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

田延年(公元前72年),子賓,齊國之後,先世徙居陽陵(今陝西高陵西南)。大將軍霍光的助手,不久做了長史。

1人物簡介

田延年被霍光重用,擔任長史。又出為河東太守,選擢尹翁歸等為手下,誅鋤豪強。霍光等大臣罷黜九任帝劉賀時,田延年挺身而出,以功入為大司農。因修建昭帝劉弗陵墓壙,租賃民間車輛,貪污三千萬錢被揭發。田廣明等大臣為他說情,認為「春秋之義,以功覆過。」宣帝沒有同意。延年羞愧說道:「我何面目入牢獄!」遂手持利刄,徘徊等待。幾天後,皇帝遣人通知田延年前往廷尉報到。田延年聽到詔書來到,鼓聲大作,自刎而死。《漢書·酷吏傳》有傳。
田延年字子賓,是戰國時齊國王室的後代,漢朝時,他的家族被遷徙到陽陵。他青年時代就表現出過人的才幹,被大將軍霍光招納到幕府之中,成為得力的助手,不久就做了長史。

2其人其事

河東郡是霍光的故鄉,當時治安不太好,豪強違法,盜賊橫行,霍光就派田延年為河東太守。田延年到河東之後,很善於提拔人才,重用尹翁歸、閎孺等人,嚴格執法,很快就取得了成效,把河東郡治理得井井有條。他提拔的尹翁歸,後來成了西漢時代的名吏。
田延年是霍光的親信,在地方上做出了突出政績,很快就提拔到朝廷,擔任位列九卿的大司農,主管全國財政。
漢昭帝去世后,沒有太子,霍光等大臣選擇了昌邑王劉賀繼皇帝位。但劉賀品行不好,「行淫亂」,霍光非常後悔,想廢掉昌邑王另立一帝,卻拿不定主意,就把田延年找來商量。
田延年沒有什麼顧慮,對霍光說:「將軍是國家的柱石,您覺的這個人不適合做皇帝,那為什麼不奏明太后,另立一位賢君?」(田延年的言外之意,是讓霍光打著太后的旗號行廢立之事。但所謂的太后,其實是霍光的外孫女,一位十五六歲的小姑娘而已。也正是因為這個緣故,霍光才拿不定主意。)
霍光又說:「我現在確實想這樣干,但不知道歷史上有沒有類似的先例?」
田延年說:「伊尹是商朝的宰相,曾經廢掉了商王太甲,保全了宗廟社稷,後世都稱讚伊尹是忠臣。現在將軍如果能這麼做,便是漢朝的伊尹啊!」
人常說霍光不學無術,但「伊尹廢太甲」這樣著名的歷史故事,霍光不可能不知道。他之所以再三詢問田延年,是因為田延年是一位勇士,他想看看這位勇士是否支持他廢舊立新。既然田延年明確表態支持霍光,霍光就按自己的計劃行動了,為了讓田延年更方便地參與大事,他給田延年加了一個兼職「給事中」,可以自由地出入宮廷。
霍光又找到車騎將軍張安世商議,取得了張安世的支持之後,便把丞相等滿朝文武,召集到未央宮中,開會商議此事。霍光首先發言,說:「昌邑王行昏亂,恐危社稷,如何?」
大臣們嚇得面面相覷,不敢說話。
田延年心中有數,知道自己該出面支持霍光了。他站起來,向前跨了一大步,手按劍柄,沖著霍光厲聲喝道:「孝武皇帝駕崩前,把孤兒和天下一併託付給將軍,是因為將軍忠正賢良,能夠保障劉氏天下的安全。但現在群下鼎沸,社稷將傾,(難道將軍就沒有責任嗎?)而且,漢朝皇帝的謚號,常帶一個『孝』字,就是要讓後世子孫,長久地保有天下,使宗廟血食延續不斷。如果現在(因為皇帝不賢),令漢家宗廟絕祀,將軍死後,有什麼面目去見先帝?今天的商議,絕對不能夠拖延,群臣們不踴躍支持者,請讓我用劍斬了他!」
田延年的這番慷慨陳辭,表面上是指責霍光,其實是在支持霍光的行動,同時也恫嚇群臣,誰要不聽霍光的,馬上就被斬首。
群臣們一看形勢不妙,立即表示支持霍光。霍光於是順利地廢掉了昌邑王,另立了漢宣帝。田延年因為擁立有功,被封為陽成侯。
(現代歷史學家呂思勉在《呂著中國通史》中,曾經指出,漢武帝死後,霍光擁立幼子昭帝,和後來廢昌邑王立漢宣帝,其實是兩次陰謀政變,事實真相,也許和《漢書》記載的完全不同。田延年算是陰謀政變的重要參與者了。)
