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甘露與凈瓶的對話

標籤: 暫無標籤

《甘露與凈瓶的對話》一書是吳若權從師聖嚴法師修行的筆記。

1 甘露與凈瓶的對話 -基本資料

  書名:甘露與凈瓶的對話 (聖嚴法師開示,吳若權修行筆記)


  書號:9787807038320


  著者:吳若權


  出版社:上海文藝出版總社、百家出版社


  開本:大32開 彩色圖文


  印張:8印張


  定價:26元


  出版時間: 2008-7-1


  字 數: 142000


  版 次: 1


  頁 數: 228


  分類: 圖書 >> 哲學/宗教 >> 宗教 >> 宗教知識讀物

2 甘露與凈瓶的對話 -編輯推薦

  適合你讀,


  也適合送給您關懷的人,


  共同細細品味:


  ★出版七十幾本暢銷作品的吳若權,數月來每周兩次親自訪談聖嚴法師,並以第一人稱紀錄對談內容精華,彙整成為充滿智慧與法喜的修行筆記。


  ★ 一位常以文字滋潤讀者,一位總以佛法撫慰眾生,兩位藝術家在此交會,互相傾聽。當作家透露自己因為父喪而傾向憂鬱時,法師也道出自己的父親是自殺離世。作家提出人生中避不開的迷惘與未知,法師則以一種法喜充滿的慈悲心來輕輕解惑。書中並以兩人各自的生命故事來串聯,讀來親切,亦具深度。


  ★全書涵括七大智慧講義,分別是:


  「認識自己」「愛與親密關係」「孤獨」「恐懼與慾望」


  「自由;自在」「挫折與勇氣」「生命的歸宿」


  你將感受如沐春風的心靈洗禮,更能從中獲得期待已久的開示與答案。

3 甘露與凈瓶的對話 -作者簡介

  吳若權,AB型,水瓶座。政治大學企管系畢業。現任多家企業營銷顧問。他是各大書店排行榜上的常勝軍,同時也是形象清新的熱門媒體主持人及廣告活動代言人。


  有著水瓶座的活躍聰明、企管人的敏銳精準,和創作者的細膩善感。浪漫與理性、認真與隨性、柔軟真心和誠懇熱情,在他身上總能圓滿調和,展現出精準細緻的獨特風采。


  吳若權認為:所謂的「正面思考」,並非認定人生只有陽光、沒有陰暗,而是在陽光處盡情舒展身心,碰到陰暗時懂得安頓自己。比較重要的是:無論身處陽光里或陰暗中,不要忽略這一生的任務,不要忘記所為何來。


  生命的機緣,何其巧妙,吳若權適時得到聖嚴法師的首肯,接受對談的請求,讓他以提問的方式記錄聖嚴法師的開示。這些疑問,有些是他本身碰到而無法解答的,有些則來自四周朋友的遭遇,其實就是每個人一生都會碰到的問題。現在,就邀請你一起進來聆聽這一段故事,這一份奇緣。

4 甘露與凈瓶的對話 -精彩摘要

  在這本書中,你會看到下列問題的答案:


  ◎ 愛就像洋蔥,層層剝開,瓣瓣分明,如何可以不流淚?


  ◎ 婚姻到了瀕臨破裂時,該放棄嗎?「不離婚」有何新解?


  ◎ 節制給予,也是一種付出?如何用「減法」提升親密關係?


  ◎ 禪修的目的,不是為了能夠得到什麼,為何要禪修呢?


  ◎ 何謂「看破」?「看破」的真正意義,其實是很積極的嗎?


  ◎ 「閉關」,就像婚姻?籠中之心,如何海闊天空?


  ◎ 「放下」和「放棄」,有何不同?


  ◎ 囚禁,也是一種自由?「自由」和「隨心所欲」,有什麼不一樣?


  ◎ 極樂世界的入口,到底在哪裡?


  ◎「積善」和「還債」,兩者有何關聯?


  ◎ 伴侶相處,如何「結緣」而不「結怨」?


  ◎ 看似成功、光鮮的吳若權,為什麼要到憂鬱症門診就醫?


  聖嚴法師:


  我與若權面對面的接觸,就是這次的訪談了。


  我們談的內容,不會涉及什麼高深的佛理,而是一般人在生活上、心理上乃至生理上,可能會遭遇的阻礙、困頓、矛盾等各式各樣的難題……


  面對煩惱的處理,我的基本立場是「正面的解讀,逆向的思考」。正面的解讀,就是遇到任何問題,不要一來就視為負面的阻力,而要看成是一種砥礪的助緣。逆向的思考,是遇到順心的事,不沾沾自喜、不得意忘形;遭逢挫折與不如意事,不氣餒,也不垂頭喪氣;只要觀念一轉變,就能柳暗花明。


  我滿歡喜這本書的出版,但願本書能對我們的華人社會有一些幫助。


  吳若權:


  聖嚴法師說:「很多的人都說,這一生太苦了,希望此生過完了,不要再來世間,因為實在太苦。但是,菩薩不怕苦,菩薩一次一次地再來,他寧可吃苦,願意向眾生學習。」初次在現場聽到聖嚴法師說的這句話,令我非常動容。夜晚在耳機里重聽錄音設備播出這句話,一遍又一遍,我流下淚來。


  回顧自己的前半生;也展望自己的後半生。如果可能,今夜或許會是個界線。曾經吃過很多苦的我,以為修行是為了解脫;如今我才知道,生命的歸宿,其實是自己初發的願心。

5 甘露與凈瓶的對話 -圖書目錄

  聖嚴法師序:轉念之後,柳暗花明


  自序:凈瓶常注甘露水


  ︻第1講︼


  認識自我


  我是誰,我要往哪裡去?


