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電視劇

《白色陷阱》是一部2000年首映,由尤小剛導演的懸念與言情相結合的電視連續劇。它講述的是在東南亞某國醫院裡,因為一起醫療事故而引發出的一系列故事。演員何琳在劇中首次飾演一名心地善,並且有著強烈正義感的護士阿紫。 劇情講述的是

1劇情介紹

亞洲某國一家華人醫院內,該院董事長英玉華和醫學專家歐陽山敬相繼突然死亡和受傷,

劇情照片

劇情照片
於是引起了一場——圍繞著有關國際違禁治癌新葯KEER實驗而進行的調查與反調查間極為驚險曲折的鬥爭。英玉華養子英純良,從德國獲醫學博士匆匆歸來,追查歐陽山敬下落和父親死因。在調查局探員梁秋、記者文惠、護士阿紫及私人偵探「馬花探」的幫助下,英純良發現,一個巨大的「白色陷阱」若陷若現。
麻煩接踵而至,英純良內外交困,一次次險象環生。前女友鍾美舊怨添新恨,拒絕相見;奪走鍾美的同窗郎森,嫉恨又暗算;兄弟英成功,因董事長之位,相煎豆萁燃。半吊子偵探「馬花探」,真情攪和,卻使原本就複雜的案情節外生枝,更加迷離混亂。鍾美的弟弟鍾尚天雖然知情,卻因被迫吸毒,身陷「陷阱」不能自拔,為救遭綁架的戀人文惠,慘遭迫害。高級交際花愛麗斯色利引誘,郎森越陷越深。郎森情人周麗娜,握有證據,死於非命。鍾美從郎森處取得罪證「黑匣」,懇求丈夫自首遭拒絕。英純良得到「黑匣」,被黑幕主使倪少豪瘋狂追殺。郎森已知自己即將身敗名裂、妻離子散,但為重新得到「黑匣」,也不惜一切的尋找英純良。郎森找到了英純良,舉槍欲射,竟得知,面前恨了半生的仇人,正是失散多年的弟弟。倪少豪追殺已至,危情時刻,反目兄弟棄怨攜手,並戶對敵。殊死交戰中,郎森為救弟弟身受重傷,他毅然掉轉車頭,推下英純良,向倪少豪撞去,卻不意喪身溝底。為救人質阿麗,英純良和阿紫單車赴約,生死關頭,阿紫挺身擋槍,含笑倒在了心上人懷中。最終,英純良憑著大智大涌,在鍾美、梁秋、「馬花探」等人幫助下,配合警方,層層巧設妙計,迫使幕後真兇藍院長原形畢露,舉槍自盡。
殘陽如血,英純和鍾美攜女兒來到墓地,向阿紫、英玉華、歐陽山敬等英靈深深鞠躬……

2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鍾美楊童舒----
英純良王亞楠----
阿紫何琳----
郎森廖京生----
阿麗劉欣----
英成功林鵬----
文惠蔣竹青----
愛麗斯鄭 爽----

