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所謂產業升級,主要是指產業結構的改善和產業素質與效率的提高。產業升級必須依靠技術進步。產業結構的改 善表現為產業的協調發展和結構的提升;產業素質與效率的提高表現為生產要素的優化組合、技術水平和管理水平以及產品質量的提高。

1概述

產業升級:主要是指產業結構的改善和產業素質與效率的提高。產業結構的改善表現為產業的協調發展和結構的提升;產業素質與效率的提高表現為生產要素的優化組合、技術水平和管理水平以及產品質量的提高。產業升級必須依靠技術進步。

2含義

產業結構是指第一、二、三產業在國民經濟中的比例,以及各產業內部配置,如輕工業與重工業、勞動密集型與資本密集型等。簡單的說,產業升級就是從目前的產業結構升級轉移到利潤更大更賺錢的產業結構。比如從傳統的工廠發展為高技術企業。
對社會帶來的變化,可能在於就業的改變、就業方向的改變。
產業升級

  產業升級

現在有一個時髦的詞叫產業升級。這裡面也要認真分析落後國家的特殊條件。我們有什麼優勢?高新技術產業確實是我們將來要發展的,但是高新技術產業可能是我們目前沒有技術優勢的產業。而我們現在有競爭力的行業和將來作為本土市場發展空間比較大的行業,恰恰是傳統產業。現在我們能夠在國際上賣出去的東西基本上也是傳統產業的產品。
美國經濟現在有很多東西在往外轉移,他稱為夕陽產業。從市場的角度來看,傳統產業的那些市場對於美國來講,可能不是帶動經濟的市場,他這些年的需求主要都是新經濟帶動的。現在他人均房子有兩棟、車有三台,高速公路有了、旅遊有了。沒有新的需求,經濟就不可能高速增長。所以美國為什麼興奮點都在新經濟上,就是他靠大家買電腦、買手機,然後全世界買他的信息產業設備、買他的軟體、買他的技術,對他來講,新經濟確實是增長的新動力。

3升級成本

第二類成本可以歸類為先行成本
它更多的表現為損失,它的付出不會帶來現實的生產力提高,所以這一類成本是企業不願意付出、而政府也趨於迴避的,產業升級雖聲勢浩大,但就是囿於前期成本問題難以前行。
綜述
在人類經濟發展中,每一次科技革命都會促成傳統產業的升級換代,但每次產業升級有著不同的內容和特點。這是由新技術、新的經濟形態本身的特點所決定的,因為新技術是傳統產業升級的主要推動力
產業升級圖書

  產業升級圖書

量。對傳統產業進行升級改造,必須採取適合新技術、新經濟內在要求的具體方式,適應高新技術的發展潮流,遵循新經濟的發展規律。新經濟形勢下,傳統產業升級的基本環節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對傳統產業進行技術創新
與前兩次科技革命相比,科技革命突出的一個特點就是高新技術層出不窮、科技成果商品化更迅速。新經濟時代,產品的技術含量越來越高,產品的成本不斷降低,這是現代科技革命導致的必然結果。同時,它也對產業核心競爭力提出新的挑戰,一個產業、部門和企業如果不在技術上佔據優勢,就無法形成市場優勢。傳統產業技術創新的主要途徑有:第一,加大科研與開發:投入,提高自我創新能力,建立有自主產權的核心技術優勢;第二,積極探索產、學、研聯合新機制,為科技成果轉化為生產力打下堅實的基礎;第三,引進高層次的技術,並對引進技術進行消化、吸收和創新;第四,加強企業內部員工培訓和人才培養,使技術層次的創新成果在生產經營過程不斷被刷新。
對傳統產業進行體制創新
體制創新可以為傳統產業升級提供堅實的制度基礎和有效的運營機制、無論是對傳統產業進行信息化改造,還是對傳統產業進行技術創新、組織結構創新,都有賴於企業的改革。沒有體制創新,企業就沒有活力,也就不可能有其它方面的創新。新經濟形勢下,中國企業的體制創新面臨國有企業的體制轉軌和各類企業的管理模式轉變這 兩大任務。首先,國企體制轉軌的關鍵是政企分開,通過公司改制實現所有權與經營權相分離、中國國企在現代企業制度建設實踐中普遍出現了「翻牌化」等問題,體制轉軌沒有到位。解決這個問題的關鍵是健全法人治理結構。在十五屆四中全會上,江澤民總書記提出把健全法人治理結構作為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的核心。著名學者李維安教授認為:「良好的公司治理既需要國家通過強制性的法規對治理結構進行規定,還需要制訂與市場環境變化相適應的、具有非約束性和靈活性的公司治理原則。」統產業進行體制創新,迫切需要國企建立一套完備的公司治理結構,並在《中國公司治理原則(草案)》的指導下制訂各企業自己的公司治理原則或準則。其次,新經濟呼喚新的企業管理模式。傳統的企業管理模式強調企業內的職能運作獨立而分工明確,而企業要實現技術創新,必須強調企業內部的部門協調,要在企業內部建立各職能部門和業務部門之間正常的聯繫機制,使企業管理更為系統化。企業管理的組織結構也要相應變革,傳統的等級管理方式比較僵化,難以適應新經濟時代決策的需要,現代決策需要一種更少約束、更為靈活的網路組織形式.根據中國企業的具體情況,有效率的企業管理模式應該是把等級式管理與網路式管理有機結合起來。