  當「傾聽自己心聲」和「接受別人忠告」之間有落差時,如何找到智慧的力量?


  找到自己之後,如何放下自己?從「自我」到「無我」,該如何轉化?


  第1課 成長,是往內在去探索自己,而不是向外去需索感官的滿足


  第2課 努力朝向最適合自己的路去發展,但也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因緣具足


  第3課 從探索興趣開始發展自我,找出最適合自己的方向


  第4課 接受天生的限制,改進自己的缺點,也是一種自信


  第5課 大鴨、小鴨,各有各的發展,經過努力與磨練,小鴨也有變成大鴨的可能


  第6課 以發展自我為目的,就能把「吃苦」當作「進補」


  第7課 立定志向之後,就要堅定信念,絕不退轉


  第8課 志向愈大,挫折和誘惑就相對地變小


  第9課 承擔責任,完成使命,並非好大喜功,而是要分享夢想


  第10課 找到生命的導師,效法成功的典範


  第11課 善用危機感激發自我的力量,突破環境的障礙


  第12課 利他的練習,可以從無我開始


  ︻第2講︼


  愛與親密關係


  「愛自己」和「愛他人」有衝突時該怎麼辦?


  有時候,刻意吝惜,「不給」對方,也是一種「付出」?


  愛, 必須是對等的付出嗎?


  第13課 慈悲,是愛的最高層次,足以跨越人心的藩籬,及於一切眾生


  第14課 真正的慈悲,是不分對象、沒有條件的


  第15課 親密關係之中若含有控制的成分,就可能傷害彼此的愛


  第16課 即使是親情,也必須進化;父母學會放手,親子之間的愛才能長久


  第17課 教養子女之前,父母應該先教養自己


  第18課 要解決欠缺安全感的問題,不是仰賴更多的親密關係;而是建立信任


  第19課 婚姻中的伴侶關係,不是嫁雞隨雞,而是要照顧對方一輩子,彼此守護


  第20課 愛不一定要有相對的回饋;真正的愛是無條件的、平等的付出


  第21課 要儘力和自己建立最親密的關係,有自信就不會恐懼不安


  第22課 學會慈悲,鬆開心中的防線,拆除心中的城牆,才能得到真正的解脫


  第23課 唯有慈悲,才能解決因為愛而引起的衝突


  第24課 「放下」心中的包袱;但永遠不「放棄」心中的理想和責任


  第25課 善用「愛的減法」,讓親密關係更歡喜自在


  第26課 真正的「看破」,並非徹底失望;而是體認世事都是虛幻的,不再執著


  第27課 勇於承擔別人惠予的付出,將來才有分享出去的能力


  ︻第3講︼


  孤獨


  如何盡情享受獨處,「孤獨」而不「孤僻」?


  修行的路一定是孤獨的嗎?孤獨,有助於修行?


  如何善用孤獨的處境,面對更真實的自己,活得更幸福?


  第28課 善用孤獨的力量,是成就自我很重要的修行


  第29課 必須妥善處理內心的孤獨,才能轉化成為正面的力量


  第30課 像潛水般躍入最深沉的孤獨里,才能浮現出最真實的自我


  第31課 有心、有願,就會有定力,不會被外在環境干擾


  第32課 與世隔絕,讓自己孤獨,對修行來說是必要的


  第33課 隨著因緣的路途前行,自己就是最好的知音


  第34課 遭遇人際關係的挫折,要檢討自己;但不要否定自己


  第35課 倘若自己的想法很先進、很獨到,就必須多溝通,讓別人充分了解


  第36課 權勢的孤獨,並非因為位居高處,而是不當行使權力


  第37課 用行動的熱情,融化內心的孤獨


  第38課 共修,既可以鼓勵自己,也可以約束自己


  第39課 用慈悲的心,相互包容,雙方才能得到共修的好處


  第40課 每個人的生命價值判斷不同,應該彼此尊重


  第41課 化「被動的孤獨」為「主動的孤獨」,就不會感覺孤獨了


  第42課 幫助孩子化解孤獨的感受,是父母應盡的責任


  第43課 修行自己,並非只是獨善其身,而是以蒼生為念,利益眾生


  ︻第4講︼


  慾望與恐懼


  內心所最渴求的,其實正是最害怕失去的嗎?


  「想要」和「需要」之間有標準界線嗎?還是因人而異?


  情慾,是可以馴服或提升的嗎?


  第44課 智者畏苦,但能夠深刻體認別人的苦,卻是慈悲心的開始


  第45課 「害怕」與「討厭」是一線之隔;去除「傲慢」,才能面對恐懼,展現自信


  第46課 傻人有傻福,聰明的人也有聰明的好處,只要自己盡了自己的力量,就不必恐懼


  第47課 滿足私利的慾望,叫做「私慾」;成就公眾的利益,叫做「願心」


  第48課 只要是為公共利益,不為私人,就不會患得患失


  第49課 願心,是來生來世、永生永世,都要繼續再做下去的堅持


  第50課 轉念的時機,跟年齡沒有絕對關係;而是要視個別的人生際遇或智慧開發而定


  第51課 愈早轉念愈幸福,因為轉念之前,追求私慾的路程很辛苦


  第52課 發願心,要有自知之明,量力而為,才不會力不從心


  第53課 只有「舍」,沒有「得」的慾望,才能夠連「煩惱」都舍下


  第54課 「想要」,如果超過「需要」;「消費」,就會變成「浪費」


  第55課 人之所以高貴,是氣質、是品格,而不是珠光寶氣的價值


  第56課 性衝動,可以用心理來克服,也可以用生活來調劑


  第57課 為公眾利益而修行,以「願」心而得「願」力;但是,發了願心,還需要正確的方法


  第58課 用寬大與堅強,消除競爭的恐懼,喚醒更大的願心


  第59課 拿自己的專長,去服務別人,就會產生「利他」的思考


  ︻第5講︼


  自由;自在


  修行,就是為了解脫嗎?


