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電視劇

風雪之夜,葉詩穎和母親玉琴踏上了最後一班開往北京的夜車,望著車窗外滿天的風雪和駕車一路追來的父親葉志剛,母女二人沉默無語,一段兩代人的情感故事也就此展開……

1演職員表

金沛辰--飾童宇翔
白色情人夢
石小群--飾葉詩穎
鄔倩倩--飾楊曼雲
湯鎮宗--飾永 盛
張瓊姿--飾孫玉琴
張晨光--飾梁聖民
王宇婕--飾林恩琪
劉冠翔--飾楊仁傑
金沛辰

  金沛辰

毛林穎--飾錢美娟
張雙利--飾葉志剛
王 曉--飾童瑋婷
馬 躍--飾張書豪
江 超--飾小 王
葉 新--飾謝秘書
韓 棟--飾馬 總
吳 晟--飾許特助

2劇情簡介

白色情人夢

  白色情人夢

風雪之夜,葉詩穎和母親玉琴踏上了最後一班開往北京的夜車,望著車窗外滿天的風雪和駕車一路追來的父親葉志剛,母女二人沉默無語,一段兩代人的情感故事也就此展開……
六年後,詩穎已經是童氏集團力捧的滑雪高手,而且詩穎也很快就將成為童氏集團年輕掌門人童宇翔的新娘,就在詩穎享受幸福的時候,一個把她寫在日記里的男孩竟然意外的出現,一段被時間塵封了許久的戀情再次被開啟。
楊仁傑就是把詩穎寫在日記里的男孩,再次與自己心愛的女孩相遇,讓仁傑感到措不及防。因為一場意外的雪崩,仁傑與詩穎單獨相處,但兩人卻再也找不回以前純純粹粹的感覺,兩個人回到了各自熟悉的生活里,楊仁傑與女友林恩琪恢復了戀人關係,詩穎也回到宇翔身邊,可是曾經有過的猜疑,卻開始在兩對戀人間擴大,無法抹平…
為了
白色情人夢劇照

  白色情人夢劇照

避免楊仁傑再跟詩穎碰面,同是滑雪運動員的恩琪放棄了到宇翔滑雪場訓練的決定;為了仁傑,宇翔跟詩穎開始莫名的爭吵,四個年輕人都陷入到了感情的漩渦里不能自拔……
詩穎父親葉志剛從報紙上得知詩穎消息后,竟然找到了滑雪場,頻頻騷擾詩穎與母親玉琴。噩夢般的父親如陰影一樣籠罩著這對母女,當年風雪之夜離家的一幕時時刻刻縈繞在詩穎的記憶里,而母親日漸消瘦的面龐,以及近乎崩潰的神經,更讓詩穎的心情變的日益沉重。為了母親,也為了自己,詩穎決定和母親一起離開滑雪度假村,重回學校念書,哪怕是放棄掉自己心愛的滑雪事業。然而老天似乎在捉弄詩穎,離開滑雪場的詩穎竟然和恩琪成為了同學,而更讓詩穎想不到的是,恩琪這個女孩將成為改變自己命運的關鍵人物……
詩穎的父親葉志剛再度找上門,謾罵玉琴當年在那個風雪之夜帶著詩穎不辭而別,最終毀了自己的一切!玉琴在極度痛苦中說出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詩穎其實是強暴犯的孩子……正好回家的詩穎,聽得震驚極了,衝出家門……
白色情人夢劇照

  白色情人夢劇照

投無路的詩穎偶然遇到楊仁傑,面對仁傑的痴心舉動,詩穎不忍心再避開他,詩穎哭倒在楊仁傑懷裡!楊仁傑告訴詩穎不管她父親是誰都會愛她,只要詩穎答應跟他一起到紐約……
恩琪的父親林永盛偶然成為了詩穎的康復醫生,而母親玉琴對永盛的態度卻讓詩穎感到疑惑,詩穎狠不下心拒絕楊仁傑,卻又顧慮宇翔不能承受,更何況詩穎不想再傷害恩琪,就在去見宇翔的路上,竟被對面的車子撞倒了……
醫院裡詩穎雖然已經動了手術,卻可能永遠無法再滑雪,詩穎不想絆住楊仁傑,坦言她愛的人是宇翔!楊仁傑撕掉了原本要給詩穎的機票,獨自走了…… 詩穎的受傷,迫使林永盛與葉志剛和玉琴三人再度相見,雖然多年不見,但是這三個人卻沒有老友重逢的喜悅與愉快,猜疑和嫉妒卻在
白色情人夢劇照

