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來源出處《博弈聖經》一書 新加坡希望出版社世界著名圖書館 名校收藏 海外中文圖書

1 生物親序 -【釋義】

所有生物在惡劣、未知的環境中都有尋找規律和有序的本能。在博弈中指參與者有從混亂的環境中等待、尋找有序的親近行為。

2 生物親序 -【闡述】

《博弈聖經》《博弈聖經》
 生物親序的來源出處:《博弈聖經》一書 新加坡希望出版社
摘自《博弈聖經》以下幾節:
發明家得知生物親序有改進博弈進步的趨向,人們通過策略鬥爭,取得需求的價值感。瞬間突如其來的意外的滿足,讓人難以相信。需求的過程很複雜,而實際到來十分簡單,合理與不合理又無法分清。我敘述過生物行為表現出的以點成像去理解生物在環境中的點分佈,不足以認為是進步。實際上夢想進步,是想找到一個線性的過程,那是找不到的,也是罕見的。從發明家分析的實際情況看,一切大的進步都是點點組成,很像體檢病人用的B超,利用點成像,在一定的範圍內,可以完整的看清物體的輪廓、病變的深度和病變的大小。博弈場上的參與人,完全沒有這種科學的想法,都是想得很大,希望把一個線性的有序連接起來,可以一口氣連勝好多次。在生物體的特性與其他的自然特性結合之後,會出現國大於正,如果用線性記錄,就會出現非線性的拉伸和跳躍,宏觀趨勢下落,直到行為停止。
生物特性和其他特性存在著合理健康的比例。生物特性無限的增值,就像有機組織的癌變以及對系統的持續性存在構成威脅,這也反映在它的行為結構和速度上。博弈上的價值,也是有一定的限度,決不能按生物親序無限超越加碼,那種博弈獨裁和博弈英雄主義無休止的膨脹,那種高熵無度的增加,違背了平行膜上的增值要求。發明家把利他主義的基因,理解、轉換、移植到博弈決策中。不干擾自然的進程,不考慮理想的物質主義,不主動向大自然索取,把大量的生物特性用粒子行為鏈表示出來。在展開的平行膜模型上,讓其合併組建,劃出特性連線,從行為沼澤的位置上顯示了幾個點,找到引起分叉和粒子高熵碰壁的神秘空間,堅持發明家的博弈正理,一定能勝過對手。博弈的終極目標就是死亡和發展,這並不是一個極高的要求。不懂博弈中的量子漲落,只想用生物感情求得偶然,大把大把地押注,發明家認為這是自我摧殘。
根據對方的思維特性採取行動,博弈的最後勝利一定會掌握在對抗者的手中,避免資金塌陷,也會為那些來歷不明的資金找到理由。
誰也不能精確地描繪出物質世界的所有方面,在這種意義上,所有的科學成果必須被視為有可能會出錯。在思考生物親序的過程中,生物的信仰、情感和傾向性對錶面狀態的知覺判斷尤其敏感。一切所謂的經典理論,造成了人人都輸。在過去、現在和未來這三個階段中看到的是時間的連續和空間的永存,在超出對時空理念的理解上,卻能看到生物抽象出的目的。生物的樂觀是想控制自然,是想在博弈場上控制結果。生物的樂觀與博弈的結果往往背道而馳,也和直覺觀念相違背,出現背反路徑。發明家對狹義相對論和量子論的理解十分重要,這可以有助於對博弈粒子行為論的正確估計,它的證據必定是藏於正在發生變化的粒子內部或微粒細胞團之間。
粒子行為論的確立,開啟了生物有機體行為與無機寶藏的大門。我們把一個粒子作為一個貨幣製造廠。這個比喻要告訴人們的是,一旦成功,報酬驚人,這是生物指數概念;一旦失敗,就是在一點點地被蠶食,這是小數與圖的遊戲,而這恰恰是生物親序敏感的空域,我形容這種現象是博弈人飢荒。
我們看到人為了實現某種功能,依靠大部分的無機材料造成設備。人類也更渴望掌握控制物質世界的能力,特別是粒子行為鏈帶領我們了解微粒細胞,尋找這個世界里的自然法則,研究它在平行膜上的粒子特性分佈。發明家創造出一個前所未有的有機行為和無機的混合物,這對普通人將是一個無法想象的東西,一個和現在完全不同的世界。它的到來,一定會掀起一個生物博弈的浪潮,並且都是贏多輸少,沒有任何一項科學能像生物博弈一樣對人產生直接而又深遠的影響。發明家揭示博弈的自然法則,使站在這個時代前沿的一部分人成為經濟大贏家。
博弈是一場哭笑不得的遊戲,大多數的失敗者不是因為人傻,而是太精明了。自然界給定的二人零和求解遊戲,讓人投入豐富的情感,一會兒哭,一會兒笑,很像自然界的博弈準則,馮•諾伊曼稱為極小極大原理。
博弈在娛樂場里有成功與失敗、輝煌與死亡,那是一個法定的遊戲場。遊戲的最終意義是輸贏,沒輸沒贏就會繼續下去,輸了停,贏了也停,可以重新開始。有一部分人自己贏了,還想再贏,本來該停的遊戲因生物親序的特性,又錯誤地繼續下去,任意加碼,改變戰略,一直等到一個意外的輸出現了,直立崩潰成了最終的大敗局。博弈的規則是歷史上的聰明人制定的,中間還進行過幾次改進,布朗為了讓賭場穩贏不輸作了「指數平均律」限制,最終改到現在的博弈場人人都輸才固定下來。一個人臨時來到娛樂場,都是門外漢,想和歷史上的聰明人對局,顯然不能構成平等局面,只有少數人才會明白這裡有秘密。
假如雙方都擔心對方可能發動攻擊,這是理所當然,身心、精神、思緒都會對決策造成影響。參與人先作出決策,對抗者就感到優勢已被佔領,開始猶豫,自然反應出生物親序,這時放什麼位置都是錯誤,理性的反應贊同與對手押在一起。當參與人另一次作出決策時,對抗者有時感到不符合自己的預想位置,以反面策略作為對抗,這種對抗格局並不能佔優。實質上是基本粒子的混沌重組,與參與人是兩條不同的軌道,不是對立的相反軌道,就沒有取勝的意義,雙方在不同時期造成的失敗就不足為奇了。用好心和壞心對局都是混沌,每次都與決策人對抗,如果不加以區別,那是對多數輸錢現象的反面對局。我從模型上看出,納什認識博弈的基礎理論仍停留在現象層面上,博弈的結果在背反路徑的終點才可找到,這種膚淺的根據粒子狀態下的決策不是博弈的靈魂。納什的博弈行為不可能取勝,他的理論也是無效的、不完整的理論。達爾文在《物種起源》中寫道:「必須以理性戰勝想象」。也都是認識世界的初期,因為理智只是科學的一個元素。
參與人作出決策,決不能猜疑對手的策略,而是分析定性。粒子微觀行為經過挑選剔除,採用非連續性對抗,直接攻擊決策人的生物親序中的典型生物特性,就會觀察到輸贏者表面上表現出的不同行為特徵,從而選擇正確的策略。失敗者把博弈當戰場,勝利者把博弈當遊戲。
上一篇[雲水散人]    下一篇 [概念]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