4升級關係

新經濟涵蓋傳統產業升級
「新經濟」的概念是在1996年12月30日美國的《商業周刊》上首次提出的。當前,關於新經濟一詞眾說紛紜,如有知識經濟、信息經濟、智能(力)經濟、后工業經濟等稱謂。當然,這些稱謂都從一個特定的視角反映了新經濟的顯著特徵。但是,筆者認為,新經濟主要是相對於傳統經濟而言的,它是一個相對的動態概念。因為任何經濟在本質上仍然是人類創造財富的一種經濟活動,仍然包括物質資料的生產、分配、交換、消費的全部過程。新經濟在本質上與傳統經濟有著同一性。新經濟是信息推動或知識推動的經濟,與傳統的土地、勞力和資本經濟相比,有著很大的差別。新經濟與傳統經濟是一種對立統一的關係。
新經濟正在改變傳統的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這是新經濟發展的必然結果,但它不會取代傳統的經濟活動,因為軟體不能替代食品、服裝和住房。與歷次產業革命一樣,這場以信息技術發展為核心的產業革命;推動著傳統產業部門的技術變革,它使傳統產業的主導技術逐步被高新技術所取代,從而使產業結構的素質不斷得到提高。在這個過程中,傳統經濟里某些資源經過整合、優化,而轉化為新經濟的因素。在新經濟活動中,新經濟必然涵蓋傳統產業的升級。傳統產業升級具體包括高新技術應用於傳統產業而引起的技術結構升級、組織結構升級和管理水平升級等。信息技術產業和其他高新技術產業在新經濟中的地位不斷上升,並不意味著傳統產業就不重要了,兩者只有同時推進,互相促進,才能推動新經濟的良性發展。首先,高新技術產業的發展迫切要求傳統產業用高新技術對自身進行改造。舊的產業發生革命性的變化,是新技術產業發展的必要條件。
一方面,高新技術產業的研製、開發和產業化需要傳統產業提供高性能的生產裝備,如電腦晶元的生產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另一方面,傳統產業的升級為信息技術和其他高新技術的發展創造了更加廣闊的市場。例如,信息電子技術及其產業向汽車的產業的滲透,使每輛汽車的電子裝置從1990年的1383美元上升到2000美元,汽車電子部件市場的火爆為整個汽車電子業帶來數千億美元的產值」。其次,傳統產業只有注入新技術,才能提高競爭力,提高產品的技術含量和附加值,從而得到更高層次的發展,實現自我的升級.用高新技術改造傳統產業,可以催生出「新產業」,如光機電一體化產業、光學電子產業、汽車電子產業等。「WTO前總幹事魯傑羅指出,現在的汽車工業已不像是傳統製造業,更像是以知識為基礎的工業,電子系統現在佔到一輛高級轎車總成本的70%、普通汽車的1/3」在新經濟形勢下,由於高新技術與傳統產業高度融合,產業結構升級淘汰的不再是所謂的夕陽產業,而只是夕陽技術。總之,一個國家能否成功地完成產業革命,取決於傳統產業與高新技術企業結合的緊密程度,
新經濟是在傳統經濟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各個國家傳統經濟的基礎不同,新經濟的起點就不同。因而各國新經濟的內涵是有其特殊性的。在確定發展新經濟的具體產業結構模式和產業發展戰略時,必須充分考慮這種差別性和特殊性。例如,中國作為尚未完成傳統產業革命的發展中國家,其「新經濟」必然有自己的特點。中國式的新經濟發展戰略,雖然也要促進高新技術產業化,甚至不排斥在某些有基礎的高新技術領域實施趕超戰略,但其著力點應該是:通過把高新技術引入傳統的生產模式,使傳統產業得到更高層次的發展,以促進高新技術產業形成與發展。在中國,傳統產業內部的升級有其特殊的意義和必要性。