漢宣帝初繼位的時候,曾與霍光同車去宗廟祭拜,有所謂「芒刺在背」的恐懼感覺,霍氏勢力的跋扈,於此可見一斑。作為霍光親信的田延年,也發生過一次跋扈事件。
有一次,田延年不知因為什麼緣故,拿著兵器,在宮中衝撞皇帝的車隊。這是一個微小的磨擦事件,並沒有擴大激化。後來,忠直敢言的侍御史嚴延年知道了此事,就上書彈劾田延年,說他「持兵干屬車」。田延年死不認賬,上書辯解,說自己沒有衝撞「屬車」,嚴延年是誣告。
這件事由御史中丞負責調查,不但沒有追究田延年,反而指責嚴延年:「看見大司農田延年衝撞車隊,為什麼不傳令宮門,阻止他出入?」這還不肯罷休,又找了嚴延年另一項罪過,要把他置於死地,嚴延年只好逃亡。
田延年在霍光勢力的籠罩下,專橫跋扈,真是令人嘆息。茂陵的富戶焦氏、賈氏等人,曾經花費了幾千萬錢,收購木炭、蘆葦等修造墳墓的物資,蓄積起來,想賣個高價。漢昭帝年紀輕輕就忽然去世了,皇室事先並沒有預備好修造陵墓的物資。
田延年是主管財政的,他不肯花錢從商人手裡購買,反而出了一個惡毒的主意,向皇帝上奏,說焦氏賈氏等商人蓄積建陵物資是非法的,應該全部沒收。漢宣帝同意了。焦氏賈氏等商人,賠了個血本無歸。
但焦氏賈氏這些富戶,也不是那麼好惹的。他們吃虧之後,就恨上了田延年,出錢讓人調查田延年的罪行,要伺機報復,置他於死地。
田延年是個典型的貪官。他不肯花錢從商人手裡購買物資,要借詔令沒收人家的東西,似乎是替政府省錢。但在別的方面,他卻憑藉手中的財政大權,巧作手腳,大肆貪污。
替漢昭帝修建陵墓,要用大量的沙土,運輸沙土,又需要大量租用民間的牛車。拉一車沙土,要付給百姓一千錢的租金。田延年報虛賬,一車沙土算兩千錢。前後共拉了三萬車沙土,在大司農府報銷了六千萬,其中三千萬,就裝進了田延年自己的口袋。焦賈兩家富商,花了許多錢,終於掌握了田延年貪污的真憑實據,便上書告發。漢宣帝下詔,命丞相調查這宗貪污大案。霍光是田延年的主子,自然要表示一下關照。他把田延年召到府中詢問,如果真的貪污過,就想辦法替他遮掩。田延年死要面子,在霍光面前也抵賴:「我本是將軍門下小吏,蒙將軍厚恩,才得到了封侯的爵祿,怎麼會幹那樣的事情呢?」霍光陰惻惻地說:「既然你沒有干過,那我就讓人一查到底了。」
御史大夫田廣明是個厚道人,他對太僕杜延年說:「《春秋》上有以功覆過的大義,當初廢昌邑王的時候,如果沒有田延年的一番慷慨陳辭,大事就辦不成。現在,由官府拿出三千萬,替田延年贖罪,這有什麼不可呢?請您把我的話,轉告給大將軍。」太僕杜延年也是厚道人,就把這番話轉告給了霍光。
霍光的態度卻耐人尋味,他先是肯定了田延年廢昌邑王的功績,但接下來,他摸摸心口,對杜延年說:「田延年那番話把我嚇壞了,至今心口還疼。請你轉告田廣明大夫,通知田延年,讓他到獄中聽候審理,不會冤枉他的。」(霍光說這番話,明擺著是不想保田延年了。因為田延年參與過他的政變陰謀,是重要的知情人,是需要「滅口」的。)田廣明通知了田延年,田延年卻不肯主動到監獄去,他說:「多謝官府寬恕我。但我有什麼臉面到監牢里,讓大家笑話我,讓獄卒們唾我的脊背!」
田延年把自己關在家裡,偏袒著衣服,拿著一把刀,來回走動,不知道想幹什麼。過了幾天,丞相下了逮捕令,使者召喚田延年到廷尉府去。田延年在家裡聽見外頭逮捕人的鼓聲(類似於現代的警笛),就拿刀自刎了。田延年因為貪污罪而自殺,確實不是什麼光榮的結局,很令人惋惜。真是「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啊!
上一篇[焦觸]    下一篇 [金鞭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