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異度任務》是陳啟泰2002年驚天地、泣鬼神的超能任務,化身另類智慧之星,與萬綺雯、彭子晴結情緣,墮進災劫重重的迷離境界。

1 異度任務 -基本信息

  電視劇:《異度任務》
  又 名:《吉祥任務》
  英文名:Project Ji Xiang
  集 數:20集
  類 型:時裝愛情
  演 員:陳啟泰 萬綺雯 彭子晴 林志豪

2 異度任務 -主要演員

  任吉祥--陳啟泰飾 戴詩馨--萬綺雯飾
  雷壹壹--林志豪飾 翁兆嵐--彭子晴飾
  翁兆龍--陳展鵬飾 戴麗馨--江美儀飾
  翁仁傑--潘志文飾 石昭昭--王 薇飾

3 異度任務 -劇情梗概

  三十年前,一單冤案,令任吉祥離奇出生。替冤案的苦主尋冤,就成了吉祥的天命。七十年代,在廟街賣唱的游翠影未婚成孕,為了避世,翠影搬到郊外一村屋與情郎隱居,就在臨盤時,影目擊愛郎被殺而招至殺身之禍。而當年一雜差戴鵬飛曾目睹兇手運屍過程,卻因兇手賄賂鵬飛,故不敢張揚此事。自此鵬飛卻像交上惡運般,欠下巨債逃往台灣。然翠影卻死心不息,誓要尋冤報仇,把自己最後的一口真氣輸給腹中塊肉,延續了這嬰孩的生命。 翠影的喪事只有數個善心的廟街捧場客為其草草代辦,在殯儀館任職仵工的任宣接收了這單喪事。就在落葬前的一刻,宣與其同事竟聽到棺木內傳來嬰兒的哭,宣戰戰兢兢之下打開棺木,駭見一嬰兒在內。宣直覺這「棺材仔」是不祥之人,但宣始終於心不忍,決定收養此嬰孩,並將之視如己出。宣只知嬰兒生來怪異,希望嬰兒日後能平安過日,遂把嬰孩起名任吉祥。
  三十年後,吉祥成為一代傳播界的「穚王」,以《聲周刊》的總編輯為其正職。吉祥天賦異稟,每逢危急關頭,就會閃念一些預知的片段,避過災劫。雖然吉祥性格高傲,但他對宣卻十分孝順,而對與自己出生入死的好拍檔庄辰亦十分照顧。吉祥的雜誌社搬到另一大廈,怪事頻生,初出茅廬的見習女督察戴詩馨,為了查案而來到這幢大廈,因而結識吉祥。性格活潑的翁兆嵐亦跑到雜誌社任職記者,能幹的兆嵐把辰比了下去,二人更成了歡喜冤家。從小在英國長大的法醫官雷壹壹,為了尋生母而返港,壹壹更走到雜誌社,希望吉祥負責的《聲周刊》為其作一專題,令其早日找到生母。四人在同一大廈遇上怪事而認識,成為朋友。宣邂逅了高貴亮麗的雷夏萍,被其深深吸引,可是夏萍性格外向,喜歡結交異性,更經常「換畫」。不過,夏萍卻與宣一見如故,二人成為好友。嵐早在入職雜誌社前已在網上結識了辰,可是二人不知對方的真正身份,辰更用了吉祥的身份,令兆嵐誤會網友正是吉祥,更主動追求吉祥。而壹壹與詩馨因為工作的關係,而生好感,但壹壹卻遲遲不向詩馨表白,令二人處於曖昧的關係。
  一個與翠影樣貌相同的女子余鳳霞,搬進了宣與吉祥的隔壁單位。鳳霞多年前因疏忽而害死了自己的初生嬰兒,因而變得神經失常。而吉祥遇到鳳霞,卻開始閃現一些亡母的片段。吉祥的才華得到富豪翁仁傑的賞識,仁傑更收購雜誌社,成為吉祥的新老闆。兆嵐其實是仁傑的親女,不過不欲別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另一方面,壹壹與詩馨卻始終是維持曖昧的關係,原來壹壹患有胃癌,壽命不會超過一年,故不想辜負任何人,不敢向詩馨表白。壹壹這次回港正是要尋找他的生母,而壹壹的生母,正是夏萍。夏萍深信自己是「天煞孤星」,在身邊的親人都沒有好下場,故狠心掉下台台。最後,幸得宣的勸導,母子才得以相認。夏萍天生麗質,一直不乏追求者,但她都害怕連累別人而未敢接受,直至遇上仁傑。其實早在廿八年前,二人已發生了一夜情,夏萍最後更誕下壹壹,而仁傑根本不知此事。