第一,中國高新技術產業的大規模發展依賴於傳統產業升級。首先,中國沒有足夠的資金迅速把傳統產業轉變為高新技術產業。新經濟中的代表產業如IT產業等都屬於典型的資本密集型產業,市場壁壘較高,它的啟動和生存必須建立在一定資金量的基礎之上。發展高新技術產業所需要的巨額資金要靠傳統產業創造的利潤來提供;從另一個角度講,傳統產業的升級過程就是中國式新經濟的資本原始積累過程。其次,高新技術的研製、開發和產業化需要傳統產業提供能滿足其性能需要的生產裝備。而中國裝備工作的綜合實力只相當於美國50年代初、日本60年代初的水平,僅處於以機械化為主、單機自動化,剛性自動化階段,數控機床擁有量僅占機床總量的0.7%,產品技術平均落後15—20年。高新技術發展已經受到了傳統產業這方面的極大制約,不突破這種制約,它就不能得到長足的發展。另外,中國人口多,勞動力數量大,而勞動者素質較低,只有繼續保留勞動密集型的傳統產業部門才能解決就業難題。否則,失業率過高必然會影響國民經濟全局的穩定,也勢必威脅到處於萌芽狀態的高新技術產業。傳統產業的升級與發展可以為高新技術產業的發展創造良好的社會條件。
第二,根據比較優勢理論和國際分工規律。一國所具有的安全性的產業結構,是那種沒有偏離比較優勢的產業結構,一個國家只有按照國家資源稟賦的比較優勢來確定經濟發展戰略,才能最大限度地增強產業或部門的國際競爭力,提高本國經濟的安全度,勞動力豐富、資本相對稀缺是中國資源稟賦的基本特徵。從總體上看中國在國際分工中的優勢產業是勞動密集型、勞動資金雙密集型、勞動技術雙密集型的傳統產業,而不是技術資金密集型的高新技術產業。面對經濟全球化帶來的激烈的競爭,中國應通過傳統產業升級來鞏固傳統產業的優勢,以此作為自己的立身之本。韓國和中國台灣地區對優勢產業的把握及其在1997年東南亞金融危機中的不同命運,揭示了產業結構與國家經濟安全之間的關係,當引以為鑒。
第三,新科技革命迅猛發展,對中國傳統產業的比較優勢提出了新的挑戰。這是因為,傳統產業既是勞動密集型產業,又是技術密集型產業,傳統產業經過技術改造,可以演變為新型的現代化產業。如果中國不加快傳統產業內部的技術結構升級和組織結構升級,勢必在質量、規模、效率和核心技術方面與跨國公司、發達國家進一步拉大差距,失去原有的比較優勢,同時,巴基斯坦、越南等國勞動密集型產業的迅速發展對中國也形成新的挑戰。惟有技術升級可以確保原有的比較優勢並可能增加新的比較優勢。所以,立足於傳統產業內部的升級不是對傳統經濟的消極維持,而是對新經濟的積極促進。大力發展技術含量高的勞動密集型產業或勞動資金雙密集型產業是中國新經濟的主要內涵。
新經濟與傳統經濟在本質上具有同一性,新經濟不可能消除傳統經濟活動的基本內容。也就是說,在新經濟形勢 下,傳統產業的生產方式、主導技術、組織結構會發生很大的變化,但它不會消失。新經濟的先導產業——高新技術產業與傳統產業相輔相成,具有不斷融合的趨勢,它們共同促進著新經濟的發展。因此,發展新經濟既要促進高新技術的產業化,又要立足於傳統產業升級。以高新技術產業化為重要標誌的新經濟涵蓋了傳統產業升級。

