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白子畫 -角色介紹

  白子畫:《仙俠奇緣之花千骨》中的男主角,上仙、長留掌門、花千骨的師父

  書中描述:

  淡淡的銀色光暈籠罩周身,素白的袍子襟擺上綉著銀色的流動的花紋,巧奪天工,精美絕倫。肩頭飄落了一兩片粉色的桃花瓣,無暇的幾近透明的宮羽在腰間隨風飛舞,更顯其飄逸出塵。劍上華麗的白色流蘇直垂下地,隨著步伐似水般搖曳流動,在空中似乎也擊起了細小的波盪。長及膝的漆黑的雲發華麗而隆重的傾泄了一身。

  四周眾仙人無不臣服而恭敬的向他彎下身子。連那一片桃花海也堆起層層細浪,追逐著他的腳步,上下歡騰翻飛著,仿若在他腳下騰起了粉色的雲彩。而他走過的草地,步步生出一朵潔白未染的蓮花。

  驚為天人的眉宇面貌間掩不住的清高傲岸,略有些單薄的唇比常人少了些血色,眉間是殷紅色的掌門印記,淡然而帶著冰冷的目光,流泄如水如月華的,傾入花千骨的心裡。不知覺的,突然竟感受到一陣疼痛。為何呢?

  無法用任何詞語去描述他,任何描述出來的他都不是他。

  只是那樣的清雅,那樣的淡漠,那樣冰涼如水一樣的眼睛,還有遠遠的骨子裡就透露出來的清冷,卻把他隔絕在塵世之外,聖潔的讓人半點都不敢心生嚮往,半點都不敢靠近。

2 白子畫 -背景故事

  瑤池初見,他是高高在上的長留上仙,而她偷偷混入,變作小蟲趴在樹上,卻被風吹落於他的酒盞之中。「不小心掉下來了嗎?」他的笑淡然而又慈悲,那是她此生唯一一次見到,卻是對著一條小蟲。一年之約,拼盡全力,只為了有一天,能叫他一聲師父。「師父,你為什麼收我為徒?」他不語,只是將宮鈴贈予她,輕撫她的頭。那漫天緋色中白得塵埃不染的身影,每日站在露風石上,俯瞰千山。她發誓說,再也不會讓他寂寞了。可是絕情殿上的朝夕相伴,默然相守,終於還是走到了盡頭。為了救他,她犯下彌天大錯。然而……「錯了就是錯了。」他淡漠依舊。八十一根消魂釘,還有高高舉起的斷念劍。

3 白子畫 -經典摘錄

  白子畫,黃泉路上,忘川河中,三生石旁,奈何橋頭,我可有見過你? 原來,這就是飛翔的感覺,而她的翅膀,不是劍,是尊上。

  白子畫卻慢慢從座上走了下來,打量著花千骨的兩個包子頭,嘴角微微揚起。

  「看來茅山這一趟你進步不少,斷念用著可還順手?若是它實在不聽御使,我再命人重新為你打造一把?」

  「多謝尊上,我很喜歡斷念,也慢慢能夠御使它了。」

  「喜歡?……喜歡,並不是什麼好事情,此劍雖有靈性不是死物,但劍終歸只是劍,身外之物,若有了感情,不能很好發揮劍應有的作用是小,對敵時反而會成為牽絆。」

  「可是若沒有感情,又如何和劍心靈相通,融為一體呢?豈不是更沒辦法發揮它的威力么?」

  「小骨,你需知道,修仙最忌七情六慾,多少人都是為情念所困,道行無法再有更多的提升。雖說仙界因為多年前斗闌干之事,玉帝大赦天規,如今得道成仙之人中愛戀婚配已屬平常,但是未成仙的弟子還是不許妄動凡心。這長留山之所以設三殿,就是警戒所有弟子要絕貪,絕欲,絕情。你若不明白這一點,永遠沒辦法修成真身。你命相本屬奇特,衰運連連,桃花決絕,而且會不斷給身邊的人帶來不幸。感情這種事,對你也好對他人也好,只能是負累。你需要做到心中只有大愛,沒有私情。這對劍也好,對人也好,都萬萬不可有執念。我贈你斷念,一是因為它比較能幫到你,二是提醒你要時刻記著絕情斷念。你需知道,真正的境界,不論你手中拿的是什麼,斷念也好,還只是普通的劍也好,兵器也好,草木也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是你的選擇和能力。小骨,等有一日,萬物蒼生你都能夠等同視之,沒有執念,沒有牽絆,沒有愛恨,那時候你就能真正的擺脫你的宿命,修得真身。你可明白?」

  花千骨懵懂的點頭,看著白子畫似乎堪破一切鏡花水月,穿透虛幻未來的眼神,心中不由一盪。

  白子畫輕嘆一口氣,轉身背對她道:「小骨,眾神並沒有消亡,誰掌握了自己的命運,誰,就是世界的神……但是神,他只做自己該做的事,而不是想做的事。」

  三尊在上,花千骨深吸一口氣,她幾乎能從千百人中,立刻分辨出哪一道,才是尊上的目光。可是,她今天,怕是要讓他失望了。

  想到此總是明白了,心中更加難受的低下頭,真想俯拜在他身下,永生不起。何德何能,得他如此恩寵,卻仍是負了他滿心抬愛。

  卻見白子畫半點餘地都不留的道:「我白子畫此生只收一個徒兒。」

  花千骨身子一震,大腦一片真空。她到底要如何粉身碎骨,才能報得尊上的厚愛呢?

