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伊麗莎白·伍德維爾,第一位當上英國王后的平民,在歷經了無數陰謀詭計、魔法巫術和冷血謀殺后,毫無隱埋地講述著自己充滿生死糾葛與愛恨情仇的一生……

基本信息

 出版社: 上海文藝出版社; 第1版 (2011年3月1日)   

外文書名: The White Queen   

平裝: 383頁   

正文語種: 簡體中文   

開本: 32   

ISBN: 7532139697, 9787532139699

內容簡介

《白王后》內容介紹:伊麗莎白·伍德維爾,「不列顛島最美的女人」。以絕倫美貌誘惑了登基不久的愛德華四世,與之秘密成婚,躋身王室。
  在慘烈的「玫瑰戰爭」中,王室兄弟間為爭奪英國王位殊死相爭。野心勃勃的伊麗莎白為保住地位,挺身捍衛自己的家族。亂世之中,她與英國國王先後生下了十個子女,然而愛德華四世一朝駕崩,頓時危機四伏。新君理查德三世繼位,宣布伊麗莎白的婚姻無效,昔日的白王后失去權勢有性命之憂;?位王子被囚於倫敦塔,神秘失蹤……
  伊麗莎白·伍德維爾,第一位當上英國王后的平民,在歷經了無數陰謀詭計、魔法巫術和冷血謀殺后,毫無隱埋地講述著自己充滿生死糾葛與愛恨情仇的一生……
  《白王后》是菲莉帕·格里高利繼《另一個波琳家的女孩》風靡全球之後,全力打造的重磅暢銷歷史小說!

作者簡介

作者:(英國)菲莉帕·格里高利(Philippa Gregory)

 譯者:江唐   

菲莉帕·格里高利,英國著名歷史小說家,被譽為「英國宮廷小說天後」,同時也是一位頗具聲望的歷史學家。所著三 十部歷史小說多為暢銷之作,其中《另一個波琳家 的女孩》(The Other Boleyn Girl)於2008年被改編成 電影,風靡金球,使其迅速成為享有世界聲譽的暢 銷作家一。在「將寫作大師和故事家的才情和智慧」成功注入筆下的都鐸王朝之後,菲莉帕·格里高利又以《白王后》開啟英國金雀花王朝無窮無盡的生死糾葛與愛恨情仇。此一描寫「玫瑰戰爭」的系列作品已被視為全新的超級暢銷歷史小說書系。

媒體評論

 菲莉帕·格里高利憑藉《白王后》,將寫作大師和故事家的才情與智慧注入了一個新的歷史時代,開啟了一套嶄新的系列作品,它必將成為這位備受鍾愛的作家的另一套經典暢銷書系。
  ——《今日美國》
  格里高利的新書《白王后》充斥著阻謀詭計、魔法巫術和謀殺。
  ——《圖書館雜誌》
  《白王后》表明,曾為我們奉獻了《另一個波琳家的女孩》及《另一位王后》的歷史小說家格里高利繼續處於巔峰狀態。《白王后》?人們帶來了對於十五世紀的沉醉體驗。
  ——邦諾書店
  《白王后》引人入勝……故事的大半篇幅詞鋒犀利、內容殘酷無情,但格里高利精於歷史現象,她充分利用了歷史上留下的謎團……優秀的歷史小說對於當今時代(假如沒有直言不諱地 提出警告)至少也能做出附帶性的評判:為了攫取政治利益而置道義於不顧,終將自食惡果。
  ——《華盛頓郵報》
  格里高利用富有浪漫氣息的筆觸,演繹了伊麗莎白·伍德維爾——第一位當上英國王后的 英國平民——悲歡離合的人生。
  ——《出版人周刊》

