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申不害(約公元前385~前337) ,亦稱申子,鄭韓時期人物(今河南新鄭)人。戰國時期韓國著名的思想家。他在韓為相19年,使韓國走向國治兵強。作為法家人物,以「術」著稱,是春秋戰國時期,百家爭鳴中的代表人物。。《史記》在《老子韓非列傳》後面寫他是「故鄭之賤臣。學術以干韓昭侯,昭侯用為相。內脩政教,外應諸侯,十五年。終申子之身,國治兵強,無侵韓者」。

1人物生平

申不害(約公元前385~前337,另有資料認為在前420年-前337年)
申不害

  申不害

亦稱申子,鄭韓時期人物(今河南新鄭)人。戰國時期韓國著名的思想家。他在韓為相19年,使韓國走向國治兵強。作為法家人物,以「術」著稱,是三晉時期法家中的著名代表人物。
鄭國滅國之時,申不害年歲約在20—30歲之間。作為一個亡國之賤臣,申不害可能雜學諸說。因為在他之前的管子、李悝、慎到的學術理論中都有「術」的成份。有人根據申不害思想中有道家思想的痕迹,認為他是由道入法。這種說法有一定道理,但不能把他的思想僅歸為道法兩家。
申不害相韓時,韓國已處弱勢。韓昭侯即位不久,頗具雄心,任用賤臣申不害即為一例,申不害才華得有用武之地。
《群書治要》

  《群書治要》

公元前337年,申不害卒於韓都(今新鄭)。其著作《申子》,已失傳,現在所能看到的只是別人引用的零章斷句,比較完整的只有《群書治要》卷三六所引《大體篇》。
申不害少年從學黃老(黃帝、李耳),以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一切事物都有正反兩個方面,並且可以互相轉化,如「禍兮福之所依,福兮禍之所伏」等。主張國君依法治國,實行嚴刑峻法,以術駕御群臣,操生殺之權。
申不害「本於黃老而主刑名」,擅長於黃老刑名之術,主張將法家的法治與道家的「君人南面之術」結合起來,是法家中主張「術治」的一派的代表人物。他在韓國的改革主要是「修術行道」,「內修政教」,即整頓吏治,加強君主集權。

2相關事件

修術行道
《韓非子》
「術」是講國君如何控制大臣、百官,是君主駕馭臣下的手腕、手法,
申不害

  申不害

也就是權術。正如劉澤華先生所說:「術不同於法,法的對象是全體臣民,術的對象是官吏臣屬;法要君臣共守,術由國君獨操;法要公開,術則藏於胸中;法是一種明確的規定,術則存於心中,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其核心包括兩個方面:一是任免、監督、考核臣下之術,史稱「陽術」,這就是《韓非子·定法》篇所說的:「因任而授官,循名而責實,操殺生之柄,課群臣之能。」二是駕馭臣下、防範百官之術,人稱「陰術」。
申不害主張君主「無為」,但大臣必須有能力,而且要有為。他主張任命官吏必須名實相副,即根據官吏的職務要求(名),看一個人有沒有能力勝任(實),然後才能授官。而不是根據出身血統、也不是根據與君主個人關係的遠近授官。要求管經濟要會管經濟,管司法的要管好司法,管軍事的要會用兵打仗,管行政的則要懂行政、用人,任何人都不能濫竽充數。這是對世卿世祿制的否定。
「操殺生之柄」,要求君主掌握生殺大權,強調君主在國家政權中的獨裁地位,要求臣下絕對服從君主,即「尊君卑臣」。君主要獨斷,要把生殺大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絕不能大權旁落。具體工作可以交給臣下,國君不必事必躬親。
《韓非子》