3職員表

  •  導演:尤小剛;陶玲玲
  •  編劇:孔繼華;李曉明

4分集劇情

分集查詢收起查詢
  • 1集
  • 2集
  • 3集
  • 4集
  • 5集
  • 6集
  • 7集
  • 8集
  • 9集
  • 10集
  • 11集
  • 12集
  • 13集
  • 14集
  • 15集
  • 16集
  • 17集
  • 18集
  • 19集
  • 20集
  • 第1集
       東南亞某國一家華人醫院—盛德醫院內,四位腫瘤病人相繼突然死,對此懷疑並暗中調查的郭醫生神秘失蹤,一時記者雲集醫院,大批警察斷然封鎖醫院,展開全面調查。原來警界懷疑,有人正在該院秘密實驗一種漢癌新葯——KEE 的該葯對癌細胞有極強的抑制和殺滅作用,但由於它毒性太大,世界各國均禁止在體上進行實驗,郭醫生就是調查周的卧底。警長與調查局高級探員德林一逐一調查了藍院長,董事長會行政總監倪少豪、腫瘤科主任郎森、藥劑師,鄧郎森的太太鍾美,然而卻一無所獲,病理解剖結果均為手術併發症心肌梗塞,屬正常死亡。雙方僵持不下之際,正在國外治療膀胱癌的董事長英玉華突然出現在眾人面前,為澄清事實,維護醫院聲譽,他當眾宣布自己就在本院動手術,由本院專家,也是他的好友歐陽山敬主力,由他信任的郎森做助手。
      為科學和個人成就而參加實驗的郎森,怒責倪少豪不該濫殺無鼙,並以退出實驗警告,該案前台主使倪少豪則威脅他說,已無退路,誰擋路,誰就得死。英家二少爺英成功對案子並不關心,他正在熱朝天地追求漂亮女護士阿麗。阿麗的妹妹職權紫勸姐姐不要拿感情作為代價,但一心要做英家女主人的阿麗並不為所動。
      風波雖已平息,但英玉華已深深感受到了院中暗藏的行重重危機,他決定召回當年為情出走的德國行醫的養子英純良,以真正查清事件真相。倪少豪藉機告訴郎森,他當年的情敵和對手英純良就要回來了,不過,倪暗示郎森他不會讓英純良如意回來。為情怕傷的鐘美髮暫不再踏進英家上步,身為董事長手術助手的郎森也陷入了極度予盾中。英純良正收拾行李準備回國,卻不料被蒙面人追殺,英純良與蒙面人殊死拚鬥,不意受傷。他奮力逃出門去但殺手們卻窮追不捨,一直追至山頂絕壁。
  • 第2集
       英純良正在山崖與殺手搏鬥時,一男子操縱動力傘從英身邊飛過,英純良急忙躍起緊緊抱住動力傘上的男子,但動力傘因承受不了兩個的重量而急劇下墜,情急之中,英純良縱身一跳,落入了茫茫密林中。
      急盼兒子歸業的英玉華,卻總不見英純良的身影,反以力,英純良還在為鍾美表事耿耿於懷而置家業於不顧,很讓他失望。英夫人更是感概領養的孤兒到底不如親生的孝順,但英玉華立即阻止夫人的想法,並要她永遠保守秘密。
      英玉華的手術緊張準備,了解內情的郎森,為確保手術萬元一失,嚴密檢查各個環節,並叮囑護士阿紫,所有藥品都要必須親手交給他。倪少豪通過閉路電視正密切監視著英玉華的手術,他忽然接到電話,產時變得恭敬緊張,連連點頭稱是。倪少豪在咖啡館約舊情人阿麗相見,他軟硬兼施,要阿麗聽他的話,並保證幫助她入主英家。英玉華的術順利完成,阿紫和英成功在精心守護。此時,郎森因服用了含有密葯的咖啡而昏迷不醒,阿現來送宵夜,卻驚訝地發現,英成功和阿紫食后都昏迷不醒,倪少豪從阿現身後走出,勸阿麗來要多事,還說她正好可趁此機會與英成功「生米煮成熟飯」。倪少豪助手、殺手龐龍閃現在英玉華床前,迅速將一罐白色藥粉輸入英玉華輸液瓶中。英玉華一陣抽搐,警鈴大作,郎森、歐陽山敬、英夫人等紛紛趕到,但終無濟於事。
      靠貨輪偷渡回國的英純良匆匆而歸,他望著父親的遺體,淚流滿面,無言以對。阿麗知道自己利用,怒責倪少豪在沒人性,倪反威脅要她保守秘密,否則就殺掉她,還有她妹妹阿紫。記者歐陽文惠質問父親歐陽山敬和郎森到底是怎麼回事,郎森無言以答,英純良說唯有病理分析報告能解釋清楚,但既是文惠的戀人,又是鍾美的弟弟的病理科在任鍾天遞上的報告上分明寫著:心肌梗死。手術台上,英玉華的遺體就要被解剖,英純良立暫,一定把實情清楚。
      英夫人因丈夫突然去世一下子瘸倒,阿紫負責照顧看護。阿麗前來叮囑妹妹。為了她和自己,千萬不要把昨晚睡著一事說出去,阿紫預感到其中必有問題。
  • 第3集
       郎森恨不得殺了倪少豪,決意不再受倪控制,倪少豪揶揄他,將繼任董事長之位的英純良會自然來控制他和他太太鍾美的。醫院裡,來看望母親的英純良與鍾美不期而遇,二人遠遠對視無言。
      警察學校新畢業留校教師梁秋,對法醫和犯罪心理學很有研究,她被急召至調查局,被季派以護士的身份潛入盛德醫院進行秘密調查,由德林與她單線聯繫。鍾尚天與歐陽山敬為英平房華做病理解剖分析,然而結果依舊。送走老師,鍾尚天渾身顫抖,難以控制,他急忙拿出藏好的嗎啡自己注射,平靜過後,電話響起,他有氣無力回答一切順利。歐陽山敬代表醫院向新聞界宣布,董事長之死與臨床診斷結果一致。鍾美聽后鬆了一口氣。鍾尚天詢問姐姐對郎森是否真正了解,鍾美自信無疑,鍾尚天沉默無語。
