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留守婦女,也稱留守妻子,指丈夫外出后單獨或與其他家庭成員居住在戶籍地的婦女。隨著改革開放和城市化進程的加快,中國人口的流動性不斷提高。在農村勞動力向城市轉移的過程中,由於外出勞動力的主體是男性,老人、婦女和孩子留在戶籍地,於是農村出現了留守婦女群體。城鄉二元體制是形成留守婦女現象的根源。對這一群體,社會還缺乏足夠的關注,對留守婦女的系統研究基本處於空白。全國婦聯《中國農村婦女狀況調查》中指出,農村家庭中的兩地分居狀況,不但可能影響到農村勞動人口的性別結構,也會影響到農村家庭的婚姻生活質量。我們應給予農民工家庭更多人性化的關懷,比如為農民工建設廉租房、「夫妻房」,給予農民工探親假,讓他們能多團聚、過上正常的夫妻生活。

留守婦女留守婦女

隨著農民工大量湧入城市,農村中一個特殊群體正在形成——她們忍受著與丈夫長年兩地分居的孤寂,守著家中的一畝三分地,贍養老人,照顧孩子,一肩挑起全家的重擔,她們被稱為「留守婦女」。

1 留守婦女 -現實生活

留守婦女田間勞動

勞動強度高。男人外出打工,農村只留下「三八」、「六一」、「九九」部隊(分別由「三八」婦女節、「六一」兒童節和「九九」重陽節引申而來),家中所有粗活、重活、忙活、閑活幾乎都壓在了「留守婦女」肩上。

精神負擔重。丈夫長年不在身邊,「留守婦女」們忍受著身體和心理的雙重負擔。一整年沒有性生活,過日子像「守活寡」;家裡冷冷清清,嗅不到一絲男人味,夜晚只有孤獨寂寞和蟲鳴蛙聲相伴;白天不敢和村裡的男人多說話,怕遭人閑言碎語;城裡是個花花世界,老公在外幹活能不能經受誘惑,萬一拋妻棄子,自己什麼都沒有了,提心弔膽也是常態。

缺乏安全感。由於丈夫不在,農村治安狀況又不好,「留守婦女」們普遍沒有安全感。

  正如詞人左河水在《蝶戀花·農民工之妻》中所曰:
「一捆家書同枕宿,抱抱讀讀,魂系山村婦。黑夜夢迎千百度,遠天望盡東南路。
  花謝花開寒與暑,高卷窗帘,對月遙相顧。春種秋收農事復,相思更比耕田苦。」

2 留守婦女 -生理需求

從女人生理方面來看,正常的、有規律生理需求可以調和女性體內的各種生理機能,促進激素的正常分泌。壓抑則使女性的身體機能失調,抗病能力下降,影響生理健康。生理上的不適,還影響了女性的心理健康。長期的壓抑容易使人產生抑鬱、焦慮、恐懼、懷疑等心理病變,使人對生活失去信心,對事情不負責任,容易衝動。

3 留守婦女 -概念區分

如果該女性家庭中有外出人口,並且有丈夫,但丈夫不在家,我們就將其判定為留守婦女。如果該已婚婦女丈夫不在家,但該戶沒有外出人口,說明其和丈夫屬於戶籍不在同一家庭中的情形,不應該視其為留守婦女。如果該已婚婦女丈夫不在家且他的戶口沒有在該戶登記,該戶中其他人口外出時,按我們的方法就會把該婦女鑒別為留守婦女,但出現該情況的可能性很小。與留守婦女對應的是非留守婦女。非留守婦女包括:丈夫在家的已婚婦女;丈夫不在家但本戶中沒有外出人口的已婚婦女。後者應該屬於夫妻分居的類型。

4 留守婦女 -調查報告

中國農業大學一項研究顯示,目前全國有8700萬農村留守人口,其中有4700萬留守婦女。調查中發現,留守婦女隱諱地表達了她們的性壓抑問題,「她們長期處於性壓抑狀態,這也導致了連鎖的負面情緒。」69.8%的留守婦女經常感到煩躁,50.6%的留守婦女經常感到焦慮,39.0%的婦女經常感到壓抑。

丈夫外出打工,與丈夫一同去打工,孩子沒人看管,怕荒廢了孩子未來和前程,在家管教孩子,伺俸公婆,又不能和丈夫在一起享受天倫之樂,長期的性壓抑,讓她們煩躁而焦慮。她們就是這樣艱難地選擇著這種痛苦的生活,忍受著與分居的孤寂。繁重的體力勞動似乎還不難承受,讓她們更加難以忍受的是長期的性壓抑。

