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登上戍石鼓山

標籤: 暫無標籤

1作品原文

登上戍石鼓山
旅人心長久,憂憂自相接。
故鄉路遙遠,川陸不可涉。
汩汩莫與娛,發春托登躡。
歡願既無並,戚慮庶有協。
極目睞左闊,回顧眺右狹。
日沒澗增波①,雲生嶺逾疊。
白芷競新苕②,綠蘋齊初葉。
摘芳芳靡諼,愉樂樂不燮。
佳期緬無像,騁望誰雲愜!

2文章註釋

①沒:一作「末」,此從萬曆焦竑本。
②苕:前人釋義多不確。按陸機《文賦》有「苕發穎豎」,方廷珪注「草莖謂之苕」(《文選大成》)。茲從之。

3作品鑒賞

上戍,地名;石鼓,山名:都在永嘉城西四十里。謝靈運在公元422年(宋武帝永初三年)秋任職永嘉,這是到任后第二年春天寫的。他是被排擠出朝的,所以赴任途中鬱鬱不樂,經過會稽始寧老家,他鄭重告訴鄉親:「三載期歸旋」(《過始寧墅》)。來永嘉后寫的作品也一再流露出這些情緒。

4文章賞析

這首詩開頭就寫道:「旅人心長久,憂憂自相接。」「旅人」,自指。把郡守的身份說成是旅人,可見他對職守的態度。這兩句應連成一句讀,就是:旅入的心長久以來憂愁接著憂愁。這是化用《楚辭·哀郢》的句子:「心不怡之長久兮,憂與愁其相接。」下兩句寫憂愁的由來:「故鄉路遙遠,川陸不可涉。」「故鄉」,似乎是指會稽,但這裡一再說「遙遠」(「不可涉」亦為遙遠之意),這就不僅是指出生地,還兼指京都住地(建康烏衣巷有謝家大宅)了。古人詩文抒發的懷鄉情緒中,往往有戀闕(懷念中朝)之情的交織。這兩句仍是化用《哀郢》:「惟郢路之遼遠兮,江與夏之不可涉。」屈原在《哀郢》中一開始就將去國之痛和懷鄉之情打成一片,謝靈運這樣模仿,可以見出其心情的相似。上四句寫他的憂,下面寫解憂的活動。「汩汩莫與娛,發春托登躡。」「汩汩」,心情不安。「發春」,開春。他說「莫與娛」,可見很寂寞,所以他的登山不是那種情之所至的遊覽,而帶有相當大的勉強性,只是藉此打發打發寂寞罷了。「歡願既無並,戚慮庶有協。」「歡願」,歡樂美好的願望。「並」,合,這裡有實現的意思。「庶」,表示希望的副詞。「協」,有諧調、緩和的意思。這兩句是說,歸去的願望既然無法實現,那只有希望登高望鄉能緩解一下愁悶。作者同時寫的《郡東山望溟海》有「瞰海庶忘憂」,意思相近。
對於這次登山活動來說,上面八句都可謂之將登,下面就是登覽了。「極目睞左闊,回顧眺右狹。」「睞(lài )」「眺」都是看。左、右一般是指東、西方位,「左闊」,大概是指東方的大海,「右狹」,大概是指西面的山嶺,這就自然有一「闊」一「狹」之感了。「日沒澗增波,雲生嶺逾疊。」這是寫暮景:太陽下山了,初春的寒風吹起了山澗的水波,令人感到絲絲涼意;晚雲一層層起來,縈繞在山頭、橫亘在山腰,在暮色中望去,似乎山嶺又增添了許多重疊。「白芷競新苕,綠蘋齊初葉。」「白芷」、「綠蘋」都是美草名,白芷這時生出了新莖,綠蘋也長出了新葉。這裡用「競」、「齊」二字,顯出了欣欣向榮的生命的活力。這兩句又是化用《楚辭·招魂》「綠蘋齊葉兮白芷生」。上面是登覽所見,用三個層次寫景。一般評論說,謝詩的景與情是分離的,其實也不盡然,這首詩的寫景中也見出情緒的波動。他是來解憂的,當他極目遠眺時,心胸一時有所擴張(由「闊」字見出),但又很快局促起來。他憂鬱的內心像有一股無形的力,將他憂鬱的目光從開朗的海面扭轉過去,投向山嶺、深澗,投向和他心境相合拍的地方。在生機勃勃的初春,觸動他感懷的卻是落日晚風、卻是那層層疊疊的山嶺,他聯想到的只是歸途的阻險、關山的難越。他為解憂而來,卻依然被憂愁所包圍。「極目」以下四句,無一情語,而情自在其中,這就是情景交融的典範。那麼,白芷綠蘋的芳華競秀、賞心娛目,應當說會使他的心境有所欣悅了吧,然而並不這樣。
下面四句就是他的感想。「摘芳芳靡諼,愉樂樂不燮。」「諼」,忘記。「燮」,和諧。這兩句說,摘取芳草而芳草並未使他忘憂,一時愉樂而終不愉快。這是緊接前二句而發的,可見香草紛呈最終也治不了他的心病。「佳期緬無像,騁望誰雲愜!」「佳期」,指回歸之期。「緬無像」,遙遙無憑。「騁望」,縱目遠眺。「愜」,舒適。這兩句說:那回歸的日子不知在何時,即使登高遙望,又叫人怎麼高興得起來呢!這是登覽總的感慨,也是照應前面的「故鄉路遙遠」。這兩句又是化用《楚辭·湘夫人》「登白薠兮騁望,與佳期兮夕張」的句子。

5中心思想

這首登覽詩表現的是去國離鄉的悒鬱之情。值得提起的是,作者在此詩中(其實不止此詩)頻繁地襲用屈原作品的語彙和意象,雖然他們思想懷抱差別很大,但在謝靈運本人來說,他認為自己的被迫外任,是類似屈原的遭遇的。由此也可見出他對宋政權的怨懟憤懣。黃節《謝康樂詩注》引張山來評云:「寫景不厭其繁,能換面目之故。」其實此詩寫景並不算太「繁」,「能換面目」倒是事實。寫景的六句,三個層次很是清爽,「白芷」兩句尤為鮮活。這首詩總的來說,用筆比較清朗、生動,不像他的有些作品那樣平板、生澀和多用玄言。在謝靈運的寫景抒情之作中,這首詩堪稱佳構。

6作者簡介

謝靈運像

  謝靈運像

謝靈運(385~433)晉宋間詩人。原籍陳郡陽夏(今河南太康),生於會稽始寧(今浙江上虞)。
東晉名將謝玄之孫,襲爵封康樂公,世稱「謝康樂」。出身名門,兼負才華,但仕途坎坷。
為了擺脫政治煩惱,常常放浪山水,探奇覽勝。詩歌大部分描繪了他所到之處,如永嘉、會稽、彭蠡等地的山水景物。其中有不少自然清新的佳句,從不同角度刻畫自然景物,給人以美的享受。

7作品特點

他的詩文大都是一半寫景,一半談玄,仍帶有玄言詩的尾巴。儘管如此,謝靈運以他的創作豐富和開拓了詩的境界,使山水的描寫從玄言詩中獨立了出來,從而扭轉了東晉以來的玄言詩風,確立了山水詩的地位。從此山水詩成為中國詩歌發展史上的一個流派,他成為山水詩派的創始人。有《謝康樂集》。
下一篇[宿莽]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