      警界欲徵求英夫人和英純良同意以董事長死因展開全面調查,但遭到拒絕。英純良說,他尊敬和信任的老師歐陽山敬是不可能出錯的,郎林要鍾美和女兒桃子全家一起去英家表示哀悼,實為是向英純良展示他們很幸福。看到郎森鍾美他們而來,英純良託辭不在,避而不見。馬路上,孤獨的英純良遇見阿紫,他誠意邀阿紫陪他說說話,自尊自愛的阿紫斷然拒絕,但善良的阿紫終不忍看英純良孤獨的樣子,去而又回。
  • 第4集
       言談間,英純良向阿紫講起了他與鍾美的往日戀情,原來,他與鍾美、郎森同在醫學院讀書,與鍾美相戀多年,在鍾美即將赴美留學之際,鍾美不慎將人撞死,同在一車的英純良毅然承擔了全部責任,被叛刑入獄,不得已英純良托郎森照顧鍾美。現實中的英純良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與阿紫不歡而散。屋漏偏逢陰雨,英純良因違章停車又無駕照,被警察拘留,手握鐵窗,當年入獄含淚與鍾美相別的情景又浮現在英純良眼前。此時,熱戀中的英成功不能自已,不顧父親喪期,決定與阿麗馬上結婚。
      鍾尚天去龐龍處取毒品,他已被倪少豪用毒品牢牢地控制住。歐陽山敬與女兒文惠等鍾尚一天吃飯,他匆匆來遲。對英玉華手術一直抱有懷疑的歐陽山敬,突然問似乎發現了什麼,借故離席。歐陽山敬急忙趕回醫院,想對英玉華血樣再分析,卻突然被化妝成醫生的龐龍從背後猛擊一棍……
      所中的英純良,不願通知媽媽,又找不到英成功,只好通知郎森、鍾美來贖他。英純良與鍾美在警察局再次相見,發生激烈衝突,英純良倍受打擊,決意等父親葬禮后就離開。
      深夜,喜好打聽男女隱私的「馬花探」馬克正跟蹤一對偷情男女至郊外,黑暗中,被寵龍等人誤認為打死扔至於此,處於昏迷狀態的歐陽山敬將他絆倒,馬克忙將他送到醫院,警方認為這是一起普通的攔路搶劫案。
      英夫人找律師向英純良兄弟宣讀英玉華遺產分配,英純良發現自己被配予最多,道義責任使他又難以決定是去還是留,英成功帶阿麗回家,喪失傷心的英夫人十分惱怒,不予接納,逐阿麗出門,梁秋將暗戀而偷拍阿紫的馬克輕鬆制服,使阿紫對她十分佩服。
  • 第5集
       暗中旁觀梁秋教訓馬克的德林與她接頭后,責怪梁秋太無經驗,差點暴露了警察身份,因盛德醫院接連出事,要她加緊調查。
      藍院長親自為歐陽山敬手術,切除了部分腦組織。文惠望著安睡的父親淚流不止。郎森的同事、情人周麗娜,發現了實驗的秘密,要求加入,郎森未可否,周麗娜向郎森透露了歐陽山敬被害的秘密,郎森提醒她為自己的生命安全說話要謹慎,凡事三思而行。英純良對鍾美角念念不忘,經常回想起當年兩人在一起的幸福時光。英成功已離一不開阿現,而阿麗又不去英家阿麗提議就先住在她家。
      英玉華遺體下葬,英純良當眾宣布,遵從父親遺願,決定留下,但只想當一名普通的腫瘤科醫生。倪少豪等以為英純良留下的真正目的不在於此,要手下對英嚴密監視。郎森提醒倪千萬不要再干蠢事,否則,只會說明盛德醫院真有問題,真的徹底自我暴露。然而,倪少豪以英、郎多年相鬥舊帳反面一擊,倒激起了郎森決意與英純良一斗到底的強烈慾望。梁秋將調查資料送給德林,說郎森是現在最無嫌疑但又是最值得懷疑的對象,而梁秋剛走,德林就立即與倪少豪會面。項成功回家,在英夫的逼問下告訴媽媽他已與阿麗結婚,英夫人聽後膛目結舌,只怪自己說錯了話,忙解釋自己昏了頭,但此話仍引起了英成功和阿麗英純良出身的懷疑。英成功帶阿麗回家向媽媽「請罪」,但英夫人不聽他辯解,英成功和阿麗一氣之下離家出走,英夫人因此而病倒。
  • 第6集
       英夫人因英成功結婚之事而病倒,阿紫主動到英家看護,英純良很開心,英夫人對阿紫也很有好感。英純良向女傭張媽問起母親病倒原因,才知是因為被弟弟結婚氣的。這時,阿紫告訴英純良,英成功娶的人就是自己的姐姐。
      梁烽與郎森閑談,實為在尋找與KEER有關的線索,很習慣地,她經常像警察一樣地動作,使郎森以為她受過什麼訓練。英成功與阿麗在家親熱,聽到有人敲門,開門后看到的竟是阿紫和英純良。英純良帶弟弟和阿麗回家,說服媽媽讓他們回來,但阿麗卻說,不想讓別人說她貪圖富貴而不肯搬進英家。英純良、阿麗、英夫人都為阿麗有志氣高興。英夫人以後主動來請他們鍾鍾愛回家。
      歐陽山敬手術痊癒,但神情木然,成了植物人,醫院董事會決定將歐陽轉到一家療養院長期療養。對盛德醫院一開始就要求調查的文惠,力求英純良一同攜手調查,然而,沒想到英純良回答說,這樣超大型醫院出幾例事故很正常。英純良通過電腦剛進入「盛德醫院病例資料庫」,忽然就收到了一封自稱「鼴鼠」的人的電子郵件,要他不要太相信眼睛看到的東西。文惠獨自來到一家私人偵探所,發現黑面的偵探原來是馬克。文惠很失望地轉身想走,馬克上前擋住,說來頭頭是道,文惠聽得目瞪口呆。