  「自由」和「隨心所欲」又有什麼差別?


  在肩負重大「責任」或「使命」時,還有可能覺得自由、自在嗎?


  第60課 為了積極實踐目標而分分秒秒把自己捆綁,是愚痴的事


  第61課 要學會放輕鬆,不要做超過自己能力範圍的工作


  第62課 自由和放蕩不同。前者,有目標;後者,沒有目標


  第63課 自由,並非不受規範;此刻若不受規範,將來可能更不自由


  第64課 適時向別人說「不」,才能保住「自由」;不要為了迎合別人的期待而扭曲自己


  第65課 自由的真諦是:所做的一切,都是出於本身自願的選擇


  第66課 因為有自知之明,面對誘惑時,才能解脫


  第67課 要先能夠放下自我中心,才能得到更多自由


  第68課 覺悟,來自前世累積的善根,也要靠後天努力修行


  第69課 即使,修行沒有開悟,還是可以對別人有所幫助


  第70課 修行的目的,就是為了得到解脫


  第71課 自由,是不受束縛;自在,則是自己做主,沒有阻礙


  第72課 利益眾生積極的作為,不會因為行動受限而無法發揮


  第73課 在家修行,不應該忽略對家庭應盡的本分


  第74課 修行要持之以恆,最好的方式就是回到初發心


  第75課 遵守戒律,出於自己的選擇,就不會覺得苦,反而是一種快樂的解脫


  第76課 世界和平,就是追求全體的自由自在


  ︻第6講︼


  挫折與勇氣


  如何面對生命中的困境與意外?


  「放下」和「放棄」,有什麼不同?


  「堅強」、「逞強」、「頑強」有什麼差異?


  第77課 多讀書,多向專家請益,可以促使因緣成熟


  第78課 落實「四它」: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要從勇氣開始


  第79課 不要用因果論,去解釋過去已經發生的事


  第80課 堅持,是用理性去評估,而不是用意氣或情緒


  第81課 最大的勇氣是放下自我,因此而得到開悟


  第82課 不論碰到多大的困境,都要有耐性,相信時間都可以將它改變


  第83課 懺悔是非常重要的修行方法,也是修行必備的條件


  第84課 如果不知道要對誰懺悔,就對佛懺悔


  第85課 懺悔最主要的作用,在於自我反省,因為改過而得到成長


  第86課 懺悔以後,除了悔過之外,還要彌補對別人造成的傷害


  第87課 犯錯的人,需要懺悔;受傷的人,需要寬恕


  第88課 寬恕,也是一種勇氣的表現


  第89課 受害者是菩薩,用肉身的痛苦教育社會大眾


  第90課 學會寬恕,才能真正打開心結


  第91課 勇氣,並非外在的剽悍或剛強,而是內在的強韌與堅毅


  第92課 真正的勇氣,並非蠻力;而是精進不懈的力量


  ︻第7講︼


  生命的歸宿


  人死後,去了哪裡?嚮往西方極樂世界,會不會也是另一種貪慾?


  「積善」和「還債」,兩者有何關聯?如何「結緣」而不「結怨」?


  人生苦短,但不如意事又十常八九,如何安頓自己的心?


  第93課 不追問過去,不妄想未來,只需把握當下


  第94課 信仰,並非靠外在印證;而是內心的感應


  第95課 神秘經驗,跟個人的修行及緣分有關


  第96課 極樂,是從煩惱中得解脫。每個解脫的人,都有機會成佛


  第97課 相信往生的親人,會繼續他下一段的旅程,是安頓自己對生死牽挂最好的方式


  第98課 超渡亡魂,是為了在往生路上助他一臂之力


  第99課 消極還債;積極還願。自己得解脫,奉獻給別人


  第100課 若想不到對方的「恩」,就用「願」來替代。「願」的力量,比「恩」更大


  第101課 有宗教信仰的人,內心比較安定、知足


  第102課 宗教的入門,是身體力行的實踐,在努力實踐的過程中,就能體會修行的好處


  第103課 當親友往生時,學習洞見生死的微妙,對自己而言,也是一個重生的開始


  第104課 有宗教信仰,對生命的歸宿才會有落實感。生離死別,雖然痛苦,卻可以漸漸解脫


  第105課 從積極面對死亡的態度中,可以重新審視自己生命的意義與價值


  第106課 體認生命很脆弱,才能學會珍惜及尊重


  第107課 真正的吃苦是勇於接受挑戰,獲得成長,而不是自尋煩惱


  第108課 菩薩不怕苦,一次一次地重返人間,向眾生學習

6 甘露與凈瓶的對話 -推薦

  聖嚴法師序


  轉念之後,柳暗花明


  我和吳若權先生,一個是宗教界的老和尚,一個是文壇炙手可熱的暢銷作家;我們倆人之間,說熟悉也不是,若說生疏,那還不至於。


  因為若權是個多產作家,他的小說、散文經常發表,而每一發表,便廣受矚目。我如果有因緣接觸,也會拜讀他的文章,欣賞他的才華。他的文筆行雲流水,深受大眾喜愛,也很容易閱讀。除此之外,我所知道的若權更是個全方位的天才,不僅在寫作上凸顯長才,更跨足於廣播、電視、演說等多重領域,在各方面的成果都令人讚歎。尤其他巡迴台灣各中小學校園,舉辦了數百場次演講,擁有廣大的群眾魅力;他的受歡迎,是不分男女老少,也沒有年齡、階層之別的。