  麗馨為了要保護親妹,經常硬著頭皮與詩馨一起追查離奇的案件,麗馨與黑社會大佬匡友維是一對冤家。另一方面,專替黑社會集團打官司的古惑律師石昭昭,一次替友維打官司而認識了他,相處之下,昭昭被友維的性格所吸引,二人成為知己。可是,一次「意外」,友維竟與麗馨發生了關係,麗馨不想給人閑話說自己與一黑社會一起,逐不斷避開友維,但友維卻對感情十分認真,認為自己一定要對麗馨負責任,決定力追麗馨。吉祥與詩馨因為工作的關係,對對方產生好感,這令吉祥明白到自己對兆嵐的感情純粹友情。兆嵐亦發現當初與吉祥相識時的種種緣份,原來都是誤會,更發覺原來與自己真正有緣份的竟然是辰。
  仁傑表面上是正當商人,但其實仁傑一直暗地裡進行非法勾當。心裡一直害怕有因果報應,故身邊請有一高人指點。這次高人告知仁傑將有一劫,唯一破解法是與女人結婚,讓妻子代應此劫。仁傑知道夏萍對自己有意,遂向夏萍求婚,而夏萍卻因不想連累仁傑而拒絕,宣為夏萍除去心魔,遂要求夏萍與他結婚。而仁傑得知后卻力阻二人,並向夏萍稱是真心愛她,夏萍信以為真,遂與仁傑一起。吉祥與鳳霞的接觸多了,令吉祥閃念了不少亡母翠影生前的片段,加上鵬飛的死,令吉祥不得不追查翠影的真正死因,結果發現亡母是被當年的小偷仁傑害死。吉祥終知自己的天命是為亡母報仇,但當仇報后,翠影便會被鬼差迫往投胎,而三十年前給吉祥的一口真氣亦需收回,這樣本來不應出生的吉祥便會消失於世。雖然是這樣,吉祥仍不忍自己的親母含冤未雪,遂與詩馨一起收集仁傑的罪證。而吉祥為接近傑仁,遂與嵐複合。夏萍亦知道仁傑與自己結婚的真正原因,發覺只有宣才是真正愛惜自己,且更得知仁傑的種種暴行,傷心之下,打算告發仁傑,卻被仁傑滅口,就在夏萍臨死前,告知仁傑壹壹是其親子。仁傑成了吉祥與壹壹的共同敵人,二人誓要報仇,雖得到麗馨的全力協助,但仁傑卻毫無破綻。不過,原來一向與仁傑有間接勾結的友維是警方的卧底,一直在極力搜集仁傑的罪證。最後,仁傑終於難逃法網。翠影仇冤既除,吉祥又是否真的要消失於人世?而壹壹的病情又能否出現奇迹?

4 異度任務 -人物介紹

  任吉祥﹝陳啟泰飾﹞
  身世迷離,是一個棺材仔,即在棺木之內出生的嬰兒。天資聰敏,足智多謀,雜誌社總編輯,是一代傳播界的橋王,所有困難落到他手上,都能憑著他的智慧將問題迎刃而解。高傲自信,但他對養父宣卻十分孝順,而對與自己出生入死的好拍檔庄辰亦十分照顧,總算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天賦異稟,每到了危急的關頭,往往有某些預感,自然會閃念一些預知的片段,讓他避過災劫。早期的吉祥雖然性格有點勢利,但後來因為接觸不少靈異的事情,經歷太多生生死死,對生命有所體驗,變得不再執著於名利,甚至能為身邊的人犧牲自己。
  戴詩馨﹝萬綺雯飾﹞
  見習督察一名,明明是Madam,但差館人人也叫她大師兄。率直敢言,好奇心重,不被傳統觀念所規限,所謂打爛沙盤問到篤,全差館任何大事小事她也會問過究竟。對一切靈異鬼神之說表面上絕不相信,認為一切怪事也可以用科學方法解釋,甚至連愛情也會以心理學、生物學等角度來分析,直至遇上人生中第一個令她心動的男人。
