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田中奏摺》,是指在1929年曝光,據稱由日本首相田中義一在1927年7月25日呈給昭和天皇的秘密奏章。但實際上他是由參謀本部鈴木貞一少佐應外務省次官森恪寫的一個關於對中國問題的備忘錄。

  《田中奏摺》是指在1929年曝光,由當時日本首相田中義一呈給昭和天皇的秘密奏摺。


  1927年7月25日,田中義一向天皇獻呈秘密奏摺,提出了古今中外歷史上罕見的極其露骨的侵略計劃「滿蒙積極政策」,主要闡述了侵略中國的方針政策,後世稱之為《田中奏摺》。奏摺提出日本的「新大陸政策」的總戰略是:「欲征服支那(指中國),必先征服滿蒙,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日本獲取中國的資源后「就可以進而征服印度、南洋諸島、中小亞細亞以至歐洲。」「大和民族在亞洲大陸顯露身手,掌握滿蒙的權利則為首要關鍵。」


  《田中奏摺》的曝光后,日本的侵略野心極大地震驚了中國各界和美國政界,造成日本與美國和中國的關係急劇惡化。


  但如今此奏摺在國際社會上有爭議。有國際學者甚至懷疑其真實性。


  1930年,日本的外務省向中國國民政府抗議,稱田中奏摺是偽造。


  《田中奏摺》的曝光造成日本與美國和中國的關係惡化,它被認為是反日情緒的根源之一。

1 田中奏摺 -關於偽造說

  支持偽造說觀點


  日本某些歷史家認為這個奏摺是偽造:


  一直以來都只發現奏摺的漢文版本,而不見日語原文。但支持奏摺真實性的人認為日本投降前銷毀了大量文件,田中奏摺可能也在其中。


  作為「日本圖謀世界征服的證據」曾在遠東國際軍事法庭上提出,可是美國籍辯護律師反駁稱「文章的記述矛盾點多」,另外盟軍在日本的檔案當中從未發現過該文件的存在。結果,有關「日本圖謀世界征服的證據」不足,沒有成立(值得注意的是此條理由僅見於日人的作品里,未見於第三方史證)。


  一個日本歷史家推測,製造了田中奏摺的,就是收到奏摺文本的張學良秘書王家楨。王家楨本人曾經聲稱文件的獲得是通過一個在日本政友會重要人物家裡當抄寫員的台灣人蔡智堪秘密抄寫下來的。


  疑點:文中提到田中在歐美旅行之歸途受到中國人攻擊。→是在上海遭到朝鮮人攻擊。無弄錯自身經歷可能。


  疑點:文中提到大正天皇協議打開山縣、有朋等9國條約策。→當時大正天皇已死。無簽約可能。


  疑點:文中提到中國政府鋪設吉海鐵路。→上表文時間為昭和2年,中國鋪設吉海鐵路是上表后兩年後的事。


  疑點:本年(昭和2年)予定於東京開辦國際工業電気大會。→當時沒有這個大會,倒是國際工業動力會議首辦於昭和4年10月。


  疑點:此上奏文不符日本上奏文的格式。


  疑點:此上奏文之用句,與日本當時的用詞大相逕庭。


  疑點:田中因為東北事件處理不當,被天皇一怒之下革職,沒有機會上奏。


  疑點:內容、日期表記錯誤極多。


  疑點:雖有諸國語言,卻獨獨沒有日文版,非但原文不存,連傳述版皆無。


  疑點:台灣商人偷偷潛入日本天皇皇居,躲匿書房二日,抄寫翻譯而出。→如何潛入?


  2005年12月16日,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與日本新歷史教科書編撰會訪問團舉行座談會時,日本研究所所長蔣立峰提及"例如關於《田中奏摺》的真實性問題,中國史學界也是眾說紛紜,相當一部分學者認為《田中奏摺》為後來偽造的。」


  反對偽造說的觀點


  
日方投降之前曾大量銷毀證據,從此種行為推測不排除其銷毀此證據的可能性。


  日本後來的戰略行為與《田中奏摺》所敘極為相似。


  該奏摺在戰敗之前是機密內容,而此類內容經常在一定時間后銷毀。

2 田中奏摺 -最新研究

  據台灣自由時報之報導,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長蔣立峰承認「這項奏文並不存在」,並表示「當今的主流是認為田中奏摺並不存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