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用間 -簡介

  【詞目】用間(用間)
傷心
【拼音】yòng jiān
  【注音】ㄩㄥˋ ㄐㄧㄢ
  【釋義】作用間諜。《孫子·用間》:「故用間有五:有因間,有內間,有反間,有死間,有生間。」 宋 岳珂 《桯史·吳畏齋謝贄啟》:「用間誠至謀,而遣妄諜乃無益之費。」明 袁可立《奏用間劉愛塔事疏》:「臣念遼陽以納降陷城,廣寧以判官誘敗,興祚之言未可憑信。又思因間用間,實兵家妙用。」 清 朱逢甲 《間書》:「用間始於 夏 之 少康 ,使 女艾 間 澆 。」

2 用間 -基本信息

  用,使用。間,間諜。是指使用間諜的方式偵探敵方或對方情況的一種策略。其出自《孫子兵法》,《孫子兵法》的用間篇對其有較為詳細的論述。
  現代往往將其應用於商務談判,談判的核心就是「信息」或「實情」,信息就是價值,哪方獲得的有用信息越多,就越有利。現代的《商務談判》書,重點不是策略,而是圍繞談判的階段和相關定義做研究,而《孫子兵法》重理念和策略,其中的「用間」可謂一語中地,道破玄機!
  知已知彼,百戰百勝!談判的勝利在於談判之中,更在於談判之外,在於事先對事情、彼方的熟悉。用間的意義和作用

  雙方相持數年,是為了決勝於一旦,如果吝惜爵祿和金錢,不肯用來重用間諜,以致因為不能了解敵情而導致失敗,那就是不仁到極點了。
  要事先了解敵情,不可祈求鬼神,不可用類似的事情去類比推測,不可用日月星辰運行的度數去驗證,必取於人,從那些熟悉敵情的人的口中去獲取。用間的種類

  運用方式有五種:鄉間,內間,反間,死間,生間。
  鄉間,利用敵國鄉人做間諜。
  內間,利用敵方官吏做間諜。
  反間,利用敵方間諜為我所用。
  死間,製造假情報,並通過潛入敵營的我方間諜傳給敵間,使敵軍受騙,一旦真情敗露,我方間諜不免被處死。
  生間,偵察后能活著回來報告敵情的人。用間的秘訣

  在軍隊的親密關係中,沒有比間諜更親密的,獎賞沒有比間諜更優厚的,事情沒有比間諜更秘密的。
  不是睿智聰穎的人,不能使用間諜;不是仁慈慷慨的人,不能指使間諜;不是精細深算的人,不能分辨間諜所提供的真實情報。
  微妙啊,微妙!無時無處不可以使用間諜。
  間諜的工作尚未進行,先已泄露出去,那麼間諜和聽到秘密的人都要處死。用間察敵軍辦法

  先了解其主管將領、左右親信、掌管傳達的官員、守門官吏和門客幕僚的姓名,指令我方間諜一定要偵察清楚。
  必須搜查出前來偵察我軍的敵方間諜,從而收買他,優禮款待他,引誘開導他,然後放他回去,這樣「反間」就可以為我所用了。
  通過反間了解敵情,這樣"鄉間「、內間」就可以為我所用了 ;通過反間了解敵情,這樣就能使「死間」傳假情報給敵人;通過反間了解敵情,這樣就可以使「生間」按預定時間回報敵情。 智為間必成大功