  白色情人夢劇照

角落裡慢慢滋生出來,一種莫名的恐懼和痛苦籠罩著永盛和玉琴。狡猾的志剛覺察到了永盛的不安,他感到玉琴當年被強暴肯定與永盛有關,於是志剛狠狠地敲詐了永盛,永盛的妻子曼雲察覺了一切,為了自己的孩子,為了自己的家,為了自己的丈夫,必須保住永盛的名聲,曼雲先一步約志剛出來,當永盛提著錢趕來,志剛已經墜樓慘死!永盛驚恐萬分,玉琴得知也昏死過去……
就在詩穎和母親共同承受這些突如其來的變故時,一場新的災難再次降臨到詩穎身上,詩穎被查出得了多發性骨髓瘤,需要做異體幹細胞移植手術,幹細胞移植對象必須是直系親屬才行,醫生斷定是父方,可是志剛已死,就在眾人感到絕望的時候,漸漸冷靜下來的玉琴終於說出當年的強暴犯就是林永盛,而恩琪則是詩穎同
白色情人夢劇照

  白色情人夢劇照

父異母的姊妹,他們兩人就是詩穎活下去的最後希望……
為了救詩穎,宇翔請求恩琪幫助,恩琪相信了宇翔,在宇翔和恩琪的面前,永盛坦陳了自己的罪行,可是曼雲堅決不讓永盛出面,玉琴親自求曼雲,發誓等詩穎康復以後,永遠消失在她們一家人面前……
兩個母親,兩個孩子,一對姐妹……就在這一刻血濃於水的恩情讓理解與關懷佔了上風,上一代的人恩怨終於沒有在下一代人身上重演……
清醒之後的詩穎,得知恩琪是自己妹妹,而永盛竟是強暴她母親的人,也是她的親生父親后,在痛苦的掙扎之後,決定和母親一起原諒永盛……
詩穎知道恩琪早已和仁傑分手,對宇翔頗有好感,況且恩琪能夠幫助宇翔實現滑雪的夢想,於是決定離開宇翔!然後和母親一起消失在所有人面前……
詩穎謊稱自己和母親要一起去紐約找仁傑,之後詩穎就此和宇翔不辭而別……
恩琪意外與楊仁傑重逢,才得知詩穎根本沒有跟楊仁傑聯絡,也沒有去紐約……詩穎現如今在那裡?她現在過得好嗎?她是不是又開始滑雪了?這一連串的問題縈繞在恩琪心頭。望著窗外飄落的雪花,恩琪陷入沉思中……
分集介紹
第二集
詩穎雖然感動仁傑救了她,但是為了徹底拋開那些不堪回首的過去,還是懇請仁傑忘了兩人的初戀吧,不要再讓這段
白色情人夢劇照