  我記得有一次在長榮班機上,突然有一位空乘服員要求我簽名,她拿了護照本給我希望我在其上簽名。結果我發現在我簽名之前,上頭已有一位名作家的簽名字跡,那便是若權,可見得他受歡迎的程度。


  不過,我與若權面對面直接的接觸,就是這次的訪談了。從今年一月下旬開始,若權幾乎每星期都到我靜居的精舍來看我,每周訪談兩次,每次訪談的時間一至兩小時不等。前後共有八次訪談。我們談的內容,不會涉及什麼高深的佛理,而是一般人在生活上、心理上乃至生理上,可能會遭遇的阻礙、困頓、矛盾等各式各樣的難題,而在面臨種種難題之時,若權問我「該怎麼辦?」也就是聽聽我的看法。


  一般人面對問題,往往會陷入慣性的思考模式,或者從習以為常的觀點來看待,然而這對問題的解決幫助不大,甚至會造成自己和他人的困擾。也就是被困擾纏縛,不容易得解脫。佛教所謂的「苦」,也就是指的遇到種種困擾之時不知如何處理,而落入一般常識性、習以為常的處理方式,結果可能愈處理愈糟糕!


  如果我們換一個角度,從佛法的立場來看問題、來處理問題,往往就能夠海闊天空。面對煩惱的處理,我的基本立場是「正面的解讀,逆向的思考」。正面的解讀,就是遇到任何問題,不要一來就視為負面的阻力,而要看成是一種砥礪的助緣。逆向的思考,是遇到順心的事,不沾沾自喜、不得意忘形;遭逢挫折與不如意事,不氣餒,也不垂頭喪氣;只要觀念一轉變,就能柳暗花明。我談問題,大概都是從這個基本立場出發。


  當然,我這個七十八歲的老人,對於社會的世故人情和對佛法的認知體驗,可能要比一般人更深入些。因此對於若權的提問,也就是他所看到的世間種種現象,特別是華人社會經常遇到的一些問題;他從多方面、多角度地來問我,我則盡我所知、盡我所能來回答,希望我的回答能對讀者們有所幫助。


  能跟這樣一個多產的名作家對話,是非常愉快的一件事。若權的反應非常敏捷,有時他提出問題,當下自己已有了想法,也會回饋給我。這本書的構成,原貌是我們倆人的對話,成書以後,則以第一人稱口吻呈現;由若權娓娓說來,而不是聽我這個老和尚講話,讀來應是滿輕鬆的。如果是以第三者立場記錄往來的對話,雖有翔實的優點,但是親切感可能就少些了。


  我滿歡喜這本書的出版,但願本書能對我們的華人社會有一些幫助。


  二○○七年六月二十七日 法鼓山


  從第八十四種煩惱到慈悲清水


  馮琬惠


  有位農夫曾經到佛陀跟前傾訴他的煩惱。他告訴佛陀務農的工作有多麼困難,無論是雨季或乾旱會帶來各種問題。他也告訴佛陀雖然他很愛自己的太太,但還是不能忍受她的缺點。同樣地,他雖然很愛他的孩子,不過他們仍然無法令他完全滿意。他問佛陀這些問題要如何解決。


  佛陀答道:「很抱歉,我無法幫助你。」


  「這話是什麼意思?你不是一名偉大的導師嗎!」農夫如此斥責佛陀。


  佛陀答曰:「先生,事情是這樣的,所有的人類都有八十三種煩惱。其中有些煩惱也許偶爾會突然不見了,但很快又會生起其他的煩惱。因此,我們永遠都有八十三種煩惱。」


  農夫的反應非常憤怒:「那你那一大套的說法又有什麼用?」


  佛陀答曰:「我的法雖然無法解決這八十三種煩惱,不過也許能舒解第八十四個煩惱。」


  農夫問道:「第八十四個煩惱是什麼?」


  佛陀答曰:「第八十四個煩惱就是我們根本不想有任何煩惱。」


  雨夜,我盤腿坐在地板上讀《甘露與凈瓶的對話——聖嚴法師開示,吳若權修行筆記》時,想起了上面那個小故事。


  生存在這紛亂的世間,每個人都有十之八九的不如意事,生命就象爬滿虱子的華麗皮袍,若不接納叢生的虱子,便會日日被它們侵害,不得安寧。只有真正接納了,放下了,才能深刻感受到皮袍的溫暖。


  《甘露與凈瓶的對話》中穿插了聖嚴法師和作者吳若權從小到大的經歷,主題是佛法,簡便易懂,更接近心靈雞湯的味道,讀之五臟六腑如沐春風。它分為認識自我、愛與親密關係、孤獨、慾望與恐懼、自由;自在、挫折與勇氣、生命的歸宿7部分,字字直指人心,言在當下。


  其中有一段,說的是聖嚴法師為了勉勵遭遇挫折的人,提出「四它」的口訣:「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彷彿回答了如何接納我們的煩惱,聖嚴法師說:要從勇氣開始!