  雷壹壹﹝林志豪飾﹞
  法醫官,在英國長大,由親戚照顧,自小便失去母愛的他性格孤僻內儉、古板、木訥、不懂表達感情,令人感到沉悶,故他在英國多年都沒有認識到什麼朋友。但這些都是他以往的性格,在他回港之後,性格上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變得樂觀、開朗、健談、幽默、是一個充滿陽光氣息的大男孩。壹壹愛隨身帶同相機,以拍下自己死前的一分一秒,以作留給朋友或母親留念。
  翁兆嵐﹝彭子晴飾﹞
  富商翁仁傑之長女,自小便被父親送到外國讀書,雖受盡其溺愛,但卻是一位十分外向,充滿冒險和挑戰精神的女子。修讀大學時除了主修科外,更會旁聽一些感興趣的科目,如醫學、心理等。故雖然為人較為孩子氣,學識卻頗為豐富。十分重視愛情,篤信緣份的女子,一直希望能找到生命中的真命天子。嵐選擇了一本新興的雜誌社《聲周刊》任職編輯任吉祥的私人助理。對祥的能幹產生好感,自覺和他有緣而戀上祥。但相處一段日子后,終發現真正的有緣人其實是祥的助手庄辰。
  翁兆龍﹝陳展鵬飾﹞
  公關公司經理,貪玩不覊,倚仗父親翁仁傑的財勢橫行霸道,有著典型二世祖的性格,但當人生有所經歷后,性格亦有所改變,希望可以憑自己力量創一番事業。龍闖下的禍便由父親解圍。因貪玩而曾對戴詩馨展開追求。及後龍亦曾想創一番事業,向父親借錢經營生意,惜志大才疏,但在父親幫助下,生意亦混得住。龍卻不知翁仁傑的用意是利用自己的生意助其洗黑錢等非法勾當。其實翁兆龍不是翁仁傑的親生子,龍亦對自己的自身世卻從不知情,直至後來為父親頂罪入獄,龍才知道事實的真相。
  戴麗馨﹝江美儀飾﹞
  沙展。粗豪潑辣、果敢剛強、具領導才能、不肯認輸、自尊心重、愛面子,實際對情人會變得小鳥依人。對感情要求高,擇偶挑剔。有神婆之稱,相當迷信。家庭觀念頗重,對唯一的妹妹詩馨寄望甚高。因父親在她們小時便避債到台灣,兩姊妹自幼相依為命。憑著觀察入微及鍥而不捨的拼搏精神,在警隊中屢破大案,積極進取的工作表現得到上司賞識,與此同時,詩馨亦加入了警隊,並被調派為麗馨上司。
  翁仁傑﹝潘志文飾﹞
  集團主席,表面上是一位殷實商人,穩重有內涵,實際上自私自利,不擇手段的老奸巨猾,為了達到目的做盡作姦犯科,殺人放火的壞事。篤信命理鬼神之說,身旁有一高人上官鳴作其師爺,不時為其指點迷津。但仁傑亦有其弱點,就是他的一對仔女兆龍、兆嵐,二人是傑世界上唯一愛錫的人,任何人阻擋他的利益,或對他的仔女不利的,也會將之剷除。
  石昭昭﹝王薇飾﹞
  高級警司,為人精明能幹,處事圓滑,然而表面上是個外冷內熱的性情中人、喜怒不形於色的她其實是個唯利是圖的人。從警隊看到友維之後,便對他率直而又有情有義的性格所吸引,決定讓友維以卧底的身份混在仁傑身邊收集傑的犯罪證據。
  任宣﹝白彪飾﹞
  前仵工,現任水晶店老闆,尖酸刻薄,實則心地善良,表面計較,現實卻在生死關頭,或重要時刻,往往傾巢相助,慈父一名,對子嘮叨,但口硬心軟。甘願為愛付出,犧牲精神,偉大浪漫。宣身任仵工時的一天,負責運送的女屍竟在棺材內誕下男嬰。離奇的是男嬰硬要跟著宣,最後不忍男嬰再次被遺,決收養他改名任吉祥。三十年後,宣過著半退休生活,以炒股票過日。
  雷夏萍﹝呂有慧飾﹞