  白色情人夢劇照

已經消逝的戀情,牽絆住兩人……
雖然仁傑與詩穎都約定好不說出過去的關係,可是宇翔卻漸漸察覺詩穎對仁傑的過份關心,而恩琪也意外翻出了仁傑過去與詩穎的照片,察覺到仁傑的初戀情人,竟是詩穎!
仁傑知道恩琪已經發現他與詩穎關係后,跟恩琪坦承自己的確還深愛著詩穎,但是一切都是他自作多情,因為詩穎早就把他忘得一乾二淨,如果恩琪不肯原諒他的話,他絕對不會勉強恩琪繼續和自己在一起的…。恩琪依然愛著仁傑,因此選擇了原諒仁傑。而詩穎再回到宇翔身邊,卻不知該怎麼將自己的過去解釋清楚,體貼的宇翔沒有為難詩穎,在詩穎猶豫要如何開口時,先一步的告訴了詩穎,他愛的是現在的詩穎,所以詩穎的過去,他並不需要知道,只要詩穎是愛他的,就已經足夠…。
就在四人努力說服自己,這些初戀只剩下回憶,一切都過去了,偏偏宇翔的妹妹瑋婷,任性的離家出走,要搬出家門跟男友同居!宇翔來到瑋婷男友家要人,開門的竟然是仁傑,宇翔誤以為仁傑就是欺騙妹妹感情的人,立刻認定仁傑是個到處欺騙女人感情的花花公子,痛毆了仁傑一頓,然後強行要帶瑋婷回家,而瑋婷為了不想回家,也不替仁傑解釋,乾脆將錯就錯的向宇翔表示,她要跟仁傑住在這裡,再也不回家去…。
詩穎不相信仁傑是這樣的人,第一次跟宇翔大吵一架,詩穎私下跑來找瑋婷問個清楚,這才發現…原來瑋婷那個不負責任的男友,其實是書豪,而且早已不知下落。書豪要仁傑幫他處理善後,擺脫瑋婷糾纏之後才肯回家!
就在這時候,有媒體披露詩穎的神秘過去,還繪聲繪色的猜測詩穎一定有一段不可告人的過去,才必須隱姓埋名的來到這裡…。
仁傑也接到雜誌社的命令,要深入追查詩穎的過去,仁傑不但不肯,還阻止雜誌社刊登對詩穎不實的報導。
詩穎很生氣仁傑為了幫朋友,居然是非不分的亂幫忙,忍不住臭罵了仁傑一頓,並要求仁傑說出書豪的下落!仁傑不肯,詩穎自己想辦法找到書豪,要書豪回去對瑋婷負責!書豪一點悔意跟誠意都沒有,還說仁傑這一輩子都欠他,如果真要找人負責,就去找仁傑好了!
第四集
老葉裝傷住院,跟書豪瑋婷索要一筆醫藥費和精神損害費,書豪伸手跟仁傑要錢了事。仁傑在百般無奈下,只好忍辱接受宇翔的好意,回到雜誌社工作掙錢,才能應付書豪的揮霍無度……。
仁傑和恩琪來到和小婕初戀的冰湖,往事浮上心頭……,仁傑說著往事,說著說著,腦海里儘是詩穎的身影,當下覺得很對不起恩琪,恩琪卻不以為然,認真地以為只要仁傑和詩穎做過的事,她和仁傑一定要再做一遍,如此一來,她就可以慢慢取代詩穎在仁傑心中的位置了,仁傑感動於恩琪對愛情的執著,尤其當他知道恩琪為了趕來已經被教練踢出訓練營了的事實…..。
恩琪好勝地找上詩穎,要求詩穎在滑雪場上跟她一較高下,不論是在滑雪場還是情場上,她都要第一名!詩穎也被恩琪激發了鬥志,兩人私下在雪道上進行速降競速比賽。比賽至一半,恩琪因為不熟悉雪道發生失誤,摔倒受傷。所幸宇翔早就在一旁默默關注她們的比賽,趕緊抱恩琪回到度假村的醫務室,幫恩琪做了有效的治療。恩琪因為不願服輸而難過落淚,衝動下,恩琪跟宇翔提出了請求,拜託宇翔擔任她的滑雪教練,因為宇翔是國內滑雪界.傳說中的一顆巨星,雖然宇翔這顆巨星在幾年前不知原因地消失隕歿了……宇翔毫不猶豫地答應做恩琪的滑雪教練,詩穎錯楞不已。宇翔答應的原因其實是為了詩穎。詩穎一直欠缺身為一名運動員最重要的鬥志,然而在詩穎和恩琪私下的比賽中,宇翔卻看見了詩穎眼裡閃耀著求勝的光芒……。