  遭受重大挫折或人生變故,大多數的人在一開始都不想去面對,總覺得面對是很痛苦的事情。但是,愈是逃避,麻煩愈大,如果責任在你,受到牽累的人會緊緊地追著你,就好像「如蛆附骨」般黏著你,想討回公道。這時候,不如勇敢面對、道歉,並且承擔責任,也許,對方在一時之間還不能夠接受或原諒;但是,只要時間久了,認錯道歉的態度依然很誠懇,總有一天會得到諒解。


  更多的時候,我們需要面對、認錯道歉的對象其實是自己。例如:蹉跎光陰一事無成;沒有正常飲食作息,鍛煉身體,以至於百病纏身;未能珍惜相遇,建立良好人際關係……檢討這些挫折發生的原因,其實關鍵都是自己。


  只有面對才能讓我們看清楚自己,接納當下,進而做處理,如虱子般的煩惱和痛苦雖然永不會消失,但放下便可和它和平共處,不必增加第84種煩惱。


  再往深處悟,色即是空,生死洞見,而愛,則化為慈悲——不只愛自己相關的人,自己的民族,或自己的國家,而是要愛眾生。當所愛的對象一律平等,沒有差別性的對待,從「關懷、付出、照顧」的愛,升華為「平等的、沒有條件、也不指望對方回饋」的愛。


  慈悲是愛的最高層級,這樣的境地,我等凡人雖不容易達到,但若人人心中慈悲的種子能發芽,有機會慢慢長大,有朝一日,天國會降臨人間……


  書的末尾,聖嚴法師說:「很多的人都說,這一生太苦了,希望此生過完了,不要再來世間,因為實在太苦。但是,菩薩不怕苦,菩薩一次一次地再來,他寧可吃苦,願意向眾生學習。」吳若權聽得此話,流下淚來。「曾經吃過很多苦的我,以為修行是為了解脫;如今我才知道,生命的歸宿,其實是自己初發的願心。佛國凈土,並非往生才能到達的去處,它就在心中。」看到這裡,我也為之動容——若有慈悲,83種煩惱也不算什麼了,吃苦是補。


  就在那樣的雨夜,化身為一個稚嫩的孩童,在雨打窗棱的溫暖和睦居室中,仰頭聽父親和兄長探討人生大義,從情感到事業,從因緣到生死,這些原本深奧的東西,因為談論者的親切和家常,令人字字懂得,身心在話語中得以不斷舒展。如同把洋蔥一樣包裹著的自我,浸入浩瀚清水般的慈悲中,再一層一層剝開,瓣瓣分明,清純潔凈,片片都是愛,有一種緩緩卸下負重的輕鬆感。


  佛可以如此親近。

7 甘露與凈瓶的對話 -第1講 認識自我

  小時候住在山上,我對濃霧的日子,特別有感覺。漫步羊腸小道,即使不見來時路,也很安心地往前走。因為心裡很清楚,我來自哪裡,要往何處。霧散了,花開了,迎面而來的是單純人生的自由自在。


  青少年時期,隨著父親工作的轉換,遷居回到台北,課業落後甚多的我,才真正陷入人生的五里霧中,茫然迷失在雲深不知處。放學以後,我常獨自走向外雙溪的產業道路,經過小區、路過荒野,眼前景物不斷變化,如同心中不停浮現的問題:「我是誰?」、「我要到哪裡?」,答案隨之千變萬化。


  曾經,這是很困擾我的一段成長歲月;但是,回頭去看它,我卻深感慶幸,年少的彷徨來得那麼早,儘管摸索的時間那麼長,卻讓我比一般人更能適應這些問號後面,隨時變化的答案,也更清楚生命之河不管怎麼蜿蜒流往大海,萬變不離其宗的彼端,自然有我要去的方向。


  我,究竟是什麼呢?


  西方的心理學講「我」,比較常被引述的是弗洛伊德的理論,他認為人格是一個整體,包括:「本我」「自我」「超我」三個部分,彼此交互影響,在不同時間內對個體產生不同作用。


  本我(id):是指人類的基本需求,例如:飢、渴、性等需求產生時,會要求立即的滿足。嬰兒飢餓時,就要求立刻餵奶,不會考慮母親當時是否方便。


  自我(ego):是指由本我而來的各種需求,如果不能在現實中立即獲得滿足時,必須遷就現實,並且學習調整。


  超我(superego):是指接受社會文化道德規範的教養,而逐漸形成遵循道德與良知的我。


  另一個理論叫「喬哈瑞窗口」(Johari Window),將「我」分為四個象限,包括:「自己知道、別人也知道」的我,稱為「公眾我」;「自己知道、別人不知道」的我(譬如,刻意想隱藏的秘密,或其他隱私),稱為「私密我」;「自己不知道、別人知道」的我(譬如,我有一點駝背,自己可能不知道,別人看得很清楚),稱為「背脊我」;以及「自己不知道、別人也不知道」的我(譬如,還沒開發的潛能),稱為「潛能我」。


  聖嚴法師講授《金剛經》里的「自我觀」時,曾經歸納三種不同層次的我,包括:「自私的我——小我」「博愛的我——大我」「實相的自我——以無我為我」。


  《金剛經》講到最後,提升自我的最高境界,是「離一切相」,就是離開「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超脫了「喬哈瑞窗口」所指稱的四個面向,空間的我和時間的我,都消失了,到達「無我」的狀態。


  從前看書的時候,還不是讀得很通透,覺得佛經里的「無我」,講到這個「虛妄」的我,好像自己隨時會飄忽不見,後來我慢慢地體會,其實那個「虛妄」的我,是指暫時的、臨時的、會變化的。也就是說,你現在是這樣,可是會一直變化,除了「不要執著於某一個形式的意義之外,從比較正面的角度來看,還有另一個意義,代表了人的無可限量、與發展的無限可能。


  第1課 聖嚴法師開示:成長,是往內在去探索自己,而不是向外去需索感官的滿足


  關於自我的開發,青少年時期的自我探索,是個關鍵。


  在《枯木開花》這本書中,記錄了聖嚴法師從小到大,經歷很多不同的人生階段,每個階段正巧都有不同的名號:出生時叫「張保康」、上學后喚「張志德」、狼山出家為「常進」、從軍遷到台灣改名「張採薇」、現在大家都稱「聖嚴法師」……每個階段的「自我」,可能都有些變化。但我很好奇,十三歲就離開父母到狼山出家的聖嚴法師,在那個時候對「我」有什麼想法?