  開朗熱情、心地善良、率性而為,唯時有冒失,名副其實大懵姑娘。美艷外表,加上幾分嫵媚,極受異性歡迎,身邊不乏觀音兵,送茶又送錢,爭風呷醋,夏萍都習以為常,享受其中,唯一缺點是食量驚人,故每次約會,總會事先打底,避免大出洋相。然而夏萍每次戀愛,祇限於行街食飯,一到深入了解階段,卻立即終止,原來暗裡一顆心是傷痕纍纍,脆弱非常。對愛情是充滿憧憬,卻冰封自己在孤獨世界中,因為害怕再次受傷,對親情是日思夜想,卻放棄得狠心絕情,因為害怕永遠失去,這些一切,源於天煞孤星的心結。
  匡友維﹝吳廷燁飾﹞
  黑社會大佬﹝實為警方卧底),為人認真,豪爽而不拘小節,處事能幹,表面上十分大男人主義,但還是有鐵漢柔情的一面,對小孩及小動物尤其有愛心。他的思想保守,特別是對感情事,更是專一長情。由於在學堂表現突出,便直接被委派做卧底,因表現出色而躍升為大佬,深受黑幫器重。而在警方一次搜查行動中為麗馨所逮,二人隨即一見鍾情。自此兩人在有意無意之下碰面,但礙於大家表面上的對立身份與倔強性格,所以見面時都是火星撞地球。
  庄辰﹝陳寶轅飾﹞
  雜誌社記者,口花花,貪威識食,是任吉祥於雜誌社中的頭馬,雖無大志,辦事能力卻不俗,喜歡到處溝女,常貪小便宜,走精面,是地道香港人的人版。
  游翠影﹝謝雪心飾﹞
  孤女長大,雖生長於低下層,但卻潔身自愛,由於在廟街賣唱,接觸的人品流複雜,故對一般歌迷並不賣賬,反而與看不見她樣貌的盲人﹝即祥父)相戀,然而不幸丈夫遇害,且因目睹兇殺案而遭毒手,死後卻離奇的產下兒子。
  余鳳霞﹝謝雪心飾﹞
  古怪,神經質,有強烈的精神分裂,極不信任人,且極不友善。曾是有錢人,但因生了一子,在襁褓中被她意外焗死了,這個打擊令她變得古怪到近乎恐怖,獨居,一直以為與死去的兒子一起生活著,幻想著兒子隨年月成長著,天天為他洗衣燒飯,間中也會清醒,此時就傷心地唱曲。自從搬到任家隔壁,見到祥就把祥當正自己兒子一樣,令宣大為緊張。
  柯得利﹝樓南光飾﹞
  「聲周刊」社長,任吉祥老闆、上司、也是雷夏萍的追求者之一。牆頭草,無主見亦無立場,愛貪小便宜,好大喜功。自詡風流,迷信風水命理,但又不求甚解,十分不得人心。

5 異度任務 -分集劇情

   
分集查詢 收起查詢
  • 1集
  • 2集
  • 3集
  • 4集
  • 5集
  • 6集
  • 7集
  • 8集
  • 9集
  • 10集
  • 11集
  • 12集
  • 13集
  • 14集
  • 15集
  • 16集
  • 17集
  • 18集
  • 19集
  • 20集
  •  
    第1集
      三十年前,廟街歌女游翠影在荒野被殺,警方卻視為普通交通意外,未有調查,令影含冤。影出殯之日,怪事發生,仵工任宣負責為影下葬,發現有嬰兒哭聲從棺材內傳出,竟發現一嬰孩在內。宣終收養此嬰孩,更為其取名吉祥,吉祥出生怪異,能預知危機發生,且天生聰穎,是新一代的傳媒新貴。祥與好友庄辰一同效力的《聲周刊》搬到一幢新的大廈,在這幢大廈內,怪事頻生。富家女翁兆嵐以普通人身份,來到雜誌社任祥的助手,一番雄心壯志,卻被祥看輕,二人成為冤家。宣被雷夏萍深深吸引,但萍身邊卻有不少狂風浪碟,其中一個更是祥的上司柯得利,故二人經常針鋒相對。戴麗馨與戴詩馨是警隊姊妹花,詩為了追查失蹤小童的案件,來到了《聲周刊》的大廈,認識了祥。
  •  
    第2集
