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精神錯亂、哭笑無常、語無倫次,或痛苦呻吟為臨床特徵的病證。癲證發病往往有精神刺激的誘因,多因氣鬱痰凝,阻閉心竅,使神明逆亂。精神刺激,所願不遂,憂愁鬱結,氣鬱則津液流通不利,釀生痰涎,氣痰互阻,心竅為之蒙蔽,神志因而失常。氣血相關,氣行則血行,氣滯則血瘀,痰瘀阻滯心竅,或腦腑絡脈瘀阻,致使靈機混亂,均可發生癲證。

1 癲證 -癲證形態

精神錯亂、哭笑無常、語無倫次,或痛苦呻吟為臨床特徵的病證。癲證發病往往有精神刺激的誘因,多因氣鬱痰凝,阻閉心竅,使神明逆亂所致。此外,與先天稟賦和體質強弱也有密切關係。  

癲證癲證

《內經》明確指出情志因素可導致癲疾的發生。《難經》提出癲證與狂證的發病機理和區別要點,認為:「重陽者狂,重陰者癲。」即狂證精神亢奮,喧擾不寧;癲證精神抑鬱,表情淡漠。金元時期朱丹溪提出痰迷心竅之說,為癲證從痰論治提供了理論依據。清代王清任突破舊說,認識到癲證同腦有著密切的聯繫。
  

2 癲證 -病因病機

癲證的發病主要為氣鬱、痰阻、血瘀,其中氣鬱常是發病的先導。精神刺激,所願不遂,憂愁鬱結,氣鬱則津液流通不利,釀生痰涎,氣痰互阻,心竅為之蒙蔽,神志因而失常。氣血相關,氣行則血行,氣滯則血瘀,痰瘀阻滯心竅,或腦腑絡脈瘀阻,致使靈機混亂,均可發生癲證。

癲狂的臨床表現,除了癲狂病之外,常常由內科其他疾病而致,如中風、臌脹、水腫、肺脹及散發性腦炎等等,因此應詢問病人有無相關的疾病史,或2周內有否上呼吸道感染或急性腹瀉的病史,必要時可做頭顱CT、MRI、腦電圖、腦脊液檢查等相關檢查,以助鑒別診斷。 
  

3 癲證 -辨別

癲證有虛實之別,此患者急性起病,失眠不安,多思多慮多疑,思緒混亂,語無倫次,苔薄白而膩,脈弦。從癥狀、舌脈合參,當屬癲證之實證。
癲證屬陰,為慢性疾病,多寒證和虛證。辨治時以辨氣鬱、痰阻、血瘀三者的輕重,以及正氣的盛衰為主。癲證常見證型有:

癲證

 ①肝鬱氣滯。病之未久,情緒苦悶,神志獃滯,喜靜喜睡,不飲不食,舌苔薄白,脈弦細。治當疏肝運脾,常用逍遙散合白金丸。

②氣鬱痰結,心神擾亂。精神抑鬱,寡言獃滯,或多疑妄見,語無倫次,或喃喃自語,喜怒無常,甚則忿不欲生,舌苔白膩,脈弦滑。治當解郁滌痰、開竅寧心,常用滌痰湯。若兼煩躁不寧,失眠易驚,舌尖紅,苔膩微黃,屬氣鬱生熱,痰火內擾。治當清火化痰、開竅寧心,常用溫膽湯。

③氣虛痰結。情感淡漠,不動不語,甚則呆若木雞,目瞪如愚,傻笑自語,妄聞妄見,自責自罪,面色萎黃,舌質淡、舌體胖、苔薄白,脈滑或脈弱。治當益氣健脾、滌痰宣竅,常用四君子湯合滌痰湯。

④氣血兩虛。癲證久延不愈,精神疲憊,面色蒼白,肌肉瘦削,神思恍惚,心悸易驚,善悲欲哭,思維貧乏,言語無序,獃滯嗜睡,舌質淡,苔薄白,脈細弱無力。治當益氣健脾、養血安神,常用養心湯為主方。對癲證應立足於早治,初起正氣未虛,氣鬱痰阻,治療較易。病久正虛邪戀,既不宜驟進補益,又不宜一味滌痰宣竅,治療頗為棘手,預后往往欠佳。若癲證反覆發作或由抑鬱轉向亢奮,以致演變為狂證,則難治。   

4 癲證 -治療方法

癲證病人宜情懷開朗,避免意外刺激,藥物治療的同時,要做好病人的思想工作,解除思想疑慮與負擔,以期收到較好的效果。

癲證穴位治療

因七情內傷而致癲證發生,多屬思慮過度傷及心脾。

更加精神刺激導致肝氣不疏,氣鬱痰阻,蒙蔽神明。治療當以疏肝解郁,化痰開竅,少佐養心安神。配合心理疏導。
處方:柴胡9g 白芍9g 竹茹12g 遠志6g 膽南星4.5g 茯神9g 棗仁9g 丹參9g 甘草6g 神曲12g
用法:3劑,水煎服,日1劑,分2次服。

上一篇[積木]    下一篇 [癇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