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語出:《穆天子傳》卷一:「天子之駿:赤驥、盜驪、白義、踰輪、山子、渠黃、華騮、緑耳。」

白義
拼音:
解釋:1.良馬名。周穆王八駿之一。

1 白義 -天馬


  《穆天子傳》︰「天子之駿︰赤驥、盜驪、白義、逾輪、山子、渠黃、華騮、綠耳。」即後世所謂之天馬。《山海經?北次三經》︰「馬成之山有獸焉,其狀如白犬而黑頭,見人則飛,其名曰天馬。」《史記?大宛列傳》︰「得烏孫馬好,名曰天馬。」   傳說中周穆王駕車用的八匹駿馬,傳說能日行萬里(一說三萬里)。八馬名具體說法不一,主要有:以馬的毛色命名:赤驥,盜驪,白義,逾輪,山子,渠黃,華騮,綠耳。(見《穆天子傳》卷一)   (小注): 白義:純白色的馬
編輯本段

2 白義 -八駿之三


  」[20]
編輯本段

3 白義 -同義詞

  「白義」,又可作「白犧」(《列子》有「(周穆王)肆意遠遊,命駕八駿之乘:右服驊騮而左綠耳,右驂赤驥而左白犧」之語[21])。「義」、「犧」既能互易,整個稱號便很可能是音譯名。「蒲梢」,亦作「蒲捎」(元稹《江邊四十韻》詩有「高門受車轍,華廄稱蒲捎」之句[22]);還可作「蒲騷」(《史記》索隱謂「(梢),又作騷」)。則此詞顯然是個音譯名。至於「奔霄」,雖然頗似「夜行(萬里)」之意,但因其語音甚類「蒲梢」,且與「白義」同列八駿之三,所以它仍然可能是個「漢化」了的音譯名。因此我認為,這三個馬名分別是突厥語bo:z yunt 和 bo:z at 的音譯,兩個片語的含義則完全一樣。
編輯本段

4 白義 -來自突厥語理由之一

  bo:z一詞,早就在突厥語族中廣泛使用,幾乎專指馬匹的毛色。它作為蒙古語中的外來語,其形式是 boro 。它至今仍然存留在所有的突厥語群中,不過語音上略有變動,即兼可作 bo:z、po:z、bo:s、po:s 等。   bo:z所指色澤的範圍較大,在不同的場合,其含義的出入頗大。例如,它可以作「灰色」解;在《闕特勤碑》和《闕利啜碑》中屢次出現的 bo:z at(at 義為馬),均被釋作「灰馬」。[23]喀什噶里在其《突厥語辭典》中則說,該詞可以使用於毛色在白色至灰斑(或白斑)栗色之間的任何動物;又稱,當人們說 bo:z ko:y 時,乃是意指「棕色羊」。[24] 而馬赫迪汗的《察合台-波斯語詞典》則說 boz 乃是「趨向於白色的藍色」以及「一種靛藍色(即深灰色)的馬」。[25] 此外,尚有將它釋為「白馬」或「鐵灰色馬」者。綜此看來,bo:z 的色澤至少並非純白,而可能為淡灰或深灰。   在現代突厥語中,人們固然最常用 at 來指稱「馬」,但在古突厥語中卻還有另一個完全同義的詞—— yunt 或 yont 。在《占卜書》(《irk Bitig》)中,此詞經常出現;而在早期的許多非宗教文獻之中,它則是表達十二地支紀年(或紀日)的標準用詞,如「馬年」、「馬日」中的「馬」字都是 yunt(yont)。   因此,我們有理由認為,「白義」一名,乃是譯自突厥語 bo:z yunt 。「白」的上古音為 b』?k ;「義」的發音則為?ia 。上古時期的聲母舌根鼻音 ?-,到今天已經演變成 y-,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即是說,?- 與 y- 可以相通。蒲立本認為,有證據表明,至少在漢代已用聲母 ?- 來轉譯非漢語中的聲母 y- 。在當時的情況下,由於漢語中的半母音 y- 尚未演進成,所以舌根鼻音 ?- 似乎是最接近非漢語的舌面持續音 y- 了。[26]有鑒於此,將 bo:z yunt 作為「白義」的語原,還是比較吻合的。
編輯本段

5 白義 -來自突厥語理由之二

  另一方面,上文已經提及,在突厥語中,用得更為廣泛的「馬」字乃是 at 。所以,bo:z yunt 的另一種形式就完全可能是 bo:z at 。而「蒲」、「梢(騷)」的古音分別為 *b』wo 和 *s?g ;齒音 s、z 接近,在翻譯時可以互轉,因此可以將「蒲梢」的語原視作 bo:z at 。同樣道理,「奔霄(*pwEn siog)」則也可以視作其異譯名。有鑒於此,白義、蒲梢、奔霄的突厥語原義就可能都是「灰色(或深灰色)馬」。   艾辛認為,似乎有跡象表明,古人以淡色皮毛的馬作為貴人的坐騎。在烏古斯的英雄史詩中,大汗拜因迪的坐騎是匹 bo:z 馬;而早期安納托利亞文學作品中的亞歷山大傳奇故事中,不朽的基德爾所騎的也是一匹 bo:z 馬。[27]這一結論即使未必完全正確,也至少為上述比定提供了進一步的證據:域外游牧民族向漢人帝王貢獻的,很可能包括他們所認為的象徵高貴的 bo:z 坐騎在內。
上一篇[逾輪]    下一篇 [盜驪]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