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疼痛(pain)是一種複雜的生理心理活動,是臨床上最常見的癥狀之一,都是由各種傷害或疾病引起。它包括傷害性刺激作用於機體所引起的痛感覺,以及機體對傷害性刺激的痛反應(軀體運動性反應和/或內臟植物性反應,常伴隨有強烈的情緒色彩)。痛覺可作為機體受到傷害的一種警告,引起機體一系列防禦性保護反應;但疼痛作為報警也有其局限性,如癌症等出現疼痛時,已為時太晚。而某些長期的劇烈疼痛,對機體已成為一種難以忍受的折磨。醫學界把疼痛分為8級,最大的一級就是分娩的疼痛。

1 疼痛 -病因 

疼痛止痛:阿司匹林
疼痛通常由導致組織損傷的傷害性刺激引起。刀割、棒擊等機械 性刺激,電流、高溫和強酸、強鹼等物理化學因素均可成為傷害性刺激。組織細胞發炎或損傷時釋入細胞外液中的鉀離子、5-羥色胺、乙醯膽鹼、緩激肽、組胺等生物活性物質亦可引起疼痛或痛覺過敏。受損局部前列腺素的存在極大地加強這些化學物質的致痛作用,而能抑制前列腺素合成的藥物,如阿司匹林則具有止痛作用。全身皮膚和有關組織中分化程度最低的遊離神經末梢,作為傷害性感受器,將各種能量形式的傷害性刺激轉換成一定編碼型式的神經衝動,沿著慢傳導的直徑較細的有髓鞘和最細的無髓鞘傳入神經纖維,經背根神經節傳到脊髓后角或三叉神經脊束核中的有關神經元,再經由對側的腹外側索傳至較高級的疼痛中樞──丘腦、其他腦區以及大腦皮質,引起疼痛的感覺和反應。與此同時,快傳導的直徑較粗的傳入神經纖維所傳導的觸、壓等非痛信息已先期到達中樞神經系統的有關腦區,並與細纖維傳導的痛信息發生相互作用。

2 疼痛 -機理

疼痛疼痛
1965年出現疼痛的閘門控制學說,認為脊髓后角膠狀質中的某些神經細胞對痛信息的傳遞具有閘門作用,控制著 痛信息的向中傳遞,本身並受周圍神經粗、細傳入纖維活動和高級中樞下行控制作用的影響。其中粗、細纖維傳入活動的力量對比,制約著閘門的啟閉:細纖維的傳入衝動使閘門開放,將痛信息內傳;粗纖維的傳入衝動使閘門關團,中斷痛信息的傳遞,同時激活腦部高級中樞,通過下行控制系統控制閘門的活動。因而,任何使細纖維活動增強和(或)粗纖維活動減弱的因素均可招致疼痛。1970年,人們又進一步發現輕度電刺激中腦導水管周圍灰質或向該處注射微量嗎啡,可引起極明顯的鎮痛效果,並據以提出內源性疼痛抑制系統的概念。接著又發現導水管周圍灰質中的神經細胞含有豐富的腦啡肽受體,其周圍存在大量的腦啡肽。內源性的腦啡肽以及外源性的嗎啡所以具有強大的鎮痛作用,其原因即在於這些物質能與神經細胞上的阿片受體結合。除腦啡肽、內啡肽、強啡肽等內源性多肽及其受體外,5-羥色胺等神經遞質及其相應的受體也參與下行控制或內源性疼痛抑制系統。通常由傷害性刺激引起、伴有不愉快情緒體驗的一種感覺。刺激可來自外界而作用於體表,如外物打擊或極端溫度的接觸,這種感覺定位準確,通過遊離神經末梢經特定神經通絡上傳腦部。刺激也可起自體內,經內臟神經的傳入部分上傳,其定位較模糊。在成人,疼痛還常由於心理原因引起,而無明顯直接的物質原因。一般說,疼痛易受注意、暗示和期待等心情的影響;一個人的既往經歷和當時的情境均給疼痛帶來很大變異。

3 疼痛 -生物學意義

疼痛是象徵危險的信號,促使人們緊急行動,避險去害。在醫學上,疼痛是最常見的癥狀之一,疼痛的位置常指示病灶所在,而疼痛的性質間接說明病理過程的類型。另一方面,在不影響對病情的觀察的條件下,醫生有責任幫助病人消除疼痛。因而無論是麻醉止痛還是一般鎮痛措施,都是醫學研究的一個重要課題。