      英純良與鍾美又不期而遇,二人非常尷尬,英純良不解地問鍾美,為什麼兩連普通朋友都做不成:鍾美卻閉口不答。英純良向阿紫又說起過他鐘美的故事,懷疑他們之間一定有問題,阿紫更是不解,如果鍾美真的薄情,為什麼見了英純良還會流淚。
  • 第7集
       鍾美告訴郎森她又看到英純良了,郎森勸她是英純良對不起她,沒什麼好為難的,鍾美說她想再要個孩子。英純良深夜翻動著以前與鍾美的合影,百感交集,耳邊響起了阿紫的聲音:如果她真的薄情不愛他,為什麼還要流淚?郎森也同時在回憶著往事,郎森去看望已懷孕數月的鐘美,鍾美正想知道為什麼久久沒有貢純良的消息,郎森回答她,英家給英純良找一一個議員的女兒,兩人已到歐洲度假去了。郎森建議鍾美將孩子打掉,但鍾美堅持生下孩子。而真正的內情是,郎森為真正得到鍾美,戰勝處處都比他強的英純良,暗中買通了門房,將英、鐘的來信和去信全部截留。
      英純良與郎森一起護送老師歐陽山敬去療養院,郎森說盛德醫院的事嫌疑最大,但英純良說,他雖然最該懷疑,可他不可能對視他為兒子的董事長的歐陽山敬下手,而盛德醫院管理完善,也不可能真的能夠順利進行秘密試驗。
      阿紫借故問鍾美當年為何離開英純良,鍾美請阿紫以後不再提這件事了,被毒品困攏不能自伯的鐘尚天,借口替朋友詢問解毒之法來求助姐姐鍾美,鍾美這才發現弟弟因治頭痛誤嗎啡而一直末戒。馬克跟蹤文惠,被文惠識破。文惠不願他再插手此案調查,馬克卻一步步地分析,最終將本案的疑點集中到了她的戀人鍾尚天身上。文惠聽罷,回想父親遇害的整個過程,不禁錳地出了一身冷汗。此時鐘尚天告訴文惠,自己要去歐洲訪學。實際上是去戒毒,並準備回來后便與文惠結婚,文惠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梁秋將合作的對象落在英純良身上,得知此事的德林急忙轉告給倪少豪。倪少豪預感到了前所末有的危機,決定,一旦英純良同意就要下手。英成功整天窩在阿麗家,很是煩悶,正與阿麗吵鬧之際,英純良和英夫人開車來請他們回去,並準備舉行盛大婚禮但阿麗卻故意推拖,英夫人不得已只好求他回去。英家燈火通明別墅前,阿麗得意笑了。
  • 第8集
       德林約見梁秋,親自與英純良交底,請他作為志願者參加調查,但其真實目的是為了試探英對此事的態度,英純良說不願再鬧醜聞,拒絕參加。這一切都被監視器后的倪少豪看在眼裡。當了英家女主人的阿麗志得意滿,與英成功正準備結婚慶典大事。
      文惠和馬克化妝成醫生潛入病理室查找病人解剖資料,卻偶然間發現了鍾尚天吸毒秘密,文惠張口結舌,也才明白了鍾尚天為什麼那樣做的原因。龐龍發現了文惠馬克行蹤,急命手下追趕,反被倪少豪制止。
      梁秋見英純良拒絕,又自作主張,暗中請阿紫參加調查,阿紫被說服同意,英純良其實也正在暗中獨自調查,不料被同事周麗娜發覺。言談間,周告訴了她與郎森的關暖昧系,並挑戰說,郎森並不愛鍾美,只是為了戰勝他英純良。英一周的談話被全部竊聽。倪少豪以此警告郎森和鍾尚天,上船容易下船難!
      周麗娜找到郎森,要求參加實驗,郎森警告她不要玩火,千萬不可將看到的事情說出去,否則會成為下一個郭醫生!
  • 第9集
       阿麗懷疑英純良的身世,到盛德醫院婦產科查找英純良的出生記錄,發現沒有英出生的檔案。鍾尚天告訴鍾美,他暫時還不能到歐洲戒毒,但答應姐姐不再碰毒品了。文惠家電話被龐龍安裝了竊聽器,文惠絲毫不覺,依然與馬克聯繫。鍾尚天約文惠到海邊,他告訴文惠,自己知文惠與馬克翻查他辦公室之事,竭力勸她馬上停止調查,否則後果不堪設想,而文惠看鐘尚天從未有過的樣子十分吃驚。
      阿麗告訴阿紫英純良不是英玉華的親兒子,但只要英家不欺負她,她就不會將這個秘密輕易說出來。龐龍賂倪少豪彙報,馬克只是個專查男女私情的私家偵探,倪聽後放了心,但他最
      害怕的則是梁秋。他借德林之手欲使梁秋回警局,限她只有三天調查時間。梁秋不甘心,與阿紫設計,迫使英純良加入調查。一直對阿紫就有好感的英純良,知道阿紫也加入了調查非常吃驚,提出只有阿紫撤出,他才加入,但阿紫聽后很不高興,執意參加要與英純良在一起。不得已,英純良也只好同意。英與梁仔細分析案件,阿紫這時才發現此案也與她姐姐阿麗有關。
      郎森又正準備繼續實驗,阿紫與梁秋暗中觀察注意,但被郎森覺察。
  • 第10集
       阿紫匆忙來到英家,見阿麗正忙碌著自己的婚慶酒會。阿紫嚴肅問阿麗,董事長出事那晚,阿麗送的飯里是不是有安眠藥?阿麗予以堅決否認。德林突然找到倪少豪,說據梁秋報告,英純良已同意志原者了。倪一聽立時露出兇相。但德林要求倪堅決不能再動英純良,怕以此真引起警局的全面介入,惹火燒身。倪冷笑答應盡自己最大努力。倪將郎森請入監視室,郎森因此知曉英、梁都正在對他進行秘密調查,但料英必輸無疑。英純良對阿紫的介入既高興又擔心,而阿紫卻非常高興到與英純良在一起,不過,阿紫不知道是否應該將那晚睡著之事告訴英純良,但她終於還是說了。對阿麗也被收買,他們都感到很痛心,而因此又知道,他們將要面對的人,比他們想象的要厲害得多。