詩穎意外地和仁傑在一處結冰的湖面上偶然相遇,他們倆都覺得這面冰湖很像故鄉他們溜冰的冰湖。仁傑看出詩穎心情煩悶,故意逗她開心,要她暫且拋開滑雪比賽等等煩雜的事情,於是兩人在冰湖上溜冰嬉鬧起來……。沒想到這一幕剛巧被宇翔看到了!
第六集
詩穎無法反駁宇翔,因為她也從來沒想過,自己做出抉擇,詩穎困惑了。其實宇翔心裡十分痛苦,可是他必須給詩穎自由,不想讓詩穎因為歉疚或是感激,而勉強跟自己在一起…..。
玉琴不想再增加詩穎的負擔,因此阻撓老葉和女兒見面。玉琴擔心詩穎無法原諒老葉這個父親。
詩穎發現老葉出現,大驚,收拾行李要帶母親玉琴一起離開度假村,並痛罵父親老葉,叫老葉離她們母女遠一些,沒想到玉琴反而打了詩穎一巴掌,制止詩穎繼續羞辱自己的父親,詩穎哭著跑走……。
其實玉琴有苦難言,老葉謊稱自己罹患癌症,所剩時日不多,玉琴念在昔日夫妻舊情,才再度接納原諒了老葉,老葉卻要玉琴隱瞞病情,讓玉琴被詩穎誤解。
詩穎不知不覺地走到仁傑住處門前,仁傑陪詩穎吹氣球出氣。可今天是他們相識三周年紀念日,仁傑居然忘記了.......。
恩琪一直待在仁傑住處等待仁傑回來,苦等不到,恩琪拿走仁傑珍愛的那顆雪球離去,並留言給仁傑,如果仁傑記得三年前他們第一次相遇的地點,就在半夜十二點鐘以前,到那裡贖回他的雪球……。
仁傑發現恩琪的留言,一時六神無主,想了老半天,終於回想起來,三年前他為了書豪跟人打架,被打得肋骨斷裂,滿臉是傷的被送進恩琪父親的醫院,恩琪本以為仁傑一定是不學好的小流氓,所以常溜到病房整治他,甚至藏起仁傑隨身很寶貝的一個小盒子,想讓仁傑著急。果然仁傑發現盒子不見后,不顧傷勢下床去找,傷口感染的更嚴重,恩琪對仁傑的反應驚訝極了,於是偷偷打開盒子一看,這才發覺裡頭不過是一顆雪球罷了,為何仁傑卻視之比命還重要?這樣的仁傑讓恩琪對他更好奇了,也忍不住暗戀上憂傷的仁傑,因此主動向仁傑開口表示,要當他的女朋友……。
恩琪卻難過流淚,謊稱要丟掉雪球,斬斷仁傑和詩穎的聯繫,恩琪將雪球丟下河,仁傑抱住恩琪,挽留恩琪,因為他不希望再看見恩琪受傷痛苦,他們要繼續在一起看「蜘蛛俠」續集、第三集、第四集……。恩琪喜極而泣,和仁傑相擁在一起。
是夜,仁傑卻偷偷返回他丟雪球的地點,拚命找回那顆雪球……。
仁傑拾回雪球為的是物歸原主。仁傑將雪球還給詩穎,正式告別他們倆初戀的回憶,詩穎也含淚接受了雪球……。
詩穎在聽取母親玉琴的解釋后,只能順從玉琴的心意,答應再給老葉一次機會,然而如果老葉再動手打玉琴或自己,詩穎絕對要去報警。老葉拚命想討詩穎歡心,都適得其反,詩穎對父親的心結已深,一時無法完全信任老葉,一家人也無法像平常人家一樣,歡樂重聚團圓。
宇翔因為詩穎同舅舅發生爭執,詩穎也因為抉擇的痛苦無法自拔……
第八集
林永盛似乎有什麼隱痛,一直對玉琴避而不見。