4 疼痛 -性質

疼痛疼痛
疼痛的性質有時極難描述,人們通常可以指出疼痛的部位和程度,但要準確說明其性質則較為困難。人們通常是用比擬的方法來描述,如訴說刺痛、灼痛、跳痛、鈍痛或絞痛。疼痛可以引起逃避、訴痛、啼哭、叫喊等軀體行為,也可伴有血壓升高、心跳加快和瞳孔擴大等生理反應,但這些均非為疼痛所特有。疼痛作為感覺活動,可用測痛計進行測量。身體可認知的最低疼痛體驗稱為痛閾,其數值因年齡、性別、職業及測定部位而異。疼痛作為主觀感受,沒有任何一種神經生理學或神經化學的變化,可以視為判斷疼痛特別是慢性痛的有無或強弱的特異指征。疼痛的診斷在很大程度上依靠患者的主訴。根據痛源所在部位可將疼痛分為頭痛、胸痛、腹痛和腰背痛等。但有的內臟疾病刺激由內臟感受器接受,由交感神經纖維傳入,經交感總干、交通支進入脊神經后根及脊髓后角感覺細胞、相應該節段的皮膚出現疼痛,亦即疼痛部位不在痛源處而在距離真實痛源相當遠的體表區域,這種疼痛稱為牽涉痛,如心絞痛的疼痛常放散到左肩、臂和腕。根據疼痛出現的系統,可將疼痛分為皮膚痛、神經痛等,其中中樞神經結構損害引起的疼痛稱為中樞性疼痛。根據出現的時程和程度,疼痛亦可分為急性痛、慢性痛和輕、中、重痛等。根據引起疼痛的原因可區分出炎症痛、癌痛等。有的截肢患者,甚至先天缺肢畸形的患者仍可感到自己不復存在的或根本未曾有過的肢體的疼痛,這稱為幼肢痛。極度抑鬱的人以及某些精神分裂症或癲癇症患者的疼痛可能是其幻覺癥狀之一。

5 疼痛 -分類

疼痛疼痛
根據發展現狀涉及疼痛診療項目可分為:

1、急性疼痛:軟組織及關節急性損傷疼痛,手術后疼痛,產科疼痛,急性帶狀皰疹疼痛,痛風;

2、慢性疼痛:軟組織及關節勞損性或退變疼痛,椎間盤源性疼痛,神經源性疼痛;

3、頑固性疼痛:三叉神經痛,皰疹后遺神經痛,椎間盤突出症,頑固性頭痛;

4、癌性疼痛:晚期腫瘤痛,腫瘤轉移痛;

5、特殊疼痛類:血栓性脈管炎,頑固性心絞痛,特發性胸腹痛;

6、相關學科疾病:早期視網膜血管栓塞,突發性耳聾,血管痙攣性疾病等。

疼痛程度的分類

1、微痛似痛非痛,常與其它感覺複合出現。如癢、酸麻、沉重、不適感等;

2、輕痛疼痛局限,痛反應出現;

3、甚痛疼痛較著,疼反應強烈;

4、劇痛疼痛難忍,痛反應強烈。

疼痛性質的分類
疼痛關節疼痛

1、鈍痛、酸痛、脹痛、悶痛;

2、銳痛、刺痛、切割痛、灼痛、絞痛。

疼痛形式的分類

1、鑽頂樣痛;

2、暴裂樣痛;

3、跳動樣痛;

4、撕裂樣痛;

5、牽拉樣痛;