  個性樸實的聖嚴法師,聊到這個話題時,真摯誠懇得令人完全不意外。他非但沒有刻意編造神跡,反而謙虛率真地娓娓道來,說自己從小就是個弱智的孩子,到了別人家孩子已經讀中學時,自己才剛要進小學,而且只讀了四年就因為家庭貧困而輟學,跟著父親、哥哥,幫人家做工,還是個體弱多病的童工。


  在那樣的情況下,對「我」的概念非常模糊,對「人生」知道的也很有限,要想多麼有智慧、有理想是不可能的。那時,生命就只是過日子而已。出家,對一個十三歲的孩子來說,不能說完全出自個人主動的意願,只能說是因緣。小時候他常聽媽媽講神話故事,產生對佛教及修行的興趣,成長到青少年時期,生活環境很貧困,戴姓鄰居介紹到狼山出家,母子覺得可以人寺學習,繼續讀書識字,也是好事,於是就開始接觸佛法。


  山上請了兩位老師來教授,其中一位專門教佛法,另一位傳授四書五經。每天早、晚要做功課。他在沒有真正接觸佛法、了解佛法之前,也跟一般人同樣,以為佛教只是專門叫人家燒香拜拜,專門替人家誦經超渡亡魂。直到開始有了老師的啟蒙,才知道佛法是可以用到實際的生活裡面,從「戒、定、慧」「貪、嗔、痴」這些修行里去增長智能。不過,十三歲的孩子可能連什麼叫做「煩惱」的體會都不深切,更遑論是智慧了。但因為入了佛寺,有了不同於一般青少年的成長曆程,他的師父要求他勤於拜佛,每天早上五百拜,三個多月以後,突然之間開竅,覺得這個世間跟小時候看的不一樣了。


  眼前,我似乎重回各自的生命現場,看到兩個不同的男孩,一個是每天放學之後就往荒郊野外走去,默默地獨自漫漫而行,心中對於人生的千百個問號,浮起又沉落。另一個是每天清晨跪在佛前五百拜,不問不說,卻在迷霧見花開,看出人生的另一種風貌。


  獨自步行和佛前參拜,看起來都是機械化、沒有太多趣味的動作,但都是可以幫助自己沉澱心情,進行自我對話。相對於時下的青少年一旦感覺彷徨,就把自己暴露在影音光電的環境之下,是截然不同的自處之道。


  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孤獨有助於專註,而專註有助於開悟。


  所以,聖嚴法師花了三個多月的時間,就找到自己的發展方向;我花了六年多的時間,才知道自己大概要往哪裡去。如果,沒有這些積極往內在去探索自己的過程,只是不斷向外去需索感官的滿足,彷徨少年的迷惑,將永遠得不到清楚的答案。


  第2課 聖嚴法師開示:努力朝向最適合自己的路去發展,但也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因緣具足


  任何人聽說聖嚴法師「只」花了三個多月的時間拜佛,就能頓悟人生的道理,選擇以畢生弘揚佛法為己任,可能都會感到既羨慕、又不可思議。其實,很多因緣際會看似發生在一念之間、成就在一瞬之間,但卻是醞釀多時的結果。


  我很喜歡的南美作家保羅·科埃略,在四十歲那年完成他的寓言著作《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時,記者問他:「這本書花了多久時間寫成?」他回答:「真正的寫作時問是十一天,不過我是花了四十年又十一天完成的。」


  可見,某一段時間的努力,固然很重要,但是,在此之前的醞釀,也有很深的影響力。夢想,像一顆種子,總是要先播種到土裡,過些時日才會冒出新芽,靜止不動的期間,看起來好像沒什麼,卻是造就這些成績不可或缺的要素。


  在聖嚴法師入寺之前,早已經和佛法有些因緣。最早的啟蒙,應該要從媽媽對他說故事開始。媽媽喜歡講述民間神話故事,讓他從小就對神祗耳濡目染,相信慈悲的力量。


  當時家庭經濟上比較窮苦,而且常鬧水災,生活更加艱難。加上他身體不好,不適合跟著爸爸、哥哥拿鋤頭、鏟子去做純粹需要付出勞力的工作,媽媽常常鼓勵說:「你是個讀書的料!」卻擔心沒有能力栽培這個孩子。所以,當戴姓鄰居躲雨路過他家,隨口提及狼山佛寺想找個小和尚時,他就選擇出家了。


  自我的形成,除了本身天賦的特質(就是所謂的「善根」)之外,「環境」和「父母」的影響力,最為關鍵。富裕的家世背景,雖然可以提供較多的資源去教養孩子;但是困苦的家庭環境,更有助於心志的鍛煉。其中,父母的導引,是孩子在既定環境中決定「向左走」或「向右走」的主要指標。尤其,是身教方面的陶冶,影響更為巨大。聖嚴法師的父母,敬天愛人,讓他從小就知道要替別人想、要對自己負責,除了給他適度的愛與關懷之外,為了成就孩子的未來,也捨得放下親情,讓他出家,讓獨特的「自我」在天時、地利、人和三方面條件因緣具足之下,順其自然地發展,終於讓他活出與眾不同的人生。