      阿麗約倪少豪說是請他喝喜酒,但被倪看破,阿麗真實目的在於如何奪得英豪資產,而無意間,她卻將英純良的身世秘密泄露,阿紫、英純良也對此表示不解。正在此時,他們卻與同樣暗中來醫學院調查的文惠和馬克相遇。本業相互保密的雙方都被對方識破,但英告訴文惠,他的調查沒有任何結果。而文惠卻將鍾尚天的事情告訴他。
      英純良來到阿紫家。兩親自下廚做飯,並互訴衷情。英成功與阿麗結婚後花銷過大,提出要轉讓一些股票,遭到英夫人嚴厲訓斥。郎森偷偷在藥房查看藥品,差點被鍾美髮現。倪少豪問如果真的被鍾美髮現怎麼辦?郎森道:那將會使他永遠失卻她!
      晚上,阿麗看著為酒會布置好的一切,得意地對英成功說:「過了今天,我就是這裡的女主人了!」
  • 第11集
       英家客廳一片燈火輝煌,阿麗正在舉辦盛大的結婚酒會,藍院長、郎森、倪少豪、鍾美、文意、鍾尚天、馬克、周麗娜等人都齊聚英豪。鍾尚天與文意再次因調查一事發生衝突,鐘不辭而別。郎森與英純良話中有話,你來我去。
      英純良與阿紫不自覺親近,引來大家注意,鍾美看在眼裡面無表情。倪少豪拿出當年報紙向阿麗證明英純良身世真相,英純良原是英玉華從孤兒院中認領。倪要阿麗說出秘密,打辭職英純良陣腳,並阻止他與阿紫的關係。英純良與鍾美獨處,英純良向她問起有關KEER之事,鍾美反認為他在嫉妒她的丈夫郎森,還卑鄙地陷害他,英純良一臉的痛苦與無奈。郎森送鍾美回家,借口手術回醫院,偷偷溜進藥房,將KEER暗中調包。
      婚後的阿麗決定不去醫院上班,和英夫人一起關注慈善事業,英夫人表示贊同,但當阿麗提出先去孤兒院看時,英夫人臉上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尷尬表情,其實阿麗正是想去孤兒院查英純良的身世,純良不知她的真實用意,熱情地提出陪她回去。
      倪少豪催促郎森加緊實驗,二人發生衝突。郎森拒絕再殺人,此時,英成功也正式到腫瘤科上班,做周麗娜的助手。倪少豪決定利用鍾美來制服郎森。鍾美髮現了藥物存放位置的細微變化,她暗暗吃驚。回到家,她從郎森口袋裡終於找到了郎森偷配的藥房鑰匙。面對深愛多年的丈夫,鍾美淚流無聲。
  • 第12集
       鍾美知曉了郎森的秘密,要求醫院將藥房鎖全部換掉。這時,有人來通知她開會。到會議室一看,卻發現只有她和英純良兩個人。原來是倪少豪故意將他們倆拉到一起,看他們之間到底有什麼秘密。英純良與鍾美終於揭於往事。鍾美這才知道,他們之間的分離怨恨全都是由郎森暗中做了手腳所引起。
      鍾美開始疏遠郎森,又很難當面揭開往日傷疤,但鍾美的一些反常舉動,仍引起了郎森的懷疑。恰在此時,她又發現自己懷孕了。英純良也知道了其中緣由,但面對阿紫,他又不知如何是好。鍾美與阿紫傾心交談,兩個女人相知相解,鍾美告訴阿紫,自己已經懷孕,她想把孩子生下來。鍾美還將有關藥品秘密告訴了阿紫,要她和英純良注意一種消炎鍾劑。
      郎森和英純良一道去看老師歐陽山敬。郎森承認他為了鍾美幹了很多不光彩的事,但她說那都是因為他太愛鍾美,也是為了打敗英純良,為達此目的,他可不擇手續。英成功與他的指導教師周麗娜套近乎,相親自主刀,周表示同意。
      阿紫將鍾美提供的線索告訴了梁秋,不料這也被倪少所監視,鍾美準備告長假,忽然,遇到郎森的父親來醫院看病。公媳相見,鍾美方知,郎森還有個弟弟叫郎林。當年郎父親貪酒,郎母生氣難產而去。弟弟被送進了孤兒院,后被人認養。為此,郎森一直因此事記恨父親,並一直在尋找失散的弟弟。
      療養院內,郎森面對老師歐陽山敬,發誓一定要將他的病治好。
  • 第13集
       郎家,朗父告訴鍾美,郎森的一直沒忘記他失散多年的弟弟,這也是他自己的一塊心病。深夜,阿紫在醫院被人周昏。梁秋回家發現有人跟蹤,她閃身將那人打倒,但翻過來一看,競是馬克。
      阿紫自己掙扎著從庫逃出。被正在尋找她的英純良救起。阿紫醒來,卻發現身上藏的鐘美給的寫有藥品名字和編號的紙不見了。馬克被梁秋拉進家中救治,但看到馬克受傷是故意裝的,以此好多親近梁秋,也因此發現梁秋的警察身份。馬克向梁秋表白自己很喜歡她,梁秋拿他豪無辦法。
      鍾美告訴郎森她已懷孕,郎森卻表示不想要。鍾美對郎森說,她既然選擇了他,就會好好跟她過下去。英純良找到鍾美,要她說出實情,但鍾美表示什麼都不會說。
      英純良照顧受傷的阿紫,這時,阿麗回家探望妹妹。為了阿紫好,她要求英純良中止與阿紫的關係,並說她與英純良之間井水不犯河水。英純良對此話不解,不知什私地方得罪了她。馬克化妝成女人跟蹤梁秋,看到梁秋與德林接頭,但再到醫院時,他卻發現德林又與倪少豪在一起。有人到醫院找郎森,郎森一看,原來是多年前他在美國進修時遇到的愛麗斯,而此時藍院長走過來說,愛麗斯是他的外甥女。