      詩因工作關係,認識法醫官雷壹壹,壹為了尋找親母,從英國返港,詩覺壹是個大好人,二人甚投緣,詩更答應幫助壹尋母。一夜,壹偶遇萍,原來萍正是壹的親母,萍見壹感到忐忑,卻不敢相認。詩為尋找失蹤小童,到《聲周刊》的大廈,祥在大廈內屢見小童蹤影,追查之下,竟與詩一起見到神秘小童,但小童又神秘的失蹤。祥又在樓梯間見有小童的塗鴉,祥在牆上畫畫,希望能與小童溝通。麗遇社團大佬匡友維,維刻意刁難麗,麗為報復刻意等待維犯錯,欲將其拘捕,維早知麗的居心,反過來戲弄麗,令麗氣結,二人成冤家關係。壹與祥在酒吧認識,二人一見如故。后壹到《聲周刊》找祥,卻在大廈內離奇失蹤,祥、詩翻看電梯錄影帶,卻見壹與失蹤小童失蹤時的時況相同。
  •  
    第3集
      壹終在大廈的后樓梯被發現,壹告知眾人自己曾在另一空間與兩個小童玩了一會,但眾人均稱壹失蹤了一天。於是眾人利用各種方法嘗試闖入另一空間,可惜均失敗。辰利用祥的乳名在網上結識異性,卻遇著嵐,二人投緣,嵐誤會在網上認識的是祥,對祥生好感。利怕宣與萍日久生情,決定要宣在萍面前出醜,命辰利用《聲周刊》刊登宣的醜態,萍看后卻不以為意,宣卻氣結。詩助壹找親母,不果,但在尋找過程中,二人互生好感。祥更幫壹在《聲周刊》登有關壹尋母的訪問,萍看后不禁傷心,原來萍不與壹相認只因萍自覺命硬,會黑死身邊親人,因萍的三個前夫都死於非命。詩繼續尋失蹤小童,到雜誌社大廈,與祥搭同一電梯,電梯卻高速上升,二人竟進入另一空間。
  •  
    第4集
      祥與詩意外闖入大廈內的另一空間,竟發見除了失蹤小童,還有另一小童,祥與詩在這空間內與兩小童玩了一會,突然潻黑一片,二人醒來卻發現已帶同失蹤小童走出那空間。麗在捉賊的過程中偶遇維與維母一起,發覺維原來是孝順仔一名,對維有點改觀,但二人仍然針鋒相對。祥繼續與小童在大廈后樓梯以塗鴉的方式溝通,小童畫了一個奇怪的圖案,令祥摸不著頭腦。祥又預見詩胸口一片血紅,知詩將會遇到生命危險。在祥跟著詩的過程中,祥無意中發現自己身上有一條頸鏈,想到小童畫的圖案正是一條頸鏈,從而想到在某空間內與那神秘小童玩時,神秘小童不小心掉在祥身上。
  •  
    第5集
      詩遇襲受傷,再一次應驗祥的預感,遂對祥有所改觀。祥在異度空間發現的頸鏈,令黃雨褸小孩之事有新進展。詩查出刻在頸鏈上的名字,正是曾到過該大廈工作的一名電梯技工,繼而與祥合作展開調查。嵐一時貪玩戴上頸鏈,彷佛被黃雨褸小孩上了身,嵐要求詩幫忙找回玩具飛機,令詩一度涉險,幸好祥趕到,及時將詩救回了。事後,嵐對此事像是全無記憶。祥與詩經一番調查后,均認定電梯技工與黃雨褸小孩之間有所關連,然而因祥、詩二人性格各異,詩決定不與祥合作。祥計劃以辰穿上黃雨褸引電梯技工露出馬腳,可是在行動之時,另一名黃雨褸人出現在技工家外,原來是詩,詩將電梯技工引到事發大廈天台,技工故地重遊,對詩心生殺意,時祥趕至,與技工發生糾纏,最後技工墮進電梯槽中身亡。
  •  
    第6集
      宣家搬來了新鄰居霞,霞的樣貌與影一模一樣『,加上行事古怪,令宣懷疑霞乃是影的再世,要回來找回祥,令宣驚心之餘又十分擔心。二十多年前欠下賭債而逃往台灣的鵬突然回港,麗對鵬的回歸十分欣然,然而妹妹詩卻一直未能原諒鵬當年拋下兩姊妹不辭而別。祥發現嵐的真正身份實為富商傑之女,遂使計令嵐自爆身份,把嵐氣個半死。一次,辰一心想戲弄嵐,卻反而誤打誤撞撮合了祥、嵐二人。嵐帶祥與傑見面,對祥十分感興趣,然而,鳴卻告知傑祥天賦異稟,更在未來對傑有一定的影響。