6、壓扎樣痛。  

6 疼痛 -防治

疼痛局麻藥封閉
疼痛理論機制研究的每一進展,均給疼痛的防治實踐帶來新的策略和措施。任何減弱細纖維傳入和(或)加強粗纖維傳入的措施均有助於治療或緩解疼痛。除用傳統局麻藥封閉或阻斷傳入通路的細纖維活動外,推拿、按摩、熱療、電療等物理療法也可緩解疼痛。針灸和輕度電刺激神經等療法,在疼痛特別是慢性痛治療上已被廣泛應用。藥物治療中,除能抑制前列腺素合成的非麻醉性鎮痛葯(如阿司匹林)和與阿片受體結合的麻醉性鎮痛葯(如嗎啡)等常用於止痛外,一些非固醇類抗炎葯也已開始應用。參與下行抑制通路的5-羥色胺、去甲腎上腺素以及某些多肽等的發現,也為疼痛控制提供了新的應用前景。基於心理因素在疼痛產生與防治上的影響,安慰劑、催眠、暗示、鬆弛訓練和生物反饋等加強正性情緒活動等心理療法,以及其他增強信心和減輕恐懼的任何藥物或處理,均有助於緩解或減輕疼痛。甚至分娩的喜悅、注意的集中、激烈的戰鬥,以及某些特殊的儀式,均可在一定程度上緩解疼痛的感覺和痛苦。在一些不得已的情況下採用的永久性破壞或中斷疼痛上行解剖通路的
疼痛疼痛
外科手術療法,很難達到長時緩解疼痛的目的。外科醫生因而日益傾向於非損傷治療,用儀器對內源性疼痛抑制系統的有關部位(如粗纖維在其中上行的脊髓后索)進行電刺激。這種刺激療法可產生令人鼓舞的效果。

由於疼痛對身體健康具有防禦和保護意義,並非一切疼痛都是嚴重疾病的後果,因此並非所有疼痛均須止痛。對於如果消除疼痛,疾病確診便會產生疑問的病例,在確診前不應輕率地使用鎮痛葯。為了解除長期遷延的慢性痛的痛苦,病人也宜首先建立戰勝疼痛的信心,學會在疼痛和痛苦存在的情況下進行正常生活乃至維持工作的藝術,必要時配合適當的休息和物理療法。體表結構的淺表性疼痛,一般用非麻醉性止痛藥即可緩解。軀體深部痛以及內臟痛常需使用成癮性較弱的人工合成鎮痛葯,如哌替啶。晚期癌症所致的頑痛常不得不求助於止痛作用最強的嗎啡,此時不必顧及其成癮性;必要時亦可採用止痛性外科手術。對於精神緊張或心理因素較強的疼痛患者,可應用鎮靜葯和配合進行心理療法。

7 疼痛 -癌痛治療

疼痛芬太尼
癌痛病人傳統上分癌性疼痛、非癌性疼痛或兩者兼之,治療這些病人主要是根據不同的腫瘤、不同的解剖位置及熟悉的典型癥狀特點,了解與癌痛有關的病因學從而認識癌痛的複雜性及治療。爆發性疼痛定義為:在有效鎮痛藥物治療期間,病人的疼痛突然性發作。爆發性疼痛可分類為軀體痛、內臟痛、神經病理痛及混合性疼痛,其中38%的疼痛是嚴重或劇烈痛,每天爆發性疼痛發作平均4次,範圍為1~14次,大多數病人不可預測,72%病人持續時間少於30分鐘,75%病人對疼痛控制不滿意。總而言之,爆發性疼痛在癌痛病人中是常見的、發作頻繁、持續時間短、不可預測、與慢性疼痛無必然聯繫,治療上較困難。

治療爆發性疼痛的前提是護士發現的重要性,應用測量工具、精確的評估,針對爆發性的特點,要求採用快速起效,維持時間較短的藥物控制。有報道病人應用舌下芬太尼滴定(SLFC)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其中6個病人10分鐘疼痛減輕,9個病人15分鐘減輕,18%病人效果非常好,36%較好,28%效果一般,18%效果差。與常用止痛藥物比較,舌下芬太尼滴劑優良率46%,一般36%,較差18%。舌下芬太尼滴劑的優點在於應用方便、快速起效、無相關睏倦等全身系統副作用,僅有2例病人述說口乾、口苦,2例認為舌下保留藥物困難,64%病人同意繼續應用此葯,雖然舌下芬太尼滴劑安全有效,但隨機雙盲的對比研究及劑量範圍需要進一步探討。

經口腔粘膜芬太尼滴定(OTFC)也是一種選擇,相對嗎啡片劑,OTFC起效快、效果好,其副作用有睏倦、頭昏、噁心、嘔吐、迷惑,其劑型可製成好味道或棒棒糖,對小兒極有吸引力,但要防止誤食。在即時嗎啡控制爆發性疼痛效果不佳時,可以試用OTFC。有人試用經鼻滴蘇芬太尼治療也有效。