為了將仁傑留在身邊,恩琪私自買了戒指,然後在仁傑家布置好了一連串驚喜,主動開口跟仁傑求婚了,希望仁傑替她戴上戒指。仁傑愣然聽見恩琪開口跟他求婚,立刻拒絕了,恩琪難過不已,卻見仁傑接過戒指,反過來將恩琪剛剛的求婚台詞,重說一遍,還笑說這樣才對吧?求婚這種事,還是應該由男人開口,恩琪一聽,隨即破啼為笑地開心抱住仁傑,興奮地答應仁傑求婚!
林永盛為老葉看病,發現他在裝病,玉琴很生氣,老葉辯解是為了親情。
恩琪激詩穎答應參加比賽。恩琪卻在無意中發現雪球在詩穎處。她依然選擇原諒。
知道老葉沒事了,玉琴不好意思地跟永盛道歉,害他白忙一場,老葉愕然撞見兩人私下見面,卻誤會永盛跟玉琴之間有曖昧關係,發狂地痛打玉琴,要教訓她這個不守婦道的女人!詩穎為了保護玉琴,自己被老葉誤傷,幸好宇翔趕來,及時將詩穎緊急送到醫院,才沒有大礙,宇翔雖關心詩穎,卻又怕自己的關心,會再度傷害詩穎的自尊心,因此特地在詩穎蘇醒前,選擇了默默離去…。
詩穎不顧醫生反對,堅持帶傷比賽,結果恩琪如願贏得冠軍,開心地在媒體面前,宣布了和仁傑訂婚的喜訊!而詩穎雖然勉強完成比賽,卻贏得了觀眾掌聲,可是在比賽后也再次昏倒…
詩穎不顧傷勢地堅持出賽,使得原本的傷口變成輕微血腫,需要暫時住院觀察,並進行輸血治療。老葉酒醒后懊惱地趕來醫院,知道自己誤傷了詩穎,立刻在玉琴面前自願輸血給詩穎,以表懺悔,怎知詩穎血型卻與老葉、玉琴兩人都不同,老葉震驚地怒看玉琴,得知詩穎根本不是自己女兒這個驚人真相后,氣得當場發飆,逼問玉琴那個男人到底是誰?她居然讓他戴了二十幾年的綠帽,玉琴無法制止老葉的胡鬧,只好在詩穎病房裡,坦誠地說出了那段不堪的回憶…
原來,在老葉與玉琴新婚那一夜,在朋友的助興下,兩人都醉了,當玉琴隔天醒來,察覺到老葉昨晚根本睡錯了房,這才愕然發現自己被強暴了,可是昨晚那個男人,究竟是誰,玉琴自己也不知道….…老葉大鬧醫院,原來,當年新婚之夜,老葉喝得大醉,有人強姦了玉琴!
第十集
恩琪要找仁傑說清楚,可是仁傑卻在詩穎身邊。
為了幫度假村渡過難關,詩穎點醒宇翔,過去宇翔一直把夢想建築在度假村上,努力要將度假村變成培訓滑雪人才的中心,問題是,他忽略了喜愛滑雪的一般民眾比那些滑雪選手更需要一個能讓他們盡情滑雪的地方!因此,詩穎建議宇翔,不妨將度假村的經營方向轉變,改和旅遊團合作,在周末假日招待滑雪親子團或蜜月團等等,讓滑雪運動真正普及化,也許某個滑雪的明日之星就是這些剛愛上滑雪的孩子…。
老葉又在騷擾宇翔和永盛。
永盛一直害怕自己當年強暴玉琴的事會被揭穿,於是心虛地以女兒恩琪引髮禁葯風波為由,辭去下任院長候選人的資格,可是妻子曼雲卻不答應永盛這麼輕易就退縮,堅持要永盛一定繼續爭取院長接班人的位置…。
永盛遇到被車撞到的玉琴,送玉琴回家,不料這一切又被老葉看到。老葉套出了永盛的話,永盛被迫承認自己是強姦犯。
而仁傑獲知恩琪是為了愛他才服用禁藥,贏得比賽后,自責的提出了分手,因為他不想再讓恩琪為了愛他,而做出傻事,恩琪卻不諒解,由愛轉恨,將一切恨意指向詩穎…