5 留守婦女 -政府幫扶

留守婦女撫養子女

城鄉二元體制是形成留守婦女現象的根源。對這一群體,社會還缺乏足夠的關注,對留守婦女的系統研究基本處於空白。全國婦聯《中國農村婦女狀況調查》中指出,農村家庭中的兩地分居狀況,不但可能影響到農村勞動人口的性別結構,也會影響到農村家庭的婚姻生活質量。我們應給予農民工家庭更多人性化的關懷,比如為農民工建設廉租房、「夫妻房」,給予農民工探親假,讓他們能多團聚、過上正常的夫妻生活。農村婦女主觀上並不願意分居,很多農村家庭嘗試過舉家外出,可一旦生了孩子,他們微薄的收入沒辦法在城市維持三口之家,最後基本是女方帶孩子回農村。在現有條件下,全社會應加大對留守婦女問題的關注,給予留守婦女更多人性化的關懷。

政府應加大對留守婦女的扶持力度,強化對她們的技能培訓,提高其素質。「農村婦女文化素質低,處於弱勢,只有加強文化知識和生產技能培訓,才能提高自身素質,才有提高自身地位的條件。」在解決留守婦女面臨的困難和問題時,一方面要幫助她們樹立主體意識,鼓勵她們自尊、自信、自立、自強;另一方面,要加大社會扶持力度,確保她們的物質利益和民主權利,實現她們的自身價值。

6 留守婦女 -社會貢獻

留守婦女生活重擔

家庭生活的頂樑柱。當前,農村傳統的家庭生活發生了很大變化。青壯年男勞動力外出打工,留守婦女挑起了本應由夫妻雙方共同承擔的孝敬老人、撫養小孩等家庭重擔,家中所有粗活、重活、忙活、累活幾乎都壓在她們肩上。留守婦女已經由傳統家庭中的「半邊天」,一變成為現在家庭中的「頂樑柱」。

鄉風文明的塑造者。樹立進步的思想意識和道德觀念,形成文明健康的生活方式,建立和睦友善的家庭倫理關係和鄉村鄰里關係,是社會主義新農村的重要標誌。大量男勞動力的外流,使留守婦女在角色定位上由原來的「主內」轉變為現在的既「主內」又「主外」,成為鄉村良好風氣的主要塑造者。在人際關係的處理上,她們對內要營造家庭的和諧,對外要處理好與鄰里之間的關係。在促進社會良好風氣的形成上,絕大多數留守婦女對賭博等損家敗業的惡習有著本能的抵制,很多地方的留守婦女自發地組織禁賭協會、紅白喜事理事會等,破除舊習俗,倡導新風尚,形成文明健康的生活方式。在子女的撫養和教育上,她們付出更多的汗水、奉獻出更多的愛心,使那些留守兒童得到家庭的溫暖並受到教育。可以說,留守婦女的思想意識、道德觀念以及對鄰里關係和家庭關係的處理,直接影響著農村精神文明建設的成效。

留守婦女新農村建設

農村經濟建設的排頭兵。原來由男勞動力承擔的農活,現在基本上要依靠留守婦女去完成。男勞動力有的僅在糧食收種的時候才回來幫忙,有的甚至一年都難得回一次家。從土地的翻耕到播種、施肥、田間管理、收割等各個環節以及飼養牲畜、種植蔬菜等,都靠留守婦女操勞。有的留守婦女有了一定資本后,開始建住房、買店鋪、辦工廠、做生意。目前,不少留守婦女已成為獨立的生產者和商品經營者,對農村經濟發展起到了較大的推動作用。

留守婦女婦女參政

村務管理的生力軍。外出打工的青壯年男勞動力離家遠、工作忙,平時很少回村,對村裡的事務了解得越來越少,很難直接參与村務管理。村中重大事項的決策和「兩委」班子民主選舉等事務,一般都由家裡的留守婦女代為表決或投票。這樣,留守婦女就成了參與農村民主管理事務的實際主體。同時,隨著留守婦女逐漸走出家庭、走入社會,她們的視野已不再僅僅局 限於管理小家的層面上,而把目光投向了對村務的參與和管理,對落實村級事務的知情權、參與權和決策權的要求越來越強烈。目前,農村婦女入黨的人數越來越多,在農村「兩委」選舉中婦女當選為班子成員的比例也越來越高。農村留守婦女正以主人翁的姿態,積极參与農村基層民主政治建設。 

上一篇[慢性盆腔炎]    下一篇 [重華宮]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