護理得當 九成癌痛可緩解

有研究資料表明:在所有癌症疼痛的患者中,50%有中等程度或劇烈的疼痛,約30%的患者有劇烈的或難以忍受的疼痛。也就是說,全世界至少每天有500多萬人忍受著癌症疼痛的折磨。臨床顯示,中國有51.1%的癌症患者有著明顯的癌痛情況,32.3%的癌症患者最後死於癌痛。因此目前諸多專家學者發起呼籲,緩解癌痛情況是對癌症患者最好的心靈關懷手段。專家稱,其實只要護理得當,基本上有90%的癌痛可得到緩解。

一.心理治療需加強

 
隨著疼痛時間的持續,疼痛程度的加強,患者的心理問題更為突出。嚴重的疼痛是導致患者抑鬱和自殺傾向的主要因素之一。因此,在控制癌性疼痛時,要重視患者的心理問題,尤其是嚴重疼痛的患者;在給予鎮痛等生物治療的同時,還必須進行心理治療。這可以明顯減輕心理問題對患者疼痛感受的影響,明顯提高鎮痛效果,改善患者的生命質量。
在經曆數周或數月疼痛之後,特別是伴有失眠時,很多癌症患者被疼痛所制服,疼痛籠罩著他們整個精神視野,這樣的患者經常感到很難精確地描繪出疼痛的部位和性質。在所有勢不可擋的疼痛病例中,存在「失眠→疲乏→疼痛→失眠」這樣的惡性循環。對這些患者,抗焦慮劑、抗抑鬱和心理干預更為重要。
還有的癌症患者意識到他們將因癌而死亡,從而要和家人離別,精神上的抑鬱將會加重癌痛情況。因此,須採取一些措施,避免使癌症晚期或重病患者經常「感受到」與親友的分離。如要求其兒孫及親友們經常來探視,這常比增加阿片葯的劑量能更有效地緩解疼痛。

二.客觀評估癌痛程度是關鍵

   帶患者看病時須找專科醫師,如腫瘤醫師或痛症專科,分清楚自己患的是急性疼痛還是慢性疼痛,是腫瘤引起的疼痛還是其他原因引起的疼痛。一般來說,由各種病症引起的,如闌尾炎、骨折等都會引起急性疼痛;而發病緩慢或持續時間長的為慢性疼痛,癌痛就在此列。
除了分清疼痛的急慢性,對疼痛程度的客觀評估也很重要,這是指導用藥的主要依據。專家介紹,一般來說,止痛首選口服的止痛藥物。輕度的疼痛,一般採用非甾體抗炎葯,如撲熱息痛等。中度及重度的疼痛,則需要用可待因、嗎啡、羥考酮等阿片類鎮痛藥物。這類藥物是目前已發現的鎮痛作用最強的藥物,毒副反應相對較小,可作為癌痛患者長期治療的主要藥物。

三.中藥配合癌痛治療,必不可少

即便如此,臨床上也有患者用了葯癌痛仍未得到理想控制的,比如,在用口服嗎啡治療的患者中有10%~30%未達到理想的鎮痛效果。這樣的情況主要有兩方面:一是劑量不足,二是出現了不可接受的不良反應如噁心、嘔吐、嚴重便秘甚至尿瀦留等,或者是兩者兼有,這就需要進行調整。
對於劑量不足,可以按照疼痛的評估以及藥物調整方法進行;而對於不良反應的處理,除了西藥的對症處理外,中藥對止痛藥物所致的不良反應有很好的治療作用,如對於噁心嘔吐的治療,可用生薑、陳皮、木香、半夏等入葯治療,或熬生薑紅茶水止嘔;或配合人蔘皂苷Rh2(護命素)進行治療,中醫藥物治療對於癌症的治療亦不可或缺。(護命素)可保護身體免疫系統,控制病灶進一步發展,提高患者生存質量。
目前國內外諸多文獻證明,中藥人蔘皂苷Rh2(護命素)具有抑制癌細胞增殖,阻滯於G0/G1期,誘導其分化的作用,從根本上緩解疼痛的癥狀,其鎮痛作用隨劑量的增加而增強。令人放心的是,國內外眾多研究顯示:慢性癌痛患者長期服用人蔘皂苷Rh2進行治療時,成癮的發生率極為罕見,幾乎可以說沒有,這也是中藥針對癌痛的一大優勢。

上一篇[務必]    下一篇 [《島》[希斯洛普著]]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