新經濟促進傳統產業升級

以高新技術的迅速發展和廣泛運用為基本特徵的新經濟,為傳統產業升級提供了新的契機。新經濟的形成與發展,必然使社會各經濟主體——政府、企業和個人的思維方式及其行為方式發生巨大而深刻的變化。在社會的巨大變革中,傳統產業的經濟增長方式轉型、傳統產業的技術創新等有了新的推動力量。同時,新經濟引發了新一輪全球性的產業結構調整,為傳統產業的升級提供了新的發展機遇。
新經濟帶來了新的發展觀。這種發展觀是指依靠科學技術進步,節約資源和能源,減少廢物排放,實施清潔生產和文明消費,建立經濟、社會、資源和環境協調一致的可持續發展。這種新的發展觀對傳統產業升級的現實意義在於:綠色科技的產生與興起,將促進傳統產業經濟增長方式向集約型轉變。綠色科技不僅將成為全球各大企業技術創新的主要方向,而且為中國傳統產業的升級和改造提供了一條可持續發展之路。資源浪費和環境惡化必然導致產業部門和企業競爭能力的降低和喪失,而應用綠色技術改造傳統產業則會產生顯著的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和環境效益。中國魯北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就是個典型的例子。魯北化工綠色科技的開發、應用與推廣,經歷23年曆程,創建了綠色科技,構建了綠色產業鏈,實現了源頭控制、清潔生產、資源綜合利用,使傳統的高能耗、高污染的化學工業完成了從「夕陽產業」向「綠色產業」的革命性轉變。「魯北」從一個只有40萬元試驗經費的小廠到發展為擁有50億元資產的國家特大型企業集團的過程,體現了綠色科技創新的巨大價值。
背後經濟帶來了新的人才觀,新經濟要求人才內涵升華,提出了人為資源開發的重點是向潛能開發和創造力開發轉化。這種新的人才觀對中國傳統產業升級的現實意義在於:對人才的日益重視將強化人力資源開發;而以培養和引進創新人才為目標的人力資源開發將推動企業技術創新和經營管理創新。這些都是微觀經濟領域變革的主要動力。普通工人、科學技術人員,管理人員、營銷人員等各種人力資源素質的不斷提高,將使傳統產業升級具備必要的人才力量和技術支持,給傳統產業升級帶來新的希望。
新經濟賦予政府新的責任。新經濟不僅要求政府為經濟的增長和繁榮制定一系列協調一致的政策,還要求政府從長遠發展需要出發,重點研究知識經濟的發展問題,統觀全局,突出重點,有所為、有所不為,將發展知識經濟納入中長期發展規劃,並組織實施,做發展知識經濟的組織者和推動者。這是因為,新經濟的建設涉及新舊產業的各個領域,其廣度、深度、規模和涉及的領域在歷史上是空前的,只有採取政府行為、政府干預才能順利實施.更重要的是新的經濟需要新的經濟基礎設施,知識經濟的基礎設施是高速數據信息網,只有政府才能承擔如此巨額的工程投資。政府必然成為新經濟的孵化器。在這場關係到國家命運的產業變革的競爭中,各國政府必將全力以赴,給企業以技術支持,政策支持和資金支持,政府將為產業的升級換代提供良好的基礎設施環境和其他社會條件。政府也將成為傳統產業升級的促進力量。
新經濟帶來了新的發展機遇,現代科技革命正推動著世界產業經濟大規模的調整和重組。發達國家正向知識密集型產業和知識經濟邁進。而把勞動和資源密集型產業、技術產業中的勞動密集型生產環節向發展中國家轉移。中國完全可以抓住機遇,把發達國家技術先進的勞動密集產業轉移過來,加速傳統產業的技術升級,20世紀50年代的經濟結構調整,產生了日本、德國等經濟強國;60一70年代的調整培育了亞洲「四小龍」及其他一些新興工業化國家。由於種種歷史原因,中國與歷次的發展機遇失之交臂。而這一次,中國自身產業結構調整的需要與全球產業結構調整提供給中國的機遇不謀而合,兩者都聚焦於技術先進的勞動密集型產業,新經濟為改革開放的中國帶來的是一次千載難逢的大好機遇。而中國在勞動密集型產業方面的潛力將為傳統產業本身的升級提供新的動力。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