宇翔忙得分身乏術,幾乎要累壞了,一向不太愛管事的舅舅,很意外地自告奮勇要幫宇翔分擔壓力,掌管度假村經濟大權,好讓宇翔能專心的開發業務。宇翔接受了舅舅的幫忙,卻沒想到舅舅不過是個愛說大話又愛面子的人,以前宇翔太能幹,根本沒有他出頭的機會,如今宇翔忙得焦頭爛額,自己趁機搶功,剛好可以在那些看不起他的公司股東面前,耍耍威風。書豪本以為自己就快要打動美娟了,不料舅舅竟然也看上了美娟,還對美娟大獻殷勤。
老葉震怒不已,立即跟永盛勒索一大筆錢,算是索討多年來的扶養費,以及賠償他一個新的人生!永盛在無計可施之下,也只有無奈答應老葉的所有要求…。
書豪發現情敵竟是宇翔舅舅之後,大感挫敗,瑋婷見狀,立刻火上加油地拚命製造舅舅跟美娟的獨處機會,好讓書豪趁早對美娟死心。
第十二集
雖然仁傑幫忙制止了老葉的暴行,詩穎卻不願母親為難,決定離開家裡,搬去度假村宿舍,和美娟暫住一起。可是由於已經很晚,詩穎再仁傑的陪同下住進賓館,恩琪跟蹤他們,並通知宇翔,還打了詩穎嘴巴!仁傑和恩琪的信物手機被車壓毀。宇翔趕來,四人痛苦的糾纏。恩琪決定搶走宇翔來報復詩穎。
恩琪飽受外界指責,宇翔卻獨排眾議,力挺恩琪,希望恩琪不要就此放棄,退出選手行列!面對宇翔伸出的友誼之手,恩琪感動萬分,可是失去仁傑的痛苦,依然讓恩琪無法釋懷。
老葉的一次比一次貪心地跟永盛要錢,像個永遠填不滿的無底洞。永盛的不對勁,終於被曼雲發現,曼雲逼問永盛,到底為了什麼原因,要一直受老葉威脅?永盛在無法隱瞞,只有坦誠跟曼雲說出自己當年所犯下的罪行,曼雲聽了錯愕不已,表面上安撫永盛,這件事絕對不能傳出去,對任何人都要否認到底,私下卻決定找老葉談判,代替永盛徹底解決掉這個夢魘!
曼雲找老葉談判,態度完全不像永盛那樣軟弱,任憑老葉予取予求,曼雲坦承看不起老葉這樣的窩囊廢,要老葉聰明點就拿錢走人,永遠消失在他們一家面前!永盛是心軟才會受他要挾,如果老葉當年像個男人一點,管好自己老婆,這種事根本不會發生,所以一切的錯,都是老葉自己造成的!
老葉被曼雲極盡尖酸的話激怒了,氣得表示他現在不要錢了,只要曼雲也讓他玩一次,他就當作跟永盛扯平了!曼雲沒想到老葉竟會露出這樣的嘴臉,驚慌下拚命閃躲,老葉一個不小心,失足墜樓摔死,曼雲愣看著老葉的死狀,立刻逼自己冷靜下來,然後從容地趕到醫院,假裝一切沒發生地扮演好新任院長夫人的角色,慶幸老天爺幫了她一個大忙…
宇翔在雪中埋下戒指,發誓永遠等詩穎回心轉意。
玉琴難過老葉死於非命,她一直深信老葉總有一天會改過自新的,沒想到還是等不到這一天….。
永盛質問曼雲,到底跟老葉的死有沒有關係?!
第十四集
仁傑為了激勵詩穎勇敢尋求真愛,決定幫詩穎找回雪花項鏈,不料卻意外造成二次雪盲的嚴重創傷,傷及視網膜,有可能導致失明….。仁傑一度以為自己會失明,為了不讓詩穎同情自己,仁傑假意要趕走詩穎,沒想到詩穎沒走,還聽見仁傑害怕拖累詩穎真心話,才答應再也不離開仁傑身邊….
恩琪受不了大家老是以感情失敗者看待自己,率性地接受母親曼雲的提議,跟某大集團的第二代接班人,馬總經理相親。沒想到兩人一見面,馬總立即表明了對恩琪的欣賞與追求之意,恩琪以宇翔為擋箭牌拒絕。