  •  
    第7集
      祥連夜夢中都隱約聽到影之歌聲,又見宣對此歌反應極大,開始尋找此歌的來歷。最後,祥終在嵐的協助下,知道此曲是已故廟街歌女影所唱,更驚訝的是,影與霞的樣貌竟是一樣,令祥展開對影身世的調查。另壹亦找到了失散多年的母親,可是還未及開心,卻發現該名與壹之母同名同姓的富婦,最後尋得自己的親兒,舍壹而去。壹借酒消愁,萍見到親兒如此自殘,亦感心痛,然而自己又不能表明身份,最後唯有找詩送壹回家。詩悉心照顧壹,二人關係有所進展。祥為查當年影之案,到差館找詩幫助,時鵬至,發覺祥竟然查起影案來,不禁一凜,遂決定跟著祥,豈料竟遇到與影一樣的霞,鵬立時落荒而逃。
  •  
    第8集
      鵬接二連三撞見霞,覺自己被影的冤魂纏身,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目睹詩與麗覓得如意郎。詩帶了壹來,而麗唯有把維介紹給父親認識,然而維卻早已與鵬發生磨擦,最後弄致不歡而散。萍為了壹之事而苦惱,半醉之下更將當年的一段霧水情緣告知宣,就在此時,萍竟遇上當年的一夜情人傑,宣又忿又妒,竟當面指斥傑的負心,卻反而令傑憶起自己與萍的邂逅,傑更開始追求萍。霞無故被一名神秘人襲擊,險些喪命,幸得祥及時將其送院。而醉醺醺的宣,不但借醉向壹透露萍就是其親母,更向祥道出其身世,說出影是祥之母。
  •  
    第9集
      由於夏萍仍擔心自己會刑克壹壹,始終不肯和壹壹相認,後來夏萍得悉壹壹遇到交通意外,終肯放下心魔,到醫院和壹壹相認。另吉祥知悉余鳳霞終日瘋瘋癲癲,是因接受不了自己兒子逝世的事,吉祥和任宣一起協助余鳳霞重新生活,而吉祥和余鳳霞亦正式上契,成了母子。一天吉祥閃現鳳霞遇到交通意外,遂立即前往救她,結果導致自己被車撞倒,吉祥遇意外的一刻,竟閃現親母三十年前被撞死的畫面,而吉祥亦離奇地沒有受傷,使吉祥懷疑影暗中保護自己,並開始調查媽媽之死的真相。在壹壹的協助下,吉祥終發現游翠影當年之死並非意外,而且懷疑戴鵬飛和翠影之死有關,同時,鳳霞竟遭人殺害,證據顯示兇手極有可能是戴鵬飛。
  •  
    第10集
      鵬飛被懷疑是殺害鳳霞的兇手,吉祥亦指責鵬飛與媽媽的死有關,詩馨和麗馨雖不相信爸爸會殺人,但亦大惑不解。此時鵬飛竟從差館逃走了,使眾人均認定鵬飛是殺人兇手。吉祥希望知道更多關於媽媽生前的事,在兆嵐的陪同下,吉祥終在廟街,找到翠影生前一位金蘭姐妹,得悉翠影曾因一個男人而放棄事業,隱居到村屋,吉祥決定找出父母的舊居。麗馨在友維的幫助下,終找到爸爸,麗馨不欲見父親入獄,遂叫友維代安排鵬飛逃到台灣。怎料在一切安排妥當時,鵬飛竟被吉祥和翁仁傑在住所外碰見,鵬飛二話不說,提起手槍向二人襲擊,吉祥為救仁傑而受傷,鵬飛亦立即逃脫。怎料鵬飛在逃走時,一架無人駕駛的汽車撞向他。
  •  
    第11集
      鵬飛離奇死亡,詩馨和麗馨傷心之餘,亦不相信父親會殺人,決為爸爸平反。吉祥和兆嵐終在洪水橋附近,找到父母的舊居,在房內找到不少具意義的遺物,如吉祥父親所用過的二胡。仁傑的兒子翁兆龍從外國歸來,生性不的翁兆龍,竟表示想修心養性,創一番事業,開設公關公司。仁傑遂將發展的數碼城公關宣傳工作交給兆龍,而兆龍卻發現仁傑十分賞識吉祥,遂對祥產生敵意,並在公事上多番為難。吉祥唯有處處忍讓,而在這陰差陽錯下,數碼城奠基禮,竟被安排在吉祥母親的死忌當日舉行。在一片繁榮成功的氣氛中,仁傑竟在奠基儀式中掘出一條屍體,樣貌和吉祥一模一樣。
