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空桑的皇太子真嵐的太子妃,白之一族的王,與西京、雲煥同為空桑劍聖尊淵、慕湮的弟子,空桑「後土」神戒的持有者。是一個外表溫婉清秀內心雖然有時軟弱但是依然十分堅強的冥靈,後來因「星魂血誓」介於「生」「死」之間。

1瓔·人物出處

滄月小說《鏡》系列

2瓔·有關情節

大婚前居住在白塔之上接受禮官的教育。青王陰謀設計把有著"驚為天人"容貌的鮫人
蘇摩送上白塔絕頂。並最終導致了她和鮫人蘇摩相戀。在白塔上,蘇摩觸碰了她,使白瓔額頭上的十字星被破壞。在被罷黜之際,真嵐卻執意要娶她,婚禮當天,白瓔被獲准得以最後見蘇摩一面,她輕輕地抱住他,並無任何怨恨,而是微笑著說:「蘇摩……記得要忘記……」說完便仰面從萬丈白塔上躍下……但中途卻被趕來參加婚典的雲荒三女神——魅婀救起,從此用劍聖門下密傳的「滅」字訣陷入長達十年的沉睡。
這十年間,空桑大亂,白族與青族反目成仇,妹妹白麟和繼母青玫被趕出白家,冰族入侵,裂鏡之戰,她八十歲的父親白寥戰死……她受到震動從沉睡中醒來,手握光劍重新作戰。但終還是晚了一步,她的丈夫,空桑皇太子真嵐在陣前被十巫車裂。竭盡全力趕到的她只來得急抱起真嵐的頭顱,高呼:天佑空桑!……帝王之血自此被封印百年。在戰敗后,白瓔同其餘五王於九嶷傳國寶鼎前自刎,無色城開,六王化為冥靈。
百年之後,獲得了空前力量的蘇摩回到雲荒,命運之輪啟動了。白瓔與真嵐攜手復國,但她卻始終在真嵐與蘇摩之間難以抉擇,可她是空桑太子妃,肩負著使命。於是百年之後,他們相遇了,卻始終錯過……蘇摩懷著隱忍的深愛在百年後用一半的生命為其施展星魂血誓,給其正常人的身體,默默的守護著她,暗自承受所有的傷痛。但他卻始終未曾吐露過半句。是啊,如果百年前的那一躍還不能說明,如果百年後的星魂血誓還不能說明,那言語還有何意義……最後在蘇摩死前,他對她說:「我愛你。」她回答道:「我也是。」淚水隨之而落。百年後,她終於可以解脫命運的桎梏,為自己而活,只可惜,鮫人是沒有輪迴的,錯過便是錯過……蘇摩死後,白瓔告別了已成為光華皇帝的真嵐,遠赴哀塔陪伴蘇摩的遺體十餘年,也是盡她所能彌補兩人在有生之年的最大遺憾……
在大限之前,白瓔回到帝都,與真嵐共赴歸墟,約定來生再續前緣。

3瓔·夢中追憶

《念》
可曾見
我迷濛迷茫迷失的雙眼
可曾見
你湮滅湮沒湮落的笑顏
記憶里
這虛無虛迷虛幻的指尖
無法觸及
那殘損殘敗殘落的心弦
默然不語   回首佇立眼前
頓然心窒   屏息無法語言
彼此之間而非咫尺   已是深淵
過往的愛戀
一瞬間消逝不見
眉間跡痕   溫暖如同從前
縱然情深   彼此有份無緣
你我之間不可展望   追憶惘然
過往的從前
霎時間灰飛煙滅
那一抹
依然凄涼凄絕凄美的舊吻
破碎了
早已頹廢頹靡頹敗的心塵
記憶里
這虛無虛迷虛幻的指尖
無法觸及
那殘損殘敗殘落的心弦
千呼萬喚   無法喚回從前
風過長廊   身影漸行漸遠
你我之間不可展望   追憶惘然
過往的從前
霎時間灰飛煙滅
驀然回首   你消失不見
唯有葉紛葉漠葉翩躚
驀然回首   那燈火闌珊
唯剩花飛花落花漫天
《聽海》
A:風過月梢
打破了寂寥
十字妖嬈
是誰的記號
六合書中記載的古老
跨越海天的愛情舞蹈
B:杯中美酒
蕩漾出微笑
白塔之上
誰蜷在牆角
夜空中掠過幾聲長嘯
喚醒記憶如藍發纏繞
A:孤寂的歲月間唯一的光彩
你讓我看見了海的蔚藍
縱使千般輪轉時光不復返
我也不放棄等待
B:百年徜徉
也不足忘懷
青絲成雪
換一次澎湃
若有來生我陪你聽海
借海浪說出我的表白
A:沉睡之中
也不忘的藍
濤聲浪里
說不出無奈
若有來生我陪你聽海
波濤中還你一世等待
B:彈指滄海桑田白骨換紅顏
你仍是我心摯愛的蔚藍
縱使千般輪轉時光不復返
我也不後悔深愛
A:曾經裂裳墜樓獨上烽火台
素手執劍為誰戰天地間
B:縱使千般輪轉時光不復返
也要讓你回歸蔚藍
合:縱使千般輪轉時光不復返
若重來我仍願與你相愛
曾經虛無也要守望的深愛
來世我要陪你聽海
來世我要陪你聽海
下一篇[伽樓羅]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