仁傑為了讓詩穎放心,故意冒著失明的危險,提早從醫院出院,詩穎被仁傑的真情和愛打動。併當著仁傑向宇翔表明自己的態度,宇翔痛苦離去。
馬總借故認識了宇翔的舅舅。
在老葉意外去世以後,玉琴和詩穎母女都陷入一種矛盾的心情,雖然老葉生前對她們母女不好,玉琴有時候也恨不得老葉消失不見或死去,但畢竟一夜夫妻百日恩,玉琴和詩穎敞開心扉談及老葉,決定忘掉過去老葉造成的創傷,記住老葉最好的一面,帶著這樣的家庭回憶,重新開始她們母女的生活。
永盛對玉琴舊情難忘,玉琴確認了他就是強暴犯。永盛長跪不起請求原諒。
葦婷告訴美娟,自己舅舅並沒有離婚,美娟很傷心。
恩琪和宇翔來到小木屋,被詩穎撞到,詩穎祝福他們,心裡卻黯然神傷。
第十六集
曼雲故意戲弄永盛,為了維護自己的家庭,她要永盛不要對玉琴母女好。
詩穎拒絕了宇翔幫助自己的好意。
仁傑為了多掙錢,在度假村忍氣吞聲。
美娟為了幫助梁聖民,她偽造同意書,偷偷賣掉梁聖民持有的度假村股份給馬總,梁聖民知道后,有苦說不出,不忍讓錢美娟坐牢,只有謊稱股票是自己賣掉的…...
詩穎原本以為永盛是個親切的好長輩,照顧她們母女,這讓她一度很感慨,如果當初母親玉琴選擇嫁給永盛叔,也許人生就不會如此困頓。然而,一次詩穎前來探望母親,居然撞見了永盛在病榻前跟玉琴懺悔,詩穎這才赫然得知,原來當年強暴母親玉琴的人,正是永盛,永盛也是她的親生父親!詩穎大受打擊,不知該如何是好……。
詩穎冷靜下來,連想了雙親發生意外的前後因果關係,也開始懷疑是不是永盛害慘老葉和玉琴,為的是隱瞞他自己強暴了玉琴的真相。詩穎無法將這個天大的秘密告訴仁傑或是任何人,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到林家問個明白,幫雙親討回一個公道。怎知,曼雲和永盛一聽到詩穎的指控,曼雲立刻羞辱詩穎謊稱是永盛私生女,目地是圖謀林家的財產,再說,無人可證明玉琴是慘遭強暴生子,說不定玉琴也心甘情願地跟別的男人上床…..。詩穎叫永盛承認當天在醫院對母親的懺悔,永盛卻始終保持沉默不語,詩穎這才終於體會到,母親玉琴之前可能受到的屈辱和痛苦,以致於橫遭車禍意外,昏迷不能醒來。
馬總成功收購了度假村股權,來跟恩琪邀功,恩琪這才知道馬總的野心和企圖,後悔自己害宇翔失去了度假村,馬總暗示,他要得到恩琪,才能放過宇翔……
第十八集
舅舅對宇翔很內疚,對美娟也很內疚。
美娟辭職,宇翔不同意,要她以敬業精神贖罪。美娟與舅舅灑淚而別。
宇翔要求與詩穎見面,他要告訴詩穎,他們在終點線提出分手,他在終點線埋下的戒指,一直在這裡,他挖出戒指,告訴詩穎,他要放開愛詩穎的手,他不能對不起恩琪,他要對自己的誓言負責,詩穎告訴他,相愛的人要有緣分,珍惜自己的緣分就好。
宇翔把戒指拋掉,告訴自己,緣分已盡!
恩琪告訴他,他現在收回承諾還來得及。宇翔說還愛著詩穎,恩琪說沒關係,這樣也可以給自己帶來幸福,兩人決定訂婚。
詩穎用真情鼓勵媽媽有信心,要堅強。
林家和童家在緊鑼密鼓的作婚事的籌備工作。
宇翔探望玉琴,恩琪故意打電話騷擾。宇翔把心裡話對玉琴說了。