      文惠要幫鍾尚天戒毒。馬克與她將鍾尚天打昏綁架,為鍾尚天強制戒毒,但仲尚天執意不肯。愛麗斯約郎森相見,邀請他到她新開的醫院任職。忽然間,愛麗斯道出了KEER秘密,郎森大吃一驚,矢口否認。
  • 第14集
       愛麗斯告訴郎森,她能使KEER實驗變得合法化。強烈的好奇心使郎森逼問愛麗斯她到底是什麼人。愛麗斯避而不答,但接下來句句反問都擊中郎森心中要害,郎森猶豫不決。
      鍾尚天毒癮發作,一旁守候的文惠和馬克用忙腳亂。文惠心疼地流下眼淚,馬克要去找梁秋要戒毒藥。周麗娜正指導英成功手術,忽然接到倪少豪電話。倪向周兜底,要她取代郎森繼續實驗,本就一心想參加實驗的周最後表示同意。英成功進地手術,周受命於倪少豪故意走開不顧,英成功不得已只好自己獨立承當。不料,手術中,病人突然病危,路過得知的英純良急忙上前救助,最後也無濟於事。
      馬克找到梁秋,告訴了他和文惠綁架鐘尚天的事,梁秋要他立即帶她去看。梁見到文惠亮出了自己真實身份,並發現了電話被竊聽的秘密,要求大家趕快轉移。倪少豪提出董事會應對對英成功醫療事入進行責任調查,英純良不得已要求按程序章程辦理,這立即引來了英成功和英夫人的強烈不滿。梁秋、馬克和文惠將鍾尚天轉移到了一家旅館里,馬克的善良和熱心腸深深感動了梁秋,使她對馬克開始有了好感,同時,梁秋決定几上級報告此事,並為鍾尚天要一些戒毒藥品。龐龍向倪少蒙報告,鍾尚天不見了,倪下令立即尋找。梁秋找到德林要解痛藥,也告訴了德林鐘尚天的藏身之處。
      小旅館里,文惠守著鍾尚天,要他再堅持一下,馬克他們很快就回來了,此時門開了,進來的卻是龐龍。梁秋和馬克趕回旅館,卻發現房間里已空無一人,床單上血跡斑斑。
  • 第15集
       馬克問梁秋,種尚天的事還告訴過誰?梁秋說只有她的上司。馬克從信封里拿出他叢刊拍的照片給梁秋看,照片上除了德林,還有倪少豪。梁秋急忙針到英純良,告訴了他照片上德林與倪少豪在一起的秘密,而當務之急是要趕緊找到鍾尚天和文惠他們。而就在此時,鍾尚天卻若無其事地迎面而來。
      作為英成功醫療事故調查的負責人,英純良被一同參加解剖調查。監視器后的倪少豪告訴郎森,這將是專為英純良大義滅親準備的一次毫無破綻的醫療事故。了解內情的郎森與周麗娜決裂,但又倒進了愛麗期的懷中。馬克奪取了鍾尚天手中的毒品,逼他說出文惠的下落所在,痛苦萬分的鐘說是在庫房,但確切地點並不知道。
      英純良看到解剖報告,證明英成功手術確屬醫療事故。這時阿紫跑來,請求英純良為了她姐姐和他自己,都不要把報告送上去,英純良聽后搖搖頭。完成解剖任務的鐘尚天要求倪少豪立即放走文惠,而倪卻指著監視器上的梁秋和馬克,說鍾已泄露了秘密,並進一步要挾他答應為英成功一案當庭作證。為救出文惠,同時避開醫院的各種監視,英純良、梁秋、阿紫、馬克等決定先不打草驚蛇,要先暗中查找救助文惠。
      事故調查聽證會上,周麗娜撒謊懷孕逃避責任,受到倪少豪的信任,真正開始了她夢想已久的KEER實驗。阿紫與化妝女護士的馬克在醫院裡尋找文惠,推斷最大可能是在太平間,但到了太平間門口發現把守嚴密,無法動手。愛麗斯領著郎森來到新落成的市立醫院實驗大樓。看到新的實驗室,郎森決定與愛麗期合作,繼續完成他沒有完成的KEER實驗。正要將KEER注射進病人身體之際,看到病人痛苦的樣子,周麗娜終於無法忍受。將藥劑換回。
  • 第16集
       英純良想與周麗娜談談英成功手術事故之事,遭周拒絕,但純良告訴英成功和英夫人,他將努力使弟弟免於起訴,但就在這時,眾多記者卻早已收到了醫院的調查報告,追到醫院來詢問英純良對此事的態度,英純良只好說依法辦事。英純良意識到是有人在故意借醫療事故一事,陷害他們兄弟,並與他調查KEER有直接關係。
      郎森準備將實驗全部資料搬往市立醫院,偶然間,他發現愛麗斯對他有所隱瞞。事實是,這義是倪少豪的一招棋,在郎森與愛麗通話之時,倪少豪就在愛麗斯的身旁。裝成死人的馬克,被阿紫、梁秋推到太平間探尋文惠下落,由於用手機發信號被打手發現追殺。關鍵時刻,梁秋率警察趕到,但文惠已被移走。
      英夫人因英成功之事病到。面對弟弟和阿麗的指責英純良無言可講。他猛然想起了周麗娜,徑直深登門造訪,開門見山,直言逼問,周麗娜受到良心譴責,只求英純良什麼也不要再問了,她自己什麼也不想要了。龐龍提出要對文惠下手,倪少豪說現在還不行,因為鍾尚天還要出庭作證。倪少豪從愛麗斯處拿到了郎森的實驗資料,但發現裡面最關鍵的部分還在郎森手裡。倪少豪找到了郎森,打開電視,上面放的競是郎森與愛麗斯親熱的鏡頭。倪警告郎森,還是合作的好,否則,他的另一位情人周麗娜就會取代他。清晨,鍾美正在吃保胎葯,說要將孩子平安生下來,郎森聽后無聲嘆氣。
  • 第17集
       郎森偷偷將鍾美的保胎葯給換了,沒想到這時出去的鐘美去而又返,說是忘了吃藥。望著妻子將換過的葯吃下,郎森欲罷不能。
