是謀殺、勒索、干預司法公正等。在監獄中,約翰·高蒂仍繼續遙控整個家族,1996年因為患上喉癌才被迫讓位。目前,他正在等待著死神的降臨,甘比諾家族還安排了一家私人飛機,準備隨時接走約翰·高蒂的屍體。
1999年開始,美國聯邦調查局(FBI)開始搜集黑幫的犯罪證據,準備將其逐個擊破。2001年12月,一名紐約警探經過2年的卧底,掌握了足夠的情報,幫助警方一舉搗毀了吉諾維斯家族。

3影響

在過往的60年中,甘比諾家族為爭權奪利上演了數幕弒君奪權的慘劇,甘比諾的教父們都是靠一番浴血拚搏才能登上家族首領的寶座,在黑手黨權力機構的金字塔尖上盤踞,然後又被如他們當初那樣野心勃勃、趾高氣揚的後繼者奪去了性命。甘比諾家族自成立以來連續4任教父都是被他們的下任謀殺的,目的都只有一個:奪權。只有第五任教父得以享受死在病榻上的奢侈,然而接替寶座的第六任在9年後就被第七任謀殺。
在這個世界上會有一個黑幫的教父能像約翰·高蒂這樣嗎?或者說,這個世界上能再有一個男人活得跟約翰·高蒂這樣自在嗎?———2000美元一套的筆挺西裝,淡紅色的鑽戒,油光可鑒、紋絲不亂的假髮。他是紐約最高級俱樂部、賓館、餐廳的座上賓,不管他出現在哪裡,媒體總是把聚光燈打在他的身上,和他接觸的人都被他極具魅力的微笑所感染,而忘記了在這樣一個高深莫測、光芒四射的微笑背後,隱藏的是罪惡、欺騙、血腥、殺戮。
年幼時的約翰·高蒂是紐約皇後區貧民窟里的小混混,在他10多歲的時候,他就已經是當地略有名氣的混混頭目,顯露出不同尋常的領導本領。
就在他在甘比諾家族裡聲名鵲起的時候,當時的教父卡洛·甘比諾在死之前把教父之位傳給了保羅·卡斯特蘭諾,而不是約翰·高蒂的老闆———安尼羅·德拉克羅什。保羅無疑成為他權利之路上的一個障礙。從那時起,約翰·高蒂開始痛恨保羅。
高蒂和保羅之間的危機愈演愈烈,1985年安尼羅·德拉克羅什因癌症逝世,這意味著高蒂在甘比諾家族失去了保護,野心勃勃的高蒂必須想出一個方法來解決保羅對他的威脅。
於是,就有了1985年12月16日發生在繁華的紐約東區的那起謀殺案。巨頭保羅和他的司機比洛蒂各中了6槍,保羅的頭部挨了致命的一顆子彈,當場斃命。從那天開始,約翰·高蒂當上了甘比諾家族的教父。
1991年,他的副手、甘比諾家族的二老板「公牛沙米」違反「緘默原則」,充當警方證人,泄盡了甘比諾家族的老底,才最終把約翰·高蒂送進了監獄。現任紐約市長魯道夫·朱利安尼出任美國聯合檢察總長時,取得的最顯赫的戰績就是把約翰·高蒂送上公堂。在美國歷史上,還沒有一位檢察官取得了這樣驚人的記錄:在總共4152個認定有罪的案件中,最終被撤案的只有25件。
在約翰·高蒂統治整個甘比諾家族的時期里,他在媒體上頻頻曝光,他在人們心中成為一個風度翩翩、微笑迷人的上等人。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約翰·高蒂不是明星,不是政客,他只是一個在紐約皇後區發家,完全靠暴力和殺戮躋身美國上流社會的黑社會老大,卻贏得了美國公眾的熱愛。在他最後一次出庭接受審訊時,法院門口居然擁擠了很多美國人,他們擔心著約翰·高蒂的命運,並聲稱「高蒂是我們中的一員」。
1992年,高蒂被定罪,判處終身監禁,在伊利諾斯州服刑。他的一生,成為美國人心中一個永遠的傳奇。在獄中,高蒂企圖繼續遙控整個家族,但在1996年他被迫放棄了領導權。後來,他因為患喉癌而在獄中接受治療,之後是癌症擴散,他的身體越來越差。
關於約翰·高蒂的最後消息是今年6月14日,美國各大媒體爭相報道:監獄里的教父沒有幾星期的命了。這些報道說,約翰·高蒂已經非常接近死亡,他的身體非常虛弱,完全沒有辦法接受化療,換句話說,他只能在監獄里靜等死神的降臨了。
上一篇[瓦刺]    下一篇 [中國畫院]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