  《韓非子》

「課群臣之能」,則是對群臣進行監督、考查、防範。國君任命了臣下,理所當然地要求臣下忠於職守、嚴格遵守法令,並要防止臣下篡權奪位。因此臣下是否真正勝任所擔負的任務?工作業績如何?其屬下臣民有何反映?有沒有違法亂紀、以權謀私的現象?有沒有人要搞陰謀詭計?所有這些都必須進行考查。這是保證行政工作效率和國治民安的重要手段。以上主要是「陽術」。
但只有「陽術」還不夠,還必須有「陰術」。因為做國君是天下之大利,人人都想取而代之。「天子輪流做,今日到我家。」這是從古至今的一句口頭憚。君主要集權,某些權臣、重臣也會想攬權、篡權。因此,在新興地主階級奪取政權之後,防止某些權臣專權、攬權,甚至進行篡權活動就成為當時的一個重要社會問題。這就要求國君善於控制臣下,及時發現臣下的毛病和陰謀。為此,君主就需要設一些耳目,及時了解、掌握臣下的情況,後來就發展到搞特務活動。
申不害在韓國實行以「術」為主的法制,經過15年改革,加強了君主集權,使韓國「國治兵強」,政治局面比較穩定,國力也有所增強。但實行這種政策也產生了另一個後果,即「一言正而天下定,一言倚而天下靡。」「術」取決於君主本人的才能,君主本人比較正確,有能力,國家就會比較興旺;相反,國家就會陷入混亂,老百姓就會遭殃。正因為申不害與韓昭侯用「術」有餘,定法不足,「不擅其法,不一其憲令」,因此並沒有從根本上解決韓國的問題。韓昭侯一死,韓國很快又衰落了。但申不害重「術」的法制思想卻為歷代封建帝王加強君主集權提供了理論和經驗,也為一些人搞陰謀詭計開了先河。
變法改革
申不害在韓國變法改革,第一步就是整頓吏治,加強君主集權統治。在韓昭侯的支持下,首先向挾封地自重的俠氏、公釐和段氏三大強族開刀。果斷收回其特權,推毀其城堡,清理其府庫財富充盈國庫,這不但穩固了韓國的政治局面,而且使韓國實力大增。與此同時,大行「術」治,整頓官吏隊伍,對官吏加強考核和監督,「見功而與賞,因能而授官」(《韓非子·外儲說左上》),有效提高了國家政權的行政效率,使韓國顯現出一派生機勃勃的局面。隨後,他又向韓昭侯建議整肅軍兵,並主動請命,自任韓國上將軍,將貴族私家親兵收編為國家軍隊,與原有國兵混編,進行嚴酷的軍事訓練,使韓國的戰鬥力大為提高。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申不害為富國強兵,還十分重視土地問題。他說:「四海之內,六合之間,曰『奚貴,土,食之本也。( 《太平御覽》引)又說:「昔七十九代之君,法制不一,號令不同,而俱王天下,何也?必當國富而粟多也。」( 《申子·大體編》)因而他極力主張百姓多開荒地,多種糧食。同時,他還重視和鼓勵發展手工業,特別是兵器製造。所以戰國時代,韓國冶鑄業是比較發達的。當時就有「天下之寶劍韓為眾」、「天下強弓勁弩,皆自韓出」( 《戰國策·韓策一》)的說法。
申不害相韓15年,「內修政教,外應諸侯」,幫助韓昭侯推行「法」治、「術」治,使韓國君主專製得到加強,國內政局得到穩定,貴族特權受到限制,百姓生活漸趨富裕,史稱「終申子之身,國治兵強,無侵韓者。」(《史記·老子韓非子列傳》)韓國雖然處於強國的包圍之中,卻能相安無事,成為與齊、楚、燕、趙、魏、秦並列的戰國七雄之一。

明法察令

申不害認為,國君治國的主要方法就是"明法察令"。他說:"堯之治也,善明法察令而已。聖君任法而不任智,任數而不任說。黃帝之治天下,置法而不變,使民安樂其法也。"④"智"是指以個人的政治素養、品德施政。"數"即是"法度"、"法律"。他曾說,人君"失之數而求之信,則疑矣。"⑤這裡的"數"與上引文中的"數"所指是相同的,即是國家的法律。"信"與上文的"智"、"說"義同,是指憑個人的行為。
申不害認為君主只有用法才能使群臣的行為統一起來,只有用法的標準來衡量群臣的行為,才能使國家的義正。他把法比作稱量物體的權衡,用來考察群臣的行為:"君必有明法正義,若懸權衡以稱輕重,所以一群臣也。"⑥用"法"來治理國家,用"法"的標準來檢驗官吏的行為,國家才能夠得到治理,官吏的行為才有一個正確的檢驗標準,封建統治秩序才能鞏固。