  「長留列仙在上,弟子白子畫,執掌長留八十三年,於塵世無寸德,於本派無寸功,今欲收花千骨為本派第一百二十七代弟子。不求她能斬妖除魔,位及仙班,不求她能聞達於世,振興本門。只求她博愛天下,慈悲眾生,堂堂正正,無愧於心。若有行差走錯,亦全是弟子教導不力之過。長留列仙見證!

  「長留列仙在上,弟子花千骨,命格異數,厄運纏身,生是不祥之人,承蒙尊上不棄,悉心教導,收我為徒。弟子定會堂堂正正,無愧天地,無愧長留,無愧尊上。今後生為尊生,死為尊死。絕不違抗半句師命。天地為證!」

  他輕嘆一口氣,無論他如何算,都勘不破這個天機。雖知收她為徒必會帶來不好的結果,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長留。可是,最終還是收她為徒。既是註定,又何苦去避呢?他就偏不信,他改不了她的宿命。

  「我知道你很多問題想問,我百年清修,又總是獨自一人,已不太習慣言語,你若有什麼不懂不明,只管問我便是,日後也是一樣。」

  這絕情殿上沒什麼禁地,除了你我師徒二人也再沒他人,你也不用像以前一樣諸多拘束,愛去哪就去哪,不用事事向我請示。

  「小骨,你記住,人有多大的能力,便要負起多大的責任。如果僅隨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而逃避應有的責任,那便是罪孽。想要拋開一切,自由的活著,並不是一件那麼容易的事情。更何況,師傅我,雖然不喜歡這些事情,卻也沒有什麼事情是喜歡的。所以,不管以怎樣一種方式活著,對於師傅來說,都是無關緊要的。」

  他以為他早已一切皆空,心無掛礙。可是越到這個時候,他這才發現內心還慈悲著世人,掛心著長留山,更放不下這唯一的徒弟。

  白子畫準備離開,看著她低聲道:「謝謝你……」

  紫薰淺夏心酸的眼淚差點就要掉下來。

  「你不要謝我……不要謝我……不是我,不是……」

  若是你百年前來尋我,若是你當時對我說這話……可是終歸,你連我墮仙的原因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對你而言,連你長留門下隨便一個弟子都不如吧。對他們你還有一絲責任,對我,你只當路人而已。白子畫啊白子畫,你知不知道看似心懷眾生的你,才是九天之下最無情的仙。你知不知道,只有關於千骨的事情,你才會有一點點不一樣的情緒……她若知道自己在你心底的這一點不同,卻是死也瞑目了……」(紫薰)

  東方彧卿長嘆口氣,只是,你也看輕了白子畫對你愛護了。或許,就算你是真的做錯一切,毀天滅地,欺師滅祖,他也寧可違背自己的原則,不忍心殺你呢?

  「長留弟子聽命,上仙白子畫革去長留掌門一職,暫由世尊摩嚴接任。餘下的六十四根消魂釘,就由本尊代孽徒承受,即刻執行。」(白子畫)

  錯了就是錯了,不論理由是什麼。小骨,我知道你心頭有多不甘,要怨,就全部怨師父吧……

  如果師父真的這麼不想見她,那她就永遠留在這裡吧。她低著頭,忽視心頭的疼痛和微微窒息。

  受釘刑?不要緊,是她做錯了,是她罪有應得。

  被廢?沒關係,她的仙身她的法力,本都是他傳她的,他要拿就拿去。

  容貌盡毀?無所謂,屍囊皮相而已。是她不自量力,亂倫背德,褻瀆尊師。

  流放蠻荒?就當是她的贖罪,她的償還,她的反省……

  可是這一切痛,一切苦,都比不過這簡簡單單一個消息給她的打擊。

  她寧可死都不願被逐出師門,她什麼都不要,也不求他愛她多看她一眼,只想依舊做他的徒弟罷了。

  難道這也錯了么?

  她終歸是自私的,沒辦法自私的奢望他來愛她,卻自私的希望他永遠只有她一個徒弟。

  小骨,這個孩子這麼像你,為師自作主張幫你收她入門。不知你是歡喜還是會生師父的氣……

  所以世上沒有人能威脅得他,他凡事只求儘力,捨身不捨身也看得雲淡風輕。他覺得對,大不就把他命拿去。他若覺得不對,就是拿整個六界跟他換手上的只螞蟻,把人全殺了,連妖魔都會覺得不忍,他卻連眼皮都不會眨下。(東方喻子畫)

  白子畫緩言道:「東方彧卿向來世借了五年壽,來換取今生多陪你一年。下場……是不得好死。」

  「白子畫,我以神的名義詛咒你,今生今世,永生永世,不老不死,不傷不滅!」

  你怎麼可以這麼殘忍。

  讓我親手殺了你之後,留我一個人?

  想要什麼,你說就是了。不管對的錯的,我都給你。

  愛給你,人給你。

  六界覆滅干我們何事?這些人是生是死干我們何事?

  我帶你走,去哪裡都可以,你想怎樣行。

  只是不要離開我……

  ……(白子畫)

  「別再想過去的事了,只要你一直在我身邊,不傷不死就不是詛咒,而是神恩浩蕩。」(白子畫)

上一篇[科蘭特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