      阿麗和英成功的遇過倪少豪將英純郎的收養材料弄到手,準備將英純良趕出英家和盛德醫院。馬克、梁秋將救文惠的事告訴了英純良,英純良分析,文惠暫時不會有事,因為對方的目的在於以此威脅鍾尚天。郎森對郎父突然變得很好,使郎父起疑,覺得發生了什麼事。
      英成功的律師來,並向母親捅破了英純良的真實身份,他不是他的親哥。此話正被走進來的英純良聽到,他這才知道了自己是誰。他提出放棄分配給自己的盛德醫院股份。英純良和阿紫到孤兒院查證材料是怎麼泄露的,發現此舉又是一個陰謀。但這時阿紫告訴英純良她知道英純良的真實身世后反倒輕鬆了許多,一無所有的英純良向阿紫求婚,二人緊緊相擁。
      鍾美回家,遇到了現在境地的英純良,她欲言又止。她告訴郎森,命運對英純良真是太不公平了,他現在應該知道桃子是他的女兒,郎森與倪少豪鬧翻,他知道自己即將永遠失去鍾美。接近瘋狂的郎森,為使自己的生活變得簡單,又來到想遠走高飛遠離是非之地的周麗娜家,他一步步向周麗娜逼近。
  • 第18集
       郎森給周麗娜注射了KEER后,撥通了急救電話,幾分鐘后,救護車和警車一起趕到。梁秋對周麗娜的死非常懷疑,他要郎森留下配合警方調查。但警長還是放走了郎森,因為法院的初步調查與郎森的結論一致。不過,搜查中找到了周麗娜的一封信。信中說明了英成功手術的真相,還說給英純良留下了一瓶KEER. 倪少豪追問郎森為什麼將周的遺體交給警方,郎森說話的樣子就像變了個人似的,令倪少豪也感到膽寒。
      愛麗斯被倪少豪派人殺害,郎森正前來看望愛,被保安發現報警,郎森被抓進拘留所。郎森律師告訴郎森,警察肯定會到他家搜查,郎森爭了,讓律師告訴倪少豪,一旦警察去他家搜查,倪少豪自己也就要完了。梁秋帶警察到郎森家搜查,鍾美將郎森的材料暗中放到了女兒的書包中秘密轉移。正在這時,鍾美腹部突然一陣劇痛,送至醫院,已不幸流產。倪少豪得知郎森家被搜,急中如熱鍋上的螞蟻,讓德林去警察局探聽消息。
      鍾美回到家中,發現了保胎葯被郎森偷換的秘密,但不明白郎森為什麼要害自己的孩子。事到臨頭,德林欲刺殺郎森滅口。梁秋等人趕到、揭破了德林的真面目。德林垂死掙扎,無柰最後自殺了斷。
  • 第19集
       英純良番心照料、守護鍾美,鍾美終於告訴英桃子是他的女兒,純良聽后感到茫然。英純良在周麗娜辦公室到處找尋,終於從一面露管中找到了周麗娜留給他的 KEER針劑。英一邊到醫學院化驗,一面要求警方保存周麗娜血樣。這時,英成功找到英純良,舉著法院的傳票,怒責英純良,並讓他立即搬出英家。
      梁秋找到鍾尚天告訴鍾文惠非常危險,因為德林自殺,倪少豪知道事情敗露,很可能就會殺人滅口。鍾尚天對英純良保證,只要救出文惠,他就能救出英成功。鍾尚天最後辭別姐姐鍾美,闖入倪少豪處,用刀逼住倪,要她立刻放了文惠。倪不得已將文惠放走。警察包圍了醫院,但卻不見了鍾尚天和倪少豪的蹤影。鍾尚天被倪少豪綁在了手術台上,這時,藍院長走了進來,痛斥倪少豪他們一幫廢物,把事情全都給搞砸了。倪少豪等這才知原來幕後指揮他們的競是藍院長。藍院長陰險地對鍾尚天說,只好讓他與歐陽敬去做伴了。英純良闖入手術室,藍院長鎮定地告訴他在為鍾尚天做手術,但對剛才醫院發生的事表示一概不知。
      文惠代鍾尚天轉告英純良「鼷鼠」向他問好,英純良猛然想起,曾有位「鼷鼠」 給他寄過電子郵件。他馬上打開電腦,看到了鍾尚天留給他的有關英成功一案的真實資料。這時,醫學院送來了KEER的化驗結果,與法醫對周麗娜血樣分析的相對照,完全一致。梁秋要求立即逮捕郎森,但警長說就在不久前他因暫無證據將郎森給釋放了。藍院長限倪少豪一天時間找到失去的實驗資料,併除去所有知情的人。
      英純良去郎森家找郎森,郎父發現他就是郎森失散多年的弟弟郎林。郎森找到鍾美,二人所有的秘密全部被揭開。鍾美舉著郎森留下的實驗資料要郎森自首,郎森上前欲奪,警察趕到,郎森倉皇逃走。
  • 第20集
       郎森逃走,英純良接回鍾美。鍾美將實驗材料作為犯罪證據交給英純良。郎父心臟病發作,多虧阿紫救助脫險。英純良告訴了阿紫他與鍾美、郎森及桃子的所有真實關係,阿紫聽后心中有說不出的滋味,一團亂麻。英純良在病房陪伴父親,這時郎森持槍而入。面對此景,郎父告訴郎森,英純良就是他多年尋找的失散弟弟。
      郎森獨自來到老師歐陽山敬床前,向老師道別,英純良也來到此處,他力勸郎森自首,但郎森執意不肯。正在這時,倪少豪人馬追殺已到,英純良與郎森面對共同仇人,棄怨攜手,一致對敵。郎森決意與倪少豪同歸於盡,他開車不順一切向倪少豪的撞去,卻不意掉進深深溝底。
      英成功一案水落石出,英成功知曉內情,對英純良非常慚愧。忽然,他接到阿麗電話,說她已被倪少豪綁架,倪索要一千萬贖金,並要求英純良和阿紫親自送去。英純良按時赴約,得舉起錢箱將倪少豪狠狠砸倒。眼見事情無可挽回,身份徹底暴露,藍院長舉槍自盡,倒斃醫院門前。
      所有事情都已結束,英純良,鍾美帶著女兒桃子來到墓地,向英玉華、阿紫、郎父、郎森等人深深鞠躬。
1-10集11-20集查看全部劇情

