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異部宗輪論》,梵文 Samayabhedo paracanacakra śāstra小乘佛教說一切有部論書。古印度世友撰。唐玄奘譯。一卷。分敘小乘二十部派的產生、分立及主張。為研究部派佛教史的重要 資料。該論有藏譯本。漢文異譯本有失譯的《十八部論》及南朝陳真諦《部執異論》。

一卷。世友菩薩造,唐·玄奘於龍朔二年(662)譯出。收在《大正藏》第四十九冊。在玄奘之前,此論已有過兩種譯本︰一為三秦時代的失譯本,題稱《十八部論》一卷;一為陳·真諦譯本,題稱《部執異論》一卷。《十八部論》未標造論者名字,論首序偈前有『羅什法師集』五字,論中譯音下注秦言云雲,因此,隋代吉藏認為羅什所譯。但各種舊經錄都作為失譯。它的現行本有梁代僧伽婆羅譯《文殊師利問經》卷下〈分部品〉長行和偈頌一段,當系後人摘錄加入的。
  本論的作者世友,據玄奘所傳,系佛滅后四百年許迦膩色迦王時人,是當時說一切有部四大家之一。論首五序偈中,第三偈特提到他的作論(但此一偈,在秦譯本缺文),稱為大菩薩。大概是有部中人相信他會繼續彌勒成佛,名師子如來(見《出三藏記集》卷十〈婆須蜜集序〉),故以菩薩相稱,當然這一偈是出於後人所加。中國西藏多羅那他《印度佛教史》說他是批註世親《俱舍論》的世友,時代未免太遲,不足信。
  本論出於有部大家之作,故其主要內容,完全依照有部的說法來敘述,特別帶著北方有部正宗毗婆沙師的色彩。論述佛滅后一百餘年(秦、陳譯本都作佛滅后一一六年)至四百年期間,印度佛教分派的歷史和各部派不同的教義(即部執)。其結構,首有序偈五頌,述造論因緣及造者。次本論長行,先總敘佛滅后爭論初興之時代,以及分裂為大眾、上座兩根本部派的事由。次分敘大眾部於佛滅后二、三百年內,再經四次分裂,本末合成九部。上座部於佛滅后第三、四百年內,再經八次分裂,本末合成十一部。這樣總有十八部。後文分敘大眾、上座兩系各派的本宗同義(即各派從它的本部分裂時所公認的主張)和末宗異義(即各派分立以後自宗繼續建立的主張)。這一大段系依分裂先後,作十一類來敘述。即(1)一說、說出世、雞胤三部與根本大眾部合敘;(2)西山、北山二部與制多山部合敘;(3)法上、賢胄、正量、密林四部與犢子部合敘;(4)至(11)其餘說假、多聞、說一切有、雪山、化地、法藏、飲光、經量各派分敘。現有漢譯典籍,關於佛滅后佛教部派分裂次第以及各派異執的較完整的記述,僅有本論一種,所以它實為研究部派教義極重要的資料。
  本論以北方有部之說為據,這在各方面都看得出來。如本論敘說有部,認為是佛滅后第三百年許,因與根本上座部少有乖諍而分出來的一部,並與轉為雪山部的根本上座部對立,其後即從有部次第分出犢子、化地、飲光、經量諸部。這些即暗示上座內部是長時期的和合,又暗示自宗為根本上座部之最古的代表者,立說亦最先出。又如稱跋耆子部為犢子部,稱牛王部為雞胤部,這都是北方有部對於他派表示輕蔑的說法。因之,本論所述和錫蘭所傳,《舍利弗問經》所傳,清辯所傳,以及西藏多羅那他所傳有部以外的諸說都有出入,而本論所述並不能無條件地看成史實,必須比較研究,才能勘定。
  另外,關於大眾、上座兩根本部派分裂情況的記述,雖基本上為有部之說,但三種漢譯本,前後亦不盡同。如關於發生爭論的五事的來歷,失譯本謂由大僧別立,陳譯本謂由外道(意在泛指與自宗對立的他派)所立,兩譯都未確定五事為何人所創,到了唐譯才全用婆沙師之說,將五事歸之於大天。又關於大眾部的形成,秦譯謂是三比丘,陳譯謂是四種破教大眾,所指都偏屬大眾部的一面;唐譯則謂四眾共議大天五事,則四眾中又有分化,其從大天說者為大眾部,反對大天說者為上座部。就這些不同的敘述上看,可知關於根本兩部分裂情況的傳說,即同在說一切有部之內,也曾有過迭嬗變化,究竟真相還是有待研究的。
  本論的梵本已佚。漢文本失譯本約在公元402至410年間所出,底本最古,但四序偈前,有『羅什法師集』之語。如屬可信,當時本論應有幾種梵本流行。唐譯文末,附載有玄奘自述一頌,也說『備詳眾梵本』,則各種梵本中有出入更不待言了。陳譯本關於可住子部(即犢子部)本宗同義,載有此部異執三種假、一切眾生有二種失等十餘則,為餘二種譯本所無,這或是陳譯所據梵本是流行於當時正量部的根據地伐臘毗一帶的,因而多出與正量有關的可住子部執若干條。這正可說明本論梵本不同實況的一斑。
  本論尚有藏文譯本,收在《藏文大藏經》〈丹珠爾〉中。此外,有宇井伯壽的日文譯本,又有增田慈良的英文譯本。藏文譯本,1860年由俄國華西列夫重譯成俄文,1926年重新譯成英文。日人寺本婉雅與日暮京雄又復譯成日文,並附有清辯、律天著作譯文對照。
  本論的批註,有唐·窺基撰《述記》一卷,在日本更有註釋《述記》的撰述,以榮天撰的《目論》與憲榮撰的《發韌》較為著名。本論的陳譯本《部執異論》,有真諦《疏》十卷,已佚,一部分遺文解釋各派得名因緣等,散見於隋·吉藏《三論玄義》及唐·窺基《大乘法苑義林章》內。此外,《藏文大藏經》〈丹珠爾〉內,還收有失譯的律天《異部宗輪論中異部說集》,為從本論略抄的性質,內與本論所敘述者有異,可資參考。(遊俠)

