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情

標籤: 暫無標籤

1基本資料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情》(英文名稱:Bent)是一套1997年首映的英國電影,由Sean Mathias執導,克里夫·歐文、Lothaire Bluteau及伊恩·麥凱倫等主演。
故事改編自1979年的同名舞台劇,以1930年代的納粹德國為背景,描述一名同性戀男子被送到集中營后的經歷。
當年的電影海報

  當年的電影海報

類型
劇情 / 戰爭
國家/地區
英國
發行公司
Orion Home Entertainment Corporation
評級
Rated NC-17 for a strong scene of graphic sexuality.
導演
Sean Mathias

演員表

克里夫·歐文 飾 Max
Brian Webber II 飾 Rudy
Lothaire Bluteau 飾 Horst
伊恩·麥凱倫 飾 Uncle Freddie
Nikolaj Coster-Waldau 飾 Wolf (as Nikolaj Waldau)
米克·賈格爾 飾 Greta / George
裘德·洛 飾 納粹衝鋒隊員(Stormtrooper)
Gresby Nash 飾 Waiter
Suzanne Bertish 飾 Half-woman, half-man
David Meyer 飾 Gestapo man
Stefan Marling 飾 SS Captain
Richard Laing 飾 SS guard
Crispian Belfrage 飾 SS guard
Johanna Kirby 飾 Muttering woman
David Phelan 飾 Fluff in park
Peter Stark 飾 Guard on train 1
魯佩特·格拉維斯(Rupert Graves)飾 Officer on Train
查利·活茨(Charlie Watts)飾 Guard on train 2
Holly Davidson 飾 Girl on train
魯伯·潘瑞-瓊斯(Rupert Penry-Jones)飾 Guard on road
Paul Kynman 飾 Corporal
保羅·貝特尼 飾 Captain
Wayne McGregor

2劇情簡介

一部改編自著名英國舞台劇,由當今眾多影星參演(克里夫·歐文,裘德·洛, 瑞切爾·薇茲,伊恩·麥克連等)的作品,以濃厚政治立場闡釋同志面對生存、尊嚴,與政治、社會發生衝突時,必須採取的立場與手段,非常發人深省,影片感情張力強大,演出精彩。
對於縱慾狂歡的同性戀生活,麥士原本了無缺憾,但是納粹對於同性戀者的迫害,卻使得他不得不和同居人魯迪開始逃亡,而終究落入納粹之手。為了活命,麥士抵死不承認自己是同性戀者,他甚至於在納粹脅迫下,打死原本傷重的魯迪,以求自保。

電影截圖

電影截圖
在被送 往集中營的火車上,麥士與被掛上同性戀標誌的賀斯成為朋友,兩人在集中營里被折艦來回不斷搬運石塊。麥士想盡辦法,讓自己取得「猶太人」的標誌,因為雖然納粹厭恨、殘殺猶太人,但是在集中營里,身為同性戀者,比猶太人還不如。
為了幫體弱的賀斯取得藥物,麥士不惜跟殘暴的納粹進行性交易,而賀斯卻寧願一死,也不願意看到麥士的尊嚴,被無止盡的踐踏。在賀斯死後,麥士終於選擇作為一個同性戀者真實自我坦然的命運……

3影片賞析

一部改編自著名英國舞台劇的作品,以濃厚政治立場闡釋同志面對生存、尊嚴,與政治、社會發生衝突時,必須採取的立場與手段,非常發人深省,影片感情張力強大,演出精彩。
1934年夏,柏林,性自由的聖地。淫佚的狂歡正在趨近亢奮的高潮,而無情的末日已經迅雷不及掩耳地降臨了。
地下夜總會,同性、異性群交競技的舞台。超現實的肉體祭禮,在暗夜裡綻放出眩目
而腥膻的惡之花。只有懸吊在鞦韆架上的反串歌手格蕾妲是清醒的局外人,「她」淡漠地俯視著淫亂的人間,用世人皆醉我獨醒的口吻冷冷地歌頌著薄情的柏林之夜。
遊戲於酒池肉林之中的馬克斯顯然是個歡場老手。這個瘦削的猶太青年居然在情人魯迪的眼皮底下追逐男色,他的獵物是一名英俊的納粹衝鋒隊士兵。誰也沒有想到,聲色盛宴的下一步便是毀滅的深淵──在這個「長刀之夜」,另一種血與肉的祭禮剛剛隆重登台,蓋世太保的屠刀已經架在了同性戀者的脖子上。
衝鋒隊士兵死於非命。精明世故的格蕾妲搖身一變為「異性戀者喬治」。馬克斯和魯迪踏上了亡命之途,卻不幸落入納粹的魔掌,被塞進開往達豪集中營的悶罐車。在火車上,士兵兇殘地凌虐魯迪並強迫馬克斯參與施暴,以證明他不是同性戀。馬克斯幾乎精神崩潰,但出於求生的本能,他屈服了。為了活下去,為了免除「同性戀」稱號帶來的恥辱,他不僅對情人的死裝作無動於衷,甚至屈從納粹的惡意命令,與猶太女屍性交來證明自己是「正常的」男人。他的表現為他贏得一塊代表普通猶太人身分的黃色六角標記,而不是代表同性戀的粉紅色倒三角。經歷煉獄折磨之後,馬克斯成功地隱藏了本性,同時也拋棄了靈魂。
馬克斯和同車來到達豪的同性戀者霍斯特結成了患難之交。在達豪集中營,他們的名字是囚服上的標記表示的身分──「猶太人」和「性變態」。霍斯特雖然比馬克斯還低一等,卻有著倔強的自尊,他是堅定的同性戀者,看不慣馬克斯為了偷生而違逆本性的作法。
日復一日,「猶太人」和「性變態」重複著搬石塊的強制勞動,他們機械地把一堆石塊搬到另一堆,再一塊塊往回搬,循環往複。這種單調徒勞的懲罰與其說是摧殘身體的苦刑,不如說是毀滅性靈的折磨。然而,系統化滅絕人性的迫害手段並沒能達到預期目的──在集中營的死亡焦土上,不可征服的情愛在悄悄滋長著。
就在崗樓底下,炙熱的太陽下面,在勞作的短暫間隙。並肩立正的他和他,兩具赤裸著上身的年輕身體。目光不能交流,身體無法接觸,完全的靜態下,他和他做愛。用語言,用想像,用心靈感應。汗流,喘息,生命的濺射。
不僅僅是打破禁忌的偷歡,不僅僅是地獄中的娛樂。是靈魂的抗爭,是人性的重建。曾經享樂至上,曾經麻木不仁,現在有了愛,愛附著在生命上,生命於是有了意義。這個電影不僅僅是受迫害者的悲情故事,它更是一個勇敢者的愛情故事。生命可以被碾碎,人性不能被征服。「性變態」死了,死在納粹的槍口下。「猶太人」默默地脫下標誌著黃色六角星的上衣,穿上「性變態」的那件有著粉紅色倒三角圖案的囚服,走向高壓電網赴死。為自己的本性而自豪,用玉碎的決心來承諾生命中那不能承受之情,這個「亮相」的姿態在悲慘的生命里突顯出靈魂的自由和尊嚴。
上一篇[錦堂春]    下一篇 [近藤勛]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