  禪門祖師說:「掬水月在手,落花香滿衣。」意思是說,用手捧起清澈的水,用心觀照便能看見天上的明月,無常的花朵飄落之後,留下滿身花香。把這句話應用在自我的探索,也很有意思。手上捧起的清水,雖然只是浩瀚自我的一小部分,但認真觀想,就能看到人生的意境。所有的經歷,都會像落花變成過去,付出過的努力,或許未必留下痕迹,但若是為了幫助別人成就美好的事,所有的付出就如同花香那般,清新了四周的空氣。不要擔心今天付出的心血,是否對自我有何意義,只要是認為正確的事,認真去做就對了,貫徹下去,總有美夢成真的一天。就算這輩子無法達成,願望仍會繼續下去。


  第3課 聖嚴法師開示:從探索興趣開始發展自我,找出最適合自己的方向


  現代年輕人成長的環境,比起上一輩的人,要好得太多,擁有的資源,也豐富很多。但是,如果沒有真正善用這些條件,及早找到適合自己發展的方向,會活得更辛苦、更茫然。常看見忙碌的父母,把小孩子送去學各種才藝,包括:鋼琴、小提琴、舞蹈、歌唱、心算、作文、運動……孩子學得太雜了,反而不知道自己的興趣到底在哪裡,知識和能力也沒有辦法提升到比較高的層次,往往學到一半就放棄了。父母很痛心,但對孩子來說也是很大的挫折。


  發展自我,還是要回歸自己本身,不應該由父母決定孩子要學什麼,而是要看這個孩子真正適合什麼,父母只要給孩子一個開放的環境,讓他有機會自由接觸很多不同的事物,從旁觀察、協助,在孩子需要的時候,推他一把,而不是主導孩子的興趣發展,看別人學什麼,就逼自己的孩子去學,無異於揠苗助長,反而有反效果。


  十三歲在狼山出家的聖嚴法師,除了研讀佛經、四書五經之外,對古典文學也涉獵很深。因為當時所住的房間里有從前老和尚留下的許多古籍,像《紅樓夢》、《三國演義》、《水滸傳》、《老殘遊記》等,從小就養成閱讀的習慣。後來在上海趕經懺那段期間,路上有很多舊書攤,有空時也會在小書攤里找這些小說來看。進了佛學院開始閱讀很多西方文學的經典之作,心理學和小說都有,在接觸《茶花女》、《少年維特的煩惱》這些文學的時候,不但鍛煉了他閱讀及寫作的功力,也因此在小說中發現萬丈紅塵如深淵,不能陷進去,必須以修行來跳脫。


  由此可見,閱讀對認識自我及發展自我,有巨大的影響。很多現代父母擔心孩子文字表達能力很差,不太會寫作文。學者專家的建議都是說:「多多閱讀,就能培養作文的能力。」但比較可惜的是,很多父母本身就不愛看書,沒有提供孩子閱讀的環境及動機,硬要逼著孩子寫作,有如緣木求魚。


  回想起來,我的閱讀和寫作經驗,承傳自我的父親。他很喜歡看書,我姐姐常常吵著要買書,我一有空就去書架翻翻爸爸跟姐姐的書,所以不知不覺中也變得愛看書。雖然,青少年時期,我並沒有把「創作」當成我畢生的職志,但顯然是有跡可循。


  博覽經典書籍,很自然地就會有感而發,產生創作的動力。雖然,在網路和博客發展迅速的今天,人人都可以透過文字及影音,分享自己的見聞,甚至成為出版市場閃亮的明星作家。但回頭看看閱讀和寫作這兩件事,最單純、而且最重要的目的,並不一定是要培養創作的才華,而是藉此更深入地觀照自己、探索生命。


  第4課 聖嚴法師開示:接受天生的限制,改進自己的缺點,也是一種自信


  不斷努力嘗試,碰壁時可能學會轉彎,也可能碰到貴人。喜歡閱讀及寫作的聖嚴法師,也曾經受過「寫稿、投稿、退稿」的歷練,但他完全不以為意,甚至更珍惜被退回的稿件。因為從前的編輯很認真,退稿時都會寫上評語。像當年的一個副刊編輯孫如陵,就是一位讓聖嚴法師印象深刻的文化人,很專業、也很有熱忱。他寫在退稿上的評語,對法師產生很大的激勵。接著,聖嚴法師還主動參加文藝函授學校,以自修的方式學習創作,在文學創作上,奠下厚實的基礎。


  我的創作路上,也有類似的情景。大學期問開始投稿,但稿量很少,幾乎每學期只有一篇創作投遞給報社或雜誌社,因為是個名不見經傳的作者,所以都要等好幾個月、甚至一年半載才有機會刊登,很幸運的是我常收到編輯給我鼓勵的信件,包括:曾任職於皇冠雜誌的錢嘉琪小姐、時報人問副刊組的呂岸先生等,到現在我還保留著他們寫來指導我的信件,內心充滿感恩,讚頌這不可思議的功德。


  但是,不可諱言地,在尋找適合自己的發展方向時,難免碰到瓶頸。有時候,必須克服障礙,突破自我的限制;有時候,你必須知道那是條死胡同,最好立刻轉彎,換個方向。人生的可貴,就在於經過適當的摸索之後,及早知道自己的潛力有多少、障礙在哪裡。


  譬如,我小時候體弱多病,經常被父母抱著進出醫院。中學時期,很討厭上體育課,覺得自己缺乏運動細胞。直到考上憲兵預官,擔任獨立排的軍官,每天清晨都要早起帶領弟兄跑五千公尺,跑了兩年之後,突然發現原本是我很不喜歡、也不在行的「運動」這件事情,居然變得有模有樣,而且體質也改變了。連鼻竇炎這種多年纏疾,都不藥而癒。


  而從小我都以為自己很喜歡唱歌,中學時研習吉他彈奏,自彈自唱,大學時還報名參加民歌比賽,經過一些嘗試,才發現我對音樂的興趣,只能自娛、不能娛人,否則還真是嚇人。自認比較適合當一位懂得欣賞的觀眾,不適合成為表演者。