1作者考證

真諦譯本題為「天友大菩薩」。玄奘譯本題為「世友菩薩」造,菩薩之稱來自迦濕彌羅國編撰《大毗婆沙論》時作為上座之「世友尊者」當次於彌勒菩薩之後成佛的傳說。同樣題為「世友菩薩」造的《尊婆須蜜菩薩所集論》 也引述了《大毗婆沙論》中的說一切有部四大論師之「世友尊者」的學說。
印順法師認為本論中說一切有部和經量部的宗義不晚於《大毗婆沙論》,從而「世友菩薩」同《大毗婆沙論》中說一切有部四大論師之「世友尊者」是同一人。

2註釋與引用

  1. 智升《開元釋教錄》:「長房內典等錄有十八部論一卷亦云諦譯。今尋文句非是諦翻。既與部執本同不合再出。今此刪之如別錄中述。」
    《十八部論》:「羅什法師集。」
  2. 《十八部論》:「(1)正覺涅槃后,始滿百餘歲,於茲異論興,正法漸衰滅。(2)各各生異見,建立於別眾,危嶮甚可畏,應生厭離心。(3)今於修多羅,觀察佛正教,依於真諦說,求于堅固義。(4)猶如砂礫中,求得真金寶,我從先勝聞,如來人中日。」
    真諦譯《部執異論》:「(1)佛滅百年後,弟子部執異,損如來正教,及眾生利益。(2)於不了義經,如言執故失,起眾生厭怖,今依理教說。(3)天友大菩薩,觀苦發弘誓,勝智定悲心,思擇如此義。(4)我見諸眾生,隨種種見流,故說真實義,如佛言所顯。(5)若知佛正教,聖諦為根本,故應取真實義,猶如沙中金。」
  3. 玄奘《大唐西域記·迦濕彌羅國》:「健馱邏國迦膩色迦王。以如來涅槃之後第四百年應期撫運。……其王是時與諸羅漢自彼而至建立伽藍結集三藏。欲作毗婆沙論。是時尊者世友戶外納衣。諸阿羅漢謂世友曰。結使未除凈議乖謬。爾宜遠跡勿居此也。世友曰。諸賢於法無疑。代佛施化。方集大義欲制正論。我雖不敏粗達微言。三藏玄文五明至理。頗亦沈研得其趣矣。諸羅漢曰。言不可以若是。汝宜屏居。疾證無學。已而會此。時未晚也。世友曰。我顧無學其猶洟唾。志求佛果不趨小徑。擲此縷丸未墜於地。必當證得無學聖果。時諸羅漢重訶之曰。增上慢人斯之謂也。無學果者。諸佛所贊。宜可速證。以決眾疑。於是世友即擲縷丸空中。諸天接縷丸而請曰。方證佛果次補慈氏。三界特尊四生攸賴。如何於此欲證小果。時諸羅漢見是事已。謝咎推德請為上座。凡有疑議咸取決焉。是五百賢聖。」
  4. 道安《尊婆須蜜菩薩所集論序》:「婆須蜜菩薩大士。次繼彌勒作佛。名師子如來也。」
  5. 印順《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第六章說一切有部的四大論師,第三節世友,第一項事迹與著作:「『異部宗輪論』,……論中所說的部派分裂,為說一切有部的傳說。所敘的部派異義,為漢譯中唯一的宗派異義集。所說的說一切有部宗義,與『發智』、『品類』論等相合。所說的說經部義,還是初期的說轉部義,與晚期的經量部不同。這可見『異部宗輪論』所顯示的宗派實況,不會遲於『大毗婆沙論』的。中國所傳的世友菩薩,就是『大毗婆沙論』所說的世友。」
下一篇[覺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