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金庸小說里很多嬌美溫柔的女子,單以《俠客行》來說,雪山派「威德先生」白自在的孫女兒阿綉便跟閔柔有許多相同之處,譬如兩人都是說話十分斯文客氣,兩人都易哭,一個是傷心起來哭,一個是一急或一害怕起來就哭。奇怪的是,在故事裡面她倆似乎只有一次碰面,但完全沒有對白,不知兩位弱質纖纖的太太姑娘客氣來客氣去是什麼樣子。

目錄

1 白阿綉 -阿綉

  

不過,這兩個女子也不盡相同,閔柔是裡外都柔順,阿綉姑娘卻是柔中帶剛,充分表現了中國傳統婦女的堅定節烈。受辱投崖、殉情跳海:「我要這樣做。」說得低聲,但甚為斬釘截鐵,而且要死便死,言出必行,毫不猶豫。
  

阿綉最特別的地方,是全書中只有她一個人從來沒有錯認石破天為石中玉,令人感激。賞善罰惡二使也分辯得出,但那是主要從他的武功認出的,不比阿綉全憑直覺,一眼便知,她和石破天兩個是徹頭徹尾的良善人物,毫無私心、純潔無比,兩個都教人喜愛,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閔柔順從石清,阿綉姑娘也把順從石破天視作當然,不過石破天不比石清,他一點不通世故,未免要阿綉提點,比方怎樣以「旁敲側擊」招數,亂人耳目,讓對手挽回顏面。但日後石破天終歸也要讓阿綉仰望而終身的,因為阿綉要這樣。她對石破天說:「以後你別凈說必定聽我的話,你說的話,我也一定依從,沒的叫人笑話於你,說你沒了男子漢大丈夫氣概。」
  

看官,大男人就是這樣逼出來的。
  

其實阿綉對石破天,跟閔柔對他一樣,一片柔情中多是母性的憐愛,處處維護著他,生怕他吃虧。金庸把阿綉寫得很美很美,說她「白玉般的臉頰」、說日光「映得她幾根手指透明如瑪瑙」、說她「烏黑的頭髮上發出點點閃光」,使人想起「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水點點,嬌喘微微。閑靜似嬌花照水,行動如弱柳扶風。」
   

 還有一點,白阿綉與她祖母史小翠的名字的出典極有趣,《聊齋志異·24卷本》第十五卷第三篇小說是《阿綉》,第四篇是《小翠》。兩篇文字獨立成章,情節互不相干。當兩者分別作為孫女與祖母的名字 又同時出現在金庸《俠客行》中,事情就頗堪玩味了。我想這應該是金庸對這位山東先生的一分敬意吧。

上一篇[股份兩合公司]    下一篇 [兩合公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