3學術思想

申不害也是早期的法家。史記有「著書兩篇,號曰申子」的話,漢書有「申子六篇」的話,但全都亡軼了。法家中有三派:慎到重「勢」、申不害重「術」,商鞅重「法」。
申不害的學術思想,明顯地受到道家的影響,但他的直接來源是老子還是慎到,不得而知。但他的哲學思想與慎到有極相似之處,他們都遵循老子的大統一哲學。「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申不害認為,自然運行是有規律的,也是不可抗拒的。他認為宇宙間的本質是「靜」,其運動規律是「常」。他要求對待一切事情應以「靜」為原則,以「因」為方法,「因」指「因循」,「隨順」。「貴因」指「隨事而定之」,「貴靜」的表現就是「無為」。申不害把這些原則用於人事,構成他的社會哲學思想。「無為」主張的淵源即《老子》的「絕聖棄智」,申不害的「無為」,要求的是君主去除個人作為的「無為」,以便聽取臣下的意見。但是,申不害僅僅把這種「靜因無為」的哲學思想用於「權術」之中。
為了完善這種方法,他進一步發揮《老子》「柔弱勝剛強」的思想,要求君主「示弱」,決不是指君主無所作為,只是君主決策前的一種姿態。在關鍵時刻,申子要求君主獨攬一切,決斷一切。申不害的哲學思想,是君主哲學,是政治哲學。這種哲學由道家的「天道無為」演化發展來,是他的法家「權術」思想的基礎。
申不害主「術」,但他所說的「術」,是在執行法的前提下使用的,而「法」又是用來鞏固君主統治權的。因此他並不是不講「法」與「勢」的。
關於君主的權勢,申不害認識得很清楚。在戰國諸侯爭霸的情形下,君主專制是最能集中全國力量的政權形式,也是爭霸和自衛的最佳組織形式。他說:「君之所以尊者,令也,令之不行,是無君也,故明君慎之。」令是權力的表現,是一種由上而下的「勢」能。「權勢」是君主的本錢。
申不害提出「君必有明法正義,若懸權衡以秤輕重。」為了說明「法」,他提出「正名責實」的理論。「正名」主張,首先由孔子提出。申不害吸收了這個主張,是名分等級,不得錯亂。與孔子「正名」不同之處在於包括責任、分工的內涵。申子「正名」的意義在於確定了「主處其大,臣處其細」的大原則,而且把這個原則具體化,即把名分按實際情況規定下來,然後進行任命,聽取意見,檢查監督。
申不害的「名」,主要是政治概念,他的「名」是法的等值概念,是為人君制定的工具。所謂實,也就是君主給臣下規定的責任和職權,是臣下遵從君主的規範。申不害本來是勸戒君主發號施令要慎之又慎的,但其效果是加強了君主的個人專制。申不害找不到如何提高君主權威,而又能制約君主的方法,這是一個二律背反的問題。
什麼是「術」?申不害沒有明確規定。「術」是君主的專有物,是駕馭驅使臣下的方法。「法」是公開的,是臣民的行動準則,而術卻是隱藏在君主心中,專門對付大臣的。申不害說,「君如身,臣如手」,既然如此,君主仍要對付大臣是由複雜的社會鬥爭所決定的。春秋戰國時,臣下弒君,釀成習氣。現實告訴申不害,人君的主要威脅不是來自民眾或敵國;而是來自大臣。所以他一再告誡君主,對君臣關係要有清醒的認識,那就是不相信所有的大臣。
申不害認為,君主有了勢,定了法,其地位還不是穩固的,必須有兩面之術,不然勢與法就會變得威嚴而不受用,刻板而不通達。如果以術來聯通勢與法,就如虎添翼,無論動靜,都會使臣下懾服。他的術分兩類,一類是控制術,像前面提到的「正名責實」,就是講規定職責,考校監督的。還有如君主以靜治動的,無為而治的,這些屬於領導管理方法,有一定的合理性。另一類是搞陰謀,耍手腕,弄權術。
玩弄權術,當然不是自申不害開始,但他是第一個在理論上的系統研究者,這在官場的政治鬥爭中,很受歷代統治者的喜愛。但從本質上說,無補於穩固政權。因為既然有馭臣之術,必有欺君之方,爾虞我詐,你爭我斗,加劇了政權的不穩定性。
申不害研究術,有正面的領導控制方法,也有陰謀詭計,我們現在不能說他是否道德,但可以說,他的思想和研究是可以啟迪後人的。

4個人作品

《申子》即戰國時期法家申不害的著作。申不害(約前385~前337),鄭國人。
《大秦帝國》中的申不害

  《大秦帝國》中的申不害

曾為韓昭侯相,十五年間,國治兵強。《史記·老子韓非列傳》載申子「本於黃老,而主刑名,著書兩篇,故名《申子》」。 《漢書·藝文志》載《申子》六篇。據《史記集解》引劉向《別錄》講:「今民間所有上下二篇,中書六篇,皆合,二篇已備。」可見只是分法不同。該書已失傳,從《漢書·宣帝紀》顏師古注知有《君臣篇》。 《淮南子·泰族》講:「申子之三符」,不知是篇名還是僅指符驗之術。唯《大體篇》保存於《群書治要》第三十六卷。另有馬總《意林》收集了申不害的一些言論,共六節。清馬國翰《玉函山房輯佚書》有《申子》輯本,已非原貌。

5史書記載

申不害者,京人也,故鄭之賤臣。學術以干韓昭候,昭候用為相。內修政孝,外應諸候,十五年。終申子之身,國治兵強,無侵韓者。
申子之學本於黃老而主刑名。著書二篇,號曰《申子》。(選自《史記·老子韓非列傳》

6人物評價

申不害以術治國,對韓政權的鞏固起到了良好的作用,在中國歷史上有著深遠的影響,後世帝王在其統治政策中,也或多或少地用申不害的術去治御臣下,從而加強帝王的權力。
司馬遷在《史記》中對申不害的變法成績做出了肯定,說申不害在韓國變法的十幾年裡,國家太平、富強,兵力也非常強大,使得別的國家對韓國不敢有吞併之心。而且,韓國還擴大了自己的疆土。公元前353年,韓國攻打東周,佔領了好幾個城池,公元前346年,韓國又和魏國聯合出兵,佔領了楚國的上蔡(今河南上蔡西南)。因此,申不害是歷史上一個不容忽略的改革家,尤其是他提出的官員考核制度,給後代的君主選拔官員提供了很好的借鑒。
上一篇[孫心蘭]    下一篇 [仲盛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