  一是「先知」,二是「非聖不能用間,非仁不能使間,非微妙不有得間之實」,三是「上智為間」。原文及譯文

  【原文】 1.孫子曰:
  凡興師十萬,出征千里,百姓之費,公家之奉,日費千金,內外騷動,怠於道路,不得操事者,七十萬家。相守數年,以爭一日之勝,而愛爵祿百金,不知敵之情者,不仁之至也,非民之將也,非主之佐也,非勝之主也。
  2.故明君賢將所以動而勝人,成功出於眾者,先知也。先知者,不可取於鬼神,不可象於事,不可驗於度,必取於人,知敵之情者也。
  3.故用間有五:有因間,有內間,有反間,有死間,有生間。五間俱起,莫知其道,是謂神紀,人君之寶也。鄉間者,因其鄉人而用之;內間者,因其官人而用之;反間者,因其敵間而用之;死間者,為誑事於外,令吾聞知之而傳於敵間也;生間者,反報也。
  4. 故三軍之事,莫親於間,賞莫厚於間,事莫密於間,非聖賢不能用間,非仁義不能使間,非微妙不能得間之實。微哉微哉!無所不用間也。間事未發而先聞者,間與所告者兼死。
  凡軍之所欲擊,城之所欲攻,人之所欲殺,必先知其守將、左右、謁者、門者、舍人之姓名,令吾間必索知之。
  5.必索敵間之來間我者,因而利之,導而舍之,故反間可得而用也;因是而知之,故鄉間、內間可得而使也;因是而知之,故死間為誑事,可使告敵;因是而知之,故生間可使如期。五間之事,主必知之,知之必在於反間,故反間不可不厚也。
  6.昔殷之興也,伊摯在夏;周之興也,呂牙在殷。故明君賢將,能以上智為間者,必成大功。此兵之要,三軍之所恃而動也。
  "間",傳本多作"盻" ,今統作"間",讀音為 jiàn,原義為門中窺月,在此指諜。
  【譯文】
  孫子說:凡興兵十萬,征戰千里,百姓的耗費, 國家的開支,每天都要花費千金,前後方動亂不安,戌卒疲備地在路上奔波,不能從事正常生產的有七十萬家。這樣相持數年,就是為了決勝於一旦,如果吝惜爵祿和金錢,不肯用來重用間諜,以致因為不能掌握敵情而導致失敗,那就是不仁到極點了。這種人不配作軍隊的統帥,算不上國家的輔佐,也不是勝利的主宰。所以,明君和賢將之所以一出兵就能戰勝敵人,功業超越眾人,就在於能預先掌握敵情。要事先了解敵情,不可求神問鬼,也不可用相似的現象作類比推測,不可用日月星辰運行的位置去驗證,一定要取之於人,從那些熟悉敵情的人的口中去獲取。
  間諜的運用有五種,即鄉間、內間、反間、死間、生間。五種間諜同時用起來,使敵人無從捉摸我用間的規律,這是使用間諜神妙莫測的方法,也正是國君克敵制勝的法寶。所謂鄉間,是指利用敵人的同鄉做間諜;所謂內間,就是利用敵方官吏做間諜;所謂反間,就是使敵方間諜為我所用;所謂死間,是指製造散布假情報,通過我方間諜將假情報傳給敵間,誘使敵人上當,一旦真情敗露,我間難免一死;所謂生間,就是偵察后能活著回來報告敵情的人。所以在軍隊中,沒有比間諜更親近的人,沒有比間諜更為優厚獎賞的,沒有比間諜更為秘密的事情了。不是睿智超群的人不能使用間諜,不是仁慈慷慨的人不能指使間諜,不是謀慮精細的人不能得到間諜提供的真實情報。微妙啊,微妙!無時無處不可以使用間諜。間諜的工作還未開展,而已泄露出去的,那麼間諜和了解內情的人都要處死。凡是要攻打的敵方軍隊,要攻佔的敵方城市,要刺殺的敵方人員,都須預先了解其主管將領、左右親信、負責傳達的官員、守門官吏和門客幕僚的姓名,指令我方間諜一定要將這些情況偵察清楚。
  一定要搜查出敵方派來偵察我方軍情的間諜,從而用重金收買他,引誘開導他,然後再放他回去,這樣,反間就可以為我所用了。通過反間了解敵情,鄉間、內間也就可以利用起來了。通過反間了解敵倩,就能使死間傳播假情報給敵人了。通過反間了解敵情,就能使生間按預定時間報告敵情了。五種間諜的使用,國君都必須了解掌握。了解情況的關鍵在於使用反間,所以對反間不可不給予優厚的待遇。
  從前殷商的興起,在於重用了在夏朝為臣的伊摯,他熟悉並了解夏朝的情況;周朝的興起,是由於周武王重用了了解商朝情況的呂牙。所以,明智的國君,賢能的將帥,能用智慧高超的人充當間諜,就一定能建樹大功。這是用兵的關鍵,整個軍隊都要依靠間諜提供的敵情來決定軍事行動。