仁傑要帶詩穎去看極光,詩穎借故發脾氣,仁傑也很生氣,兩人之間誤會加深。雪球在兩人的爭執中碎了,詩穎也受傷了。詩穎對仁傑有了陌生感。
仁傑把轉移在宇翔身上,他要宇翔離詩穎遠一些。宇翔警告仁傑,一定要給詩穎幸福,否則不會原諒他。
第二十集
仁傑趕來找尋詩穎,是為了乞求詩穎的原諒,仁傑的懺悔,讓宇翔恍然明白詩穎這段日子所承受的苦痛,第一次忍不住氣憤地出手痛打了仁傑……
詩穎的離開,是怕兩人的相愛,會傷害了太多人,才選擇離去。現在她要選擇獨自回到北京,她要承擔自己應該承擔的。宇翔要求由自己承擔責任,他要林家答應自己和詩穎在一起,但是曼雲不答應。詩穎當眾說出,只要登報承認林永盛是強暴犯,就可以退出與恩琪的愛情競爭!
一石激起千層浪,詩穎還承認自己利用了宇翔。宇翔不敢相信,不願承認自己只是被利用。詩穎流淚離開。
恩琪無法接受這一事實。愛人被詩穎搶走,爸爸也被詩穎搶走,這一切只是因為自己的恨沒有詩穎多,這是她輸掉的原因。
葦婷告訴哥哥,詩穎是愛他的,要相信自己的心,可是宇翔找不到那種感覺了……
仁傑在雨中痴痴的等待詩穎回心轉意,詩穎讓他不要再傻了,正在此時,宇翔急切的想找詩穎問清楚,詩穎開門后,宇翔驚呆,仁傑穿著睡衣站在卧室門口,宇翔黯然離去,詩穎痛苦不止……
宇翔瘋了一樣駕車,出了車禍,詩穎趕到醫院,悔恨交加。宇翔對詩穎的變化傷透了心。
隔天報紙上斗大的標題繪聲繪色的爆料某知名醫院院長竟是強暴犯的駭人事實!曼雲當下以為這一定又是詩穎設下的報復手段,想要她們一家付出代價,決定要反擊回去,絕不能讓詩穎就此毀了他們家!其實向媒體報料的人,卻是仁傑,他以為這麼做是在幫詩穎討回公道,而且還可向詩穎證明,他願意為詩穎做任何事…
詩穎已經不想再爭辯什麼了,事實公開了又怎麼樣?即使永盛一家受到懲罰,依然不能讓母親的委屈就此消失,讓宇翔重新相信她的愛,所以詩穎心死地表示,請仁傑不要再管她了…
主題曲《白色情人夢》
歌手:石小群
那一眼淡淡一眼
就印在了腦海里
遙遠朦朧清晨一抹陽光
把我引進誘人的夢境
潔白世界清純甜蜜
輕輕地別把夢驚醒
淡淡一眼精彩一刻
永恆就在這裡就在這裡
music
那一刻靜靜一刻
就印在了心裡
晶瑩聖潔片片雪花
把你我連成苦澀的情侶
潔白世界清純甜蜜
輕輕地別把夢驚醒
淡淡一眼精彩一刻
永恆就在這裡就在這裡
片尾曲《隨緣》 
歌手:石小群
淡淡一眼是認真的承諾
靜靜的一刻是生命的全部
天空飄著雪花啊
帶走我愛的寄託
印在雪地上的腳印
畫出失落心情
我不願離開你
你是我詩情畫意的夢境
緣分是命運軌跡
隨緣吧
把永恆留給自己
music
淡淡一眼是認真的承諾
靜靜的一刻是生命的全部
天空飄著雪花啊
帶走我愛的寄託
印在雪地上的腳印
畫出失落心情
我不願離開你
你是我詩情畫意的夢境
緣分是命運軌跡
隨緣吧
把永恆留給自己
我不願離開你
你是我詩情畫意的夢境
緣分是命運軌跡
隨緣吧
把永恆留給自己
隨緣吧
把永恆留給自己
上一篇[豐柔]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