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白話文學史是書名,作者: 胡適,論述的白話文學史,在中國文學史上同樣具有開創性的、里程碑的地位。作者以全新的思路與結構框架,揭示中國文學發展的規律和特質,其突破性的成就具體表現在:打破了前人文學史研究的狹隘框限,把視野伸展到了經典作家作品以外的廣闊領域,大拓闊了中國文學史的內涵;研究方法上,注重縱向的考查與橫向的比較;跳出傳統的思維偏見,以全新的審美觀和價值觀評判中國古代文學。

白話文學史

  胡適斷言凡有價值的文學必是白話文學;文言文學概無價值。所以他以為中國二千年間只有些「死文學」。


  這本書把漢以後的中國文學史,定性為文言文學與白話文學彼此爭鬥、彼此消長的歷史,表面上是以文言文學為正宗,實際上卻是白話文學不斷戰勝文言文學。所以這部歷史就是白話文學不斷克服障礙,最終爭得「正統」、「正宗」地位的歷史。


  顛覆文言文學的「正統」、「正宗」地位,重新確立中國文學史上的「正統」、「正宗」,就是本書的使命。胡適視此為「哥白尼式的革命」……


  有關本書的評論可以分為兩方面。褒之者以其為「很見功力,很有影響的一部」、「對白話文取代文言文而成為現代中國人重要的思想和交流工具起了決定性的作用」、「20世紀中國文學史上一部具有相當聲譽的文學理論著作,對現當代文學的發展產生了十分巨大的影響」,「起了劃時代的作用」的大著,「意義不在自身論述的完美無瑕,而在於提供了示範的樣板」,「開了中國比較文學的先河」,比陳獨秀、李大釗等人在比較文學領域「多了一份墾拓之功」,「不僅有一套理論準備,而且率先垂範,身體力行」,「起了開山作用」,「鉤沉了近千年的中國白話文學傳統,使五四白話文學運動與中國近千年的白話文傳統續上了源頭」,「首創白話文學運動」,「中國文學史上一大段最熱鬧、最富於創造性、最可以代表時代的文學史」,「傳之於世的新經典」,「歷史的眼光,科學的考證」,「領銜推動了文學史的主潮」,「中國現代學術史上重要的著作」,「一個文學敘事的典型」,學術話語更替之「權力交接的象徵」,「自成一家之言,他確有一個『主義』支撐局面」,「影響巨大的開山之作」……


  貶之者則以為本書「先入為主的成見太深」,「有矯枉過正之嫌」,「這學問就已經不再是學問了」,「牽強附會成一套理論」,與魯迅《中國小說史略》「根本無法相比」,開了一個「十分惡劣的風氣」,「刻意貶低乃至抹煞二千年的文人文學」,「留下了很多的遺憾」,「作為學術思想史上的一種『範式』亦已過時」,「定義混亂,去取多由主觀」,「其取捨卻沒有很分明的一條線」,「結果當然是文言和白話的界限更加模糊」,「恐怕除他本人以外,沒有人會同意」,……


  此書和《中國哲學史大綱》一樣,只完成上卷,故胡適被黃侃調侃為「著作藍」,寫書總是「絕後」。

上一篇[網球肘]    下一篇 [從彝]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