  •  
    第12集
      壹壹檢驗在數碼城奠基禮上,掘出了屍體后,證實該屍體為吉祥的父親,吉祥十分困惑,開始懷疑父母的死另有內情。翁仁傑為在地盤掘出屍體一事十分困擾,遂找風水顧問上官鳴求助,鳴竟算出仁傑將有一大劫,唯一解決辦法是以親人性命來擋劫。壹壹本和詩馨開始發展,但壹壹竟發現自己患上了肝癌,於是故意到酒吧花天酒地,及被詩馨看見並提出分手。仁傑與夏萍在美國遊玩返港后宣布結婚,夏萍還覺得自己甚幸福,不但認回兒子,還可嫁到心愛的人,怎料在夏萍和翁仁傑的婚禮當日,壹壹竟在眾賓客面前吐血。
  •  
    第13集
      壹在萍婚禮上突然嘔血,詩連夜到壹家追問,最後發現壹的化驗報告,而萍已在門外聽見一切,萍再萌「天煞孤星」念頭,急急離開。龍在街上遇詩,上前搭訕,突然幾個大漢從后襲擊,綁了二人。維在大佬良前請纓替傑解決龍被綁一事,事實上,原來維是幕後黑手,目的是要接近傑身,維知手下錯綁了詩,即吩咐手下好好對待詩。綁匪偷了的錢包買東西,恰巧祥拾到,祥即閃現詩被綁的畫面,立即跟蹤。祥為救詩,被綁匪打暈,而維亦至,見龍險些逃脫,即戴上面具,打暈龍。壹到院才知詩被綁,時傑告知萍突然失蹤,宣帶傑到修道院找萍,傑力勸萍回家,萍不理。祥因腦受震蕩,暫時失明,詩感內疚,連夜照顧,祥心血來潮,要詩帶自己到父母舊居一看,二人發現一塊錄音陶泥。
  •  
    第14集
      詩、祥發現陶泥錄下祥父母遇害時的聲音,又隱約聽出兇手的聲音,竟與傑相似,欲進一步確定,陶泥卻給辰摔掉。傑答應龍酒吧城計劃,建議龍用維。昭帶麗等人掃場,龍藏有丸仔,維義氣替龍頂罪。麗手扣鎖維出酒吧,遇維母,維情急,稱麗是妓女,麗氣極但沒有識破,維感激麗。壹急需進行換肝手術,在臨入手術室前向詩求婚,但詩表示手術完了再說。昭、維秘密會面,原來維是昭派的卧底,目的是搜集傑的犯罪證據。壹醒后,再次向詩求婚,詩表示需要時間考慮,麗指出詩其實不愛壹,勸詩分清楚愛情和同情。詩再帶祥到舊居,二人走到湖邊,祥生心一念,欲重演其父遇害情形,遂縱身跳入湖,祥被水草絆腳時窒息,詩即下湖拯救。祥頻死前,閃現其父當日死前的情形,隱約見到兇手,時祥被救起,此人正是傑。
  •  
    第15集
      祥醒后恢復了視力,傑回想起當年祥父儲了一筆錢,作換眼角膜手術的費用,但傑一時歪心,走入偷錢,但卻被祥父發現,因而錯手殺了祥父。傑求助鳴,鳴稱他與祥不可共存,傑暗自盤算。祥向詩交待頻死時閃現的畫面,表明當年鵬只是收取了傑的賄款而非殺人,又懷疑傑是真兇,打算偷取傑的DNA。龍欲在的士高內賣丸仔,維提議用傑的運輸公司偷運,龍正在考慮。維約昭到聯誼會彙報情況,麗錯摸維與昭私會,妒火中燒。維幫龍查出傑的遺囑,得悉傑從來沒有準備產業給龍,龍氣極決心利用傑運輸公司運丸仔。祥藉口約見傑,以取其DNA。祥帶同傑的DNA報告給壹核對,發現與真兇不符,祥感詑異。嵐得悉祥正查傑,質問祥,祥和盤托出,更對詩處處維護,嵐氣極離開。
  •  
    第16集