部分章節

1464年春

  我父親是英國貴族,瑞沃斯男爵理查德·伍德維爾爵士,土地領主,真正的英國列王——他們都是蘭開斯特家族的人——的擁護者。我母親來自勃艮第公爵家族,因此身體里有梅露西娜女神那如水一般的血。這位女神和蒙她垂青的公爵情人締造了他們的王室家族,在極端困難的時候,她仍然會顯靈現身,當繼承爵位的兒子危在旦夕,家族岌岌可危之際,她就會在城堡的屋頂上現身示警。總之相信這類事情的那些人是這麼說的。
  我將這兩種截然相反的血統集於一身:一方面是堅實的英國土地,另一方面是法蘭西的水之女神,人們可以對我寄予各種期望,希望我會是個女巫,或者是個平淡無奇的姑娘。有人說,我兩者都是。然而如今當我格外小心地梳理頭髮,在頭頂戴上高聳的髮飾,握著我那兩個沒了父親的孩子的手,走上去諾斯漢普頓的路時,我寧願竭盡全力,展現出自己最大的魅力。
  我必須引起一個年輕男子的注意,他正在騎馬趕赴下一場戰鬥,去迎擊難以戰勝的敵人。也許,他根本不會看到我。或許,他懶得搭理求乞或賣弄風情的女人。我必須得激起他對我的處境的憐憫之心,讓他對我的需要產生同情,我要給他留下足夠深刻的印象,好讓他為我的處境和需要做出一些安排。這個人夜夜都有美女縱體人懷,他有權安排的每個職位,都有數百人期待著據為己有。
  他是一個篡奪王位的暴君,是我的敵人,也是我的敵人的兒子,但我的忠誠不該獻給別人,首先得留給我自己和我的兒子。我父親曾參與反對此人的陶頓戰役,幸未蒙難,如今這個男人以英國國王自居,雖說他只不過是個自吹自擂的小子而已。當我父親從陶頓回到家時,樣子頹喪不堪,我從沒見過樣子比他更頹喪不堪的人,他拿劍的那條胳膊鮮血淋漓,浸透了外衣,他臉色蒼白,說這個小子是我們前所未見的將領,我們的理想已經無望實現,只要他還活著,我們就毫無希望。在這個小子的指揮下,有兩萬人喪命沙場;在此之前,英國從未有過規模如此巨大的傷亡。父親說,這根本不像戰爭,而像是蘭開斯特陣營的人主動紛紛請死一般。正統的亨利國王與妻子安茹的瑪格麗特王后,被這場傷亡慘重的戰役嚇昏了頭,逃到了蘇格蘭。
  我們這些留在英格蘭的人沒有輕易投降。抵抗僭主——這個約克家族的小子——的戰役接連不斷。三年前,在聖奧爾本斯,先夫在戰場上指揮騎兵,結果命喪沙場。如今,我成了寡婦,原本屬於我的田地和財富,在勝利者的默許袒護之下,被我的婆母接管。這位勝利者就是這個小國王的主子,是操縱這個傀儡的大木偶師,他有著擁立國王者的名聲,他就是沃里克伯爵理查德·內維爾,他把這個分文不值、只有二十二歲的小子變成了國王,把英國變成了我們這些仍在捍衛蘭開斯特家族的人的地獄。
  如今在這片國土上,每一棟大宅里都住著約克派的人,每一樣賺錢的生意、職位或稅金,都成了他們的囊中物。他們的小國王坐上了王位,他的擁護者組建了新的宮廷。我們這些失敗者變成了自己家裡的乞丐,自己國度里的異鄉人,我們的國王變成了一個流亡分子,我們的王后變成了一個與宿敵法蘭西密謀復仇的外人。我們只能向這位約克家族的暴君妥協,暗中祈求上帝推翻他,祈求我們真正的君主能集結大軍再戰疆場,橫掃南方。
  與此同時,像許多丈夫戰死、父親戰敗的女人一樣,我必須七拼八湊,把我的生活補綴完整。我必須收復自己的財產,雖說看起來,家族的男親戚和朋友都幫不上什麼忙。我們都背上了叛逆的名聲。我們得到了寬恕,卻得不到寵愛。我們無權無勢。我只有自己替自己說話,向一個小子陳情,而他根本不明白什麼是公平正義,他膽敢與自己的親人、天定的國王同室操戈。對這樣一個野蠻人,我該向他說什麼好呢?
  我兒子托馬斯今年九歲了,理查德八歲了,他們都穿著最漂亮的衣服,頭髮用水打濕,梳得順溜溜的,他們的臉用肥皂洗過,顯得容光煥發。他倆站在我的身側,一邊一個,我緊緊握住他們的手,因為他們都是不折不扣的調皮鬼,很容易就會把自己弄得渾身是土,彷彿有什麼魔法在作祟一般。假如我鬆開他們一秒鐘,那麼一個就會把鞋子磨壞,另一個會弄破鼻子,他們倆都會搞得滿頭樹葉,灰頭土臉,托馬斯肯定會摔倒在小溪里。現在我用手把他們牢牢抓緊,他們煩得要命,單腿跳來跳去。直到我說:「安靜,我聽到了馬蹄聲」,他們才站直了身子。
  馬蹄聲初聽起來,像是一陣驟雨,不一會兒,就變得有若隆隆雷鳴。馬具的叮噹聲、旗幟的烈烈聲、鎖子甲的嘩啦聲、馬匹的喘息聲,一百匹馬的聲音、氣味、嘶鳴充斥四周,令人難以抵禦,儘管我決心站出來截停他們,還是禁不住往後退縮。當這些人在戰場上挺著長槍策馬賓士時,矛槍就像一面急速疾馳的牆一樣,面對這一情景的人心裡會是何種滋味?哪裡有人能面對得了呢?
  托馬斯看到這場喧囂正中,有個人頭上沒戴頭盔、露著金髮,於是像這個年齡段的孩子那樣喊道:「好哇!」我看到,那個人聽到他的高聲吶喊,轉過頭來,看到了我和孩子們.,他抓緊韁繩,喝道:「停!」他的馬用後腿直立起來,猛然站定,整支隊伍改變了狀態,停了下來,士兵們對突如其來的停止行軍抱怨不已,隨後,一切突然變得鴉雀無聲,塵土在我們周圍翻湧飛揚著。
  他的馬噴著鼻息,搖晃著腦袋,但騎手坐在高高的馬背上一動不動,宛如雕像。他望著我,我望著他,寂靜逼人,我能聽到頭頂的橡樹枝頭有隻畫眉在叫。它叫得真是婉轉動聽。上帝啊,它叫得就像是在唱一支得意洋洋的歌,就如同把那種歡樂變成了聲音一樣。我以前從未聽過那樣的鳥鳴,彷彿它在唱的是幸福的頌歌。
  我上前一步,手裡仍然抓著兒子的手,準備開口陳情,但在這時,就在這個至關重要的當口,我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好。之前我已經作了充分的準備。我準備了一小段說辭,但現在,我一句也說不出口。感覺就像是我壓根兒不需要訴諸言語一般。我只是望著他,就莫名地希望他能明白所有的一切——我對未來的恐懼、對這兩個孩子寄予的希望、對金錢的需求、對父親的怒其不爭——這使我無法忍受寄居在他的屋檐之下的生活、夜間我的床笫的冰冷、我想再要一個孩子的渴望、我的人生已然結束之感。親愛的上帝呀,我才只有二十七歲,我的理想已經無望實現,我的丈夫已經亡故。我要像那些餘生寄人籬下,看人臉色過日子的窮寡婦那樣嗎?永遠都不會有人吻我了嗎?我永遠都不會感到歡樂了嗎?永遠都不會了嗎?
  那隻鳥還在啼囀,彷彿在說:只要心懷希望,就會得到歡樂。
  ……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