  這些經驗,讓我領悟:找出自己的缺點,接受天生的限制,也是一種自信。


  很有趣的是,聖嚴法師說他也學過唱歌、吹笛子等,試過之後發覺自己因為肺活量不夠,不合適往這些才藝去深入研究,就立刻變通,把時間放在閱讀和寫作,這些適合自己發展的方向上。再以運動為例,除了橄欖球之外,其他的球類運動、游泳等項目,聖嚴法師都嘗試過,但他最後選擇最適合自己的運動是打拳。因為打拳不受時間及場地限制,也不需要同伴,是自己一個人隨時隨地就能進行的運動,而且很有健身效果。

8 甘露與凈瓶的對話 -精彩書摘

  【第5講】自由;自在


  跟聖嚴法師約見談「自由;自在」主題的這一天,發生了很特別的狀況。儘管,十幾年來配合演講行程而經常必須在台灣南北奔波,甚至在海峽兩岸來回,碰到過的烏龍事件不計其數,因為天候或人為問題,飛機停飛、航班取消、火車誤點……是常有的事,但這次是很例外的差錯。


  受某家企業之邀,參加他們巡迴全台灣的經銷商會議,並且替他們上銷售管理的訓練課程。當天清晨,我搭飛機到達高雄,平安落地之後,在發現沒有人來機場接我去上課的那一秒鐘,立刻直覺應該是負責聯絡行程的公關公司人員弄錯日期及地點了。果然沒錯,電話聯繫結果,當天的課程應該是在台中,而且現場已經有兩百位經銷商坐在會議廳等待我。


  負責聯絡的公關公司同仁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我也能想象那位召開經銷商會議的企業老闆此刻勢必十分焦慮。所幸,我們都是成熟而明理的人,知道當下應該是解決問題的時候,不是劃分責任歸屬、追究誰對誰錯,要趕緊想辦法讓課程可以順利進行,以免兩百位經銷商朋友失望而歸。


  他們建議我搭計程車直接從高雄飛馳到台中,但考慮時間、成本、安全三個因素,我提議試試改搭台灣高鐵。客戶同意這個決定,並調整了課程的順序,兩個鐘頭之後,我準時出現在台中的經銷商會議現場,順利完成銷售管理訓練課程。


  我一邊完成這個任務,一邊調整被打亂的行程。不但要退票、訂票,還要重新規劃從台中趕回台北的交通,取消部分的會議。


  協助我安排對外聯繫的出版社同仁,很擔心突如其來的變化,導致向來規律作息、注重時間安排的我,在無暇喝水、進食,還要匆匆趕路的情況下,身體負荷不消或情緒受到影響。但是,我的內心卻十分平靜而充滿感恩。下午四點整,分秒不差地出現在拜訪聖嚴法師的地點。


  內心裡那個容易緊張焦慮的自我,彷佛很自律地待在情緒的房間里,沒有在緊要關頭出來窮攪和,所以也就沒有闖禍。我沒有囚禁他,他也沒有吵著要出來。如果,當天的行程,是一首快板而必須轉調的歌曲,我在看似十分匆促的節奏中,踩著非常穩定的步伐,跟上每一拍的節奏,居然還能輕鬆自若,是什麼力量支持著我?


  在這天的訪談里,我找到了某些答案。


  巧合的是,之前並沒有特別的規劃及準備,純粹是因緣所致,在結束訪談后,果本法師和常寬法師協助我,由聖嚴法師親自見證受禮,完成了皈依的儀式,法名「常權」,正式成為三寶弟子。


  聖嚴法師特別叮嚀說:「權,的意思,是擁有幫助別人的能力。」這是他對我的期勉,也是我對自己的承諾。


  ﹌﹌﹌﹌


  第60課聖嚴法師開示:


  一直以來,不論個人的品德、還是時間的安排、處世的原則,我都堅信遵守規範及規律的重要性。也曾在拙作中跟讀者分享:「自由,是留給自律的人!只有能夠自律的人,才有資格得到自由」,還曾為了嚴謹自律的能力沾沾自喜,把自己捆綁在很多枝枝節節的細節里。這天,卻在聖嚴法師一句:「自己捆綁自己、困住自己,是愚痴的事。」得到當頭棒喝的醒悟。


  現代人覺得不自由、不自在的原因有很多,有些是沒時間、有些是缺金錢,想做的事,做不來;想去的地方,到不了。即使是律己甚嚴的人,可能都曾經跟我一樣,為了別人的期望太高、或對自己的要求太多、擔心自己做得不夠好,而感覺不自由、不自在。


  聖嚴法師指出,自由自在的境界,來自於兩種修行的功夫。一種是放下自己的煩惱,另一種是放下自我的要求。煩惱很多的人,無論什麼事都想太多,把自己困起來,無視於外界的開闊,自己畫地為牢。例如:要求自己在什麼時候就要達成什麼目標,在什麼狀況就要完成什麼任務,這是畫地自限。聖嚴法師說他在很年輕的時候也經歷過這個階段,凡事都對自己要求得很嚴格,把自己困住,就不能夠自由。後來在修行的過程體驗到一個道理:為了積極實踐目標而分分秒秒把自己捆綁,是愚痴的事。


  當面聆聽聖嚴法師這一席話,深刻而動人。多年前,那個捆綁自己的聖嚴法師,早已經被自己釋放,消失在歲月的長廊;而我的心裡,卻還是住著一個被囚禁的自己。他,那麼謹慎,那麼乖巧,卻那麼不自由。我看著心裡那個跟自己很像的人,好想把他釋放出來。

上一篇[景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