      龍、維準備Disco開幕儀式,麗帶隊掃場,龍氣極,大佬良要維對付麗。維勸戒麗,但麗不理。嵐偷取傑的須鬢給祥,要祥驗清楚,向傑還清白。祥找壹,詩致電告訴兇手DNA報告被偷,同時,檔案室突然爆炸。祥指責傑種種罪行,並一拳揮傑,時嵐掌祥一巴,祥呆住,詩拖祥走。詩安慰祥,祥告訴詩自己身世,又透露閃現自己墳墓之事,詩擔心傑對祥不利。壹向詩提出分手,而嵐與祥以「緣份遊戲」,決定雙方關係,結果二人未能成功衝過十盞燈,嵐忍痛分手。大佬良下江湖格殺令,命維殺麗,維為救麗,認麗是自己女人,並稱已有了BB,保證麗以後不會再冒犯。詩、祥失意,在街上相遇,二人交代已和另一半分手,突然有人衝出襲擊二人,祥為救詩擋了數刀,二人被推入手術室。
  •  
    第17集
      詩被救醒后誤會祥已死,傷心不已,發覺自己愛上祥,時祥出現,二人相擁。良迫維、麗結婚,麗口硬心軟,稱與維結婚只為自己與詩的安全,事實上卻已當維是丈夫。維與龍走私毒品,被警方撞破,龍被拘捕。嵐見傑對龍被捕一事表現冷淡,又想起祥對傑的指責,開始懷疑傑人格,遂在傑房中裝上偷聽器,知道傑是走私毒品的幕後黑手。而維則利用此次事件分化傑、良,又告知傑、良已找人暗殺傑,傑想起鳴的說話,遂刻意令兇徒誤會萍是傑,萍無辜被殺,昏迷送院。傑又叫維殺良。辰發現電郵有政府文件,竟是祥父屍體手指上的皮膚組織報告,祥即找壹證實,發現資料無誤。
  •  
    第18集
      嵐聽回昔日在傑房的偷錄聲帶,知道傑刻意讓萍送死,傷心之下,患上選擇性失憶,祥自覺有責任照顧嵐,詩心裡不是味兒。壹知傑是殺祥父母的兇手,質問傑,傑在壹面前認錯,稱當年所做的事是迫不得已,壹終原諒傑,答應不會出庭證明祥手上的DNA報告是真確的。麗發現自己有了身孕,竭力找維,卻見維殺良的情景,覺維無可救藥,維卻勸麗不要打掉孩子,希望麗相信自己。龍被拘留,傑不保釋龍並告知龍的身世,稱龍根本不是傑親生子,收養龍只為龍命旺傑。祥見嵐精神崩緊,遂與壹帶嵐看一精神醫生,誰知嵐在催眠狀態下,竟讓著媽媽及表現十分激動,似乎嵐有一段關於其母的不愉快記憶。
  •  
    第19集
      祥與壹再帶嵐看心理醫生,嵐在催眠狀態下說出傑害萍的前因後果,又再想到自己母親的往事,情緒激動。嵐醒來后對祥表示自己不能失去祥,又拉祥到婚紗店影結婚相,祥感到無奈。壹知道傑害萍,找傑對質,傑仍不認自己的所為,令壹氣憤,並稱必定會上庭指正傑當年殺死祥父母。傑怕壹上庭,遂命維殺壹,維刻意行動失敗,但傑卻另派殺手行動,壹中鎗送院。傑知壹未有當場死亡,越想越不安,覺萍死去一切才會完結,遂下手將萍的氣喉拔掉,卻被嵐見到,嵐終憶起當年自己的母親亦是患有重病,傑為得到嵐母的遺產而拔掉其氣喉,令嵐母命喪,嵐大受打擊。
  •  
    第20集
      維說服良做污點證人指證傑,告知昭派人接應二人。傑查到維是警方卧底,遂賄賂昭,昭竟出賣維,告知傑良藏身之地,傑派人殺良。維知昭出賣自己,二人對決,時麗至,本可救維,但麗卻似不信維是卧底。祥決定用自己的方法懲罰傑,脅持傑到祥父的舊居,打算殺死傑,卻被傑反抗得手,並打至祥重傷,詩亦趕到現場,被傑用車撞傷,情況就似當年傑殺祥父母一樣,祥與詩命在旦夕之際,一股神秘力量出現。醫生宣布萍與壹都沒有醒來的機會,宣希望萍與壹之間的感情能令二人醒來,遂要求院方淮二人見面,宣把萍與壹的手牽著,奇迹似乎出現。
1-10集 11-20集 查看全部劇情
上一篇[漲悶]    下一篇 [異度任務]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