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靈山寺大顛

潮陽市八景之一。在潮陽市區西18公里,銅盂鎮靈山寺西側。據清光緒《潮陽縣誌》載:「留衣亭在靈山(靈山寺),昌黎移袁州時,別大顛,留衣於此。後人建亭于山麓,塑公遺像於亭中,今僅留遺址」。又載:「海陽鄭昌時有句云:亭下留衣陳法服,為招方外好歸來」。現留衣亭移建於靈山寺右山旁,坐北向南,是雙瀉水四柱亭,瓦木結構,四周有石階、欄杆,亭內有一匾額,題「留衣亭」三字,還有石碑一塊,記述重建亭經過。為潮陽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潮陽靈山寺,濃蔭蔽日。山門口有—座小亭,叫留衣亭。這留衣亭,記載了一代宗師韓愈任潮州刺史時與靈山寺主持大顛的一段千古奇緣。
據另一傳說,韓愈上任伊始,即帶著幾名隨從,出門體察民風。來到一座寺院,見到一奇僧,年約六十開外,神態自若,面部容光煥發,額門發亮生輝,眉自如雪,形如雕刀,雙眼有神,鼻樑突出,兩耳垂肩,身著灰色袈裟,腳著褐色芒鞋,看去雍容脫俗,而兩顆門牙突出,十分刺眼。他一時想起古書所載:「呲牙曝齒者,非善良之輩也」,不覺臉上露出了厭惡之色。那和尚雙眼如電,輕瞟一眼,便知這位官老爺不悅,於是雙手合十,說聲「阿彌陀佛」,便進門去。
隔日清早,韓愈接到靈山一個小僧送給他的一小包禮品。那禮品是一包用紅綢布包裹得嚴嚴實實的東西,韓愈打開一瞧,原來卻是兩顆血肉模糊的大齒。他不禁失聲叫道「哎喲……這大師……
原來,這個和尚叫大顛,是潮陽靈山寺主持。他俗名陳寶通,祖籍河南潁川,大曆年間拜海潮古剎惠照和尚為師,不久與師弟惟儼同游衡山南嶽,參拜石頭和尚,悟禪機。貞元初年前往龍川羅浮瀑布岩禪居,五年回潮陽,次年創建白雲岩,七年於塔口山麓幽嶺下創建靈山禪院,弘揚曹溪六世禪風,授傳弟子千餘人,自號大顛和尚。他精佛經,勤耕耘,著述甚豐,有《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釋義》和《金剛經釋義》,親手抄寫了《金剛經》150卷,《法華經》和《雅摩清經》各30部。他近聞當世大儒韓愈諫迎佛骨而被貶刺潮,不想在潮州不期而遇,因自己那兩個突出的門前齒,卻惹來刺史的不悅。他回到靈山,二話不說,就進禪房,把門關閉……
當晚韓愈了解當地的賢士趙德,才知道這和尚乃是現任靈山寺主持的中原禪師九祖大顛和尚也!他剛蒞潮時,就了解到靈山大顛英名。卻料不到是這麼的初見,而初見的結果卻是這麼的不快!韓愈不敢怠慢,連忙修書,邀大顛前來潮州相見,暢敘一番,但連修書三封,卻不見大顛蹤影。一日,韓愈帶了隨從,直往靈山而來。
韓愈來到靈山,時已正午,山高林靜,小僧引進禪院,大顛離座相迎。大顛見韓大人跋山涉水而來,十分感激,以禮相待。韓愈見大顛為他而凜然去齒,今相見,羞愧、歉意、憐憫之情交織,臉露愧色。寒暄之間,見大顛門牙空洞,口齒露風。不禁連聲說:「大師,久聞英名,
相見恨晚,那天初見,有眼不識大師,更使大師動此傷身之舉,甚愧甚隗!」大顛哈哈大笑:「小小牙齒,乃身上俗物,大人,無須挂念,噓……」
大顛又道:「近日大人連修書三封,今又不辭勞苦,親臨小寺,乃我寺眾僧的大幸啊」
於是兩人交談甚密,談古今聖賢,論救世之道,韓愈一住兩晚。當韓愈要離開時,大顛真是依依不捨呢。
時過八月,朝廷下詔召韓愈往袁州任刺史,韓愈又往靈山與大顛作別。
那天,韓愈來到靈山,小僧說師已雲遊去,不知何日才歸。韓愈在寺待了兩天,未見大師歸來,因任期在即,不能久待,便脫下官袍—副,囑小童交給大師,以聊表他思念之意。
韓愈別後不久,大顛雲遊回歸,知韓愈已往袁州赴任去了。雙手緊緊抱著那官袍,嗟嘆不已。此後,這官袍一直保留在身邊,直到他圓寂。
後人為—了紀念韓愈跟大顛這段千古奇緣,在山門—上建了一座.小亭,叫留衣亭,還用石碑記錄了這段動人的故事。潮州古城,也建了—座叩齒庵,以紀念大顛肝膽相照的義舉,千年過去,至今叩齒庵香火甚旺。
下一篇[僧志南]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