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田種首是齊威王時期著名的即墨大夫,生卒年月不詳。
據《說苑·臣術》記載,鄒忌在向齊威王誇耀自己功績時說:「忌舉田居子為西河而秦梁弱;忌舉田解子為南城而楚人抱羅綺而朝;忌舉田涿子為冥州而燕人給牲、趙人給盛;忌舉田種首子為即墨而於齊足究……」這裡說的「田種首子為即墨」就是齊相鄒忌舉薦為即墨大夫的「田種首」,「子」乃系古代人名下的美稱。
齊威王(前356~前320),即田因齊,一作田嬰齊,戰國時齊國國君。田齊桓公之子。初即位,「因諸侯互伐,國人不治」,故致力「修政整軍,任用鄒忌為相,田忌為將,孫臏為軍師」,並繼其父在臨淄稷下設立學宮,招納各國賢士,使臨淄成為東方政治藝術文化中心。由於推行了一套改革政治的措施,使國力日益富強。在吏治整頓中,齊威王獎勵和懲辦了兩個典型大夫。事情經過在司馬遷《史記》和司馬光《資治通鑒》等文獻中都有精彩的描述。
齊威王被鄒忌諫諷后,不僅招賢納諫,還明察暗訪,掌握一手資料,正確對待處理下屬官員問題。如:據周圍官員輿論,在太守中,阿(今山東陽谷東北)大夫最好,即墨(今山東平度東南)大夫最壞。據齊威王心腹反覆詳查,齊威王卻得出絕然相反的結論,故十分惱怒。一天,文武百官朝見齊威王時,見他令人燒了一大鍋(湯鑊)開水,然後把即墨大夫和阿大夫叫來。對即墨大夫田種首和藹地說:「自子之居即墨也,毀言日至。然吾使人視即墨,田野辟,民人給,官無留事,東方以寧。是子不事吾左右以求譽也。」對即墨大夫田種首給予肯定和獎賞,遂封之萬家。接著,又厲聲對阿大夫說:「自子之守阿,譽言日聞。然使使視阿,田野不辟,民貧苦。昔日趙攻鄄,子弗能救。衛取薛陵,子弗知。是子以幣厚吾左右以求譽也。」說完,厲令把阿大夫扔進滾燙的大鍋中煮了。同時,又把吹捧阿大夫的幾個壞官吏也一起煮了。試想,在場的群臣,哪個不膽戰心驚、魂飛魄散呀!自此,人人不敢飾非,務盡其誠,齊國大治。
參閱書目:
《史記·田敬仲完世家》、《資治通鑒》、《中國大百科全書中國歷史卷》、《中國歷代名人大辭典》、《春秋》雜誌(2005年第3期)等。
上一篇[卡塞多]    下一篇 [卡埃塔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