5相關內容

由於在戲中何琳扮演的阿紫為了保護她心愛的人而死在了壞人的槍下。有趣的是在拍攝中,竟然有些觀眾真的認為那場戲中的墓碑是為她而做的,這可讓何琳氣了個不輕。何琳說:「有一場戲他們

楊童舒寫真

楊童舒寫真
去墓地去祭奠我,然後做了一個個的墓碑。有的人路過那兒,他們看著(墓碑)上面貼著我們的照片,有人說,這不是演《牽手》的何琳嗎?怎麼好好的就死了呢,正好我路過,聽見把我給氣壞了。」
演員劉欣在《白色陷阱》中與何琳飾演一對姐妹,看她們在熒屏上相親相愛的樣子挺感人的,那麼生活中她們的關係如何呢?劉欣說:「何琳我們關係非常好,在拍《白色陷阱》拜時候,我們倆演姊妹,生活當中我們兩個也是情同姊妹,何琳很可愛,也很聰明。」
曾在《都市放牛》等劇中有過不錯表現的演員王輝,這次在戲中演出一位反面人物倪少豪。看上去就很憨厚老實的他,趕緊為自己做起了辯護:「因為我在這個戲里是演一個反面角色,是一個很壞的人,不過我蠻喜歡這個角色。至於怎麼理解,我希望大家能明白,不是我王輝本人這個

王亞楠寫真

王亞楠寫真
角色,而是戲里的人物,要認清這個問題。」演員林鵬在片中飾演闊少英成功,他坦言在戲中既有靚車又有靚女相伴,讓他過了一把癮。
[1-4]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