3 用間 -出處及作者

出處

  《孫子兵法》又稱《孫武兵法》、《吳孫子兵法》、《孫子兵書》、《孫武兵書》等,英文名為《The Art of War》,是中國古典軍事文化遺產中的璀璨瑰寶,是中國優秀文化傳統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世界三大兵書之一(另外兩部是:《戰爭論》(克勞塞維茨) ,《五輪書》(宮本武藏) )其內容博大精深,思想精邃富贍,邏輯縝密嚴謹。作者為春秋末年的齊國人孫武(字長卿)。
  《始計篇》第一、講的是廟算,即出兵前在廟堂上比較敵我的各種條件,估算戰事勝負的可能性,並制訂作戰計劃。
  《作戰篇》第二、講的是廟算后的戰爭動員及取用於敵,勝敵益強。
  《謀攻篇》第三、是以智謀攻城,即不專用武力,而是採用各種手段使守敵投降。
  前三說的是戰略運籌。
  《軍形篇》第四、講的是具有客觀、穩定、易見等性質的因素,如戰鬥力的強弱、戰爭的物質準備。
  《兵勢篇》第五、講的是指主觀、易變、帶有偶然性的因素,如兵力的配置、士氣的勇怯。
  《虛實篇》第六、講的是如何通過分散集結、包圍迂迴,造成預定會戰地點上的我強敵劣,以多勝少。
  此三是作戰指揮。
  《軍爭篇》第七、講的是如何「以迂為直」、「以患為利」,奪取會戰的先機之利。
  《九變篇》第八、講的是將軍根據不同情況採取不同的戰略戰術。
  《行軍篇》第九、講的是如何在行軍中宿營和觀察敵情。
  此四是戰場機變。
  《地形篇》第十、講的是六種不同的作戰地形及相應的戰術要求。
  《九地篇》第十一、講的是依「主客」形勢和深入敵方的程度等劃分的九種作戰環境及相應的戰術要求。
  此五是軍事地理
  《火攻篇》第十二、講的是以火助攻。
  《用間篇》第十三、講的是五種間諜的配合使用。書中的語言敘述簡潔,內容也很有哲理性,後來的很多將領用兵都受到了該書的影響。作者

  孫武(約公元前535-?),字長卿,漢族,中國春秋時期齊國樂安(今山東惠民,一說博興,或說廣饒)人。著名軍事家。曾率領吳國軍隊大破楚國軍隊,佔領了楚的國都郢城,幾滅亡楚國。其著有巨作《孫子兵法》十三篇,為後世兵法家所推崇,被譽為「兵學聖典」,置於《武經七書》之首,被譯為英文、法文、德文、日文,成為國際間最著名的兵學典範之書。
  孫武,被後人尊稱其為孫子、孫武子、兵聖、百世兵家之師、東方兵學的鼻祖。(公元前535-?),曾以《兵法》十三篇見吳王闔閭,受任為將。領兵打仗,戰無不勝,與伍子胥率吳軍破楚,五戰五捷,率兵3萬打敗60萬楚國大軍,攻入楚國郢都。北威齊晉,南服越人,顯名諸侯。
  《史記·孫子吳起列傳》中的記載記載孫武的史料即《史記·孫子吳起列傳》,孫武與孫臏、吳起合列一傳,記載如下。孫子武者,齊人也。以兵法見於吳王闔閭。闔閭曰:「子之十三篇,吾盡觀之矣,可以小試勒兵乎?」對曰:「可。」闔閭曰:「可試以婦人乎?」曰:「可。」於是許之,出宮中美女,得百八十人。孫子分為二隊,以王之寵姬二人各為隊長,皆令持戟。令之曰:「汝知而心與左右手背乎?」婦人曰:「知之。」孫子曰:「前,則視心;左,視左手;右,視右手;后,即視背。」婦人曰:「諾。」約束既布,乃設鈇鉞,即三令五申之。於是鼓之右,婦人大笑。孫子曰:「約束不明,申令不熟,將之罪也。」復三令五申而鼓之左,婦人復大笑。孫子曰:「約束不明,申令不熟,將之罪也;既已明而不如法者,吏士之罪也。」乃欲斬左古隊長。吳王從台上觀,見且斬愛姬,大駭。趣使使下令曰:「寡人已知將軍能用兵矣。寡人非此二姬,食不甘味,願勿斬也。」孫子曰:「臣既已受命為將,將在軍,君命有所不受。」遂斬隊長二人以徇。用其次為隊長,於是復鼓之。婦人左右前後跪起皆中規矩繩墨,無敢出聲。於是孫子使使報王曰:「兵既整齊,王可試下觀之,唯王所欲用之,雖赴水火猶可也。」吳王曰:「將軍罷休就舍,寡人不願下觀。」孫子曰:「王徒好其言,不能用其實。」於是闔廬知孫子能用兵,卒以為將。西破彊楚,入郢,北威齊晉,顯名諸侯,孫子與有力焉。
  太史公曰:世俗所稱師旅,皆道孫子十三篇,吳起兵法,世多有,故弗論,論其行事所施設者。語曰:「能行之者未必能言,能言之者未必能行。」孫子籌策龐涓明矣,然不能蚤救患於被刑。吳起說武侯以形勢不如德,然行之於楚,以刻暴少恩亡其軀。悲夫!
上一篇[細葉扭口蘚]    下一篇 [泉戸裕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